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2章: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想我了?(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2章: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想我了?(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9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范淑华没有说话,但是脸色挺不好的,她一直都在外人的面前说自己的这个孙女如何如何的好,现在她让自己在舒蔓面前这么没有颜面,自己啪啪打脸,心里免不了对姚芊芊有一番责备。  “走蔓蔓,咱们去客厅那边看看,我看伊颂也快过来了。”  范淑华不想看这个惹自己不开心的孙女,翻了翻眼皮。  “好!”  舒蔓淡淡的应声,手挽着范淑华的胳膊,一副自己不是外人姿态,好像自己才是她的孙女一般,搀扶她过去客厅那边。  临走之前,她还不忘递过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给姚芊芊,看得姚芊芊目光变得凌厉的同时,直磨牙!  ————————————————————————————————————————————————————  舒蔓随范淑华回去客厅那边,出乎意料的发现白伊颂来姚文昌这边的同时,把厉祎铭也一并给带来了。  实在是没料想到这个男人怎么就堂而皇之的来了姚家这边,目光诧异瞪大的同时,她都懵了。  这本来是姚家的家宴,觉得有他这个外姓人在可能不方便,她就没告诉这个男人,可是这厉祎铭倒好,不请自来!  第一次,舒蔓觉得这个向来性情温润的男人,脸皮也是够厚的!  厉祎铭本来在和姚文昌打招呼,隐约察觉到有目光在盯着自己看,他本能的往舒蔓那里看。  瞧见眼前的小女人因为自己的出现,表现出来诧异的神情,他迷人的一笑。  范淑华瞧见厉祎铭,一看是舒蔓的男朋友,就笑,“蔓蔓啊,那不是你男朋友吗?”  自己的长辈都这么说了,舒蔓抿了抿唇,和范淑华招呼一声,走上前。  “你……怎么来了?”  舒蔓不知道,白伊颂有把姚家要聚餐的事情说给厉祎铭听,她耳根子有些发烫的问道。  “伊颂外公心脏有些问题,让我过来看看!”  厉祎铭轻描淡写的应声,自然是不愿意说是自己厚脸皮过来这边的。  “嗷……”  瞧着单手抄袋的男人,惬意之姿,对比自己而言,他倒像是主,舒蔓应了声,表情因为他的出现,略显局促。  毕竟,在她们这辈,白伊颂和姚芊芊都没有男朋友,自己有了男朋友不说,还在姚家的聚会上出现,她莫名的觉得窘迫。  把舒蔓的每一个神情都纳入眼底,厉祎铭低低的笑了。  姚文莉和姚菁去医院把舒泽接过来,门口那里传来人与人说话的声音,微微尴尬的舒蔓,说了句“我去看看小泽”,然后有落荒而逃的意思,红着脸,往门口那里走去。  厉祎铭像那么回事给姚文昌看了身体,赶上家里这边聚餐,再加上知道厉祎铭现在是舒蔓的男朋友,更是留他在家用餐。  姚文莉起初以为厉祎铭是和舒蔓一起来的,后来只是舒蔓没有把聚餐这件事告诉厉祎铭,她还责备了舒蔓一番。  厨房那边还在做饭菜,舒蔓和几位长辈多年不见,并不是很亲,就出门,在外面的庭院里闲逛。  相比较现如今的情况,虽然自己母亲那边欺骗自己的事情让自己还是难以释怀,但是现如今这样的情况已经很好了,舒蔓已经不想再深究其他的事情了,只想小泽的身体尽快好起来,然后自己和厉祎铭那边把婚事儿尽快定下来。  百无聊赖的用自己的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她时不时的鼓着腮,神情格外的小女孩。  还把自己的注意力落在小石子上,以至于她眼前突然横出来一道身影,都没有察觉。  舒蔓的小手,被一只伸过来的大手,掌心绵实的握紧,跟着,拥着她的腰肢,就带着她进入了一隅墙角边。  腰肢被扣住,舒蔓抬头,看到笔挺身姿的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周身沐浴在金灿灿的夕阳余晖中,此刻正目光深邃的看着自己,与自己掌心的纹路相对的握着自己的小手,她忘了说话的回望着眼前的男人。  