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6章:我差点闪了腰(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6章:我差点闪了腰(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0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特-么和我做的时候,怎么不试着忍住了,别做了呢?”  厉祎铭:“……”  舒蔓拿话呛厉祎铭,因为这个男人双标的关系,冲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厉祎铭被呛得没有话说,睇了一个眼神儿过去。  “今天和我去见我爸妈,嗯?”  “不去!”  他都不让自己吃辣的,谁会那么心大的和他去见他父母?  舒蔓说着话,扯过被子就把自己的小身子,揉成一团的藏进被子里,任由不清新的空气,把自己罩住。  看舒蔓突然和个小孩子似的动作,厉祎铭无语。  盯着被子里的小蚕蛹有一会儿,厉祎铭没有忍住,伸出雅致骨骼的手指,去掀被子的一角。  “蔓蔓……”  他唤着她,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  厉祎铭不理会舒蔓还好,他越是去扯被子,舒蔓越是和他唱反调似的,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  真就是没有见过这样明明已经不顺气,却还在任性的小女人。  “这样一直蒙着被子,不会喘不过气来么?”  厉祎铭磁性的声音,低沉而好听的在萦绕,可被子里的小女人算是一副死扛到底的架势,任由厉祎铭如何和自己说话,她就像是死了一样,坚决不给他任何的回应,  见舒蔓不断在被子里蠕动的小身体,厉祎铭没有办法儿,作势下了chuang。  感觉到自己身边的chuang垫有下塌的迹象,舒蔓在被子里已经把自己捂得脸红鼻子粗了。  “小家伙,真不打算理我了?”  舒蔓不予回应,心里想着,这个男人都已经下chuang了,怎么还不走啊?  他要是走了,自己好换个气啊,不然,也不至于让自己现在没骨气的把被子掀开换气。  舒蔓饶是和自己死磕到底,厉祎铭算是败给她了。  “我要去吃毛血旺了,那丫头,真不打算理我了?”  毛血旺三个字,已经说出口,舒蔓赶忙把被子掀开,露出她憋得通红的脸。  “厉祎铭,你敢不带我去,我和你没完。”  舒蔓气势汹汹的和厉祎铭叫嚣起来,她刚坐起来身,伸出手就去指长身而立的男人。  只是,她刚把话说完,细长完美的手指,就被厉祎铭给抓住。  跟着,舒蔓都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眼前一黑。  紧接着,有过分伟岸的重量,落在自己的身上,连带着那两团,都被挤压出了别的形状。  舒蔓在chuang上似睡不睡的折腾了还一会儿,还没有下chuang的她,身上没有多余的束缚,厉祎铭一贴近她,就感受到了让自己难以自持的温柔。  身上落下的重量,惊得舒蔓惊呼一声,娇-媚而旖-旎……  反应过来以后看着眼前的男人是厉祎铭,舒蔓作势就去踢他。  “你压疼我了,起来!”  舒蔓刚准备踢厉祎铭,厉祎铭先她一步有了反应,赶忙把自己的一条腿,挤-到她的双腿间。  舒蔓本来打算去踢厉祎铭的,哪成想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的两条腿,就那样没出息夹-住了他的一条长腿。  两个人都还没有起来穿衣洗漱,这会儿身上穿的东西不多,单薄的两层布料,让彼此间不同的热源,通过单薄的衣料,相互传递给地方。  “干嘛?我还没准备开始,就知道要jia-紧我了?”  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更是恼羞成怒。  “谁jia你了?”  舒蔓反驳,作势就准备拿开自己的双腿,只是……  “jia-紧了!”  厉祎铭单手扣住舒蔓的腿,命令着。  “你干嘛?