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1章:我等你回来(已修改,8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1章:我等你回来(已修改,8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6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祎铭无所谓舒蔓如何瞪着自己,抬起手,就着还有些没有干涸水渍的手指,在舒蔓耳垂和脖颈处游弋……  感受指腹下,羊脂般滑腻的肌肤,像是上好的珍珠,他笑的无限风情。  “看你换!”  舒蔓:“……”  “反正你全身上下,没有我没看过的地方,不需要害羞!”  舒蔓也不想害羞,现在都闹成这个样子了,自然是不可能不做了。  只不过……终究还是有些小女人的别扭在作祟,让她带着朦胧般欲拒还迎的姿态。  “不行,你出去。”  她似怨怼的口吻开腔,“要不就我去洗浴间换!”  说着,舒蔓拿着东西就要出门。  眼见着舒蔓娇俏的身影,在自己的身边走过,手里拿着那件内-衣去了洗浴间,厉祎铭长臂一伸,扯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抵在了门板上。  房间开着灯,厉祎铭居高临下俯视眼仁里有些许惶恐的小女人,嘴角不着痕迹的勾着一抹笑,纹路很浅,却异常迷人。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龌龊的关系,他的脑海中竟然不自觉的浮现出来舒蔓穿了这套内-衣的样子。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小女人的身材很好,可以说,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没有任何的瑕疵可言。  想到这样的身材,穿着这样勾人魂魄的nei-衣,完美无瑕疵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腹部涌现烈焰般炙热的浪潮……  “在这换,你要是羞,我不看就是了!”  厉祎铭说得认真,可是……他不看,她却忽视不掉他的存在。  只有和他待在一个房间里,自己换这样羞耻的衣服,就会有被监视的感觉,她实在是厚不起这个脸皮。  “你就出去待五分钟,我都说了换给你看,还能说话不算话了么?”  两个人较劲儿,对峙了好一会儿,厉祎铭盯着这个小女人不会给自己玩花样儿的认真眼眸,缓缓松开了她的手。  “三分钟,三分钟后,你不出来,我就进来。”  说着,厉祎铭又定定的瞅了一样舒蔓手里的nei-衣,抬脚出了房间。  ————————————————————————————————————————————————————  舒蔓手里握着轻盈的蕾-丝-内-衣,一再咬紧唇瓣,一种自己自食恶果的感觉,让她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大耳光,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想不开,闹得抽风的多买了这样的东西回来。  磨磨蹭蹭了有一分钟,一分钟的心理斗争过后,她换好了让她咋舌的内-衣。  不知道自己穿这身内-衣出去以后,会面对些什么,也不知道厉祎铭了自己穿这身内-衣,会是怎样的表情,她两个小手都紧张的捏在了一起。  她没敢照试衣镜看自己穿上这身内-衣会是什么样子,单单只看到这件内-衣,就足够让自己口干舌燥了,她不确定自己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会不会羞耻的去撞墙。  带着紧张、不安、忐忑,还有未知,她死死的捏住手指,最后,拿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出了房间。  厉祎铭在客厅不断的踱步,偶尔拿过来茶几上面的水杯喝一口水,从不会有这样一刻会让他觉得难耐,难耐到满心期待,期待让自己惊艳的那一刻的发生。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看到已经过去了三分钟,舒蔓还没有出来,他有些急不可耐,抬脚就准备去敲卧室的门。  不等走到门口,他顿住了准备敲门的东西。  想到舒蔓害羞的神情,自己催她会少了一些娇态的美感,他扯动嘴角笑了笑。  