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3章:我必须天天和你睡在一起(已修改,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3章:我必须天天和你睡在一起(已修改,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8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自顾自的在沙发里坐了好一会儿,盯着手机屏幕上始终没有厉祎铭打来的电话,她心里突然像是有了一个黑洞似的,不断放大……  自己的好闺蜜已经跟厉祁深走了,可是自己的男人还没有回来陪自己,这样差距的对比,舒蔓心里不好受的发紧,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难受的更加厉害。  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近乎是本能的反应一般,从沙发里站起身,直接往卧室里折回。  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T恤衫和低腰牛仔裤。  随意捞过放在衣架上面的外套,她拿着手机和钱夹,用皮筋挽起垂落的发丝到脑后,下了楼。  ————————————————————————————————————————————————————  厉祎铭从抢救室里出来,还不等歇息,藤嘉闻和藤少延就过来找他,向他询问关于藤家老太太的情况。  藤家老太太是自己的姑奶奶,厉祎铭自然不会怠慢,耐着心思的和藤嘉闻、藤少延父子说老太太的情况。  藤嘉闻和藤少延离开的时候,都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几个小时的抢救,让厉祎铭筋疲力尽,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这么晚了。  边揉着眉心往休息室那边走,他边在手机里翻微信。  本来,他打算打电话给舒蔓的,但是想到这个时间那个小妮子可能已经睡下了,自己不要打电话打扰到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微信过去给她。  发了两条消息过去,厉祎铭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已经夜深了,舒蔓这个时间已经睡下了,估计不能看到自己的消息。  一时间,他心里矛盾了起来,既希望舒蔓能看到自己的消息和自己聊聊天,又担心自己打扰到她休息。  在两者间难以说清楚自己的感受,他心里不禁暗笑,自己这怎么得不到那个疯丫头的消息,会变得这般矛盾。  没有急着进去休息室那里,他手里捏着手机,看着逐渐黑下去的屏幕,又按下了亮灯键,待屏幕又暗下去,他又一次亮了屏幕键,如此重复了五六次,直到确定舒蔓真的不会回消息给自己,他带着矛盾笑了笑。  不等他把消息发过去,对话框那里,突然发来了舒蔓的消息。  与其说说是消息,倒不如说是一个恼火的表情包。  没有料想到舒蔓这会儿会回消息给自己,厉祎铭惊喜,还矛盾的觉得自己打扰了她的休息。  把原本要发过去的消息进行删除,他重新敲字。  “我打扰到你休息了么?”  他消息刚发出去的同时,舒蔓的消息,也一并过来。  “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厉祎铭看到舒蔓发过来的消息一怔,连带着原本疲倦的睡衣,也消散了一大半。  “你一直在等我?”  很显然,舒蔓传递给自己的信息就是她一直在等自己的电话。  “没有!”  很快,舒蔓就回了消息过来,“你别自作多情了,谁等你了?不过是我手机忘了设置静音,被你吵醒罢了!”  盯着屏幕上舒蔓发过来的消息,厉祎铭失笑。  