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0章:偏偏对疯丫头有好感(已修改,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0章:偏偏对疯丫头有好感(已修改,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5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姚文莉在舒泽的病房里加了一张chuang,她受伤的事情被白伊颂知道,就没有瞒得住姚家人。  姚文莉在医院入住第二天的晚上,姚家人就差不多来齐了,带着营养品,前来慰问。  姚文莉没有拿自己的伤当回事儿,但是别人都这般关心自己,她心里暖融融的。  在一众姚家人的身影里找寻姚芊芊的声音,姚文莉没有她的存在,眼底不自觉的划过一抹受伤。  说来,弄伤自己的人是姚芊芊,对比其他人而言,最应该来看自己的人,就应该是她了,不想,她对自己还真就是狠到了不闻不问的地步。  心里的委屈被无限放大,她搁置在被子里的手,下意识的握紧起来。  不似姚家上了年纪的几位老人,白伊颂发现姚文莉心不在焉,挑了下眉梢。  从姚文莉刚才在人堆里四处寻找,她就发现了问题不对劲儿的地方,可是她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病房里诸多姚家的长辈在,姚文莉身为晚辈被慰问着,挺不得劲儿的,就打了电话给舒蔓,问问舒蔓忙不忙,要是不忙的话,来医院这边,带这些长辈出去吃口饭。  知晓是来招待长辈,舒蔓再忙,也应允了下来。  不过她从公司赶来医院这边有一段时间,就找了厉祎铭,让厉祎铭前来代替自己暂时招待一下这些长辈。  姚文莉挂断电话,没一会儿,厉祎铭就来了病房这边。  姚家曾经和厉家有过几单合同往来,姚家人自是认得厉祎铭。  对于厉祎铭,无人不夸赞,都说舒蔓好福气,交了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  “这大嫂说得对,可不是么,这要是我家芊芊也能交往一个像祎铭这样优秀的男人,我晚上睡觉都得在笑。”  范淑华说这话本是无心,偏偏听进姚文莉的耳朵里,理解成了另一番意思。  “二婶娘,芊芊……喜欢祎铭这样的男人?”  她试探性的问,却得到了范淑华的笑声。  “祎铭这么优秀,哪个女孩子能不喜欢啊?”  一听这话,姚文莉下意识的沉了沉目光,思绪不知道陷入何处……  原来,芊芊也喜欢厉祎铭……  姚文莉突然不接话,连神情都变幻,在场的人,都向她看去。  像是意识到些什么,范淑华干笑着。  “文莉啊,你这是不是怕我家芊芊把祎铭从你家蔓蔓手里抢走了啊?你放心吧,这祎铭的心长在你家蔓蔓的身上,谁也抢不走!”  姚文莉也知道自己变化的神情惹人遐想,赶忙收拢回思绪,不自然的笑。  “我没这么想,蔓蔓和祎铭的感情很好。”  “嗳,你这没乱想就行。”  不同于范淑华稍纵即逝的多想,厉祎铭漫不经心的睨看姚文莉,眼底不禁浮现怀疑。  厉祎铭如是,白伊颂也是如此。  有了上一次姚文莉从姚芊芊房间里哭着出来一事儿影响,她把时间联系到刚刚发生的一幕,眉梢微微上挑。  自己的这个姨母,对姚芊芊这个侄女……似乎挺特别……  ————————————————————————————————————————————————————  舒蔓来了医院这边,带着一众人去附近的饭店包间吃饭。  期间,舒蔓想要点水煮鱼,白伊颂却改让她点了炖母鸡的鸡汤。  “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自己个也清楚,多吃一些有营养的!”  舒蔓不清楚白伊颂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怔忡之际,白伊颂又点了几个有助于孕妇身体和胎儿发育的菜式。  吃过了饭,待众人离开,舒蔓安顿好姚文莉和舒泽母子,又往公司那边折回。  有厉氏这个名号,前来合作的人和企业越来越多,要不是今天是自己母亲打电话过来是姚家人过来,让她来招待一下,她铁定是不会离开公司的。  