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9章:或许当年,我真的做错了(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09章:或许当年,我真的做错了(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2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不要的脸,是被你捡起来了么?”  姚芊芊:“……”  “怪不得你说起话来这么大言不惭,原来脸皮这么厚!”  舒蔓的脸色很冷,她讥诮般开口,把自己对姚芊芊的不屑,表现的淋漓尽致。  姚芊芊被舒蔓的话呛得不行,一下子就黑了脸。  天知道她这会儿多想扬手甩眼前这个jian嘴巴女人的耳光吗?只是碍于厉祎铭在场的关系,再加上事情是藤雪的事儿,和她这个外人无关,她除了气不过舒蔓的话语外,根本就没有出手去打舒蔓的立场。  藤雪在一旁也不说话,惹得姚芊芊更是气愤的厉害,再怎样说,她也是替她藤雪打抱不平,她怎么能面对自己被舒蔓怒骂一声不吭。  厉祎铭在一旁把舒蔓和藤雪、姚芊芊的对峙尽数看在眼中,锋朗的眉头儿皱了皱。  他已经不止一次告诉舒蔓不要和其他人起冲突,不过这话对这个小女人而言,似乎……不奏效。  “不是说还有东西要买?”  厉祎铭尽可能压制自己声音,不让自己表现出来对舒蔓的苛责。  和厉祎铭在一起挺长时间,舒蔓一听他的话,就明白了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也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和姚芊芊这样的女人死磕,她傲慢的撇了撇嘴角,把手里的避-孕-套,放回到了货架上,懒得再搭理姚芊芊和藤雪这两个人,拉着厉祎铭就往其他区域走去。  姚芊芊本来还准备狐假虎威的和舒蔓继续理论,见她走,更是气势凌人的呸了一声。  “什么东西?厉祎铭也是够瞎的了!”  ————————————————————————————————————————————————————  舒蔓和厉祎铭去了其他的购物区域,离开了藤雪和姚芊芊,她轮了一拳到厉祎铭的身上。  “那两个人女人真的是因为厉祁深,不是因为你么?”  她从不是一个大度的女人,从白伊颂和韩佳佳事情就足以看出来她是一个特别小心眼儿的女人,以至于刚刚藤雪和姚芊芊过来,她恨不得变成刺猬一样,把浑身的刺都指向她们两个人。  被质问,厉祎铭挑眉,跟着垂眸:“没听到她们两个人说得话么?”  “听到了,但是她们两个人找厉祁深,过来问你干吗?”  舒蔓白了厉祎铭一眼,显然不是很满意他的反问。  厉祎铭顿了一下,淡淡道:“藤雪是我姑奶奶的孙女,我妈,是她奶奶的亲侄女!”  舒蔓了然藤雪和厉祎铭之间的关系,挑了下眉梢,但下一秒,眸色大惊——  “你……你说藤雪是你的表妹?”  “嗯!”厉祎铭淡淡颌首。  “那她和厉祁深……”  舒蔓懵了,这厉祁深要是藤雪的表哥,那他们两个人不是有血缘吗?她怎么还能喜欢厉祁深?  厉祎铭把舒蔓的震惊都看在眼底,神情寡淡的掀了掀眼皮。  “我姑奶奶嫁到藤家的时候是二婚,藤雪不是她亲孙女。”  厉祎铭解释,舒蔓才少了刚刚的震惊。  说来,要是这藤雪真的敢背负luan-lun之名喜欢厉祎铭,她觉得这个女人也是够疯狂了。  不过,既然她知道两个人之间的亲戚关系,还敢这么不顾世人的眼光喜欢厉祁深,也是够没有理智的。  舒蔓还在捋顺这里面的关系,厉祎铭落下了一个板栗到她的额头上。  “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这么冲动?”  对于舒蔓说风就是雨,一副要打架的姿态,他实在是没辙的厉害,真是想不到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能稳稳当当一些,在把事情搞明白之前再下定论。  “我有冲动吗?那两个女人看你的眼神儿那么古怪,谁知道你和她们两个人有没有私情?”  “……”  “再者说了,你和那个藤雪没关系,和那个尖嘴猴腮的女人呢,我怎么知道你和她有没有关系?要知道,可是她先针对我的!”  舒蔓也知道自己冲动了些,但是她这会儿就是想把自己和这件事儿撇开关系,让自己置身事外。  