厉祎铭曲指,落下一个板栗到舒蔓的额头上,声线沁着好听的磁性,问。  “很无聊?”  “还好吧!”  舒蔓定了定神儿,心不在焉的回了话,然后伸出手,将自己闲置的手附上厉祎铭修长指锋的骨节。  “太多年没有和外公外婆他们联系,关系没那么亲,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些什么。”  舒蔓自认为自己算是能说会道的人,但是对于这些个突然冒出来的长辈,真的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当自己是多年和他们没有联系的关系,关系不亲近。  兀自用自己的玉指摩挲厉祎铭修长手指的骨节,思绪不在正常轨道。  “多学着和长辈来往,我家那边,除了家里的两尊大佛,我还有两个叔叔,一个姑妈!”  相比较姚家的三兄弟,厉家更是不知道复杂多少倍。  舒蔓鼓了鼓腮帮子,“其实我觉得和你父母亲相处起来,倒是比和我外公外婆他们来得轻松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因,还是舒家和姚家之间真的有什么渊源,我觉得我和二外婆的相处,比和我外婆相处会轻松很多。”  舒蔓说来也是觉得格外怪异,自己对自己的二外婆,居然会觉得比自己的外婆来的亲切。  “老人家年纪大了,可能不会把对你们晚辈的喜欢表现在脸上,但是他们心里真的很喜欢你!”  “我知道!”  舒蔓点头儿,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她抬头去看他——  “对了,你今天来这边,真的是因为我大外公?会这么碰巧?”  舒蔓之前没有细想,后来想了想,觉得事情莫名的蹊跷,白伊颂再怎么想给自己外公看病,也不知道选这样家庭聚餐的日子,想来,一定有猫腻儿。  “为什么不能这么碰巧?”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碰巧啊?很多碰巧不都是制造的么?”  舒蔓眼神儿变得玩味儿了几分去看厉祎铭。  “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一分钟看到我都会想我,所以自己就不请自来了?”  厉祎铭被舒蔓的这个猜测逗笑了。  “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儿!”  “那就是我猜对了!”  舒蔓扬着下颌,略带娇纵的和厉祎铭说话,原本在摩挲他手指骨节的手,转为去抱他的腰。  厉祎铭笑的格外迷人,抬起手,拨了舒蔓鬓角的碎发到她的耳后。  “周末和我回家,嗯?”  “见你的父母?”  “你要是想见我二叔、三叔和姑妈,我就让他们一起去家里!”  “别……”  舒蔓立刻打断,见家长这种事情,讲究的是循序渐进,自己这一下子见了这么多人,哪里能消化的过来。  “我还是先见你父母吧,万一你父母都不喜欢我,我哪里还有脸去见你的叔叔姑母啊?”  看舒蔓把事情考虑的还挺周全的模样,厉祎铭笑。  “好,那就先见我父母!”  ————————————————————————————————————————————————————  姚文莉在客厅里没有看到姚芊芊在,目光四下在客厅里寻找。  姚军的妻子许秋见自己的这个堂妹在找些什么,就问她是不是找她家舒蔓。  “没……”  姚文莉直接否定,发觉自己回答的有些迅速,莫名的心虚。  干笑了下,她一改之前心神不宁的四处寻找姚芊芊,故作淡然,在客厅里又扫了一圈,而后问——  “嫂子,怎么没有看到芊芊啊?没和你们一起过来吗?”  “没有,芊芊过来了,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里呢,可能找了客房去看电视剧吧!”  这姚芊芊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抱着个笔记本电脑看各大综艺节目和其他的一些电影、电视剧,理所当然的,许秋这会儿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认为她在看电视剧。  