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8章:预备让我租个儿子回来给您当孙子?(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18章:预备让我租个儿子回来给您当孙子?(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65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听自己母亲像那么回事儿的哭声,厉祎铭也烦的不行。  “哥和准嫂子的事儿早就定下了,您根本就没有必要试探,您怎么就喜欢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说来,他这个做儿子的也不了解自己母亲怎么就这么喜欢搀和他们年轻人的事儿。  甚至还不惜拿出来这样又是伤了脚踝,又是哭闹的幼稚伎俩。  厉老太太瞪厉祎铭,“我这不是为了保险点儿么?你哥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动不动就给我装神弄鬼的,我哪里知道他到底中意不中意慕晚啊!”  “等你孙子出世,你就知道我哥到底中不中意准嫂子了。”  厉祎铭说话呛厉老太太,厉老太太不悦,冲自己的儿子翻白眼。  “你别拿自己当情圣似的分析别人的事儿,你给我说,你那边怎么样了?不是说你女朋友怀孕了么?那姑娘肚子几个月大了,有没有做检查看是男孩还是女孩?”  厉老太太把话题扯到厉祎铭的身上,立刻就收到了厉祎铭看自己的古怪眼神儿。  “你这么瞅着我干啥?我说错什么了吗?”  厉祎铭不语,但是放在裤兜里的手,却捻了捻指腹。  他上次随口一说舒蔓怀孕的事情,没想到自己母亲倒是上心,当回事儿了。  白伊颂没觉得厉祎铭母子会谈及什么敏-感的话题,就没有规避,不想,自己竟然得到舒蔓已经怀孕的消息。  她刚刚因为舒泽的事情还见过舒蔓,没有看出来舒蔓有怀孕的迹象啊。  厉老太太见厉祎铭不语,怼了他一下子。  “我说你这个浑-犊-子是不是糊弄我和你爸呢啊?”  虽然说自己上次有听到厉祎铭口中那个女朋友的声音,但是两个人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也不见他把这儿媳妇领回来见自己,厉老太太不得不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着实怀疑自己这个二儿子是不是找了一个女孩子坑自己,老太太骨碌碌的眼珠子,不住的转,寻思找个办法儿让自己的这个儿子给自己泄露个底儿。  厉祎铭不语,对于舒蔓没有孩子这件事儿,他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当时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自己母亲倒是好,上心了不说,还一个劲儿的拿这件事儿压自己!  “混-犊-子,你说话啊,心虚了咋的?”  厉老太太看厉祎铭不语,更加确定自己这个儿子是在坑自己,不由得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  白伊颂在一旁看着厉老太太逼问厉祎铭,寻思替厉祎铭,就扯动嘴角。  “伯母,您不是还准备去拍X光么?”  虽然白伊颂知道厉老太太没有受伤,这会儿倒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就算是您脚踝没有受伤,拍个x光也没有坏处,正好我替您看看是否骨质松软。”  白伊颂岔开话题,厉老太太知道她是为自己好,也不好驳了人家姑娘的面子。  “不用了,我这没有什么事儿。”  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当着白伊颂的面子训自己的儿子,有些不妥,就拉着厉祎铭,说让他跟着自己出去。  “妈,您要是没有什么事儿,我就让老赵过来接你回去。”  一听让家里的司机过来接自己,厉老太太横眉。  “你个浑-犊-子,你还没有把话给我说明白,让我走什么走?”  “把话说明白?我有什么事儿没有和您说明白么?”  “你说呢?”  厉老太太瞪厉祎铭,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个二儿子是温润性格的男人,不过像自己大儿子那般答非所问,不过事实证明她错了,自己生的这两个混-犊-子,都一个德行,一个臭-屁-样儿。  厉祎铭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东西没有说明白,薄唇缓缓掀动——  “如果没有事儿,我去打电话给老赵!”  说着,他从裤兜里拿出来手机,捏着手机往外面走。  “嗳,你个混-犊-子,你是故意气我是不是?”  厉老太太追了出去,“老二,你给我站住,你给我说,你和你那个女朋友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到底有没有孩子,还是诳我呢?”  身后,自己母亲叽叽喳喳的声音,说起来没完没了,厉祎铭没有办法儿,顿住了脚步。  半侧过身子,他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长身而立姿态。  “孩子该有的时候就会有,不到时候您就想看孙子,预备让我租个儿子回来给您当孙子?”  厉祎铭把话说得明棱两可,把厉老太太听糊涂了,一时间不知道他这到底是有了孩子,还是没有孩子。  “那你有没有孩子?还有,你怎么还不带你女朋友来见我和你爸,你是不是诳我呢?”  厉祎铭不听自己母亲碎碎叨叨的话,拨了老赵的电话过去。  ————————————————————————————————————————————————————  姚文莉拿着招聘信息单,去盐城市中心的一家高档购物商厦——卓展商厦,应聘清洁工一职。  