看舒蔓抱着双臂的悻悻然样子,把自己和姚芊芊划在一起,厉祎铭无奈的发紧。  “她是伊颂的表妹,说来,还是你的堂姐呢!”  舒蔓:“……”  “白伊颂的表妹,我的堂姐?”  舒蔓瞪大眼,吃惊到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我和那个跋扈的女人有亲属关系?”  “嗯!”厉祎铭点头儿,“她是姚家的女儿,是你二外公家的孙女。”  舒蔓:“……”  舒蔓觉得自己脑袋里尽是雪花,自己刚刚起冲突的女人是自己二外公的孙女,事情要不要不这么狗血?  她真的不知道这会儿该说些什么好了,除了觉得这个世界真小以外,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圈,因为突然这么多人的介入,变得错综复杂起来。  把舒蔓怔愣住的表情尽数看在眼里,厉祎铭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以后把事情都搞清楚再下定论,另外……除了你,我和其他女人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在,懂?”  他的嗓音醇厚而好听,舒蔓听了以后,撇了撇嘴。  “因为你,我都要成神经病了!”  就没有见过这么招风的男人,她都已经分不清现在碰到的女人,哪个是他的追求者,哪个不是他的追求者。  听舒蔓嘟嘟囔囔的声音,厉祎铭笑了。  “不是说要买薯片?”  “不买了,一时间消化这么多的事情,我哪里还能吃下薯片。”  “那就买回去,等你想吃的时候再吃。”  厉祎铭拉着舒蔓的手往零食区那里走去,选了好几样到购物车里。  ————————————————————————————————————————————————————  受了气的关系,姚芊芊和藤雪两个人没有再买东西。  姚芊芊送藤雪回家,她没有单独开灶的习惯,去了姚柏昌那边。  她刚进门,就看到自己的爷爷奶奶穿戴好下楼,一副要出去的样子。  她顿住要拖鞋的动作,问:“你们两个人干什么去啊?”  范淑华正在拿包,随意应了声:“去你叔公那边,你叔公的女儿回来了。”  姚芊芊:“……”  “我叔公的女儿?”  自己叔公还有女儿?  姚芊芊闻所未闻,像是听到了什么奇闻异事,眼珠都不由得瞪大。  “我叔公还有女儿?奶,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我知道怎么没听你和爷爷提过啊?”  说来,姚文莉不认姚家人一事儿算是姚家的丑闻了,没有谁愿意把这么不光彩的事情说出去,尤其是担心姚芊芊这样嘴巴不严实的孩子,会当着姚顺昌夫妇的面儿,把这些伤心的往事儿说出去,所以姚柏昌夫妇,从来没有和姚芊芊提过。  “我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等我和你爷爷回来再和你说吧,梁阿姨已经把饭做好了,你去吃饭吧,不用等我和你爷爷了。”  范淑华把耳朵上面的最后一个耳环带好,喊了姚柏昌一声,就准备出门。  姚芊芊看自己爷爷奶奶出门,她因为好奇心驱使,一时间没有了吃饭的心思。  自己叔公怎么平白无故冒出来个女儿?  实在是诧异,姚芊芊咬了咬下唇,眼珠子一转,拿着拎包,转身,出门追了上去。  ————————————————————————————————————————————————————  姚家三兄弟都到姚顺昌家的时候,看到的场景是姚文莉跪在地板上,姚顺昌神情凝重,郑香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场景。  今天姚菁带姚文莉回了姚顺昌的家,说来,姚文莉不主动提出来要见面一事儿,姚菁是不可能擅作主张的,但是姚文莉自己主动开了口,她自然是不会推诿,再加上,她也实在是想让姚文莉认回姚顺昌夫妇,就做了这个顺水推舟的人情。  姚文昌和姚柏昌夫妇进门,瞧见屋里的场景,惊异的同时,也忍不住痛心。  快三十年了,姚文莉终于肯回来认自己的三弟和三弟妹,这对他们而言,暌违太久了。  姚文莉跪在地上,一声不吭,把头埋得很低。  说来,对于一个四十多岁,近五十岁的人跪在地上,真的是足够为难,但是自己这么多年的不孝行为,对于她内心的无情鞭挞,让她觉得,自己别说是跪自己的父母亲,就算是他们现在打自己一顿,她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姚菁搀扶着郑香兰,不断的安慰。  “小婶,您别再哭了,文莉这不是已经回来了么?你应该高兴不是吗?”  郑香兰高兴不出来,哭得气若游丝,让七十岁的她,觉得这一刻恍若隔世般。  姚顺昌已经抽了不下一烟灰缸的烟,但是他的神情依旧凝重。  他开不了口,对姚文莉询问她不肯联系他们夫妻二人的原因,但是他更不想原谅她。  张慧秋和范淑华见郑香兰实在是情绪激动,也上前去安抚。  “我说老三媳妇啊,这文莉都已经回来了,你这也别再哭了啊。”  “是啊,香兰,你这些年不是一直盼着文莉回来么?现在她回来了,你还这么折磨你自己做什么啊?”  姚家三兄弟关系来往的密切,三个妯娌之间,关系也是好的不行。  郑香兰哭得说不完整一句话,即使好几个人在安慰自己,她也释怀不开。  这近三十年,她和姚顺昌过得实在是提心吊胆,总觉得姚文莉还活着,但是她不肯联系他们两个人,让他们两个人觉得她已经不再世上了。  这么多年的折磨,于他们夫妻而言,实在是太煎熬了,根本就没有一天睡踏实的时候。  姚文莉微微抬起眼,看到是自己的大伯母和二伯母,唇角不禁抿的更加。  “爸妈,你们两位老人要是实在是心里难受,就打我一顿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的心痛不比他们少,不肯联系他们两位老人,是她的原因不假,但是,她也是有说不出来的苦衷。  因为姚文莉的话,进门的姚芊芊一怔。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下意识的挑了下眉梢,因为这个声音,她在脑海中浮动自己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的场景,只是……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但是她很清楚,这个声音,自己绝对听过。  受了好奇心心理的驱使,姚芊芊见姚菁有意过去搀扶姚文莉起来,她眼尖,几个快步就走了过去。  姚芊芊先姚菁一步搀扶姚文莉起来,姚文莉感受到有人搀扶自己起来,本能的抬头看去,视线与姚芊芊对视上的瞬间,两个人都一起瞪大了眼。  “是你?”  姚芊芊惊异出声,整个人都傻了。  这个女人不是自己上次在自己爷爷奶奶那里碰到的女人么?她是自己叔公和叔祖母的女儿?  姚文莉的神情也不自然的厉害,尤其是姚芊芊一句“是你!”,更是让她把嘴角抿的紧紧的。  她没有料想到自己竟然会碰到姚芊芊,这样让自己始料未及。  姚芊芊的声音说大不大,但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到。  “芊芊,你说什么?”  姚菁走过来,问着姚芊芊。  姚芊芊发懵状态,意识到周围的目光往自己这里看来,她神情略带不自然的捏了捏手指,而后尽可能淡淡道:“没什么,我就是……认错人了!”  她最后几个字说得声音细如蚊蝇,很显然,心里是杨爱不在的心虚。  姚家人还在诧异姚芊芊这边,姚文莉突然开口了,像是要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开一半,大声唤着郑香兰和姚顺昌。  “爸妈,这些年,是女儿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说着话,她扑向郑香兰,把自己埋进她的怀中,抱着她,也大哭了起来。  一时间,客厅里的哭声,比肩接踵,不住的在每一处回荡开……  ————————————————————————————————————————————————————  姚文莉回来,姚顺昌夫妇对她有怨有气不假,但是既然都已经回来了,他们两位老人还是喜极而泣,无法做到对姚文莉一再甩脸色,到最后用默认的态度,算是原谅了她这些年的不孝行为。  姚文昌作为家里的老大哥,面对现如今这样的情况,张罗着去饭店,一家子人好好的说说话,把这些年的心结都解开。  家里的老大哥都开口说话了,几个兄弟都没有疑议,最后一大家子的人,去了御福楼订了一个大包房。  虽然自己已经做好了回来面对一切的打算,但是姚文莉面对自己的父母亲和这些亲属的时候,神情神态还是表现的极度不自然,以至于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平复一下自己澎湃的心情。  