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3章:你觉得你未来老公的能力如何?(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3章:你觉得你未来老公的能力如何?(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0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4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从小泽被粟涵陷害的梦境跳转到自己母亲那里,舒蔓看着自己母亲离去的背影,拼命的喊着她,质问她为什么瞒了自己这么多的事情。  可是,她得不到姚文莉给她的任何一个回答。  她不甘心自己母亲这样有所隐瞒的规避自己,发疯了一样的向自己母亲那里跑去,然后在自己快要抓到自己母亲的手腕时,自己母亲倏地转过了身,用她满是鲜血的手,猛然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啊!”  舒蔓吓的从睡梦中醒来,坐起身,浑身湿冷一片……  她舔了舔唇,从檀口间不住的惊喘,手抚着胸口,努力克制心里的异样。  自己竟然梦到了自己的母亲……还梦到她用那样嗜血的眸,冷冷的盯着自己。  说不上来心里是怎样的感受,她双手抱住脸,用了好一会儿才平复心里的异样。  枕头也趴在chuang边休憩,听到了舒蔓从噩梦中惊醒的声音,它猛然惊醒。  像是明白舒蔓苍白含着汗珠的脸表现是什么意思,发现异样的枕头,有用它厚厚的爪子去抓舒蔓。  舒蔓思绪还游离在刚刚的那个梦上面,因为枕头厚厚的爪子,笨拙的来抓自己,她把自己的思绪转移到了它的身上。  见枕头正盯着自己,然后用它的爪子去摸自己的手机,做出来一副让自己打电话的样子,她微挑了一下眉梢。  意识到枕头是想让自己打电话给厉祎铭,她莞尔一笑,伸手摸了摸枕头的脑门。  “我没事儿,不用找你爸爸回来!”  舒蔓对枕头如是说,然后掀开被子,下chuang,趿着拖鞋出了房间,去外面接了水给自己。  兀自喝着水,而后拿着水杯回了房间里。  把放在chuang头那里的手机拿起,她看了眼没有任何来电的手机屏幕。  内心还是有一丝希望,希望自己能接到自己母亲打来给自己的电话,只是,现实就是这么的可笑,自己母亲要是肯打电话给自己,哪里至于不辞而别。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竭力压制自己心里的复杂感受,打电话给厉祎铭。  ————————————————————————————————————————————————————  厉祎铭下午有手术,这会儿正在进行手术,没有办法儿接舒蔓的电话,是厉祎铭的同事苏荷接的电话。  知道厉祎铭在忙,舒蔓没有要打扰的意思,就挂断了电话。  实在是待得无聊,舒蔓拿出手机,点了微-信的界面,百无聊赖的找乔慕晚聊天。  乔慕晚刚完成图纸,这会儿没有什么事儿,就随舒蔓聊了起来。  说来,舒蔓早就想找乔慕晚聊天了,自己和厉祎铭现如今的情况,再加上受了自己母亲离开一事儿的影响,让她越发的渴望和厉祎铭之间可以尽快结婚,以至于她很想从乔慕晚那里了解到关于厉家二老的情况,只不过,她还总觉得自己要是突兀的问乔慕晚关于厉祎铭家人的情况,实在是不妥。  一再思忖,她蹩脚的变了方式的问乔慕晚关于厉家人的情况如何。  乔慕晚想不到舒蔓这会儿和厉祎铭搞在了一起,对于她的询问,还以为是在问自己的近况如何,就简单的说了几句关于厉老太太和厉锦弘的情况。  “他家人都对我挺不错的,我爸前段时间心脏有问题住院,还是他二弟帮忙处理的。”  乔慕晚提了厉祎铭,舒蔓挑了下眉梢。  厉祎铭好不好,用得着别人说吗?她自己可是“深有体会”!  乔慕晚对于厉家两位长辈的言论比较少,舒蔓几乎可以说是从乔慕晚那里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好自己再继续追着乔慕晚问,免得乔慕晚发现什么端倪,舒蔓只好就此打断。  倒是乔慕晚,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舒蔓联系的关系,就问了她的近况如何。  