暂时让助理替自己处理棘手的文件,舒蔓只需要再回公司处理几个盖章签字的事情就算是忙完了今天的工作。  坐在去公司的车上,舒蔓想到白伊颂今天点的那些补品类的菜式,不解的开腔——  “华佗,你说,我表姐她今天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点那些滋补的菜做什么?最关键那些东西还不是补老年人身体的。”  白伊颂点的有鸡汤、雪蛤、燕窝等东西,平日里,舒蔓虽然对饮食方面不怎么上心,但是老年人毕竟适合吃清淡的滋补菜式,根本就不会是这类补血类的菜式,越想,她越是不解。  厉祎铭知晓白伊颂会点这些菜因为什么,之前他没有否认关于舒蔓怀孕的事情,白伊颂自然会觉得舒蔓就是怀孕了。  “既然点了就有点了的好处,伊颂可能是觉得你最近工作太累,就想给你补补身体。”  厉祎铭这么说,舒蔓的疑虑逐渐散开。  半晌,她嘴角掀动。  “其实,她对我真的很好。”  最开始对白伊颂有敌意不假,甚至,她还说过刻薄的话针对她,现在想来,自己真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厉祎铭没有否认,“你对她也不差。”  “我都从她手里把你给抢过来了,我对她还不差?”  想到要是没有自己横空出现一事儿,指不定这会儿厉祎铭就是白伊颂的了。  舒蔓动不动就把自己和白伊颂联系在一起,厉祎铭挺无奈的。  “就算是没有你抢走我,我和她之间也不可能!”  “为什么啊?她那么优秀,家世还好!”  对于白伊颂而言,舒蔓觉得自己太差劲儿了,连她自己都不堪对比。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自身条件优秀不代表能入的了我的眼。”  “什么意思?”  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优秀、优雅的女人,尤其是成功的男人,更是对这样的女人心有歆慕之情,厉祎铭怎么会不把白伊颂放在自己眼里呢?  厉祎铭无奈的冷嗤了一声。  “我有受虐倾向,偏偏就对这样的疯丫头有好感!”  舒蔓:“……”  ————————————————————————————————————————————————————  舒蔓在客厅那里办公,快要做完工作的最后一项工作,她让厉祎铭去卧室的衣柜里,拿自己换洗的衣物给自己。  厉祎铭比舒蔓先忙完工作,整理好手上的病历,他趿着拖鞋,去了卧室那边。  按照舒蔓说得,厉祎铭在衣橱最下层那里去找换洗的睡衣。  拉开衣橱门,在最下面那层寻找时,他视线不经意间一瞥,看到了一个包装格外精美的盒子。  几乎是本能反应,他伸出手去拿。  待他看到包装盒上面,用醒目的英文写着“Glory-Quest”,他下意识的挑起了眉梢。  ————————————————————————————————————————————————————  厉祎铭再折回客厅,舒蔓见他没有拿自己换洗的衣物出来,撇着不羁的眉梢。  “我换洗的衣服呢?”  厉祎铭没有吭声,微微掀了掀眼皮,用一双冷沉的眸,不动声色的看向舒蔓。  舒蔓被这样的目光看得莫名发虚,下意识的捏了捏手指。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她闪烁了一下眼神儿,在厉祎铭无声的注视下,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明明自己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偏偏厉祎铭用这样的眼神儿看自己,她觉得异常别扭,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儿,被他抓住了小尾巴一样。  一再确定自己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厉祎铭,她扬了扬下颌。  “你别不说话,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衣服呢?