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1章:我就喜欢找和我不般配的(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1章:我就喜欢找和我不般配的(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祎铭和舒蔓两个人再回去病房里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几位长辈都还在,只是姚文莉的脸色不是很好,虽然她竭力的让自己脸上挂着笑,但是那笑实在是太艰涩,很明显不是发自内心。  姚菁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脸色也未免窘迫,虽然她不知道姚文莉而后她的女儿舒蔓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舒蔓的态度,着实让她这个外人都觉得没有面子。  好在大家心照不宣,谁也没有说些什么,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舒蔓在门外酝酿了好一会儿情绪,而后,敲门,进屋。  姚文莉一看自己的女儿,在厉祎铭的陪同下回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自己的女儿让自己在亲属的面前丢了面子,她脸上挺没有光儿的。  倒是舒蔓,自己别扭了一会儿,把事情想通了,兀自绞着手指走上前,舔了舔唇——  “妈,对不起,刚刚……刚刚我情绪不太好,不小心迁怒了您!”  舒蔓出来道歉,姚文莉怔忡了一下,随即笑了。  都是父母和孩子没有隔夜的仇,舒蔓都已经道歉了,让自己在长辈的面前挽回了面子,哪里还至于不原谅她。  “没事没事,妈哪里能和你生气了!”  姚文莉笑着上前拉过舒蔓的手腕,语重心长的说了几句话以后,就张罗着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自己的父母亲,还有伯父伯母和姚菁认识。  姚芊芊不在,舒蔓在姚文莉的介绍下,和几位长辈都打了招呼。  在这种事情上,舒蔓这个跑业务的人信手捏来,和自己长辈说话毫不含糊,很快就让几位长辈忘了自己摔门离开一事儿,用审读的目光,重新对舒蔓进行打量。  老二家的媳妇范淑华见舒蔓就莫名的觉得亲切,都把郑香兰这个外婆比下去了,上前去握舒蔓的手。  “文莉啊,你家的蔓蔓可是长得十足漂亮啊,我看啊,和芊芊一样大吧?”  这范淑华不提姚芊芊还好,她一提姚芊芊,姚文莉立刻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对劲儿。  但很快,她便用干笑的声音,把自己眼底浮动的一丝慌乱掩饰了过去。  “蔓蔓应该比芊芊小半年,蔓蔓是八月十五日的生日,我记得芊芊应该是刚出正月的生日。”  “是吗?我还以为这蔓蔓和我家芊芊生日也差不多一样呢!”  “没有,芊芊是蔓蔓的姐姐!”  姚文莉笑着回应,尽可能把涉及到关于姚芊芊的话题给岔过去。  ————————————————————————————————————————————————————  姚家的几位长辈又在病房里闲聊了起来,得知舒蔓在和厉家的二公子厉祎铭在交往,姚家几位长辈略带惊异,范淑华更是打趣的问着两个人交往了多久,有没有见家长。  舒蔓在几位长辈的询问下,巧舌如簧的应对,并没有给他们很准确的答复,但是带给他们诸多想象的空间。  姚家的哥几个都上了年纪,在病房里又待了会儿,要到八点半了,几个人相继离开。  范淑华对舒蔓莫名的觉得有亲切感,临走之前,一再强调让她去自己家里玩。  舒蔓知道姚芊芊是自己二伯公的孙女,着实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自己的这个二外婆待自己这般和善,她拒绝不了,就点了点头儿。  “等我有时间,一定上门拜访您和二伯公!”  姚文昌和姚柏昌夫妇走了,姚顺昌夫妇却没有走。  或许是这么多年没有来往,两位老人怕自己这么一走,会再也见不得姚文莉和两个孩子,就守在病chuang边,看着舒泽。  “妈,爸,时候不早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  “没事儿,我和你爸这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儿,在这里再待会吧。”  郑香兰说到,然后唤舒蔓过来,问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这算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外孙女和外孙,舒泽是先天性智障,她这个做外婆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和舒蔓好好的聊一聊。  被自己外婆用眼中含着水雾的眸盯着,舒蔓心里挺难受的。  她这个人虽然睚眦必报,但是绝对是个重情义的人,她完全想不到自己母亲当时是何种心情会这么残忍的离开,做到有近三十年不和家里人联系。  她无法去揣测自己母亲的内心,只觉得无比的晦暗!  舒蔓不太想让自己的外婆知道他们这些年来过得如何不容易,轻描淡写的说了句“都过去了!”  是啊,事情都过去了,过去的事情也就没有再去提及的必要,现在她们母女三人和两位老人相认,自然是要珍惜彼此间的情意。  姚文莉在一旁看自己的父母亲向舒蔓询问,忍不住湿了眼眶。  她知道自己自私,但是她也是被逼无奈……  到了九点半,舒蔓看两位老人就这样坐在病房里,着实心疼,就让厉祎铭开车送他们回去,连带着自己的母亲,她也说把她一并也送去自己外公外婆那里,让她和她的父母亲好好的相聚。  厉祎铭没有回家里那边取车,从今晚在这儿值班的同事,借了车。  送姚顺昌夫妇和姚文莉回去的同时,他让舒蔓也跟着一起去,让小泽早点休息。  舒蔓应允,搀扶自己的外婆下楼。  厉祎铭借了一辆SUV,车厢里的空间很大,足够坐下他们五个人。  厉祎铭把姚顺昌夫妇和姚文莉送去了家里,舒蔓没打算留下,想留足够的私人空间给多年没有的妇女三人,她随厉祎铭一起回去。  说来,姚顺昌的家,离舒蔓所住的暖心阁比较近,两个人见天色已晚,就没有再往城东折腾,在舒蔓的公寓那边休息。  厉祎铭在洗澡,舒蔓换了睡裙以后,拨了电话给白伊颂。  本来,她有托白伊颂,让白伊颂把自己的外公和外婆约出来,这会儿,自己已经和自己的外公外婆碰面了,自然是没有单独约他们的必要了。  白伊颂听舒蔓把事情告诉自己,她当时吃惊的不行。  她清楚的记得姚文莉对于自己要把她还活得的事情告诉自己小外公和小外婆的时候的表情是多么的狰狞,没想到不过是一天的时间而已,她竟然想开了。  白伊颂说她诧异,舒蔓自然也说出乎自己的意料。  她也觉得依照自己母亲对这件事儿的排斥,除了自己单独约自己的外公外婆以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更好。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母亲先自己一步去找上了自己的外公和外婆。  舒蔓挂断电话的时候,厉祎铭正好拉开浴室的移门,从里面走出来。  “刚刚在给谁打电话?”  “你的老相好啊!”  舒蔓娇纵的挑了挑眉梢,一脸明艳姿态。  厉祎铭不解自己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一个老相好,皱了下眉梢。  “不知道是谁?”  舒蔓问,厉祎铭没有作答,算是默认。  “白伊颂啊!”  厉祎铭:“……”  得知舒蔓在杜撰自己和白伊颂,他有些无奈。  抬起手指,落下一个大板栗到她的额头上,淡淡道——  “开你未婚夫和你表姐的玩笑,很刺激?”  “没啊,我说得是事实啊!其实你和她真的很般配啊!”  厉祎铭睇过来一个眼神儿,“我就喜欢找和我不相配的!”  这回儿,没话的人是舒蔓。  ————————————————————————————————————————————————————  厉祎铭把舒蔓送去上班,他自己则是开了车去医院。  临走之前,厉祎铭告诉舒蔓,让她有时间收拾些衣服到他那边。  舒蔓了然厉祎铭的叮嘱是什么意思,不过关于同-居这件事儿,她已然无所谓,就点头儿应允。  “还有,你母亲这边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你该想一想正事儿了。”  