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4章:坑(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4章:坑(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2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什么叫我确定我能做好?不就是和吹头发一样吗?你用得着拿我当什么也做不到的花瓶来看吗?”  白了厉祎铭一眼,舒蔓翻出来风筒,像模像样的拿着风筒,趿着个拖鞋,去了浴室那边。  入了浴室,舒蔓看到枕头在长浴巾上打滚,似乎是在拿浴巾兀自给它擦湿-漉-漉的毛发。  有了枕头之前对自己给它洗澡格外排斥一事儿,舒蔓哼了它一声,过去找插座,把风筒给cha上电源。  开了调档,“嗡嗡嗡”的风声传来。  舒蔓试了试温度,觉得温度还可以,就招呼枕头过来。  对于舒蔓不好好给自己洗澡一事儿,枕头这头通人性的金毛犬,虽然的反感,但是舒蔓要给它吹毛发,它寻思寻思,还是走了过去。  感觉自己身上的水滴在顺着毛发的末梢往下滴,枕头抖了抖自己的身上。  这么一抖不要紧,立刻都飞溅的水珠,溅到了舒蔓刚刚换好的衣服上。  “混蛋!”  舒蔓气恼的冲枕头喊了一声,“你今天诚心和我作对是不是?”  枕头被舒蔓的雷吼吓得往一旁躲去。  枕头倒也不是想和舒蔓作对,自己有个这么智障的女主人,它也扎心啊!  厉祎铭听到浴室里再度传来“人狗大战”的声音,他踱着步子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边往里面看去,他看到舒蔓气势汹汹的拿着个风筒,而枕头则是缩在一角,想要逃离开的场景。  那样子,一看就是舒蔓对枕头施暴!  枕头感觉到厉祎铭走来,立刻就往他身后躲。  枕头不做出这个动作还好,它做出这个动作,气得舒蔓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小东西不是才一岁大,竟然会吃里扒外。  她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和枕头较劲儿,只是,这个狗这么做,表明是自己虐待它了啊!  厉祎铭垂眸看坐在自己身边,一副需要自己保护样子的枕头,有些哭笑不得。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金毛犬懂人性,但是这表现的未免也太通人性了吧?  舒蔓看枕头摇尾乞怜的委屈样儿,作势就要拉它过来,和它好好的谈一谈。  枕头见状,更紧的围着厉祎铭,生怕厉祎铭把它出卖了。  “你这个小东西,你给我过来,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舒蔓这么说,枕头也不依,它可没忘这个智障的女主人把沐浴液都弄进去自己的眼睛里,刚刚还吼自己,像自己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厉祎铭看枕头憨态可掬的样子,觉得异常滑稽。  抬眸去看舒蔓,厉祎铭嗤笑,“连条狗,你都搞定不了,你还能干点儿什么?”  厉祎铭玩味儿的话,让舒蔓直翻白眼。  “我搞定不了枕头,能搞定它主人就足够了。”  舒蔓口中的狗的主人,指的自然是厉祎铭。  厉祎铭被舒蔓呛得没有话说,无奈的摊开双手。  “算了,把风筒递给我吧,我给枕头吹!”  “不行!”  舒蔓不依,打开厉祎铭伸过来的手。  “我也活了二十六年,我才不信我搞定不了一条狗!”  她抬手拨开厉祎铭的手,作势把枕头扯到自己的面前。  枕头见自己要强行被舒蔓扯走,和厉祎铭求助,偏偏厉祎铭对舒蔓这个疯丫头没辙的厉害。  “你给我在外面等着!”  舒蔓和厉祎铭说完话,直接把浴室的移门,不假思索的拉上。  ————————————————————————————————————————————————————  舒蔓也是较劲儿的人,枕头越是不配合她,她越是要和枕头唱反调。  