别告诉我你去卧室磨蹭这么久,忘了拿我换洗的衣物出来?”  “Glory-Quest!”  厉祎铭突然开口,特有的声音,低沉而浑厚,就像是珍藏了多年的红酒般甘醇的念着这两个单词。  “这是日-本的一个情-趣用品生产品牌!”  说着话,他将手里拿着的盒子举高,跟着把没有什么针对性的目光,却格外灼热的视线落在舒蔓的脸上。  “打算和我来点儿新花样儿?嗯?”  这个小女人羞赧不假,但是在那种事情上,一旦被自己打开了yu-wang的大门,她就会变得格外疯狂,这一次,这个小女人,又拿了情-趣用品来挑衅自己,他还真就是想知道,她是不是照着把自己精力榨干了来的。  舒蔓被厉祎铭的话问得红了脸颊。  说来,她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自己当时怎么就头昏脑涨的买了这种东西回来。  感觉房间里压根就没有地方让自己闪躲,她捏紧手指,故作淡然的去看厉祎铭。  “不是买给我们两个人的。”  她否认,哪怕眼底有不敢盯着厉祎铭看的目光在闪烁,也强迫自己去看这个男人。  “你不是说你哥那方面不行么?我听论坛上有人说女人用点儿花样儿,能提高男人的xing需求,乔慕晚是我好闺蜜,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好闺蜜过得不xing福!”  简而言之,她就是给厉祁深和乔慕晚买的东西,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舒蔓把责任推卸,厉祎铭淡笑了下。  “买给我哥和我嫂子,你至于买两件同款么?”  舒蔓:“……”  舒蔓这下子无从辩解,确实,她在付款那会儿,把原本的一件商品,鬼使神差的填了一个加号,改成了两件。  看原本叽叽喳喳和自己辩解的舒蔓,这会儿不语,埋低着小脑袋,一副犯了错误小孩子的怯怯样儿,厉祎铭眼底不自觉的圈出淡淡的涟漪。  “觉得我最近冷落你了?”  厉祎铭问着,抬起手,拿修长的手指去打开上面的一层包装盒。  舒蔓见厉祎铭去打开包装,瞪大眼的同时,心脏都提高了嗓子眼。  “你别……”  她心跳加速,莫名的有种心慌意乱感……  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在勾-引这个男人!  舒蔓出声制止厉祎铭,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夺他手里的东西,可她终究是晚了一步。  就那样脸红的看着厉祎铭雅致骨骼的手指,拿开外包装,然后用修长的指,在指尖儿上面,勾着极度单薄的布料……  火红色丝织的蕾-丝布料,薄而轻盈,从上到底,是深V领款,搭配着一双红的像燃烧火焰般的红色-丝-袜和就一小块布料的丁-字-裤,就像是妖精诱人犯罪的眼眸,张扬而炙热、热情而奔放……  怎么看了去,都让人莫名的口干舌燥、耳红心跳。  确定确实是情趣内衣,厉祎铭难得邪痞的笑了起来,连看舒蔓的目光,都透着几分坏坏的涟漪……  “你确定是想帮我哥,而不是想和我玩情-趣?”  厉祎铭挑眉问着,声音因为这样极具挑-逗性的情-趣用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一时间眸色瑰丽莫变,连带着嗓音,都不自觉的黯哑低沉下来,透着明显的隐忍。  “……我没!”  舒蔓心虚的反驳,如果她一早知道自己没脑子的买了这样羞人的东西,是让厉祎铭来耻笑的,她收到包裹那会儿,就会直接就会扔掉的,省得自己这会儿脸颊发烫,以至于这样窘迫不堪的在厉祎铭的面前无地自容。  “我还要把东西送给你嫂子,你把东西给我,别弄脏了!”  舒蔓还在否认,站起身去厉祎铭那里夺那件可耻的情-趣-内-衣。  厉祎铭见舒蔓来和自己抢东西,举高了手。  “你……”  在身高上面不占据优势的舒蔓,根本就抢不到厉祎铭手里的东西。  “厉祎铭,你别再和我闹了,时候不早了,明天还上班呢,我要去洗澡了!”  越想,舒蔓越是扼腕的厉害,自己当时怎么就脑抽了,没有顾忌后果……  厉祎铭稳如山一样纹丝不动,任由舒蔓像是个跳梁的小丑一样和自己抢手里的东西。  “什么时候买的?背着我多久了?”  他没有打开过她的衣橱,压根不知道这个小女人藏着这样的东西在她的衣橱里。  “你管我什么时候买的?”  舒蔓抢不到厉祎铭手里的情-趣-内-衣,气得直跳脚,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焦躁了起来。  厉祎铭没有因为舒蔓的话而浮现恼意,他风情的淡笑着。  “我看不是新包装了,之前试过?”  舒蔓:“……”  一听这话,舒蔓的脖颈和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她之前因为新奇的关系,有打开这个包装,不过她压根就没有试穿过,这会儿被厉祎铭询问,她又羞又恼。  “我没有!”  舒蔓越发的焦躁起来,身体都莫名的发热,感觉血液的流速都在加快。  “你把东西给我,那是我送给慕小晚的东西,我怎么能试穿过?”  厉祎铭挑了下眉梢,一双淬染上了墨一样幽深的眸,带着怀疑,落在舒蔓的脸上。  被厉祎铭的目光看得格外难为情,尤其是他眼神儿带着某种qing-yu被燃烧起来的灼热温度,像是吞噬人的豹子,舒蔓下意识的咽着唾液。  厉祎铭盯着眼前面颊透着羞赧红晕的小女人,拿捏手指中衣料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头昏脑涨间,他脑海中,竟然不自觉的浮现舒蔓在自己面前,把这件情-趣内-衣穿在身上的样子。  察觉到了厉祎铭的眸变了的越发深沉,连带着眼神儿特别有攻击性,舒蔓抿紧唇瓣,把两个人放在身后的小手,都搅成了麻花状儿。  “你把东西还我吧!”  她又一次强调。  “既然没试穿过,穿上给我看看!”  舒蔓:“……”  舒蔓直皱眉,“你别闹了行不行?已经很晚了,把东西给我!”  明明买这件情-趣-内-衣的人是自己,偏偏这会儿最矫情的那个人也是自己。  想到自己都已经和厉祎铭有肌肤之亲了,居然还会这么不好意思,她都觉得自己矛盾的不行。  “不急!”  厉祎铭不紧不慢的说着话,跟着扯过舒蔓的手腕握在掌心,一边饶有兴致的盯着舒蔓的脸上表情变化,他笑着伸出手去抚弄她的头发。  “都买回来了,不打算让我看看?”  他在笑,温润的面容里透着几分风情的涟漪,一张深刻五官的俊颜,这会儿格外赏心悦目。  舒蔓急的手心里冒汗。  “我都说了不是买给我自己的,你能不能不强迫我?”  “不是两件?”  “都是给慕小晚的,和我没关系!”  “无妨,这件你先穿着,回头你再去给她买一件!”  舒蔓:“……”  舒蔓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回嘴的话,羞恼的五官都拧在一起了。  “我不穿!”  她义正言辞的拒绝!  “那我替你穿!”  舒蔓:“……”  #已屏蔽#  舒蔓不肯换,偏偏厉祎铭不疾不徐,按捺着心思哄着这个小女人。  舒蔓被撩的浑身像是沉浮在热浪里,小腹处绕开积水一般的膨胀感,以至于身体不断的发软。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自知的旖旎低吟,溢出她的喉咙……  厉祎铭听到舒蔓的声音,更紧的you惑着她。  “蔓蔓……”  他附在她的耳边,嗓音低沉的唤着她,游弋的手不停,搞得舒蔓思绪不断软融下来……  #已屏蔽#  到最后,终究是没有抵抗住这样身体本真的渴望,舒蔓凌乱的思绪,从嗓音间溢出无限旖旎的娇哼……  “嗯……我穿……”  ————————————————————————————————————————————————————  舒蔓不好意思在厉祎铭的面前换这样的情-趣-内-衣,想去卧室换,偏偏她抬脚进卧室,厉祎铭就跟着进来,他想看她换衣服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进来干什么?”  她瞪了他一眼,目光里还带着羞怯的恼意。  厉祎铭无所谓舒蔓如何瞪着自己,抬起手,就着还有些没有干涸水渍的手指,在舒蔓耳垂和脖颈处游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