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2章:(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2章:(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这厉祁深还这就是越来越出息,和自己越来越说话不算话了。  “不用管他了,我们先吃吧!”  本来,她还挺高兴的置办这些菜,这会儿厉祁深都不下楼吃饭,她不由得沉下来了脸。  正准备味如嚼蜡的吃下这顿饭,厉祁深信步,从楼上走了下来。  穿着简约的白衣黑裤,没有过多装饰的趿着拖鞋,步履平稳的走来。  走上前,他站在乔慕晚的身边,微微侧过刚毅线条的侧脸,嘴角轻动——  “怎么不知道喊我下楼吃饭?”  乔慕晚:“……”  厉祁深突然扬起的磁性声音让乔慕晚错愕了一下,在看到他真真切切出现在自己眼前,撇了撇嘴。  “我又不是伺候你这个大少爷的女佣,管你吃还是不吃!”  她挺不高兴的说着话,但还是把主座位腾了出来给他。  一家四口人都坐了下来,因为有自己老爸之前对自己不友善对待态度的经历,厉淘淘没有再开腔唤他。  倒是厉乖乖,拿筷子都拿不稳的夹了虾仁给厉祁深。  “老爸,吃虾仁啊,这个虾仁很好吃的。”  对厉乖乖给自己夹菜的讨好动作,厉祁深没有表现出来多么高兴的样子,但是至少,他俊脸寡淡平静,没有要生气的样子。  看自己妹妹讨好自己老爸的方法奏效,厉淘淘乌黑硕-大如葡萄一样的黑眼珠一转,也拿起筷子,笨拙的夹起了鸡腿,往厉祁深的碗里送。  “老爸啊,吃鸡腿,这个鸡腿比虾仁好吃!”  小家伙之前吃饭都是用羹匙的,前不久才开始用筷子,用起来还不是很稳,摇摇晃晃了好一会儿,才把手里的鸡腿,送去了他的碗里。  自己的碗里突然多了一个鸡腿,厉祁深看到后,本能的抬起头。  在看到自己儿子一副讨好的狗腿子样儿,他剑眉微拧了下。  一旁,厉淘淘一见自己老爸并没有像对待乖乖那样对自己不说,他反而皱起来了眉头儿,他不由得心虚的握紧了手里的筷子。  自己又惹了自己老爸吗?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做错了事儿。  瘪了瘪嘴巴,小家伙心里明明很难受,但还是闷闷的开了腔。  “老爸,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他问着,语调好像要哭了一般,样子格外的可怜。  “老爸,我知道我昨天不应该和你撒谎,我知道我错了,爷爷也说我了,我诚心悔过,我知道我不应该和你撒谎,对不起,老爸,你能不能……”  “我不爱吃鸡腿!”  不等厉淘淘的话说完,厉祁深伸手,用筷子,把自己碗里的鸡腿挑了出去。  看厉祁深抬手去挑鸡腿的动作,乔慕晚无法忍受的皱起来了眉头儿。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儿?你就这么不待见淘淘妈?”  乔慕晚真的生气了,小家伙这次是诚心悔过,那些话都说得那么中肯,他这个人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怎么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不说,还能打断小家伙的话,把碗里的鸡腿挑出去呢?  乔慕晚突然开腔,让厉祁深刚把鸡腿夹起的动作,顿住在半空中。  他半侧过冷硬线条的俊脸,一双湛黑如墨的眸,透着鹰隼般的锋锐与暗芒,落在乔慕晚隐隐泛着薄怒的脸上。  “我有说错什么吗?你太过分了!”  乔慕晚怒不可遏的瞪着厉祁深,他真的是气死她了,说好了不再计较之前的事儿,却屡次三番的拿乔不说,还反过来瞪着自己,一副他有理的样子。  真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哪里来得这样死不要脸的优越感!  对于乔慕晚愠怒的话,厉祁深不以为意的掀了掀眼皮,随即,收回目光,不再去看乔慕晚。  继续刚刚用筷子夹鸡腿的动作,他送去了厉淘淘的碗了。  “你不是爱吃鸡腿么?你自己吃!”  乔慕晚:“……”  没有想到厉祁深会把鸡腿夹回去给厉淘淘,乔慕晚还以为他要丢掉。  