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8章:这个牌子,好不好?(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8章:这个牌子,好不好?(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68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和你父母的关系不好?”  “不是。”厉祎铭矢口否认,“是无语!”  对于自己的婚事儿,恨不得像赶鸭子上架一般,任由谁,都不可能处之泰然。  舒蔓笑,想到厉老太太和厉锦弘这两位有意思的老人,她就格外觉得有喜感。  应了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她实在是喜欢这两位还没有见面,就让自己觉得无比亲切的老人。  见舒蔓笑的那么明灿,厉祎铭挑了下眉,“对付老人,你似乎还挺有一套!”  说来,他还挺诧异,这个一向喜欢把不羁挂在脸上的疯丫头,应付起来老人,竟然比自己游刃有余多了。  “我觉得这和有没有一套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凡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不可能杜撰自己父亲和其他女人有女干情的事儿,您说我说的对吗,厉主任?”  舒蔓阴阳怪气的说话,话语里,明显是对厉祎铭讥诮的阑珊之意,听得厉祎铭抿了抿唇。  “不想吃辣的了?”  舒蔓:“……”  厉祎铭冷不丁的一句话,语气不是很好,听得舒蔓一怔。  “想啊,怎么不想啊?”  “那还那么多废话!”  舒蔓:“……”  ————————————————————————————————————————————————————  选好了要做晚饭的食材,厉祎铭眼梢的余光瞥到一旁的生活用品货架那边,不动声色的迈开步,往那边走去。  舒蔓本来在清点还差什么必要的食材没有买,见厉祎铭不见了,就四下寻找。  瞧着厉祎铭单手抄袋,立在计-生用品货架那里选避-孕-套,她皱了下黛眉。  舒蔓走到厉祎铭的身边时,厉祎铭似有察觉她走来,淡淡道:“家里没有了是不是?”  “……有!”  厉祎铭要是再买避-孕-套,明显是在暗示些什么,舒蔓想到自己今天险些累闪的腰,矢口否认。  “那就再备两盒!”  说着,厉祎铭把选得两盒进口避-孕-套,扔进了购物车里。  这边,舒蔓跟在厉祎铭的身后买避-孕-套,旁边货架那里,藤雪在姚芊芊的陪同下,过来买卫生棉。  因为厉祁深的事情,藤雪最近闹得什么心思也没有,今天被姚芊芊拉着说出来逛逛,才勉强答应出来。  姚芊芊在选卫生棉,虽然她是藤雪过来买卫生棉,但是藤雪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在买东西的事情上,索性,她就帮忙挑选。  藤雪的心思不在买东西的事情上,四下瞥着目光,在偌大的超市里打量。  目光触及到厉祎铭的时候,她的视线,一下子就定格到了他和舒蔓那里。  实在是太喜欢厉祁深的原因,以至于藤雪看到厉祎铭的瞬间,就想上前和他打听关于厉祁深的情况。  藤雪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近乎没有什么意识,她抬起脚,都顾不上和姚芊芊说一声,径直迈开步,就往计生用品区走去。  “小雪,你觉得这两款……”  姚芊芊开腔,抬头没有看到藤雪,有一瞬间的惊慌。  顾不上去买东西,她的视线寻着藤雪刚刚站着的地方看去,瞧见藤雪正飞快的往一男一女那里走去,她直觉性的认为是藤雪碰到了厉祁深和乔慕晚。  “小雪!”  姚芊芊快步走上前去,她随藤雪一并站在厉祎铭和舒蔓的面前,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并不是厉祁深,不过就算不是厉祁深,而是厉祎铭,她也是认识的。  厉祎铭因为藤雪和姚芊芊的出现,挑了下眉梢,但是下一秒,就将手抄袋,不徐不疾开口:“有事?”  藤雪是自己姑奶奶家的孙女,按理说,自己还应该叫她一声表妹,只是,因为这个惯会惹祸的表妹没少给自己大哥和准嫂子找麻烦,他对这个表妹谈不上喜欢。  藤雪怔怔的望着厉祎铭,试图从厉祎铭从容俊逸的五官上找寻到一丝厉祁深的影子,以至于自己隐约失态都没有意识。  倒是一旁的舒蔓,看藤雪看厉祎铭的目光里,流露出来异样的情绪,不着痕迹的蹙眉。  这算是……又碰上追求者了?  有些负气于这个沾花惹草的男人,到哪里都不消停,她不禁打量起来藤雪。  相比较白伊颂而言,她真的觉得这个小女人没有什么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地方,尽管她长得很精致,但明显不是白伊颂那种大气、有度量的女人,她更偏向于跋扈、尖锐那一类。  “你不是还要说买别的东西,走吧!”  看厉祎铭对这个女人没有意思,舒蔓还有些担心这个女人会在超市这样的公众场合对厉祎铭死缠烂打,舒蔓有些小女人心思的想让厉祎铭走开。  厉祎铭垂眸看舒蔓,而后看向藤雪,见藤雪没有说话,还在定定的盯着自己看,他冲舒蔓点头。  厉祎铭单手推着购物车,见舒蔓和厉祎铭两个人转身离开,藤雪开了腔:“等下!”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得不到关于厉祁深的信息,她寄希望于厉祎铭,试图从厉祎铭这里得到一星半点儿的信息。  “……你等下,我有事情问你!”  