舒蔓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不太想说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就随意的敷衍,说自己过得还比较滋润。  为了让乔慕晚放心自己,她特意发了搞怪的图片过去。  “你过得滋润就行,我前几天有回去你公寓那边一趟,我在那里看到了你妈妈!”  舒蔓:“……”  舒蔓去出差的时候,乔慕晚有回去舒蔓的公寓那边,但是她没有和舒蔓说,姚文莉也没有和她说,她就不知道这件事儿。  舒蔓本能的以为自己的母亲和乔慕晚说了关于自己弟弟的事情,不过好在姚文莉不是多言的人,并没有说关于舒泽的事情,就说自己来这边待几天。  舒蔓知道乔慕晚不知道现如今的近况,就放心下来。  她可不打算再让谁担心自己了。  “对了,慕小晚,哪天我请你吃饭啊,顺便送你点东西啊!”  打从舒蔓上次知道厉祁深那方面不行,在和厉祎铭寻访问药,她也上网查了一下关于如何给男人壮-阳的事情。  有了厉祁深帮自己坐上公司董事长职位一事儿,再加上为了自己好闺蜜的终身xing福着想,她算是煞费苦心的找了好几种靠谱的方法儿,这其中,就有一个穿qing-趣-内-衣-诱-惑-的办法儿,她看了,觉得格外的可行。  “请我吃饭还送我东西?你这是发工资了?”  “没发工资,我就不能请你吃饭,送你东西了吗?”  “那倒没有,只不过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我可不敢保证你这个疯丫头是不是要下套给我啊!”  看自己的好闺蜜这么看自己,舒蔓无语的发了一个欠打的表情给乔慕晚。  “你现在有你家深哥给你撑腰,我敢对你下套吗?”  感觉舒蔓说话有种酸溜溜的意思,乔慕晚发了笑脸给她。  “谁让你单身?你要是有了男票,不是也有了给你撑腰的人?”  “他可能还没有出娘胎!”  舒蔓漫不经心的说着话,完全不知道这会儿的厉祎铭,刚结束手术出了手术室,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乔慕晚想着明天是周末休息的关系,再加上自己之前打算给厉祁深买西装,却没有带够钱,明天正好可以让舒蔓陪着自己给厉祁深买西装,她就问舒蔓明天有没有时间,可不可以和自己去逛街。  舒蔓受了自己母亲一事儿的影响,最近情绪低落的厉害,心想,既然乔慕晚提议让自己和她出去逛逛,自己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应允了下来。  订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舒蔓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以后,舒蔓也没有闲着,打开淘-宝,在天-猫-旗-舰店那里,搜索出“情-趣内yi”四个字。  这四个字一进行检索,立刻,有各式各样的nei_yi,五花八门的出现在介绍页上面。  在诸多qing-趣nei-yi那里找了最为大牌的日-本qing-趣用品商铺,从上面订了最为xing-感、也最能勾起男人xing-yu-望的qing-趣内-衣,她一股脑的加入到了购物车里。  把选好的东西加入了购物车里,准备付款的时候,盯着页面上的内-yi,她撇了撇嘴角,而后,把原本只订了一件的规格数量,改成了两个。  待买好了东西以后,她把手机按了锁屏,然后把手机丢到一旁去。  ————————————————————————————————————————————————————  厉祎铭回到家里的时候,舒蔓正抱着他的笔记本电脑,看着国-产剧。  难得见这个小女人这么有心情的看着国-产剧,厉祎铭挑眉,她这算是好了?  看着对比中午那个和现在大相径庭的小女人,他换下鞋,走了过去。  正在专心致志看着国-产剧的舒蔓,听到隐约有脚步声,看到是厉祎铭回来了,随意的和他问候。  “你回来了?”  “嗯!”  厉祎铭淡淡的应声,坐在了她身边,“在看什么?”  “看女人撕bi!”  厉祎铭:“……”  舒蔓看的是《甄-嬛-传》,里面正好演到甄-嬛变成腹黑女和皇后斗的剧情,她看的目不转睛。  