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1章:作为妇科医生,很清楚女人的敏感点在哪里(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1章:作为妇科医生,很清楚女人的敏感点在哪里(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0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女人都没有你的唇形好看,你这个男人还真就是妖孽!”  小声嘀咕着,舒蔓的话刚刚说出去,手腕就被抓了过去,跟着,厉祎铭都没有给她惊呼的机会,翻身而上,连反应的机会都不给她,她绯色唇瓣的菱唇,就被狠狠撷取了过去……  舒蔓感受到唇瓣上一痛,错愕的瞪着眼。  意识到尽在咫尺距离的男人是厉祎铭,正用他的唇,包裹自己,怔忡了一下后,放松自己,任由自己的身体软了下来,随便他恣意的亲吻自己。  最近压力实在是大,舒蔓难得这一刻这般放松自己,也就不再忸怩,用藕段般的手臂,攀附上厉祎铭的脖子,微微提高自己,任由两个人之间的亲吻距离,近的没有任何间隙……  厉祎铭本来只是想吻一吻舒蔓,见舒蔓对自己这么热情,还主动惹火的去解自己睡袍的带子,他挑了下眉梢,微微抽离自己——  “这么快就打算把账和我算清了?”  他用好听的嗓音,迷人的像是涂了蜂蜜一般问着舒蔓,难以掩盖住的笑意,似漫天星光般好看。  昨天晚上,他记得自己有个这个小女人说过要新帐旧账一起算,没有想到,这个小女人还真就是识趣,睡了一-ye以后,就知道要还债了!  可能是太静谧的清晨的关系,两个人亲吻了几下,就感觉房间里搅动开了ai-mei的气息,如同巧克力甜丝儿一般,层层萦绕开……  舒蔓本来都打算把手摩挲进厉祎铭的睡袍里,因为他的话,她下意识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跟着执起明眸,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泛着淡淡涟漪的笑意……  “你不打算让我和你还账吗?”  不等厉祎铭说话,舒蔓自顾自的开腔——  “你要是不想让我还账,那就算了吧!”  说完,向来娇纵个性的小女人,就把自己的手给抽离开。  少了细滑白嫩的小手,像是水蛇一般在自己壁垒分明的腹肌见you-走,厉祎铭原本还含着淡淡笑意的俊脸,立刻僵硬住。  抓住舒蔓的手,重新往自己的睡袍里探,厉祎铭挑着锋朗的眉梢,道——  “我有说不让你还账了吗?”  听这话,舒蔓撇了撇嘴角,“那你还这么多废话!”  厉祎铭:“……”  他不过是问了一句“这么快就打算把账和我算清了?”,没想到在这个男人的眼里,竟然被看成了是废话!  厉祎铭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多言的人,自己随意的话,在舒蔓的看来,竟然是多余的废话。  微怔了下,收到舒蔓对自己翻着白眼的目光,厉祎铭俊朗的五官上,重拾淡淡的笑意。  “真是败给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了!”  厉祎铭抬手,爱怜的勾了舒蔓的小鼻头儿一下,满眼间,尽是chong溺的笑意。  “还说废话,嗯?”  舒蔓挑着眉梢问厉祎铭,小手作势就要拿开。  厉祎铭见舒蔓的动作,紧紧的握住了她要逃离开的小手。  “不说了,我们来算账!”  说着,厉祎铭对舒蔓痞痞的一笑,跟着拉过羽被,用力一拉,就把两个人都盖进到了被子了……  ————————————————————————————————————————————————————  羽被里,两个人似乎在说话的声音,伴随着挣扯的动作,被子被两个人的动作弄的不断起伏……  直到被子被掀开一角,露出舒蔓柔顺的青丝,还有被汗丝微微打湿的光洁额头,两个人对峙的姿态,才被缓缓的映在宽敞的大chuang上。  