意识到厉祎铭在指让自己随他回家的事情,舒蔓撇了撇嘴角。  “你都买了一家保险公司送给我,我还能不和你回去么?真是杞人忧天!”  她讪讪的开腔,神情一如既往的娇纵。  厉祎铭笑,看着窗外的舒蔓,缓缓开口:“上去吧!”  说罢,他准备开车离开。  “你注意点儿安全,然后……到了发微信告诉我一声!”  舒蔓说着,然后双手顺着落下的车窗,在厉祎铭没有反应的情况下,捞过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捧着他的腮,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她亲吻厉祎铭的速度很快,再支起身时,漫不经心道:“你注意安全,我上去了。”  她的神情很寡淡,好像刚刚吻了厉祎铭的那个人不是她。  对于舒蔓过河就拆桥的样子,厉祎铭不予评价,抿唇笑了笑以后,说了句“走了,晚上来接你。”,就离开了。  ————————————————————————————————————————————————————  舒蔓进了办公楼,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虽然说公司的规模不大,平时也没有多大的业务量,但是因为现在公司隶属于厉氏旗下的一块运营板块,前来合作的商家,趋之若鹜,都看好有厉氏做担保的这家保险公司。  舒蔓进门看到有小山那么高的文件,有一种老血上头的感觉。  之前以为做老板,掌管一个公司挺轻松的,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是假象,除了表面给人的感觉光鲜亮丽之外,真的什么都没有。  无奈的从上往下,逐一审阅这些文件,好在她不是一个懒人,工作起来很麻利。  王总虽然因涉嫌女票-chang罪被依法拘禁,但是他手上原本的管理层核心都还在,助理还是小孙,基本框架都没有变。  到中午休息的时候,舒蔓解决掉了大部分的文件,还有一些细枝末节的文件还没有做出处理。  饮了一口已经凉了的咖啡,舒蔓揉了揉额心,倚进座椅里。  这一上午,她算是没有任何的休息,全身心的投入在工作里。  没有去食堂吃饭的打算,她趁着厉祎铭不在,让小孙订了一份香辣蟹给自己。  舒蔓餍足的犒劳忙了一上午的自己,中途,手机里进了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自己的母亲,舒蔓虽然就自己母亲欺骗自己一事儿,心里还在起疙瘩,但稳定了下情绪,还是接了电话。  姚文莉打电话过来给舒蔓,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就是告诉她一声,后天晚上姚家这边要一起聚餐,让她记得参加,如果可以,最好能把厉祎铭带上。  舒蔓自知自己和厉祎铭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是她并不打算让他随自己一起出席姚家的聚餐,就说如果厉祎铭有时间,就带他一起过去。  挂断电话,舒蔓继续吃她的香辣蟹,休息了片刻后,继续埋头工作。  ————————————————————————————————————————————————————  没有把自己回姚家聚餐的事情告诉厉祎铭,舒蔓在聚餐前,打了电话给厉祎铭,说自己有点事儿要办,晚点再去他那边。  厉祎铭没有深究舒蔓去干什么,就说了句“办完事儿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后,就挂断了电话。  舒蔓简单拾掇了自己一番,选了件宽松的无袖的白色雪纺衫A字裙,踩着一双坡跟的鞋子,简单帮了一个鱼骨辫搭在左肩处,打车去了姚家那边。  除了上次在医院见到的姚家人之外,这次,她还见到了姚柏昌的儿子姚军和儿媳许秋,还有白伊颂的父亲。  姚柏昌的妻子范淑华对舒蔓觉得格外亲切,在加上舒蔓和自己孙子姚芊芊年纪相仿,瞧见舒蔓进门,就说带她去认识自己的孙女。  舒蔓自然是知道自己二外婆的孙女是谁,她没有规避的意思,莞尔点头儿,随着她去小客厅那边见姚芊芊。  