在城南那边,她做了几天的零时工,只是这零时工给的工资实在是太少了不说,还不经常有工作,只得待命,等那边打电话给自己了,自己才能过去工作几个小时。  这样机械性服从那边支配,让姚文莉实在是没有心思留下,索性,她就来了市中心这边找份儿工作。  她会来市里这边找工作,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现在舒泽在医院,她自己个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里实在是没有意思不说,自己现在已经和姚家相认了,她想多一些时间来陪自己年迈的父母亲,所以自己时常出现在市里,百利而无一害。  最关键的,姚芊芊那边,自己还能借回姚家的名义时常看见,不至于让自己有近三十年,才能看到自己女儿几面。  对于应聘商厦清洁工一职,姚文莉年纪刚刚好,不老也不年轻,再加上她之前做过清洁工的工作,有工作经验,直接被商厦这边征聘员工的负责人给留下了。  姚文莉第一天上岗,对于工作上面的事情,还是有些不适应的地方,但是她是一个能迁就环境变化的人,用了差不多一个半天的时间,就适应了商厦的保洁工作。  说来,虽然自己是名义上的保洁员,但是工作并不是很累,就是负责商厦女卫生间这边的卫生工作。  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工作服,姚文莉在拖卫生间的地面。  她精力都放在拖地的工作上,没有注意到姚芊芊和她的一个朋友萧萧来卫生间这里方便。  姚文莉拖完卫生间的地面,准备把水池间的地面也清理的时候,听到了姚芊芊的声音。  “萧萧,你看我眼妆都花了,上次买的眼影还说不晕妆了这不还是晕妆了么?到底是国-产货儿,差劲,下次还得让我朋友从法-国代购化妆品给我!”  姚芊芊对着镜子自怨自艾,拿出卸妆巾就擦拭自己的眼妆,准备再补个妆给自己,不然,她这个狼狈的样子真的无法出去见人。  萧萧在一旁没怎么说话,全程就是附和了姚芊芊几句,说现在什么样的眼影好一些,不会晕妆。  听到了是姚芊芊的声音传来,姚文莉直觉性的往镜子那里看去。  一看真的是姚芊芊的身影,她顿住了原本要保洁的动作,定定的从镜子里看妆容镜子,越看越让自己喜欢的女儿。  姚芊芊一门心思都在自己的眼妆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姚文莉的存在,以至于她从镜子里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倒是萧萧,她隐约感觉到镜子里出现一抹蓝色的声音,直觉性的看去。  看到姚文莉的声音,近乎石化了一样的矗立在不远处,挑了下眉梢。  她也不认识这个女人,盯着镜子瞅什么呢?  确定姚文莉不是在看自己,她用手肘怼了一下姚芊芊。  “嗳,芊芊,你认识那个人么?”  “哪个人啊?”  姚芊芊顺着萧萧下颌处所指的位置看去,看到姚文莉的身影,此刻正发愣的盯着镜子里看自己,眼仁都不带动一下,她心惊了一下。  且不说她没有料到盯着自己看的人是姚文莉,就单单是从镜子里看她对着镜子笑,还笑的那么恶心,她就觉得无比惊悚。  “你瞅什么呢?”  姚芊芊忽的冷声,转过身,莫名来了脾气,质问怔忡状儿的姚文莉。  姚文莉因为姚芊芊的声音,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是自己失态,她一时间无地自容。  她刚刚看姚芊芊实在是看得出神儿了,以至于不自觉的笑了,不想,自己这样失态的样儿,被姚芊芊扑捉了去。  心里不自然的厉害,她想低头离开,脚下却莫名的像是灌了铅一样让她移不开步子。  姚文莉一副闪躲的样子,看得姚芊芊更是心里来气。  “说话啊,哑巴了?”  她质问着,完全没有把姚文莉当成是自己长辈来看。  从自己看到她第一眼,自己就莫名的厌恶她,这会儿她拿出来这样恶心的表情看自己,她更是打心底觉得恶寒。  姚芊芊的声音尖锐,还透着刻薄,把姚文莉说得更加的无地自厝。  倒还是一旁的萧萧,看姚芊芊对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保洁员来了这么大的脾气,实在是有失风度,就拉着她离开。  “好了芊芊走吧,别计较这么多了。”  在萧萧的潜意识里,保洁员算是职工职位和薪酬最低的一种,一般的保洁员都没有过高的文化,也没有什么社会地位,可能是觉得姚芊芊长得好看就有些失神儿,也没有冒犯的意思,就不准备让姚芊芊小题大做。  萧萧拉姚芊芊的手被姚芊芊丢开。  “我不走,我倒没有计较这么多,我就是好奇这么盯着我看,还摆出来那么恶心的笑,这个女人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姚芊芊有意针对姚文莉,萧萧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她不清楚姚芊芊和姚文莉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姚芊芊之前喝舒蔓之间发生矛盾,就以为是姚芊芊刻意跋扈。  “好了芊芊,走了啊,你和这种人计较什么啊?你不是说还要买化妆……”  “这种人?呵……”  姚芊芊冷笑,“萧萧,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身份普通的清洁工,她可是咱们盐城赫赫有名的厉家二少爷的未来岳母,怎么会是你口中的那种人?”  萧萧有些懵了。  厉家二少爷未来的岳母?  那这么说不就是厉家的亲家了么?  在盐城,你可以不知道有几个区域划分,但是你要是不知道厉家,拿真就是孤陋寡闻了。  不过……这个穿的这么寒酸的女人,会是厉家的亲家母?未免也太好笑了些吧?  厉家是什么门户,她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也有所耳闻,这个保洁员要是厉家的亲家母,哪里会做这种工作,这不是在给厉家丢脸呢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