厉祎铭看舒蔓看的专心致志,比她工作都认真,就没有打扰她,默默的看她看着电视剧。  好在没有几分钟,就结束了一集。  舒蔓滑动鼠标,按了暂停,抬头看厉祎铭。  “我今天醒了以后给你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医护说你去手术了。”  “嗯,苏荷告诉我了!”  “哦……”  舒蔓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有些许责备厉祎铭既然知道自己打了电话给他,却没有回电话给自己的意思。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儿?”  “我?还好吧,你看到了,我还心大的看电视剧呢,能有什么事儿?”  就自己母亲的事情,舒蔓确确实实是别扭了好久,再怎样说,她也不觉得自己母亲对自己有不辞而别的必要,不过她想了想,既然自己母亲想不辞而别,就随便她好了。  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不希望自己左右她做出额决定。  要知道在这之前,就她欠下巨额赌债,自己有意把小泽接过来和自己住一事儿,她都是百般反对,现在,她依旧一意孤行,自己应该看开这件事儿才是。  再者说了,她可能是受了白伊颂的话的刺激的关系,这会儿想要冷静冷静,不希望有人打扰,所以才故意和自己断了联系,指不定以后的某一天,她想明白了,还会打电话给自己,搬回来城南。  她无所谓自己的母亲怎样,不过,她实在是担心自己弟弟的情况,要知道自己弟弟又是残障,又是腿脚不方便,跟着自己那个讳莫如深的母亲,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你……真的想开了?”  对于舒蔓表现出来的不甚在意,厉祎铭还是抱有怀疑,这个小女人心大不假,但是她能这么坦然的看开她母亲带着她弟弟离开一事儿,他还是不大愿意相信。  “嗯……”  舒蔓故作淡定的点头儿,她现在生活已经够乱的了,要是自己再因为自己母亲的事情,无法好好的生活,让厉祎铭跟着自己担心,她觉得自己实在是自私,倒不如自己把自己的没看开埋在心里。  “你今天忙了一天,就别做饭了,你去洗澡,我订外卖啊!”  “没事儿,还是做饭吧,吃家里做的饭菜,卫生些!”  厉祎铭起身要去厨房,舒蔓拉住了他。  “吃这一次又吃不死,你去洗澡吧,我订餐!”  舒蔓一再坚持,实在是拗不过这个倔强脾气的小女人,厉祎铭无奈的笑了笑后,答应下来。  厉祎铭去洗澡,舒蔓则是订了外卖。  两个人简单吃了口饭以后,舒蔓心疼厉祎铭忙了一整天,主动要求给厉祎铭洗衣服。  以往,实在是习惯了自己洗衣服,料理日常,舒蔓主动要求替自己洗衣服,厉祎铭竟然有些不适应。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磨叽啊?我不会做饭不假,但是衣服还是会洗的。”  舒蔓冲厉祎铭翻了一个白眼,作势就把他往外面推。  看舒蔓真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的要替自己洗衣服,厉祎铭还有些不敢肯定。  “你去陪枕头,衣服让家政阿姨洗就好。”  “她们都不用心洗,你也不怕她们用劣质的洗衣液洗!”  舒蔓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厉祎铭的磨叽,就一个劲儿的把他往外面推去。  舒蔓冷不丁的变得这么贤惠,厉祎铭有些难以接受,但还是淡淡的笑了,然后出了洗漱间。  厉祎铭出去了洗漱间,舒蔓不太想让自己继续担心小泽,就让自己把关注的重心放在洗衣服这件事儿上。  不知道是她真的心大,还是因为洗衣服太过集中的关系,她竟然真的没有再想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弟弟。  舒蔓洗好了衣服,又洗了水果给正在办公的厉祎铭。  厉祎铭在看病历,因为舒蔓今天变得和往常不一样,她放下果盘的时候,小手就被抬起眸的厉祎铭抓了过去。  “蔓蔓……”  他唤着她,声线沁着淡淡的磁性。  “其实,你没有必要让你这么累,用转移精力这种办法儿来表现你自己的不在意!”  