他发消息给她应该是三分钟之前的事情了,这个小女人三分钟后才反应过来给自己回消息,她的反射弧还真就是长……  “时间还早,你再睡会吧!”  想着明天早上这个疯丫头还得去上班,就不打算让她再继续喝自己聊着。  “你不回来了么?”  舒蔓发消息过来问,厉祎铭盯着她发过来的那个撇嘴表情,笑了笑。  “太晚了,我在医院这边将就一下,你早点睡。”  “睡不着了,我想去找你!”  舒蔓回了消息过来,厉祎铭看着她发来的消息,不用面对她,就知道这个小女人这会儿是怎么一副鼓着腮帮子的俏皮表情。  有些无奈,这个疯丫头是什么性格,他还是很清楚的,她要来找自己,如果冲动,真的会来找自己。  “让你来找我,倒不如让我回去!”  “……”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姑奶奶的情况不是很好,我得留下来,以免不测的发生。”  “可是我想去找你,真的想去找你!”  舒蔓类似于撒娇的话发过来,看的厉祎铭眉开眼笑。  “你要是能三分钟内赶过来就过来找我,不然,就安安静静的睡觉,嗯?”  厉祎铭觉得自己和舒蔓打赌的办法儿可能会很奏效,哪成想……  “说好了三分钟吗?”  “嗯……怕你三分钟赶不到,给你五分钟,或者十分钟也行。”  从城西的暖心阁到城东这边的医院,最快也要半个小时,还得是不堵车的情况下,他还真就不信了十分钟之内,这个疯丫头能杀过来。  可是厉祎铭自信过了头儿,他忘了舒蔓是一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的疯丫头。  “不用三分钟,也不用五分钟,更不用十分,你现在回头儿就能看到我!”  厉祎铭瞧见舒蔓发来的消息,挑了下眉梢,下一秒,本能的转过身去。  在看到舒蔓确确实实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怔愣住了……  这个疯丫头,真的就杀过来医院这边了?  瞧着出现在自己视线里那个穿着白色T恤衫和牛仔裤,淡黄色外套、正在冲自己娇纵的笑着的小女人确确实实是舒蔓,他完全始料未及。  舒蔓看到厉祎铭眼底的难以置信,嘴角勾起的笑的纹路,更加的不羁起来……  厉祎铭恢复了如常的思绪后走上前,“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这个人很现实,才不会相信这个小女人横空出世一般的出现,很显然,她一早就来了这边。  “就在刚刚啊!”  舒蔓把手背到身后,扬着下颌看比自己足足高了一个头儿的男人。  “没有用十分钟,也没有用五分钟,更没有用三分钟我就站在你面前了,说吧,你准备怎么嘉奖我一下?”  看着和自己邀功的小女人,厉祎铭笑。  “来多久了?”  “没多久啊,就和你聊天开始那会儿啊。”  厉祎铭发消息给她那会儿,她下出租车,往住院部这边赶,再加上在电梯里,电梯里的信号不好,她有五分钟左右没有收到他发来的消息。  出了电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发给自己的消息,就装出来一副被打扰到休息的神情,和他侃大山。  厉祎铭依旧笑着,笑意格外明朗,好像外面天空中挂着的玄月一般。  把一个大板栗落在了舒蔓的额头上,难得困顿的疲倦,因为这个小女人的出现,差不多都消弭了。  “怎么想着过来这边了?”  “没啊,我就是想找你,所以就过来了。”  舒蔓轻描淡写,把话说得不羁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她想他想的坐立不安的样子。  厉祎铭知道这个小女人要面子,就笑了笑,没有拆穿她。  “我姑奶奶的情况,不是很乐观,我暂时离不开。”  “我知道,所以我过来找你了。”  厉祎铭挑了下眉梢,“打算留下来陪我过-夜?”  舒蔓翻了一个白眼,“我无聊到睡不着觉,怎么,不行吗?”  听舒蔓带着些微骄纵的口吻,厉祎铭哪里敢说不行。  “你明天早上不是还得上班,打算两边一起折腾?”  “有什么折腾的啊?不过是耽误一些时间罢了。”  