相比较把舒蔓这个时而张牙舞爪,时而羞赧青涩的疯丫头逼的赶鸭子上架,他更想看舒蔓精神分裂,整个矛盾的样子。  收回手,他慢条斯理的倚在门口边,等舒蔓这个被逼的不得不乖乖就范的小豹子出来。  又等了一会儿,直到竖着的耳朵,听到了房间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他嘴角原本就勾着的那一抹风情万种的笑,放肆的荡漾开来……  舒蔓大义凛然的开了房门,开门的瞬间撞到姿态闲适倚在门口边的厉祎铭,“刷”的一下子红了脸颊。  “你怎么在这里?”  她用突兀的声音质问,意识到自己身上穿着这样单薄布料的东西,再加上自己问的话实在是无厘头,莫名喉头有些发紧的垂了垂眸子。  再敛住刚刚变幻的情绪,她颤抖纤细而绵密的睫毛,舔了舔粉润色泽的唇瓣。  “……我、换好了!”  她声线紧绷,明显是没有准备好的紧张。  相比较舒蔓神情的不自然,厉祎铭的目光就像是钉子一样,直接钉在了她的身上。  纤柔的娇躯上,罩着一件单薄纱织的火红色蕾-丝内-衣,是轻薄而镂空,只有晕圈那里有遮挡以外,周围都是透明的装饰蕾-丝-边。  内-衣下摆,连带着轻盈的薄纱,盖到柳腰下面一寸的位置,将藏匿在里面的一片风光,欲遮不住,带着让自己想要一探究竟的美感和神秘。  寻着无限神秘的地带看去,是一条只有零星半点儿布料遮掩的透-明丁-字-裤。  着实薄的布料,根本就什么也遮掩不住,隐约间,似乎有黑幽沿着红色布料边缘蔓延,致命的吸引人的目光。  莹润的双腿本就白-皙而纤凝,这会儿罩上了一双到腿部的火红色丝-袜,末端还绣着蕾-丝花边。  露出大腿处一小节的肌肤,使得在红色-丝-袜衬托下的那一节肌肤,更是白的胜雪,姿态清纯又热情的杂糅在一起。  要命的内-衣本就足够要让厉祎铭变得不理智,这会儿穿在这个小女人的身上,更是让他的眸,恨不得像火龙一样喷火。  嘴角漾开迷离的笑意,他眸色变得越发的晦暗,如墨般漆黑。  长臂一把勾住舒蔓的腰肢,本就贲张物什,这下子,直接成了困兽,好像洪水开闸一样,让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直接以本能的方式,抵住了舒蔓。  舒蔓:“……”  感受到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的东西碰了自己,舒蔓敏-感的绷紧了自己的神经。  这还未完,单薄布料的关系,她很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分泌出来的羞耻。  “小妖精,你是打算要我的命了?”  厉祎铭黯哑的嗓音,在舒蔓的耳边扩散开……  #已屏蔽#  厉祎铭的气息在缭绕,舒蔓逐渐放开了自己,让自己原本紧绷绷的身体,渐渐的变软起来。  在厉祎铭转过舒蔓的身体,从正面扣住她的腰肢时,舒蔓抬起手,一把就勾住了他的脖颈。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几乎是一个眼神儿的交流过后,两个人就炙热的准备拥吻在一起……  “铃铃铃……”  不合时宜的手机响铃传来,让准备亲吻的两个人,一下子就僵硬住了动作。  ————————————————————————————————————————————————————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藤家的藤少延,说是自己的奶奶藤肖兰芬突然心脏病,要他这个心外科手术的医生,赶紧来医院这边抢救。  藤肖兰芬是厉老太太肖百惠的亲姑妈,当年藤肖兰芬不顾及家里与她的决裂,毅然决然的选择嫁给了藤少延的爷爷,做了藤少延父亲藤嘉闻的后妈,这其中发生了诸多的事情。  厉祎铭是藤少延的二表哥,藤家和厉家两家人的关系,走得很近近的,就算是他和藤少延之间没有血缘的联系,但是那个住院的藤肖兰芬可是他的姑奶奶,这是有血缘联系的很亲近的关系,来医院这边抢救自己的姑奶奶,他责无旁贷。  刚刚两个年轻人的激情被打断,舒蔓披上外套,下了楼,送厉祎铭。  夜幕降临了下来,小区的路灯那里,已经有晕黄的灯光照耀行走的小路。  舒蔓下了台阶,她本就娇俏的小身影,被路灯的灯光拉长。  厉祎铭再三嘱咐舒蔓睡觉要盖被子,别总熬夜玩手机等一系列平常的事宜。  听这个男人这样面面俱到的替自己着想,舒蔓心里暖融融的。  “嗯嗯!”  她点了点头儿,答应了下来。  “你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厉祎铭挽着嘴角,淡笑了下,伸过手,把舒蔓的小手在自己掌心里裹紧。  