把风头重新调大档位,她按住枕头的头,用自己的膝盖抵着枕头的身体,不让它的四个大爪子乱动。  “嗡嗡嗡”的风筒运作声音传来,舒蔓用绝对的强势姿态,给枕头吹毛发。  耳边是嗡嗡作响的风筒声,枕头听了,见自己没有办法儿挣脱开舒蔓,索性就认命,不再折腾。  本以为舒蔓能好好的替自己吹毛发,哪成想,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舒蔓拿风筒离枕头的毛发很近,风筒吹着吹着,就把它的毛发搅进了风筒离。  枕头本就是长毛犬,立刻,毛发连着它的皮肤,疼的小家伙“呜呜”的“嗷”了一声。  舒蔓一见枕头的毛发卷进风筒里了,一时间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心慌意乱下,目光扫到一旁的电源,她赶忙起身,拔了插头。  厉祎铭听到浴室里又传来枕头无比委屈的声音,他“哗啦”一声拉开了移门。  入眼,看到了枕头长长的金色毛发,被搅进了风筒离,隐约间,还有好些根被拔下的金色毛发……  实在是心疼枕头,厉祎铭走上前。  枕头一看到厉祎铭,就像是找到了依靠,看到了救星一般,一下子就扑进了他的怀中。  ————————————————————————————————————————————————————  厉祎铭拿着剪刀把枕头搅进风筒里的金色毛发剪了下来。  枕头被舒蔓这么一折磨,小家伙委屈极了,匍匐在地上,呜呜呜呜的发出受伤又委屈的声音。  舒蔓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厉祎铭替枕头把搅在风筒离的毛发剪掉,瞧着就觉得格外疼的龇牙。  她也不是要故意把枕头的毛发搅在风筒里,完全是自己失误才造成了这个后果。  厉祎铭抚着枕头的毛发,不断的安慰它。  他也知道这个小家伙在舒蔓那里受了很大的委屈,知道没有办法儿,谁让自己找了这个毛手毛脚,脾气还不好的疯丫头做了女朋友。  舒蔓在一旁看的直心疼。  她不是坏心的人,除了刁钻一些以外,不会真心想害谁,尤其是枕头这样可爱的金毛犬,她哪里舍得这般对它。  不过是自己心不在焉,出了状况,才伤害了这个小不点儿。  心里自责的不行,舒蔓贝齿摩挲下唇,有意和枕头道歉,只是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  自己在一旁磨蹭了好久也没有能和枕头说一句道歉的话。  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了,痞痞的说了句“别那么委屈了,明天我买几斤生姜回来给你!”  ————————————————————————————————————————————————————  舒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到凌晨时分,一顿讨好,才搞定枕头,让小家伙没有再那么委屈。  觉得自己过得实在是心累,自己人生一向如鱼得水,偏偏因为这个小混蛋,搞得自己筋疲力尽。  最关键的是,枕头不给舒蔓消停就算了,厉祎铭扯她回房间,都已经十二点半了,还让她和他做自由体操。  厉祎铭明天不上班倒是无所谓了,但是舒蔓不同啊,她明天还要见乔慕晚,就半推半就的从了厉祎铭。  不想厉祎铭这一-炮下来,快两个小时了。  令人筋疲力尽的自由体操,让舒蔓第二天去见乔慕晚的时候,生生迟到了近二十分钟,好在乔慕晚比她到的还晚。  舒蔓看着乔慕晚脖颈间,想要遮掩,却还是掩盖不住、以至于暴露出来了的吻痕,戏谑道。  “有xing生活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明明自己和乔慕晚这个好闺蜜都是半斤八两的货-色,舒蔓偏偏把自己说出来了一种无比高尚的样儿。  听舒蔓口吻说逗弄自己的话,乔慕晚羞怯的瞪了她一眼。  “你这个疯丫头也要嘲笑我吗?”  “没有,我哪有嘲笑你啊。”  舒蔓否认,讪笑着。  “我就是说了一个事实,你现在的样子,比和年南辰那个痞货在一起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不怕好女嫁错郎,就怕碰到狼,慕小晚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会儿真的是满面红光啊,可见,你家深哥功夫不错啊!”  