只要不要让她一个人,哪怕是更远的路,她觉得折腾也是值得的。  “你打算在这间休息室休息?”  舒蔓指了指厉祎铭倚着墙边的这个休息室,问到。  “嗯,平时工作忙,顾不上回公寓那边,就在这边将就一晚。”  “哦……”  她长长的发出声音,伸出手,去推门。  没有开灯,只有窗外不是很清明的光线,绰绰约约的落尽到房间里。  伸出手,舒蔓下意识的去找灯的开关,只不过对房间的构造不清楚,她摸了摸也没有摸到。  倒是厉祎铭,瞧见舒蔓没有找到灯的开关,他伸出手。  舒蔓还摸瞎的找开关,厉祎铭伸出手过来时,她刚触碰到他的手,下意识的就一把给抓了过来。  厉祎铭突然被舒蔓抓住,怔了下。  还不等他问舒蔓抓住自己做什么,舒蔓开腔:“灯的开关在哪里啊?你把灯打开啊!”  “你抓着我,让我怎么找开关,嗯?”  意识到自己抓着厉祎铭的手,碍着他找开关,舒蔓放开了他的手。  只是,她刚刚松开他的手一些,突然被反握住了。  舒蔓一惊,“你不是要找灯的开关,干嘛抓着我?”  厉祎铭没有搭腔,把舒蔓的手,往前一带。  柔柔的指腹处触及到了光滑的开关键,在厉祎铭的指引下,她轻轻按下,房间里立刻就落进了光亮。  休息室被照亮,舒蔓看清楚了休息室里面的构造。  没有过多复杂的东西和摆设在,简简单单的一张chuang,一个洗漱间,还有一个吧台和两个欧式原木椅。  四下环视了一圈休息室的构造,和四星级酒店的标准差不多,而且整洁的chuang铺显示,这里应该每天都有人来打扫。  厉祎铭看舒蔓的目光四下在房间里看,落在一个大板栗到她的额头上。  “那边有洗漱间,要洗澡么?”  “我从家里那边洗过了,你去洗吧。”  厉祎铭点头,“我去冲澡,你先睡,这里的chuang足够大,能住得下我们两个人。”  舒蔓看了一眼眼前的chuang,虽然不如家里的chuang大,但是睡下他们两个还是绰绰有余。  脑海中浮现出来自己和厉祎铭紧抱在一起的场景,脸颊不禁发热,好在厉祎铭转身去脱衬衫,没有注意舒蔓脸上的表情。  厉祎铭去洗漱间洗漱,舒蔓则是看了看洗漱间的门以后,把外面的衣服给脱了,跟着,松开了身上全部的束缚,穿了件厉祎铭放在衣柜里的干净衬衫穿在身上,进了被子里。  厉祎铭冲澡出来以后,舒蔓正背对着他,穿着他宽大的白衬衫睡在chuang边的一边。  厉祎铭扔下擦头发的毛巾到吧台上,走了过去。  休息室里的顶灯已经关了,只亮着墙壁上的一盏小桔灯,灯线昏黄。  厉祎铭见舒蔓像是已经睡着了,就没有打扰她的意思,淡淡的浅笑了下以后,掀开被子的一角,只着了个黑色短裤,进了被子里。  厉祎铭的动作格外轻,生怕会打扰到舒蔓,知道这个疯丫头这会儿也累了,就伸出手去关灯。  他刚把灯关闭,准备摆个舒服的姿势睡觉,舒蔓突然伸过来手,抱住了他。  腰肢被抱住,厉祎铭顿住了整理睡觉姿势的动作。  意识到舒蔓这会儿还没有睡,他借着不清晰的光线,往舒蔓那里笑了笑,而后,笑了。  “还不睡?”  舒蔓不做声,把厉祎铭抱得更紧。  半晌,用呓语般的呢喃,咕哝——  “我才不管你是值班还是加班,以后我必须天天和你睡在一起。”  ————————————————————————————————————————————————————  姚文莉打从知道姚芊芊也喜欢厉祎铭这个消息以后,整个人坐立不安。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亏欠自己这个亲生女儿太多太多了,以至于知道姚芊芊喜欢厉祎铭这个消息以后,她本能想到的就是尽可能补偿她,让自己女儿的婚姻幸福。  只是一想到舒蔓,姚文莉还有些于心不忍。  在两者之间做权衡,她真的是难为情极了。  范淑华和自己的儿媳许秋又来医院这边看姚文莉,见姚文莉的情况恢复的很好,就招呼着请她和舒蔓、还有舒泽去家里吃饭。  姚文莉本就这段时间不断想到姚芊芊,所以范淑华提了这个要求,她当即就应允了下来,不过碍于舒蔓和姚芊芊之间的关系,她说舒蔓最近工作忙,不方便去家里做客,就婉拒了范淑华的好意,只带着舒泽去了姚柏昌的家。  对姚文莉格外的不待见,哪怕自己曾经把她弄伤,也格外的不待见她。  