藤雪的唇瓣都在颤抖,她实在是讨厌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得不到厉祁深的信息,她觉得周遭存在的任何事情,对自己都没有意义。  厉祎铭大致猜到了藤雪要问自己什么,准备回过身,以“表哥”的名义,好好的给她上上课,舒蔓却先他一步握住了他的手。  而后挑着眉梢给了厉祎铭一个眼神儿以后,兀自转过身。  “有什么事儿问我吧?”  舒蔓对藤雪展颜一笑,虽然看似笑的很有亲和力,但是颇有几分挑衅的意思,尤其是她撇着的嘴角,更是给她凭添几分不羁的傲慢。  藤雪见舒蔓和自己对话,一怔。  反应过来后,不屑的瞅她,“你是谁?我为什么要问你?”  舒蔓一开始就以为藤雪是厉祎铭的追求者,不知道她和厉祁深的事情,以为藤雪和自己摆出来的这副姿态是在和自己对峙,她眉目间的笑意,更是风情起来。  “我是谁,看不出来吗?”  把自己是厉祎铭女朋友的身份摆在这里,舒蔓无形间,给藤雪下了一个下马威。  藤雪微微思量着,上上下下打量了舒蔓一番,冷笑。  “我管你是谁,别在我面前当头蒜,你有事儿问他!”  藤雪指向厉祎铭,对于这个横在自己面前的舒蔓,鄙夷的厉害。  舒蔓向来没有被人呛过,对方还有可能是厉祎铭的追求者,她自然是不让份儿。  正准备开口反击藤雪,厉祎铭拉过她的手。  “你先去零食区那边等我!”  舒蔓定定的瞅着厉祎铭,以为他是想遣开自己,和藤雪说一些背着自己的话,她叛逆的一笑。  “我还没买完东西呢,去那边做什么?”  舒蔓笑着,但是厉祎铭看出来她眼底咬牙切齿的意味。  了然了舒蔓误以为自己和藤雪之间有什么事儿,他刚准备解释,舒蔓伸出手,拿过一旁货架上面的冈-本-安-全-套,把玩在掌心里。  “华佗,我记得你上次说这个牌子的避-孕-套比较好用,我们还用这个牌子的好不好?”  她娇柔的说着话,让藤雪知难而退的意思,不言而喻。  厉祎铭看出来舒蔓幼稚的小伎俩,有些无奈,但是想到她是因为实在是在乎自己,敏-感的觉得藤雪是来和她抢自己的,也就没有那么看不开。  藤雪没明白舒蔓给自己来的这一套是什么意思,倒是一旁的姚芊芊,看不惯了舒蔓的做法儿。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小雪找他说话,和你有什么关系?”  姚芊芊自然是知道藤雪找厉祎铭时为了厉祁深的事情,又不是为了找厉祎铭而找厉祎铭,真真觉得舒蔓是在找茬儿,是在无理取闹。  姚芊芊一开腔,舒蔓眉梢更是张扬的挑着。  “那你又算什么东西?事情和你沾边吗,你就加话进来,怕别人不知道你不是哑巴?”  姚芊芊被呛,脸色挺难看的,憋了又憋,厉声道——  “小雪是为厉祁深的事情找他,又不是和你来争风吃醋,你神经病吧?”  一听是藤雪找厉祎铭不是为了厉祎铭,而是厉祁深,舒蔓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但是很快,她就敛住了不自然的情绪,轻笑着。  “那找我未婚夫来问我未来的大哥的事情,我更是有权发言了,毕竟厉祁深不仅仅是我未来的大哥,他的未婚妻也是我的好闺蜜!”  舒蔓把她和乔慕晚的关系搬出来,姚芊芊气得更新脸红脖子粗。  敢情,这对不要脸的好姐妹,算是把厉家的兄弟给承包了啊?  说来,姚芊芊真就觉得厉家的厉祁深和厉祎铭时出类拔萃的人,对比现如今娱乐圈的男星和男模,有过之而无不及,怎么就这么手高眼低的看上了乔慕晚她们这对不要脸的姐妹花?  果然是某些女人jian的可以!  藤雪因为舒蔓的话,脸色更新难看的厉害,她想知道厉祁深的事情不假,但是这个舒蔓在自己面前,她纵然再怎么想打听关于厉祁深的事情,都莫名的没有底气。  目光在愤愤不平的姚芊芊的脸上扫了一下,又去看藤雪,看藤雪的脸,沁着白,她不屑了撇了撇嘴角。  从乔茉含针对乔慕晚开始,她这个人就在不停地替乔慕晚打抱不平,这会儿又冒出来针对自己好闺蜜的人,她这个人向来帮亲不帮理,自然是要出来“匡扶正义”。  “这位小雪小-姐,不知道你是想打听关于我家慕小晚她深哥的什么事儿?你是不是想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啊?嗯……我昨天和慕小晚通电话的时候,她和我说两个人xing生活很和谐,已经有结婚生子的打算了。”  藤雪猛地抬起头看向舒蔓,脸色大变。  本来,藤雪是典型的跋扈性格的千金小姐,因为家里一再限制她和外面联系的关系,她现在表现的比较少言寡语,但是这不代表她不是一个没有情绪波动的人。  藤雪正想开口对付舒蔓,姚芊芊先她一步,回击舒蔓。  “我们问的是厉祎铭,用得着你说话吗?再者说,乔慕晚和厉祁深的事情,你这么清楚,你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好闺蜜两个人伺候一个男人吗?”  姚芊芊的话一经说出口,舒蔓当即睇过来一个犀利的眼神儿。  “不要脸!”  没有畏惧舒蔓的眼神儿,姚芊芊啐了一句,还不忘呸呸呸做声。  说来,某些人对某些人的讨厌,真就是见面第一眼就会不喜欢她。  就像现在的姚芊芊对舒蔓,她看她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人让人恶心的厉害。  舒蔓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姚芊芊如此讥诮,她冷冷的一笑。  “我不要的脸,是被你捡起来了么?”  姚芊芊:“……”  “怪不得你说起话来这么大言不惭,原来脸皮这么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