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5章:撞见(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5章:撞见(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以后,离我,离我的家人远远的,不然,下一次我就拿刀砍你!”  姚芊芊把话说得阴狠,且没有人情味,话里话外,根本就没有把姚文莉当成是自己的长辈看。  范淑华和许秋婆媳两个人在旁边看得不断跟着干着急。  尤其是许秋这个做母亲的,失望透底。  “马上给你姑妈道歉!”  她严厉的要求姚芊芊,可姚芊芊压根就不听。  姚芊芊不觉得自己有错,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她觉得她的生活圈子都一团乱了,自己的母亲、奶奶,竟然还要求自己对这个女人道歉,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我没有错,我凭什么要对她道歉,要道歉,你们去道歉!”  姚芊芊已经到了老大不小的年纪了,偏偏对姚文莉,她反感的厉害,以至于对她完全排斥。  许秋被姚芊芊的话气的身体直发颤,到最后,也顾不上姚文莉这个客人在,又一次甩了姚芊芊一个耳光,而且下手的力道,比之前更加狠厉。  接连被自己目前甩了两个耳光,姚芊芊尝到了嘴巴里淡淡的血腥味儿。  耳边的酥-麻感,像是无孔不入的细菌一般侵蚀她的感官世界,她眼眶中原本打旋是泪花,再也难以控制的滚落而下。  “你打我?你因为这个女人竟然又一次打了我!”  姚芊芊对许秋有说不出的埋怨,以至于眼神格外刻薄。  如果说许秋因为上一次打了姚芊芊有愧疚心理的话,这一次,她没有任何的愧疚可言,自己的女儿这次真的做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实在是忍受不住心里的委屈被无限放大,姚芊芊抿了抿唇,再度恶狠狠的瞪了姚文莉一眼以后,转身,步子快而乱的跑了出去。  不似许秋那边,范淑华虽然也气恼自己孙女这么不懂事儿的做法儿和言行,但是在她老太太的眼里,这姚芊芊终究是自己的孙女,她看着她跑开了,心里格外担忧。  “小秋啊,这芊芊本就被我们chong坏了,你再生气也不能打她啊?孩子大了,最要面子,你说她几句就好了啊!”  许秋被自己的婆婆斥责,脸色也显得很不自然。  “妈,是我不好,是我没有教好孩子。”  她愧疚的对范淑华说话,转身就准备去追姚芊芊。  她刚抬脚,姚文莉突然一把拽住了她。  “还是让我去吧,我觉得芊芊这个孩子可能对我有误会!”  说来,姚文莉比许秋和姚军还长了一岁,按理,许秋应该叫她一声堂姐。  “堂姐,是我教子无方,让你看笑话了。”  “这有什么笑话不笑话的,你留在陪二婶吧,我去找芊芊,既然这孩子对我有看法儿,理应是我去找她,把事情说开。”  说着,姚文莉也不顾自己这么出去找姚芊芊,有多么不伦不类,让许秋留下来陪范淑华,她拔腿就往外面走。  ———————————————————————————————————————————————————  舒蔓睡觉有些认chuang,在和厉祎铭在一起的chuang铺上辗转反侧了好久,整个人都一直游-离在半睡半醒之间,到了凌晨四点半左右才因为特么困倦,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  厉祎铭劲瘦的手臂拥着舒蔓的腰肢,一整晚都精神集中的备战在抢救室,睡得很熟。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被外面的叩门声扰醒的。  厉祎铭极度不情愿的放开舒蔓,只着了一件短裤的他,壁垒分明的腹肌和健而不硕的胸膛,一览无余的泛着偏白-皙的色泽。  厉祎铭被叩门声扰醒,舒蔓也不情愿的翻了一个身子。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想到舒蔓一整晚都没有怎么睡好,就重新拉上了被子,让她接着睡。  厉祎铭把西裤穿上身上,去找衣柜里的白衬衫套在身上,一边系着纽扣,他走去门边,开门。  本以为是医护人员那边找自己有急诊,或者是藤家老太太那边出了状况,他也就没有多避讳,直接去开门。  哪曾想,过来敲门的人——竟然是厉老太太!  “怎么才开门,磨蹭什么呢?”  厉祎铭还是困意未去的飘飘然,因为这个熟悉的声音,他几乎是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定睛一看,一看真的是自己的母亲过来这边,他诧异到思绪有一瞬间的短路。  “妈,您怎么过来了?”  昨晚藤家老太太住进医院,厉老太太身为亲侄女,就和厉锦弘留在了这边守夜,没有回去老宅那边。  厉老太太本来就是睡不着觉的人,大清早的没怎么睡好觉,索性就下楼去买了早点回来。  这不,自己刚刚买了早点回来,给自家的老头子留下了一些后,把剩余的粥和小笼包拿过来给自己这个还没有吃饭的儿子。  哪曾想,这个混小子竟然磨磨蹭蹭了好久都没有给自己开门。  舒蔓还处在准备睡回笼觉的状态,因为厉祎铭大吃一惊的唤了一声“妈!”,她也瞬间就没有了睡意。  “腾”的一下子从chuang上坐起来了身体,整个人惊恐的瞪大了眼。  她有千万种想过和厉老太太见面的方式,偏偏没有想过会在这样始料未及的情况下,自己和她碰见!  “我怎么不能来了啊?我这不是下楼买了早……什么声音?”  厉老太太不等把话说完,就听到了休息室里有叮叮当当的声音,老太太耳不聋,哪怕隔着门板,也确定里面有情况。  