滑腻的羽被,顺着厉祎铭宽阔的脊背向下滑,搭在了他的腰间。  虽然看不清两个人下-半-身的姿态,但是厉祎铭将手撑在舒蔓身体两侧,不断有所起伏的羽被被隆-高再摆动,让人浮想联翩的同时,很清楚的认知到两个人在做什么。  细碎的声音,从舒蔓微启的红唇间不断溢出,凌乱气息的她,扬着柔顺弧度的下颌,一双杏眼,迷离的像是含着雾气般盯着厉祎铭抿紧削薄的唇的俊脸。  看厉祎铭绷紧着俊脸的线条,很明显他是在竭力隐忍什么,舒蔓心里不禁暗笑。  她那么奋力的绞着他,他早就要交-兵投-降了,现在不过是穷兵黩-武,在做无谓的挣扎罢了。  已经形同虚设的睡袍,还欲遮不遮的穿在舒蔓的身上,但根本就遮挡不住什么,相反,倒是多了几分娇柔的媚-感……  伸出白嫩的藕臂,舒蔓抱住厉祎铭脖颈,se-qing的用舌尖儿舔了自己的红唇一圈,魅惑的笑——  “坚持不住就认输吧,我不会笑话你的,反正你是医生,大不了自己给自己开点儿药就好了!”  她在嘲笑厉祎铭这会儿对自己这么没有忍耐力,他明明已经不行了,却还在和自己逞能。  因为舒蔓的话,厉祎铭的脸,当即就沉了下来。  男人都是不能被质疑的动物,尤其是厉祎铭这种把男性尊严看得很重的男人……  竭力隐忍脖颈上面的青筋都在一突一突的跳着,厉祎铭抿着削薄的唇,控制好了chou-cha的速度,从齿缝间挤出话,一字一句——  “既然你知道我是医生,还是妇科医生,应该清楚我最了解女人的min-感点在哪里,所以我的小蔓蔓,你觉得是我先会缴械投降,还是你,嗯?”  伴随着厉祎铭好听尾音的低落,他抬起手,捏了捏舒蔓近乎能捏出来水的小脸,而后用刚刚捏过她小脸的手指,向下……直到顺着舒蔓奥凸有致的玲珑曲线向下,一直划过她平坦的小-fu……  “唔……”  舒蔓难以自控,整个人当即一chou-chu,以至于自己本能的收紧内里。  没想到厉祎铭和自己来这一套,舒蔓用震惊,又埋怨的眼神儿,复杂的盯着他。  收到舒蔓对自己恶狠狠怒瞪自己的目光,厉祎铭低低的笑了。  “我这是碰了你的min-感点儿么?小妖-精……”  厉祎铭说着话,指腹处,继续轻拢慢捻……  #已屏蔽#  舒蔓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觉得自己像是要疯了一样。  #已屏蔽#  舒蔓先厉祎铭一步到了,厉祎铭低低笑了的同时,突然把所有的力气都转移,贲张开自己周身全部的力气,急速……  #已屏蔽#  舒蔓疯了,止不住的发出难耐的声音,娇-媚的像是海绵能捏出来水一般。  盯着舒蔓越发娇-媚的样子,厉祎铭的眸色沉得能拧出来墨汁。  #已屏蔽#  舒蔓贝齿死死的咬紧唇瓣,双手抱住厉祎铭的手臂,任由自己的手指甲,嵌入到他的肉皮里,留下道道斑驳的红痕……  #已屏蔽#  ————————————————————————————————————————————————————  厉祎铭到了的时候,明明一泻如柱,却还是耸动自己精瘦的腰肢,就像是要把自己整个人都钻进去一般……  #已屏蔽#  结束后,舒蔓觉得自己像是死了一般,明明已经过了gao-chao的余温,自己整个人却还是没有缓过来,像是死鱼一般,无力的吞吐凌乱的气息。  看舒蔓被爱抚后变得无比可爱的样子,厉祎铭去亲她嫣红的唇瓣,连带着她xing-感锁骨上面的汗丝,都一一吻去……  舒蔓没有力气很厉祎铭争执,任由他亲吻自己,把自己深深的爱抚。  厉祎铭抽过chuang头柜上面的纸巾,耐心的替舒蔓清理。  看她口干舌燥的呼吸,不住的伸出舌尖舔舐妖艳的红唇,他拿了水给舒蔓。  “喝水!”  舒蔓这会儿渴的不行,厉祎铭拿水给自己,她媚眼斜飞的睇了厉祎铭一眼,拿过水杯,扣着杯扣,喝了水。  舒蔓喝了水,刚把水杯移开一些,厉祎铭的吻就落了下来。  把舒蔓嘴角处残留的水渍舔走,他不安分的用舌尖儿,顶开舒蔓红润色泽的唇……  #已屏蔽#  厉祎铭放过舒蔓的时候,低低的笑着。  “果然是清水到了你的嘴巴里都变得异常香甜!”  