提及到年南辰,舒蔓还话不着调,痞痞的姿态,乔慕晚一阵无语。  不过她现在已然没有了当初提及年南辰的不适,对年南辰,剩下的只有冰冷和麻木,也就无所谓舒蔓提及到那个痞货。  ————————————————————————————————————————————————————  入了高档男装店,乔慕晚在男装品牌店挑选着西装,舒蔓在一旁,双臂环胸,挑着眉梢问。  “你这是要给你家深哥买衣服啊!”  乔慕晚和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有提及说要买衣服,而且只是说让自己陪她逛街,没有提及要给厉祁深买衣服的事情,这会儿见她有意要给厉祎铭买东西,倒是挺诧异。  现在自己的小心思被戳破,乔慕晚不自觉的红了脸。  自知自己隐瞒就显得自己矫情了,就点了头儿。  “嗯,我想给他买套衣服!”  “那买吧,不过你可得掂量一下!”  “什么?”乔慕晚有些搞不懂舒蔓让自己掂量些什么。  “没什么!”  舒蔓摇头晃尾了几下,“这里是阿玛尼品牌店,估计你给你深哥买完衣服,你接下来的三个月,都得吃土!”  “……”  ————————————————————————————————————————————————————  乔慕晚在给厉祁深挑选衣服,舒蔓见乔慕晚想着给她男人买东西,自己这个做女朋友的不给厉祎铭买点什么东西回去实在是说不过去,尤其是厉祎铭还知道自己今天出来逛街。  一再捏紧手指权衡,舒蔓对乔慕晚说了句,让她慢慢挑选衣服,自己要去一趟卫生间就找借口离开了。  舒蔓没有走远,怕乔慕晚知道自己也要给男人买东西的小心思,有东施效颦的意思,她就去了旁边那家高档男装旗舰店。  赶时间的关系,再加上自己真就没有想到给厉祎铭买东西,就没有在足够多的钱。  取了银行卡,她选了一条棕色的皮带,又选了一条酒红色的领带,就去结账。  舒蔓再回去的时候,手里明显多了一个购物袋,不过袋子不透明的缘故,乔慕晚并没有看到舒蔓买了什么回来。  “你买了什么?”她问着,可舒蔓明显有闪躲的意思。  “没什么,我新买了一套内-衣-裤!”  她无害的眨巴眨巴了几下睫毛,让人看不出来任何的端倪,好像,她真的就去买了一套新的内-衣-裤。  乔慕晚也就没有去深究的意思,她和舒蔓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对于她,就算是不说,她也能猜测的到,她是买了东西给现在交往的男朋友!  “你买好给你深哥的衣服了吗?”  舒蔓岔开话题,不想让乔慕晚再深究自己的事情。  “嗯,买好了,导购员正在包装!”  说着话,乔慕晚就去前台那里结账。  舒蔓实在是好奇乔慕晚为了他的男人,出手会多阔绰,就跟了上去。  “噗……”  看到结款单上面那一连串的数字,舒蔓抢了过来,然后从小数点以后开始数。  “个、十、百、千、万……我X,两万三千九百九十九块九,慕小晚,我的乖乖啊,你还真就是下狠手了!”  她一直都觉得女人对自己下手狠就算了,现在连对男人,下手都这么狠,舒蔓越发的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了。  乔慕晚对于舒蔓的错愕,耸了耸肩。  “我觉得,我也应该和你要一件过万的衣服了,我不需要你对你深哥这么狠,我很好应付,你给我买一件一万以上的就行!”  舒蔓觉得乔慕晚真的是疯了,这张卡应该是她自己的卡才对,这个女人给心爱的男人买了这么贵的衣服,对比自己而言,她竟然觉得有些寒酸。  舒蔓一本正经,瞧着自己的好闺蜜想要对自己借机敲诈一番,乔慕晚挑了挑细眉。  “我说你是从哪来学来这一套的啊?”  之前,都是她想着给自己买衣服穿,现在风水轮流转,换成她剥削自己,乔慕晚还真就是好奇,她现在交往的男朋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把她“祸害”成了这副德行!  