感受到男人掌心的干热,沉稳有力的温暖了自己,舒蔓浅笑了下,把鬓角垂落的发丝,往耳后别了别。  “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你就放心的去抢救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舒蔓知道厉祎铭是在担心自己可能照顾不好自己,她对他莞尔,拿出来一副似乎听腻了他的话的样子,再三强调。  厉祎铭不肯就这么放开舒蔓,紧了紧握着她小手的力道,深邃的目光盯着她被灯光镀化上了一层薄薄莹黄色的玉白面颊,沉着嗓音出声——  “我今天晚上要是没有回来,你欠我的,明天晚上补上!”  舒蔓:“……”  没想到这个男人还真就是不死心,舒蔓抿了抿唇后,红着脸,点头。  “嗯!”  她点了点头儿,然后学着他握住自己小手的样子,把他的手也握紧在自己的掌心里。  “你自己也照顾好你自己,抢救完了,记得吃饭,如果能休息,就找个地方休息!还有……自己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舒蔓如此考虑周全的叮嘱自己,厉祎铭笑的迷人。  “嗯!”  他点头儿应声应了声,实在是不舍两个人的独处时间,他又握着舒蔓的小手好一会儿,才放开了她。  “晚上有些凉,去上楼吧!”  “你先走,我再上去。”  “你先上去,我再离开。”  两个人谁也不放心谁,对视了差不多有五秒钟,舒蔓突然捧住他的脸颊,在他的薄唇上落下一吻。  实在是轻盈的一个吻,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刹那间就过了。  舒蔓再支起身体,烧红了脖颈的肌肤。  “那我先上去了,我等你到十二点,十二点以后,你要是还没有回来,我就休息。”  又恋恋不舍的瞅了厉祎铭一眼,舒蔓才转身,上楼。  ————————————————————————————————————————————————————  厉祎铭离开,舒蔓百无聊赖。  拿出笔记本电脑,在视频客户端上找着近期大火的电视剧,准备来看看,一是来打发打发时间,不至于让自己过得这么无聊;二来,看电视剧真的很耗费时间,让自己不至于觉得等厉祎铭回来时漫长的。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舒蔓盯着电脑屏幕到眼皮打架。  抬眼看了眼墙壁上的石英钟,发现现在才十点多一点,叹息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因为厉祎铭的不在而如此的无聊,以至于自己觉得厉祎铭以后的这半个多小时,过得像是半个世纪一般。  待得着实无聊,舒蔓恍恍惚惚,把电脑给关机,然后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往自己的房间里折回。  没有厉祎铭在,枕头也不在,舒蔓不想刷微博,不想刷朋友圈,就呆呆的坐在化妆镜的前面,发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眼睛有些发酸,她眉目流转,视线一下子就看到了被自己丢在chuang边的那件火红色的内-衣。  本能的回过头儿去,看到那样的内-衣,自己又不自觉的红了脸。  明明自己都是有xing生活的人了,偏偏还有放不开的一面儿。  站起身,她鬼使神差的往chuang边那里走去。  拿过了单薄布料的一角,她把蕾丝的花边,绕在自己的指尖儿处。  感受轻盈的触感,像是丝绸般染指,她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厉祎铭和自己在一起的场景。  想着想着,脸颊又一次滚烫了起来。  待意识到自己竟然脑抽的去想那样的事情,暗自骂自己一句。  “舒蔓,你是有多ji-寞!”  咕哝了一句,舒蔓准备把手上的东西收拾起来。  拉开衣橱,她瞥见了自己前不久一起买回来的睡裙,自己还没有拆开看,她拿过来,解开外包装。  舒蔓一向都喜欢红色那样热情奔放,一如她性格的睡裙,这次也是一样,又是一款深V领的火红色睡裙,丝绸的面料。  把睡裙试穿上,还不等自己去找镜子看,突然自家公寓的门,被人打开。  舒蔓公寓这边,她之前有和乔慕晚在一起住,不过乔慕晚和厉祁深在一起以后,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再回来过了,听到自己公寓的门被人打开,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厉祎铭回来了。  