他说着话,然后就着舒蔓扣着杯扣的动作,喝了水……  ————————————————————————————————————————————————————  一大早的折腾,舒蔓累得不行,但是着实怪异的是,有了这样恣意的放纵,她竟然莫名的身心愉悦。  一时间,她竟然开始怀疑,怪不得工作压力大的人,总喜欢放纵,原来那个之后,身心疲倦不假,但是却是没有那么紧绷的压力了……  洗了澡,简单吃了早餐,舒蔓准备去上班,但想着先去看看小泽再去上班也不迟,她就随厉祎铭先去了医院。  买了小笼包和紫米粥,和一些简单的小菜,舒蔓拎着早餐进病房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弟弟不见了。  有些想不到自己的弟弟会去了哪里,毕竟他的腿脚还没有好,还不方便下地,他就算是去卫生间,都是在病chuang上完成,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  舒蔓有些发懵,但还是让自己镇定下来。  把早餐放到了矮桌上,她回头去看厉祎铭。  “华佗,你去外面的公众卫生间看看小泽在不在,我下楼去找找看!”  自己的弟弟除了去卫生间,或者是耐不住在病房里消磨时间,可能让医护人员带他去楼下转一转之外,她想不到自己的弟弟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不见了。  厉祎铭淡淡的点了头、应声,转身就出了病房。  舒蔓也没有耽误,抿了抿唇后,也转身下了楼。  在楼下供病人逛的花园里找了一圈,舒蔓没有找到自己的弟弟在,贝齿咬紧了唇瓣。  现在,她只能寄希望于厉祎铭了。  没有找到小泽,舒蔓快速的折回病房那里。  她进门,看到了在房间里的厉祎铭。  厉祎铭刚刚去卫生间里找了,找了好些个楼层也没有找到小泽,只好折回这边。  伸出手,他去摸被窝,感受里面不着一丝温度的病chuang,蹙眉  见舒蔓也无果的折回,他本就蹙起的眉头儿,拧得更紧——  “小泽,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舒蔓:“……”  厉祎铭这句话,让舒蔓当即心脏就悬了起来。  小泽,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离开了?  她震惊的瞪大眼,完全发懵状态的走到chuang边,去摸被窝,触手感受到一片凉意,她拧眉。  果然,自己的弟弟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是粟涵又针对小泽了?”  舒蔓抬起头,眸间是震荡之色,询问着厉祎铭。  她想不到小泽平白无故怎么会丢了,唯一的解释就是粟涵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来复仇,把小泽给带走了。  “不会是她!”  厉祎铭否定舒泽的猜测。  要知道,依照粟涵对舒蔓的憎恨,她要是来医院这边针对小泽,她找到人堆小泽应该下狠手,怎么可能是这样一副相安无事的样子?  “这里没有小泽挣扎的痕迹,也没有明显的强迫痕迹,很显然,小泽是自愿和带走他的人走的?”  “自愿?”  “嗯!”  厉祎铭点头儿,“你打电话问问阿姨吧,不出意外,就是她带走了小泽!”  一听厉祎铭这话,舒蔓脚下下意识的一个趔趄。  是自己母亲带走了小泽?  她为什么一定要带走小泽?  她清楚的记得,她昨天答应过自己,说不会带走小泽的,可是,她怎么可以对自己说话不算话,就那样不通知自己一声的带走了小泽呢?  她想不到原因,也越发的搞不懂自己的母亲了!  觉得厉祎铭说的话格外在理,舒蔓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拿出手机,拨了自己母亲的电话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  里面机械的女音传来,让舒蔓的心,如同沉入大海般苦涩。  