姚文莉在客厅里待了会儿,把舒泽交给自己母亲照看,她说自己要去趟卫生间,就转身离开了。  姚文莉没有去卫生间,见客厅里的人没有把注意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就沉寂了下情绪,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  通过客房虚掩的门,姚文莉在客房里,确实看到了姚芊芊抱着个平板电脑在刷微博。  之前姚芊芊对自己的排斥行为,让姚文莉不太敢轻举妄动,就从外面注意了里面好一会儿。  待确定自己的仪态和情绪,不会让姚芊芊对自己生厌,她深呼吸了几口气以后,敲门。  “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姚芊芊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短视频看,不太耐烦的往门口那里看去。  本以为是楼下佣人喊自己下楼去吃饭,哪成想,自己这一看才发现,敲门的人竟然是姚文莉。  有舒蔓的关系在里面,姚芊芊对姚文莉实在是没有好感,哪怕她是自己的姑母,她照样不待见她。  “你干什么?”  见姚芊芊对自己爱搭不理,姚文莉理所当然的认为姚芊芊还在就之前早姚柏昌别墅前看到自己的事情别扭,她干笑了两下,走上前。  “我这也没有什么事儿,这不是我出走了快三十年,第一次和你这个……侄女见面么?我就买了一条项链寻思送给你做见面礼。”  “……”  “上次见你,我这个做姑母的考虑不周全,忘了带来,今天我这把项链带来了,就给你送过来了。”  说着,姚文莉把自己花了七千元钱买的一个镶嵌着小粉钻的月牙状的项链盒打开。  说来,姚柏昌这么多年做服装生意,在兄弟三个里面过得日子最好,姚文莉见面了只拿了一条项链给姚芊芊,她还真就没瞧得上。  有几分嘲讽姿态的勾起了嘴角。  “花了不少钱吧?”  姚文莉没有听出来姚芊芊话语里的讥诮,还以为她这个孩子通情达理,不想自己乱花钱,她就笑着盯着盒子里的项链。  “不贵,都是小钱,只要你喜欢就行!”  姚文莉自认为自己的眼光还真就是不错,在金店里选了好久,还觉得这款项链格外的衬姚芊芊这种已然成年,却不失年轻活力的小姑娘。  姚文莉这么说,姚芊芊笑的更是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有一个智障的儿子,与其让厉家的二少爷给你的儿子交住院费,倒不如你把钱用在实际的事情上,免得还得像寄人篱下的丧家犬一样看人家的脸色。”  “……”  “哦,对了,说来你选的这款项链真就是太老气了,相比较而言,这种老土的款式,更适合你的女儿戴!”  如果说姚文莉之前几次还没有听出来姚芊芊话语里的讥诮的话,这一次,她算是听得明明白白。  姚芊芊在话里话间,不仅仅把她对舒家母女三人看得一钱不值,更是把她给她买项链的一片好心,践踏的无地自容!  姚文莉的脸色,一时间变得难看起来。  尤其是对视上姚芊芊冷漠的眼仁,和轻蔑的目光,她更是心里有说不出的凄凉。  心里一时间有种难言的酸涩感,以至于她低头去看手里的项链时,眼睛不住的泛酸起来。  眼见着自己在姚芊芊的面前,实在是没有存在感,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在眼泪要掉下来的前一秒,慌乱的说了一句“我还有事儿。”以后,拿着手里的首饰盒,落荒而逃般,步伐狼狈又凌乱的出了客房。  ————————————————————————————————————————————————————  姚文莉出了客房,快步跑去一旁的拐角那里,倚在墙边,无声地落下了眼泪。  她已然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了,只觉得心好痛,都无法呼吸了。  在她的印象里,姚芊芊不应该是这样一个忤逆的孩子,只是……  想到她刚刚对自己说得话,还有不羁的姿态,她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的疼着。  太难受了,回想起当年的林林总总,她越发的怀疑,自己当初把自己的孩子,和姚军的孩子做了调换,到底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好,还是在造孽。  