脸色明显没有之前那样怒不可遏,她刚准备开口再说些什么给自己挽回面子,厉祁深又一次目光饶有深意的看向她,一字一句——  “这回能好好吃饭了不?”  乔慕晚:“……”  ————————————————————————————————————————————————————  厉祁深虽然对淘淘没有表现出来多么炙热的父爱和喜欢,但是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对他。  说来,他还是践行了对乔慕晚的承诺,尽可能改观自己对厉淘淘的态度。  为此,乔慕晚心里还算是欣慰,至少这个男人没有食言自己。  有了自己公公嘱咐的话,乔慕晚没有再去公司上班。  第二天早晨,给两个小家伙都穿戴好了以后,乔慕晚拿着两个小家伙的书包,随着家里的司机,去了学校。  任课老师在给厉淘淘上课,乔慕晚去了办公室找到了他的班主任。  因为厉乖乖和厉淘淘两个小家伙是不入学年纪入学的,是托关系让两个小家伙入学的,班主任杨老师是认识乔慕晚。  很热情熟络的招待着乔慕晚,杨老师生怕自己怠慢了她,毕竟不仅仅是因为厉家在盐城的名让自己知晓,更是因为自己的老公是厉氏谋职,如果自己对乔慕晚招待不周,等同于是对自己老公顶头上司的夫人不敬,她为了自己丈夫能在厉氏更好的发展,自然是不会有招待不周的地方。  “谢谢你,杨老师!”  接过杨老师递上来的清水,乔慕晚优雅大方,礼貌得体的说话。  关于厉淘淘学习成绩的事情,不等乔慕晚先开口,杨老师就开了口。  对厉淘淘,杨老师还是认为他是一个可塑之才,小家伙虽然学习层面的事情上不用心,但是却异常的聪明。  每次出点儿小发明、小创造这类需要动脑筋的问题的时候,他总是主意最多,办法儿最可行、最奏效的那一个,因此,厉淘淘偶尔就算是淘气,给班集体惹麻烦,杨老师都会顾念他为班集体也做过贡献这些事儿,舍不得责备他的顽皮。  乔慕晚有些诧异自己的儿子这么顽皮,在老师的眼里评价还这么高。  和杨老师谈了很多的话,就孩子成绩学习的问题,还是日常行为问题,乔慕晚再三言谢,希望杨老师能够多多教诲。  杨老师对于孩子教育的问题很欣然的应允了乔慕晚,并承诺她,自己为人师表,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教育孩子。  从杨老师的办公室出来,乔慕晚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去了厉淘淘的教室那里。  厉淘淘的这节课是体育课,不在室内,她见孩子都不在,就去了操场那里。  没有走上前去,乔慕晚站在体育场不远处,看着绿茵草地上踢着足球的小家伙们。  厉淘淘很喜欢玩足球,乔慕晚有买足球给他,一到体育课,他就张罗着男同学一起踢足球。  几个小家伙抢着一个足球,厉淘淘在其中,是体型最为小,却争抢力最强的那一个,在几个小同学中间,格外抢眼。  乔慕晚看向操场,一眼就看到自己了儿子笨硕的身体,肉滚滚的在几个小家伙中,格外抢眼的呈现在自己眼前。  说来,乔慕晚也不知道小家伙怎么胖了这么多,在她印象中,自己的儿子长得小归长得小,但是一点儿也不胖。  现在可好,胖的抢眼,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他的存在。  “淘淘,抢球啊!”  前两天还在和厉淘淘闹别扭,这会儿就重归于好的蟋蟀见厉淘淘走神,心思不在踢足球上,就冲他吆喝一声,小脸上,满是不悦。  不同于厉淘淘最近发了福的身体圆滚滚的像个小皮球,蟋蟀是长得清清瘦瘦的那种男孩子。  视线正在各处飞的厉淘淘,因为蟋蟀的喊声,微微收回来了思绪。  “哦!”  小家伙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跟着尽可能收回思绪的去抢足球。  刚刚他目光不经意间斜飞,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小桃子,正在和其他女孩子跳皮筋。  本就天真浪漫的小桃子,私下被他们一年一班的小家伙们称为“班花”,不仅成绩好,长得可爱、讨人喜欢,她待人更是和善,班上的小伙伴门都特别的喜欢她。  