姚芊芊知道她带着她那个智障的儿子来家里做客,就打了电话给藤雪,约藤雪出来和自己逛街。  不过藤雪因为自己奶奶出事儿住了医院,没有心情和姚芊芊出去的心思,就没有答应下来。  没有办法儿了,自己最好的好闺蜜都不陪自己出去逛街,姚芊芊只得留在家里,看姚文莉和舒泽这对母子恶心人的嘴脸。  实在是不愿意下楼见他们,她就窝在楼上,抱着个iPad看综艺节目。  许秋不见自己的女儿下楼来待客,觉得实在是不妥,就上楼去找她。  哪知道,姚芊芊算是敲定了不见姚文莉母子的主意,奈何许秋如何说,就是不同意。  “我这看《快乐大本营》呢,没时间下去。”  姚芊芊都没有抬头去看许秋,没好气的声音,可见,她把对姚文莉的怨气,都一股脑的喷到了自己母亲的身上。  许秋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这个女儿通人情世故,不知道怎么对待这姚文莉,她就犟着性子?  “这种东西你想什么时候看就能看,也不耽误你什么时间,你就算是想看,也下去和客人打声招呼再上来看。”  “不去!”  姚芊芊不想理会姚文莉,直接就拒绝了许秋。  犟着性子,她这会儿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把手里的iPad往chuang头柜上面一丢,扯过被子盖着头,倒头装睡。  许秋一见自己的孩子这般态度,当即就来了脾气。  不过碍于楼下有客人的关系,她不敢发脾气发的太凶,尽可能克制。  许秋这一来脾气不要紧,姚芊芊也瞬间爆发了脾气,把原本对姚文莉的嫌弃,一股脑的冲许秋发。  没一会儿,充斥在房间里的争执声如浪潮般,越来越汹涌。  一听到这楼上有许秋和姚芊芊母子的争执声,范淑华赶紧赶上楼来,与范淑华同来的还有姚文莉。  范淑华和姚文莉推门而入,正好听到很响脆的一个耳光声,似布帛被撕裂开一半,刺耳的划破空气。  “啪!”  过于响脆的声音,隐约间能感觉到空气被振动,还有余音回荡……  姚芊芊被许秋的耳光打偏了脸,脸上感受到酥麻感。  她再去看许秋的时候,眼神变得犀利,且含着怒意。  “你打我?”  在姚芊芊的认知世界里,自己的这个母亲对自己疼爱的很,根本就没有打自己的时候,现在可好,因为姚文莉那个女人,她竟然出手打自己,下手还下得那么狠!  许秋的手心都在发麻,意识到自己下手打了姚芊芊,她也是打在儿身痛在娘心。  她也没有想过要错手去打姚芊芊,只是这个孩子实在是太任性了,说出口的话更是让人难以接受,她听下去了,才会失手打了她。  眼底隐约浮动歉意,许秋微微颤抖着自己的手指,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  姚芊芊看许秋的目光越发的怨怼起来,尤其是看到了门口那里出现的姚文莉,更是怒意横生。  该死,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自己受了自己母亲的一耳光。  眼底蔓延猩红的瞪着姚文莉,姚文莉收到姚芊芊投过来的目光,莫名的心里发虚。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姚芊芊,但是姚芊芊的眼神儿摆明就是在告诉自己,自己得罪了她。  范淑华意识到姚芊芊被许秋给打了,赶忙上去劝阻。  “小秋啊,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动手打了芊芊啊?”  范淑华准备上前去安慰自己这个心高气傲的孙女,只是不等她伸出手,姚芊芊突然就闪开了身,避开了她对自己的触碰。  闪躲开范淑华伸过来的手,姚芊芊跳下chuang,胡乱的穿上拖鞋,就往外面跑去。  “唉,芊芊啊……”  范淑华见姚芊芊负气的要走,她干嘛招呼她,只是这姚芊芊正在气头儿上,根本就不管自己奶奶对自己的招呼。  路过门口的时候,姚文莉见谁都劝阻不了姚芊芊,自己就站了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