姚文莉当年怀的孩子在八个月的时候被查出来脑积水,那个时候,医生建议姚文莉做引产,只是姚文莉觉得自己怀胎这么久了,因为孩子患了脑积水就流掉,实在是太可惜了,就四下打听,想知道这种病能不能治。  后来得知这种病能治疗,不过要花费大量的财力,她在权衡的边缘做挣扎时,决定让孩子早产。  就这样,在姚军的妻子许秋生产的当天,姚文莉也同时进了医院,用假名做了医院登记,给未足月的孩子,提前破腹产给取了出来。  再然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姚文莉痛下狠心,把自己的孩子和许秋的孩子进行了调换,把姚军和许秋的孩子,也就是现在的舒蔓给抱养了回去,至于自己的孩子,也就是现在的姚芊芊,被留在了姚军家。  当时,姚军家的财力,是他们几个人里,最为雄厚的一个,所以自己的孩子,只有在姚军那样的家庭下成长,才能有一线生存下去的希望,就这样,姚文莉没有顾及后果和将来如何,用这样改变两个孩子一生的办法儿,对两个孩子偷梁换柱!  回想起当时的一幕幕,姚文莉心如刀割。  天知道,就是因为姚芊芊,她已经有三十年都不敢和家里这边联系,就怕家里这边发现破绽,知道姚芊芊是自己和舒海的孩子,而不是姚军和许秋的孩子。  受了心里这么多年的谴责,她会昧着良心做出来当年的事情,现在自己得到了报应,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认自己就算了,还用那么刻薄尖酸的语言挖苦自己,她想想就心寒的不行。  姚文莉掩唇哭泣,拿着首饰盒的手,下意识的都在发颤。  “姨妈!”  白伊颂的声音传来,惊得姚文莉眼底浮动凌乱和慌张,以至于她一时间不知道是抹眼泪,还是应该把买的项链藏好。  白伊颂瞧见姚文莉这样惊慌失措的表情,眉梢上扬。  本来她是想去卫生间的,见楼下的卫生间被占用了,就来了二楼的卫生间,哪成想,自己从洗手间里出来,竟然碰到了自己姨母从客房里落荒而逃的样子。  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姨妈发生了什么事情,白伊颂下意识去了客房那里看了一眼。  发觉到自己的表妹姚芊芊在里面,她挑了下眉梢。  自己的姨母和自己的表妹发生了什么?  她们两个人之间,应该没有过多的交集才对啊?  白伊颂想不明白,她和姚芊芊关系不是很好的关系,就没有推门进去问姚芊芊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而是去找姚文莉,想问问她怎么了。  哪成想,自己竟然看到了她又是藏东西,又是抹眼泪的场景。  姚文莉不想让白伊颂发现什么端倪,就故作淡定,干笑了下。  “是伊颂啊!”  她尽可能让自己拿出来一个长辈该有的姿态,不然自己的情绪受到姚芊芊的影响。  “你怎么上来了啊?楼下要开饭了吧?”  姚文莉把自己手上的东西尽可能往身后藏去。  如果说她不摆出来这个动作还好,但是她动作幅度这么明显的藏匿东西,白伊颂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在瞒着自己?  “姨妈,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姚文莉的眼眶通红,谁看了都能看的出来她哭了!  “没啊!”  姚文莉否定,让自己笑的尽可能自然些。  “那您的眼睛怎么红了?”  “是眼里进了东西,不碍事的!”  作势,姚文莉就去抹眼睛,摆出来一副眼睛里真的进了东西的样子。  白伊颂见自己姨母讳莫如深,对自己有所隐瞒的样子,她没有再不知趣的询问下去。  “既然眼睛里进了东西,滴点生理盐水就好了,我去问问我外婆家里有没有生理盐水!”  说着,她抬起脚步,就往楼下走去。  ————————————————————————————————————————————————————  白伊颂真的像模像样的去找自己外婆问了家里有没有生理盐水。  张秋香让家里的佣人把生理盐水找出来,问白伊颂有什么事儿,白伊颂只是淡淡道,说姚文莉眼睛里进了沙子,让家里的佣人拿生理盐水给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