厉淘淘和其他男孩子一样,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暗暗喜欢她,就像刚刚只是思绪飞脱的看了一眼小桃子,小家伙就此就再也集中不起来精力了,自己的目光根本就不在足球上,总是有意无意的往不远处那里看去。  “唔……”  目光正在往不远处看去的厉淘淘,心思没有在踢足球上,一个不留神儿,绊倒在了草地上。  “淘淘!”  一看到厉淘淘跑摔了,蟋蟀惊呼一声。  厉淘淘是他们队的主帅,他跌倒了,他们再想赢球,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没有了再去踢球的心思,蟋蟀向厉淘淘扑了过去,随之,他们队的家伙都一起扑了过去,向厉淘淘询问着情况。  厉淘淘没有摔怎么样,不过说有些崴了脚踝,大事儿没有。  草坪上聚集了一大波的小家伙围在一起,让不远处正在跳皮筋的小姑娘们瞧了进去。  “那里怎么了?那不是我们班的男生吗?”  “是啊,怎么了啊?是打架了吗?”  小家伙们很少有见一大群男孩子围在一起的样子,直觉性的认为是男孩子们打架了,所以大家伙才会围成一团。  目光同样看向绿茵场上的小桃子,看到了围着一圈的男生,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她直觉性觉得班上的男孩子打架了。  作为班上的班长,瞧着男同学凑在一起,小桃子没有在跳皮筋,向绿茵场那里跑了过去。  随之,几个正在跳皮筋的女孩子,也追了过去。  ————————————————————————————————————————————————————  小桃子跑到绿茵场上,绕过围成一圈的小家伙们,进到圈心中。  正在龇牙咧嘴喊着疼的厉淘淘本来没有什么事儿,却是一副shen-yin痛苦的样子扯开嗓门。  小桃子一进到内部,厉淘淘眼尖的一瞄到她走了进来,立刻止住了喊叫声。  “怎么了啊?”  小桃子看在坐在草地上的厉淘淘,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走上前,蹲下,打量他的情况。  “没事儿,没事儿啊,你不用看了啊!”  厉淘淘摆了摆手,故作一副英勇战士的姿态,从草地上,站了起来。  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会无病而呻个你死我活,这会儿在小桃子面前为了表现自己是个英勇无畏的男子汉的架势,笑着说自己没有事儿。  “真的没有事儿吗?我看你刚刚哭得似乎很厉害啊?”  小桃子刚刚往人堆里挤得时候,厉淘淘正在喊的最凶那会儿,这会儿见他说自己没有事儿,她又是狐疑,又是诧异的看着厉淘淘。  “哭得很厉害?哪有啊?我可是小男子汉,怎么可能哭啊?”  厉淘淘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把自己说得像个小英雄似的,一副自己永远都不会哭的样子。  一旁,把厉淘淘因为小桃子出现一下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的样子全部都看在眼里,蟋蟀不屑的撇了撇嘴巴,心里不住的腹诽厉淘淘的装腔作势。  “淘淘,我看你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吧!”  小桃子起初真的以为是男孩子打架了,在确定他们不是打架,而是厉淘淘踢足球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心里就没有那么担心了,但是因为跌倒的人是厉淘淘,她还拧起来了小小的眉头儿。  把小桃子因为自己跌倒而拧眉的样子都看在眼里,厉淘淘瞬间心花怒放。  他的小桃子是在因为他受伤而皱眉?  其实从小桃子进来人堆,他心里就在想小桃子担心他,所以才会都不再跳皮筋了,而是选择来找自己。  这会儿,因为小桃子皱着好看眉形的眉头,他更是确定小桃子心里有自己,不由得,他的双耳竟然有些发热。  “淘淘,还是去医务室看一看吧,我陪你去!”  小桃子见厉淘淘不吭声,以为他摔的严重,就主动提出了自己陪他去医务室的建议。  “好啊!”  