不是去说吃毛血旺?”  舒蔓被厉祎铭逐渐发热的身体,摩挲的挺不舒服的,撅着个小嘴巴,瞪她。  “一会儿去,这会儿……ying了!”  厉祎铭的嗓音,浮动开了几分隐忍的意思,本来,他也没打算和这个小女人纠缠一番,只是自己刚刚把身体压下的时候,隔着单薄的睡袍,感受到了她的绵-实与柔软,竟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就ying了!  说来,厉祎铭扼腕极了,他一直都怀疑自己的肾是不是坏了,不然怎么自控力这么差,差到……被蹭了两下胸口,竟然就没出息的ying了!  厉祎铭这么一说,舒蔓立刻就感受到了……  说不出来话的瞪着厉祎铭,舒蔓真的觉得这个男人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别动!”  感受到舒蔓有些动的迹象,厉祎铭冷着声音开腔,变得黯哑的声音,xing-感异常,一看就是承受了难以抑制的情感在里面。  闻言,舒蔓立刻就静止了自己的动作。  厉祎铭尽可能隐忍自己的情绪,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失控的人,只是……偏偏这个要命的女人,有让自己失控的本事儿。  实在是忍不住不断膨胀的粗-shuo,厉祎铭咬牙,啐道:“让我蹭蹭!”  舒蔓:“……”  “厉祎铭!”  舒蔓冲厉祎铭喊,她刚刚走神之际,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这个男人真的退下自己,隔着自己幽-口间布料,对着自己蹭,她才惊觉……  只是,舒蔓冲厉祎铭喊归喊,她的身体,在厉祎铭短促的几下磨蹭下,竟然不争气的——shi了!  #已屏蔽#  舒蔓羞得不行,她这样浑身也难受,被撩的好像全身都积水了一般。  到最后,没有承受住这个男人仅仅是蹭着自己的撩-拨,咬牙,尖锐道:“既然出不来,就进来,我又没有说,不让你进来!”  厉祎铭因为舒蔓的话,短暂的微怔,反应过来后,也不再犹疑,定定的盯了一眼眉目间染上风情mei-意的小女人,笑了。  而后,伸手,撤掉对方的束缚,连前-戏都没有,直接……  ————————————————————————————————————————————————————  厉祎铭揽着舒蔓的柳腰,从后面释放了以后,没有急于拔出来自己,而是感受小女人的内里,余温过后的ruan-颤,层层shi-滑的包裹自己,把自己喷出去的东西,尽数吸附……  “你下去吧!”  舒蔓的声音里,有说不出来的娇-媚,隐约间,还带着小女人十足的娇嗔。  “嗯……”  厉祎铭慢悠悠的点头儿,却没有退出去的意思,而是,继续保持缓慢研磨的状态。  没有之前的疾风骤雨般的气势,但就是这样,在舒蔓刚刚高-chao过后的身体里,依旧能惊起她身体的战栗。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刺-激,舒蔓明明已经感受不到那种火山喷发的贲张力道,偏偏惹得她还是不住的绞着。  感受舒蔓把自己咬的越发的紧,厉祎铭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这会儿,他就算是想出来,估计……这个小女人都不肯。  #已屏蔽#  实在是承受不住舒蔓缠自己缠的亲密无间,到最后,两个人落在chuang铺里,又恶战了一番,以至于连要出去吃饭的事情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  “嗯……”  情到深处时,厉祎铭俯下头,封住了舒蔓不住发出旖旎声线的嫣然的唇瓣。  明明自己刚才已经吻了她好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望着她微微红肿的唇瓣,他还是有想要继续亲吻她的冲动。  而这种冲动,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延长而消弭,相反,只有两个人的私人空间,他放肆的想要撷取她娇-软唇瓣中的甜蜜。  “嗯……”  舒蔓被缠的取代了喘息的可能,一个避而不及迎上厉祎铭的shun-xi,如小猫儿一样不自觉的嘤咛出声。  细碎的吟-哦声,娇-媚的让人热血沸腾,厉祎铭明明知道自己对这个小女人没有抵抗力,也明明自己和她在一起,根本就做不到坐怀不乱,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亲吻她、爱抚她的冲动,如同吸-食-大-麻一样去放纵自己。  厉祎铭整个人的重心都在下半身,以至于到最后亲吻舒蔓的时候,把手控制在她莹白的脊背上,把她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控制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厉祎铭将舒蔓软滑的小-香-舌都缠到了自己的口腔里,他撷取着她的香甜,不断的扫过她的贝齿,甚至是连齿冠都毫不懈怠的尝了一个遍!  舒蔓承受不住厉祎铭过于强势的吻,本能的想要逃,但不可否定的是,他吻自己,自己非但不排斥这种感觉,反而喜欢的发紧,闪躲了几下后,竟然不自知的主动缠上厉祎铭。  就好像是,自己和他注定是两块不同的磁极,在一起时,虽然不是同一类别,却不可救药的吸引着彼此!  或许,他们两个人注定是命中的冤家……  被厉祎铭缠的密不透风,舒蔓早已经是一种气喘吁吁的状态,但就是这样,她也不想和这个男人分开,一刻都不想。  热切的回吻着厉祎铭,舒蔓迤逦的shun着他的薄唇,偶尔,还学着小野猫的样子,情-色的舔-舐他的唇颚!  见舒蔓这么主动,厉祎铭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刻意用手把控舒蔓的腰身,他绷紧倨傲的下颌,吻的更加痴喃、更加的难舍难分的同时,也不忘身体上的跋涉……  ————————————————————————————————————————————————————  两个人一直纠缠到快下午两点了,才放开彼此。  眼见着午饭也泡汤了,两个人索性洗漱一番,也顾不上休息,准备去超市买食材,然后直接在家里吃晚饭。  舒蔓扶着酸麻的腰,步子发虚的下楼。  不同于舒蔓的萎靡状态,厉祎铭丝毫不显疲惫的样子,相反,倒是显得人清气爽,明显就是生活得到和谐释放后得到的满足姿态。  厉祎铭单手抄袋,见舒蔓走路有些不敢迈开步子,挑了下眉梢,过去拥她的腰。  腰肢上落下一只温热绵实的手,舒蔓目光顺着手指往上看,看到厉祎铭黑曜石般的眸,白了他一眼。  “我差点儿闪了腰!”  听舒蔓如是说,厉祎铭风情的笑了。  想到舒蔓最后主动qi在自己腹上,他眼底就不自觉的绚出阑珊的笑意。  “忘了是你主动的?”  厉祎铭抬手勾了舒蔓的鼻头儿一下,chong溺的目光不言而喻。  “嗯……”  前一秒,厉祎铭还在笑,下一秒就被舒蔓用脚,狠狠的捻了皮鞋。  “你不说话,我不会拿你当天线杆子。”  舒蔓啐道,还怼了厉祎铭一拳,以此宣泄自己的不满。  厉祎铭隐忍脚尖上的痛,沿着腿部神经蔓延开,抿了抿唇,没有做声。  睇了一眼,瞧着厉祎铭因为脚痛没有做声,舒蔓扬了扬下巴。  “下次踢你的腰,让你感受一下闪了腰是什么感觉!”  愤愤不平的啐了话,舒蔓继续扶着自己的腰,一步一龇牙的往电梯那里走。  厉祎铭缓过劲儿,脚尖不再痛,跟了上去。  舒蔓快要走到电梯那里的时候,他先她一步,拥住她的腰肢。  舒蔓抬起头看厉祎铭,厉祎铭无所谓的掀动嘴角——  “怕你今晚做不了!”  舒蔓:“……”  ————————————————————————————————————————————————————  厉祎铭所住的高档小区,身处商业区,交通发达不说,周围都是鳞次栉比的商场,比肩接踵,只要步行走出去,不出一百米,就是大型超市。  舒蔓咂舌于能买下这么繁华地段的公寓,可见,厉祎铭名下的这套200平方米的公寓,顶的上一座别墅的价格了。  两个人进了超市,舒蔓要吃辣的关系,她不断在食材区晃,看着鲜鱼,就想着回去去剁椒鱼头,看到肥牛和鲜虾,就想着吃麻辣香锅。  对吃辣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在行了,舒蔓选了最辣的底料,张罗着让厉祎铭回去做麻辣香锅给自己。  