本来,她以为藤肖兰芬的手术会很棘手,至少,得下半夜,厉祎铭才会有回来的可能,不想这会儿就回来了,她当即兴奋的不行,以至于都没有换下自己身上这款暴露大片凝白肌肤的睡裙,就出了房间。  ————————————————————————————————————————————————————  乔慕晚上了楼,藤肖兰芬突然心脏病住了医院,厉祁深要赶去医院那边。  她和厉祁深住在一起的水榭那边,是宽敞的大别墅,平日里厉祁深在的时候,家里雇的保姆就会偷懒,不在这边值班。  今天晚上也是如此,藤家老太太突然情况,谁都始料未及,她没有打扰张婶,让张婶来水榭这边陪自己,就听从厉祁深的建议,被他送来自己好闺蜜舒蔓的公寓这边。  乔慕晚之间因为和前夫关系不和的关系,有和舒蔓在一起住,她自然有舒蔓家的门钥匙,所以也就没有让舒蔓开门,她自己拿出钥匙开了门。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久没有回来这边的原因,开了玄关处的灯,她一进屋,当即就察觉出来了舒蔓家里,有了一种非比寻常的气息,似乎是有男人入住过的气息。  乔慕晚换了拖鞋,她趿拉着拖鞋走过客厅,一抬眼就看到阳台晒衣挂那里,挂着男士的衬衫和休闲裤。  果然自己一开始就没有怀疑错,舒蔓果然是带了男人回来这边。  想到厉祎铭,她不自觉的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和厉家的老大好上了,自己的好闺蜜和厉家的老二好上了,两个好闺蜜把兄弟两个都据为己有,这样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的赶巧事情,竟然就这么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说来,舒蔓这个小妮子瞒着自己瞒的还真就是严严实实,要不是自己前段时间在医院陪感冒生病的厉祁深,厉祁深有让自己去厉祎铭的办公室里拿苹果给他,她还真就是不知道两个人搞在了一起的事情。  想到厉祎铭摆在办公室上面舒蔓的那张照片,她莞尔浅笑。  “死华佗,你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慕小晚?”  舒蔓不等把“我”字说出来,看到出现在客厅那里的乔慕晚,顿住话,微微瞪大眼,神情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乔慕晚目光扫了一眼向来穿着火爆的舒蔓,看她深V领的红色绸缎面料吊-带睡裙,把衣料下根本就藏匿不住的诱-人身材曲线,那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她有些怔愣。  舒蔓看乔慕晚打量自己的目光变得不对劲儿,她也惊觉自己的穿着实在是太过暴-露了。  被同性看到这样性-感的自己,舒蔓脸颊有些发烫,微拧了下细眉,赶忙回到卧室里,捞了一件外套披上。  再出来时,舒蔓上身吸睛的沟壑被掩饰住了一些,但丝毫不影响她坚-挺的玲珑,依旧诱-人的呈现在自己的眼中。  “慕小晚,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啊?”  舒蔓拢了拢自己头发,脸颊还是有些红的坐在了沙发那里。  说来还真就是尴尬,自己的这个好闺蜜,似乎有好久都没有回来这边了,她都已经把她的东西差不多拿走了,这会儿突然回来,还回来的让自己这么措手不及,莫名的心虚起来。  本来她以为是厉祎铭回来了这边,不想居然是乔慕晚来自己这边。  还把自己今天本来要穿给厉祎铭的睡裙,被她给瞧了去。  最重要的是,自己刚刚那一句“死华佗”,根本就不是有嘴能说的清楚的。  要知道,以往都是自己痞痞的逗乔慕晚,这次,也是第一次,舒蔓觉得自己在乔慕晚的面前,无地遁形。  看舒蔓不自然的神情,透着红润,乔慕晚忍不住想要打趣她。  “我说蔓蔓,你交了男朋友以后,变化也太大了吧?且不说你的穿着,你居然给男人洗衣服,还把男人领回来家里,你……啧啧……”  乔慕晚一时间想不到哪个词去形容舒蔓,在大脑里搜索了一圈也没有想到后,她索性坐直了身体,调笑的口吻说话。  “你说吧,你到底交往了谁?怎么这么神秘?”  其实乔慕晚知道舒蔓交往的对象就是厉祎铭,而且听她刚刚那一句“死华佗”,她也能听得出舒蔓交往的男人,是一个济世救人的医生。  “……哪有啊?”  舒蔓被乔慕晚的话问的心虚,目光闪躲了起来。  