如果自己母亲肯接电话,给自己一个解释,她还可能不至于这般心里难受,但是自己的母亲一声不吭,就像是想到了自己会打电话给她,把手机关了机,刻意避开自己,让舒蔓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再怎样说,自己也是她的女儿啊,她到底要对自己隐瞒些什么啊?  舒蔓觉得自己活得真的太失败了,自己本应该最信任的人,却给了自己最不牢固的依靠。  “我去查监控!”  舒蔓在关于姚文莉是否带走了舒泽的事情上,有些偏执,不管怎样,她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母亲瞒着自己,把小泽给带走了。  转身出了病房,她直接去找值班室那里的值班医护,让她带自己去监控室。  说来,值班医护还真就没有替你看病人的权利,舒蔓也理解她们,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就只是让她们带自己去调监控。  舒蔓本就有厉祎铭罩着的关系,医护人员不敢怠慢,点头儿应允。  调完了监控录像,舒蔓纵然再怎样想自欺欺人的骗自己,也改变不了确实是自己母亲带走了小泽的事实。  凌晨四点,自己母亲来了医院这边,带着个折叠轮椅,把小泽给接走了。  看着监控录像里的画面,舒蔓有一种泫然欲泣的感觉。  她为了自己弟弟好,不想让自己弟弟出院,自己的母亲倒是好,竟然没有理由的坚持要小泽出院,她想不到理由,唯一能猜的到的,就是自己母亲有自己的私人秘密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才带着自己这个智商有残缺的弟弟离开……  尽可能平复自己酸涩的情绪,舒蔓尽力让自己冷静。  “我想回家看看,我妈她……可能把小泽接回去养伤!”  舒蔓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知道自己母亲可能没有带小泽回家养伤,但是她还是隐约期盼自己母亲没有欺骗自己,而是真的带小泽回去养伤,虽然她知道,这可能是自己过于美好的设想。  “回城南?”  “嗯!”舒蔓点头儿。  “我妈可能是觉得和我既然达不成共识,就偷偷的带走了小泽,不过她是我母亲,我还是愿意心里阳光点儿的看她!”  依照自己母亲早上四点就来接小泽,她根本就不可能回自己的公寓那边,相反,自己回去城南看看,倒还是有可能。  舒蔓怎么想她的母亲,厉祎铭都没有说自己的看法儿。  他没有经历过舒蔓的学生时代,不清楚她们母女带着舒泽如何相依为命,自然是不会用自己怀疑姚文莉的看法儿去左右舒蔓。  相反,他也愿意随舒蔓一样,用阳光的心理看待姚文莉,而不是把她看成一个讳莫如深的女人。  “我去取车钥匙。”  厉祎铭折回办公室,取了车钥匙回来。  “走吧!”  “嗯!”  舒蔓点头儿,跟上厉祎铭的步子,往电梯那里走。  等电梯往上升,电梯门打开那一瞬间,舒蔓和厉祎铭两个人,与前来上班的白伊颂,打了一个正面的遇见!  ————————————————————————————————————————————————————  许是没有想到自己早上这么早来上班也能碰到厉祎铭和舒蔓,白伊颂怔忡了一下表情。  但收拢回思绪,见舒蔓的脸色不好的厉害,连带着厉祎铭也抿了抿唇,她下意识的问——  “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和舒蔓是表姐妹的关系,再加上她是姐姐,自己没做多余的思考,就问了舒蔓怎么样。  对于白伊颂关心的询问,舒蔓本不想理会,但是白伊颂的身后,还有其他的医生在,总觉得自己要是这么不友善的扭头就走实在是不妥,再加上自己现在是厉祎铭的女朋友,她不想厉祎铭的同事觉得自己因为有了厉祎铭的chong爱就恃chong生娇,就尽可能保持自己优雅的姿态,开口——  “没、我就是……有点儿事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