刚准备和厉祎铭要求,让他给自己做麻辣香锅,厉祎铭手机有电话进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厉祎铭就头大。  好不容易消停两天,自己的母亲,这会儿又阴魂不散的打了电话给自己。  “怎么了?”  舒蔓本来准备和厉祎铭说话,让他看了手机屏幕蹙眉,问着。  “没什么!”  淡淡的回了舒蔓一句,他没有避讳这个小女人的存在,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厉老太太抱怨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  “你个浑-犊-子,磨蹭什么呢?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不接电话挨骂,接电话接迟了还是挨骂,厉祎铭头大的同时,额角还泛疼。  “您有事儿?”  拿不出和舒蔓在一起时的多情,面对自己的母亲,厉祎铭重拾寡淡,冷静的近乎不近人情。  “没事儿就不能打电话给你了?”  母子之间交流最常见的对话方式,似乎,厉老太太和自己的两个儿子对话,都是这般被对待的态度!  “您没事儿不代表我没有事儿,这样妈,你要是实在没事儿,就陪陪爸,省的他总出去下棋或者钓鱼。”  “……”  “您不知道,上次,我看到爸和隔壁的王寡妇走近,你可要小心点儿,没事儿就多围着我爸转转,省的爸的心都飞了!”  厉祎铭想到自己大哥厉祁深上次拿隔壁王寡妇的事情说事儿,很奏效,就循规蹈矩,学自己大哥的办法儿,试图制-服自己这个粘人的母亲。  只是,厉祎铭小厉祁深三岁,终究不如他道行来的深!  “浑-犊-子,你他-妈-的哪个眼睛看到我和隔壁王寡妇走近了?”  厉祎铭的话刚说完,厉锦弘暴跳如雷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来。  “我看你得看看眼睛了,是不是年纪轻轻就得了老花眼啊?”  厉祎铭:“……”  厉祎铭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父亲就在自己母亲的身边,怔忡的同时,面露囧色。  他和自己那个大哥是一母同胞啊,这怎么在打发家里那两尊大佛的问题上,总是这么挫败呢?  “浑-犊-子,敢杜撰你老-子的事儿了,你这是打算挑拨离间我和你-妈-的感情啊?”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平时吵吵闹闹不假,但是两个人可是打从心底里相亲相爱,从当年的上-山-下-乡认识,再到后来的相互扶持,两个老人走过了近五十年,五十年的时间,两个人谁也没有犯过错误,拿对方都当宝贝一样对待,厉祎铭的话,俨然是要离-间人家老夫妻两个人的感情。  厉祎铭被呛得无地自容,一旁的舒蔓,因为厉锦弘说话的声音很大,把厉祎铭和他父亲的对方都听了过去,忍不住发笑。  厉祎铭还在听电话,听到舒蔓像是小鼹鼠一样发笑的声音,垂眸看了她一眼。  收到厉祎铭递过来的眼神儿,舒蔓憋着笑,尽可能不用嘲笑的姿态对他,只是,她实在是忍不住,这实在是太好笑了。  “浑-犊-子,你这会儿在哪呢?我和你妈来你家了!”  厉锦弘窝着火,稍稍平复了下情绪,问道。  “我没在家!”  厉祎铭收回思绪,淡淡的回道。  “没在家?去哪了?你今天不是不上班吗?”  怪不得两个人按门铃按到手都麻了都没有人开门,敢情这个浑-犊-子不在家。  “是不上班。”  “不上班还不在家待着,你一个三十多数大男人,心怎么和个毛头小子似的那么野?”  被自己的父亲如此训斥,还是在舒蔓的面前,厉祎铭多多少少都挂不住面子。  抿了抿薄唇,好一会儿,他才开腔:“我这好不容易休息,您不准备让我陪陪您的儿媳?”  厉锦弘:“……”  一听这话,厉锦弘当即就没了话。  把自己老伴儿微微怔住的神情纳入眼底,厉老太太一向大智若愚,赶忙从厉锦弘的手里,夺过来了手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