姚芊芊坐在门边的位置,见姚文莉出门,其他的长辈都在相互攀谈,她没有吱声,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出了门。  姚文莉打开水龙头,接了水往自己的脸上撩水。  说来,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但是自己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打算,免得日后,出现什么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让自己没有任何应对的对策。  把水龙头关闭,她伸手去扯一次性纸张擦手,抬头的瞬间,从镜子里,看到了姚芊芊的身影。  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但很快,她就压制心里的异样,对着镜子笑了下。  “芊芊,你怎么出来了?”  姚文莉说话的时候,睫毛颤了颤,她表面虽然一副云淡风轻,但是心里,早已经是乱成一团的状态。  姚芊芊不做声,从镜子里看姚文莉。  定定瞅了她很久,直到瞅的姚文莉蹙眉,她才缓慢动了动嘴角。  “你到底是谁?”  她看到姚文莉这张脸,才回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在自己爷爷别墅外面碰到姚文莉的情景。  如果说这个女人是自己叔公的女儿,她没有闪躲自己的必要,但是她闪躲自己的神情,以及她后来慌乱的离开,让她觉得事情莫名的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说她不是心里有鬼,就是有意针对自己!  姚文莉被姚芊芊的话问的一怔,但随即,她还是笑了笑,“我能是谁,我是你姑母啊!”  “我问的不是你和我的关系,我问的是你和那天晚上的女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姚文莉:“……”  因为姚芊芊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姚文莉的声音,怪异的厉害。  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姚芊芊,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唇瓣。  把姚文莉变化的每一个神情通过镜子都看的一清二楚,姚芊芊的脸色更冷了起来。  “你心里有鬼?还是说,你和我之间有什么?”  姚芊芊不像藤雪那般单纯没心思,她可从来都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姚文莉这样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的样子,在她看来,她就是一个心里有鬼的女人。  一句“你和我之间有什么?”,听得姚文莉眼底划过惊慌失措。  但是她还是尽力掩饰——  “我和你之间能有什么啊?我们今天才正式见面不是吗?小侄女!”  姚文莉干笑了两下,把两个人的关系摆明,尤其是“小侄女”三个字,格外的有针对性。  姚芊芊冷笑,姚文莉有意规避那天晚上的事情,她看的出来。  她不是一个喜欢勉强的人,姚文莉不说,她自认为自己也没有问下去的必要:“你最好心里没鬼,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在姚家没有立足之地!”  似威胁,似警告,姚芊芊完全不管这个自己才认识一天的“姑母”是不是自己的长辈,冷言出声。  姚文莉因为姚芊芊的话,拧起眉头儿。  等到她反应过来,听到了洗手间的门被大力合并上的声音。  再度恢复了平静的洗手间里,没有了姚芊芊的身影,姚文莉当即,就像是软了下来的一滩烂泥般,身体发软的厉害。  把身体倚靠在洗理台的边沿,她无力的呼吸。  伴随她无力的呼吸,她缓慢的闭上了眼……  “或许当年……我真的做错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