有些不想正面回答乔慕晚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承认她和厉祁深在交往的事情,说出来,总是有一种自己会被乔慕晚调笑的感觉。  她一向都取笑别人,不想自己也有小把柄儿落在别人的手里,哪怕是乔慕晚,这个自己最好的好闺蜜,她也准备往死里瞒着。  舒蔓在乔慕晚面前虚晃一枪,然后站起身,去阳台那里把厉祎铭的衣裤都摘下来。  “我没有给男人洗衣裤,这是我弟弟小泽的衣服,我帮我弟弟洗的而已!”  舒蔓闪烁其词着,她并不想让乔慕晚知道,自己把她未婚夫的弟弟给泡了,不然按照辈分,她还得唤她一声“嫂子”。  舒蔓否定,乔慕晚不禁失笑。  这个小妮子平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偶尔被人抓住了小尾巴,竟然会害羞,还一副瞒天过海的样子。  要是之前没有在厉祎铭的办公室里见到这个疯丫头的照片,她可能不会多想些什么,但是现如今事情都已经暴露了,她根本就不需要再有任何的怀疑,这个疯丫头,就是和厉祁深,自己未来的小叔子在交往。  “现在都管自己的男朋友叫弟弟了?你的华佗知道你这样吗?”  因为乔慕晚的话,舒蔓的脸红的更甚,忍不住回他。  “我说慕小晚,你和你家的深哥在一起好好的,平白无故来我这边做什么,专门想挖苦我吗?”  “嗯,算是吧!”  舒蔓:“……”  “我是过来这边和你讨个辈分,让你叫我一声‘嫂子’的!”  乔慕晚的话一说,舒蔓怔忪了下,随即,一下子就明白了乔慕晚的话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她对乔慕晚的隐瞒不起作用,原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厉祎铭在一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岔开话题就可以的。  “他说的?”  她质问,挑着眉梢。  “是你自己暴-露的!”  乔慕晚将手搭成塔状的垫在下颌处,拿下巴指了指茶几那里。  舒蔓顺着乔慕晚下巴所指那里看去,一时间懊悔的拍脑门。  “那些都是医院的病例,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主治医师厉祎铭,我说蔓蔓,你自己都不知道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还反过来怪你的华佗把你们的事情告诉我了!”  被乔慕晚揶揄着,舒蔓的脖颈和耳根子都跟着发烫起来。  乔慕晚还在打趣舒蔓,舒蔓却别扭的不想给她说一句话。  本以为自己把自己和厉祎铭的关系掩藏的很好,不想还是暴-露了。  好闺蜜两个人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话忍不住多说了些,尤其是舒蔓和厉祁深来往的事情被曝光,两个人聊的话,越来越多。  “你可别再笑我了!”  洗完澡,舒蔓看着拿着车厘子在吃的乔慕晚打趣自己,她撅着嘴,脸上火急火燎的红。  之前都是她打趣她和厉祁深,现在可好,风水轮流转,轮到她打趣自己。  乔慕晚没有说话,一边丢车厘子到自己的嘴巴里,一边笑。  “好了,你别笑了,你还没有说,你今天怎么回来这边了呢?怎么,你家深哥不要你了?”  “没,他今天有事儿,不回水榭那边,然后张婶今天也不在水榭那边,就把我送这边来和你住一晚!”  乔慕晚轻描淡写的说着,没有厉祁深,她觉得她自己就像是没有了主心骨一样,虽然她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没有这个男人抱着自己入睡,她始终心里不踏实。  “哦,对了,不出意外,你的华佗今晚也回不来了!”  她知道肖百惠是藤家老夫人的亲侄女,藤家老夫人突发心梗住院,厉祁深都去了那边,厉祎铭自然也会去的,再加上厉祎铭还是医生,指不定更需要厉祎铭的帮忙。  舒蔓知道厉祎铭要抢救人,能猜得到他回不来,下意识的拧眉。  见舒蔓拧眉,似乎是不解的样子,乔慕晚对她也没有隐瞒,就说了厉祁深的姑奶奶突发了心梗,厉家人都在医院那边陪着,不过没有说厉祁深的姑奶奶就是藤家的老夫人。  乔慕晚理解错了舒蔓皱眉的意思,不过藤家和厉家是什么关系,她没有兴趣知道,也就没有多问。  不过听乔慕晚说藤家老太太的情况很严重,厉祎铭今晚不会回来这边,舒蔓不免心里失落感递增。  但大大咧咧性格的她,没有把情绪表现在脸上,没心没肺的冲着舒蔓笑。  岔开了话题,两个人换了别的话题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