怎么说,厉祎铭在念大学的时候,也学了心理学,舒蔓的种种行为,在他看来,就是为了掩饰自己,才故意让自己不要闲下来的。  其实从他回来,看到一向都不怎么看电视剧的舒蔓,如此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剧,他就看出来了这个小女人有意把自己精力的重点落在其他的事情上。  他不大想拆穿她,以免伤了她的自尊心,但是她根本就不肯闲下来的做各种的事情,他真的就是心疼这个把事情埋在心底的小女人。  他不觉得这个小女人是一个会把心事埋在心里不说出来的人,但是现如今的种种情况表明,她是为了不想自己担心他,所以才这般。  实在是心疼这样的舒蔓,他下意识的就把握住她小手的力道加重。  舒蔓听厉祎铭的话,一怔,心里苦笑了下。  这个男人对自己这么了解,自己想瞒着他,根本就瞒不住,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在尽可能的表现自己的不在意。  尽可能咧开嘴角对厉祎铭笑,“我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不过就是心里有些担心小泽罢了。”  自知自己的每一个神情,每一句话都瞒不过厉祎铭,索性,舒蔓坦诚。  “只有你想,我可以帮你找他们。”  “我妈有意躲我,躲避我的外公和外婆,躲避所有的一切,就算是我找到了她,她还是会对我仅仅隐瞒!”  依照自己对自己母亲的了解,如果她想对你讳莫如深的隐瞒,别说是你找到她,就算是你撬开她的嘴巴,她该对你不坦诚,还是一样不会对你坦诚,  那样,自己心更累。  “我只是真的很担心小泽,小泽的腿开没有好,我怕他因为和我妈躲藏的关系,会耽误了治疗。”  “那就找到小泽,嗯?”  “就算找到了他,我觉得我妈,还是不会允许他回来这边接受治疗。”  “那她就管不了了,我只想问你,你想小泽被找到吗?”  知道舒蔓对舒泽姐弟情深,厉祎铭也懒得理会姚文莉那个怪异又奇葩的女人,只想知道就找舒泽这件事儿,舒蔓到底是什么态度。  “那你……大约几天能找到小泽?”  “你觉得依照你未来老公的能力,能几天?”  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有些脸红的同时,深谙他的能力如何,自然也明白他三天之内,铁定会找到自己的弟弟。  “那就……麻烦你了!”  ————————————————————————————————————————————————————  舒蔓一让厉祎铭帮忙找自己的弟弟,厉祎铭当机立断就打了电话,让人在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开始大规模的找姚文莉一对母子。  说来,厉祎铭的能力,真的不是能被质疑的,第二天上午十点,就收到了消息,说在隔壁的城市的一个小山村里,有了姚文莉母子的迹象。  舒蔓一知道这件事儿,没有做任何的耽误,让没有上班、周末休息的厉祎铭,带自己赶往隔壁的城市。  舒蔓和厉祎铭两个人堵到姚文莉和舒泽的时候,姚文莉狼狈的不成样子,舒泽也是。  原来,他们母子二人在小山村附近游游-逛逛的时候,被当地的一些小地-痞给盯上了。  就这样,他们母子二人的钱财不仅被洗劫一空,连带着人,因为反抗的关系,也被打的鼻青脸肿。  舒蔓见到这样的母亲和弟弟,心疼的不行。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弟弟跟着自己的这个母亲,只会吃亏,现在,一切都得到了证实。  自己的弟弟跟着自己这个没有作为的母亲,除了会吃苦之外,真的不会有幸福可言。  对自己这个母亲,有说不出的埋怨,但是舒蔓也不好表现在脸上,她怎么都觉得自己的母亲现在吃了这么大的亏,应该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了。  实在是懒得理会自己这个喜欢自作聪明的母亲,舒蔓把舒泽接进了车里。  姚文莉见到舒蔓来接自己,再加上自己现如今落魄的近况,也不再有其他的心思,兀自低着头,狼狈的随着舒蔓,上了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