被乔慕晚的指,点了点自己的额,舒蔓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道:“我学了什么啊?我还是原来的我,如假包换的我!”  看着信誓旦旦的好友,乔慕晚撇了撇嘴。  “蔓蔓,你给我说,你到底交往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啊?怎么搞得这么神秘?”  说来,乔慕晚一直都想知道舒蔓到底交往了什么样的男朋友,对于她交往了男朋友的事情,她一直都是有所耳闻,并没有真切的知道舒蔓到底交往了个什么样的对象。  事情被舒蔓搞得这么神秘,偏偏越是神秘,越是能激发人的兴致。  乔慕晚也不例外,她特别想知道舒蔓到底交往了个怎么样的男人。  瞧着乔慕晚打量自己、一副发现自己异样端倪的样子,舒蔓赶忙敛住嘴角。  “我哪有交往什么男朋友啊?”  舒蔓虽然说是一个十足外向的女孩子,但是偏偏就自己交往男朋友这件事儿,守口如瓶。  脸颊微微发烫,她赶忙找借口岔开话题。  “好了,慕小晚,算我错了,不让你给我买衣服,请我吃饭总可以了吧?”  舒蔓双手摆出投降状,慌乱下,自动屏蔽刚刚的话题。  乔慕晚没有因为舒蔓的转移话题消除自己心里的好奇。  见眼前的好友还是一副看自己的狐疑样子,舒蔓一把抱住了乔慕晚的手臂。  “走吧,我都饿了,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对自己现在交往的这个男朋友,舒蔓避而不谈,拉着乔慕晚,出了阿玛尼服装店。  ————————————————————————————————————————————————————  舒蔓和乔慕晚两个人在茶语餐厅,找了一隅僻静的角落,喝着下午茶。  餐厅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多,暗色格调的设计风格,格外的有情调。  舒蔓有意向乔慕晚打听关于厉家人的情况,偏偏不好意思开口,尤其是乔慕晚这会儿正好奇自己的男朋友是谁,她故作忸怩,一丝一毫都不希望被乔慕晚知道自己和厉祎铭在来往。  两个人闲聊了些话题,乔慕晚有把话题带到厉家人上,舒蔓从她的话语里多多少少得到了一些信息。  最近一段时间舒蔓都在厉祎铭那里住,她再回家的时候,赶巧收到了快递员送来的快递。  舒蔓前段时间从网上网购了qing-qu-内-衣,因为那边是进口商品,国内这边没有储备,耽误了一些运输的时间。  取过美工刀,舒蔓用漂亮的手指,游刃有余的拆着外包装。  随着美工刀划外面的包装,露出来里面精致的包装盒。  从来没有买过这些情-趣-内-衣的舒蔓,虽然在动作片里看到过女主角穿这种东西勾-yin男人,但是完全没有这种东西真正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给自己带来的强烈视觉冲击感。  抿了抿唇,舒蔓看着外面精致包装上面印着的猛-男靓女,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  本来,她是听厉祎铭说厉祁深那方面有些问题,寻思买给乔慕晚,让乔慕晚穿这种东西诱-惑厉祁深的,就在要付款的阴差阳错之下,她脑抽的买了两件,就这样,她鬼迷心窍的也买了一件内-衣给自己。  取下上面的盖子,她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拿出里面轻盈的布料在手里,几乎是一瞬间,她腾地就臊红了脸颊。  黑色丝织的蕾-丝布料,薄而轻盈,从上到底,是深V领款,而且重点位置都是开口的,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搭配着黑色-丝-袜和就一小块布料的丁-字-裤,都是xing-感到没有词汇来形容的设计款式,那个丁-字-裤,更是不用说,都是开-dang的,透明的布料,估计穿上了以后,根本就遮不住什么,恐怕样子要多风姿绰约就有多么的风韵而迷人。  脸颊越发的滚烫,烧红了耳根子,舒蔓莫名口干舌燥的同时,实在是忘了自己当初怎么会鬼使神差的买了情-趣-内-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