厉淘淘眉开眼笑,本来他还决定不去医务室的,但是听小桃子说愿意陪自己去医务室,他立马就改变了主意。  “小桃子,我们走吧!”  说着话,厉淘淘伸出手,竟然要去拉小桃子。  就在他肉呼呼的小手要碰到了小桃子的时候,人堆里,不知道谁开了腔——  “来了一位漂亮老师啊!”  小家伙们没有见过多少老师,见乔慕晚走过来,直觉性的认为她是学校里的老师。  不知道是谁喊的一声,让大家伙的目光都向不远处看去。  在看到知性优雅的乔慕晚,比他们妈妈姐姐,甚至于喜欢的女明星都好看,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在小家伙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中,厉淘淘顿住了抬手去拉小桃子的动作,目光本能的向不远处看去。  在看到自己的妈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空降到自己学校的,他整个人的身子一僵,跟着错愕的瞪大了乌黑的眼。  然后在大家伙歆慕眼神儿,咕哝的声音中,他尴尬着脸色,唤了一声“妈咪!”  “……”  ————————————————————————————————————————————————————  乔慕晚带厉淘淘在医务室那里看了看他的情况。  医务室的医护人员在给厉淘淘打量他的脚踝,他抬起头儿,看向自己的妈咪,撅着小嘴巴,扯了扯唇。  “妈咪,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厉淘淘不知道乔慕晚压根就没有走,看到她出现在自己视线里那会儿,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后来定了定神儿才确定没有看错,是自己妈咪,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乔慕晚垂眸看了眼自己的儿子,淡淡道——  “我刚刚去办事儿,顺道路过你学校,就进来看了看!”  她没有告诉自己儿子自己压根就没有走,而是去找了他的班主任,就随意应付了一声,免得医务室的医务人员觉得自己的孩子不乖。  “哦!”  厉淘淘长长拉开声音的应了一声,如果说自己妈咪只是顺道路过学校的话,应该没有看到自己刚刚要拉小桃子手的动作,如此,他心里暗暗庆幸起来,殊不知,乔慕晚已经知道了小家伙刚刚要拉小桃子的手。  医务室的医生替厉淘淘好好的查看了一番,确定他的脚伤没有任何事儿以后,让他们离开了。  乔慕晚没有急着离开,拉着小家伙的小手,在学校的林荫小路上,寻了一处木椅那里,坐下了。  见自己的妈咪没有走,还坐了下来,一副要和自己谈心的样子,小家伙坐直了身板。  “妈咪,你不走吗?我没有事情了,你不用担心我啊!”  理所当然的,他想要催促自己妈咪离开,不然一会儿自己妈咪听到关于自己和小桃子之间事情的风吹草动,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所以,避免这样可能发生的万一,他尽可能的催促自己妈咪离开。  头一次见自己儿子不粘着自己,乔慕晚诧异的微挑眉头儿。  盯了小家伙有几秒,乔慕晚轻扯嘴角。  “淘淘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对妈咪说吗?”  厉淘淘:“……”  乔慕晚的问,让厉淘淘一惊。  自己妈咪会这么问自己,她是发现了什么事儿吗?  干笑了两声,小家伙对乔慕晚咧开嘴:“妈咪,我应该没有什么话要对你说啊?”  看小家伙一副浑然不知情样子的和自己装腔作势,乔慕晚定定的盯着他。  “我刚刚去找你老师了,你老师说你成绩太差了!”  刚刚在医务室,她是为给小家伙留着面子,就没有开门见山说自己送他上学以后就没有走,而是去找了他的班主任。  这会儿没有了外人在,她也就没有再兜圈子。  “能不能和妈咪说说,你为什么成绩那么差吗?当初,我是一起教你和你妹妹文化知识的,那会儿你学的很好,怎么上了学以后,成绩就下来了?你自己有没有找过原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