姚芊芊正手里捧着一大盒爆米花,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提电脑里的综艺节目,时不时因为里面搞笑的片段,发出哈哈大笑声。  范淑华看自己的孙女看电视都能笑的那么没心没肺,笑了笑,对一旁的舒蔓说“这芊芊啊,和你同岁,但是却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相比较你啊,但是你更像是姐姐。”  舒蔓对于范淑华的话不予评价,毕竟在长辈的面前,她就是装,也得装的像那么一回事儿。  “芊芊啊,别看了,来,我给你介绍你表妹给你认识啊!”  听到自己奶奶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自己看综艺的心情,姚芊芊挺不高兴的放下手里的爆米花,站起来身。  几乎是回过身儿的瞬间,她看到舒蔓,就吃惊的瞪大了眼。  这个女人是自己的表妹?  姚芊芊嘴巴里还有没有咽下去的爆米花,眼神儿格外古怪的在舒蔓的身上打量。  不同于姚芊芊看自己时要惊讶到掉了下巴的表情,舒蔓淡然姿态,嘴角挽着温婉的笑意,好像是第一次和姚芊芊见面一般。  “芊芊,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范淑华见自己孙女伸出手指着舒蔓,神情不是很自然,问她。  “没……”  姚芊芊否认,然后咽下去嘴巴里的爆米花,捋了捋情绪。  “这个女人是我表妹,奶奶,您没有搞错吧?”  舒蔓要不是之前知道了这个姚芊芊是自己二外公家的孙女,指不定这会儿见了姚芊芊,她会比她的神情更丰富。  “怎么了,芊芊?我这搞错什么?这是你叔公的孙女啊,你文莉姑妈的女儿啊!”  “她是姚文莉的女儿?”  姚芊芊一时间没有消化这里面的关系,最重要的是,自己前两天在超市那里,还和这个女人撕来着。  这个世界要不要别这么小?  “你这个孩子怎么回事儿?怎么能直呼你姑母的名字呢?”  对于这个今天格外失了分寸的孙女,范淑华不悦的睇了一个眼神儿给她。  “不是……”  姚芊芊否认,还是有些没有绕明白,下意识的抬手抓了抓头发。  “我就是有些诧异!”  她替自己辩解着,如果说这个什么见鬼的表妹真的是姚文莉的女儿,那么她还真就觉得“有其母必有其女”这句话说得格外有道理。  姚文莉就是一个行为举止怪异的人,她的女儿也乖张,可见,基因遗传这个东西,真就是不得不信。  “你诧异就诧异呗,怎么这么不知道大小啊?”  范淑华还是觉得自己孙女今天说话失礼,尤其还是在舒蔓的面前。  倒是舒蔓,嘴角从始至终都勾着笑意的看着姚芊芊,范淑华出言训斥姚芊芊,她还出面调解。  “二外婆,没有事情的,可能是表姐一门心思还在综艺节目上,没有收心!”  舒蔓一开腔,姚芊芊当即就不悦的递过来一个不悦的眼神儿,那样子像是在说,有你什么事儿?显得你有嘴巴啊?  “真就还是个孩子,蔓蔓你看她和你同岁,生日还比你大,做事儿却这么没有分寸,你看你这都交往男朋友了,我家这芊芊啊,还和个不定性的小孩子似的,一天到晚也不寻思正事儿。”  自己奶奶拿自己和舒蔓做对比,还把自己说得样样不如舒蔓,一无是处,姚芊芊脸色瞬间就转冷。  撇了撇嘴角,她冷笑。  “是啊,我这一天到晚也不寻思正事儿,哪里能和我这个表妹比,一天到晚都在琢磨要怎么做能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变凤凰!”  范淑华虽然上了年纪,看不懂她们年轻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但是自己孙女把话说得这么口无遮拦,她还是听出来了里面浓浓的挑衅意味。  “芊芊,你这又是在说些什么,你这个孩子今天怎么回事儿?”  “二外婆,表姐今天这么浮躁,我想,可能是来那个了,不都是说女孩子来那个情绪很不稳定么?您多理解就好了!”  不同于姚芊芊酸言酸语的样儿,舒蔓的神态格外淡然,好像自己和姚芊芊话语里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关联。  范淑华没有说话,但是脸色挺不好的,她一直都在外人的面前说自己的这个孙女如何如何的好,现在她让自己在舒蔓面前这么没有颜面,心里免不了对姚芊芊有一番责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