厉祎铭也听到了舒蔓弄出来的声音,下意识的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明明让自己母亲见到舒蔓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偏偏……要在这样让人窘迫的情况下相见,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这个脸!  “声音?有么?”  厉祎铭和厉老太太打起来了马虎眼,这个时候掩饰,是他最应该做的事情。  厉老太太白了厉祎铭一眼,“我还没到耳聋的年纪!”  说着,厉老太太伸出手就去推门。  厉祎铭见状,赶忙横在老太太的面前。  “妈,您这是要干什么啊?”  “干什么?我要看看你房间里是不是有大老鼠!”  厉老太太还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把女人领来这边住,要知道他忙完自己姑妈藤家老太太的抢救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怎么可能还搞出来把女人领来这边的事情。  “房间每天都有保洁员来打扫,哪里会有老鼠啊?”  “既然没有,你这闪闪躲躲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心虚了啊?”  厉祎铭本就是那种不会糊弄长辈的人,被自家母亲三言两语怼的不知道怎么还嘴,只得硬着头皮,胡乱编造。  “我哪里心虚了啊?是这房间里压根就不可能有大老鼠。”  在自己目前怀疑的目光注视下,厉祎铭无奈。  “是枕头,我把枕头带来这边给我作伴了。”  既然自己瞒不过自己母亲的火眼金睛,索性,他就杜撰一个会让人信服的借口好了。  只是厉祎铭忘了,他的母亲向来都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一个老太太……  “呀,枕头在这边啊,那敢情好,我这有好久没有看到那条狗了!”  说着,厉老太太破门而入的激情更是被激化。  厉祎铭:“……”  厉祎铭没辙且无语,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做才能应对自己这个堪比侦察兵的母亲。  他正思忖对策之际,厉老太太已经攻其不备,推开了房门……  ————————  “啊!”  这一开门不要紧,厉老太太看到房间里出现的女人声音,当即吓得大叫一声。  舒蔓正在系牛仔裤的纽扣,因为厉老太太的一声,吓得她手上的动作一松,本能的回过头去看。  目光对视上厉老太太投射过来的打量目光,舒蔓脸颊发烫,有说不出的尴尬……  ———————————————————————————————————————————————————  厉老太太让舒蔓留在了休息室这边,把厉祎铭叫去了她和厉锦弘所在的休息室那里。  其实,厉老太太并没有怎么生气,毕竟能在自己儿子的房间里发现女人,就说明自己的儿子有在和女人来往。  只是……她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儿子说他来往的对象怀孕了,可是她在休息室里看到的女人明显没有怀孕的迹象,老太太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不是背着他怀了孕的女朋友,在外面乱来。  脸拉的老长,厉老太太横眉怒对自己的儿子。  “说吧,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房间?是不是你找的值班护--士?”  被自己母亲质问,厉祎铭头大的不行。  这舒蔓就是自己的女朋友,怎么话到自己母亲的嘴巴里,就变得这么难听。  厉锦弘从厉老太太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大致全部情况,也横眉冷对厉祎铭。  自己养的儿子,一个比一个混蛋,先是有自己的大儿子和有夫之妇来往,现在自己的二儿子又和其他女人乱来,他就纳了闷,自己是不是上辈子造孽,这辈子让自己家的这几个孩子折磨自己,来让自己还债的?  “混-犊-子,看你一天天的有个人样,怎么做点事儿怎么不过脑子?”  厉祎铭被自己的父母亲混合质问,完全不知道自己从何开口。  “爸、妈,事情不像你们想得那样,我和蔓蔓……”  “不是我们想得那样?她都出现在你房间里了,还穿着你的衣服,你还想解释些什么啊你?”  厉老太太不给厉祎铭说话的机会,把厉祎铭原本要说出口的话,直接怼了回去。  厉祎铭面对自己的父母亲,无奈的发紧。  见厉祎铭不开口说话,夫妻二人更是来了脾气,直觉性的认为厉祎铭是没有脸开口解释。  又是一顿狂轰滥炸,到最后,厉祎铭实在是承受不住自己父母亲的说辞,郑重其事——  “蔓蔓是我女朋友,你们未来的儿媳,你们身为她未来的公公婆婆,就这么看你们未来的儿媳?”  厉祎铭的话一说出口,厉老太太原本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就憋了回去,取而代之的,一脸的难以置信。  错愕的瞪大了眼,厉老太太懵了,这一刻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那个女人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厉老太太伸出手想要比划点什么,却发现,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尴尬情况。  到最后,厉老太太诧异的开口——  “你不是说你女朋友怀孕了吗?那个女人……我看她也没有怀孕的迹象啊?”  “不足月,还没有显怀,您当然看不出来她怀孕的迹象!”  厉老太太记得厉祎铭两个月前就和自己说了他女朋友怀孕了,这都差不多三个月了,再怎么说就算是没有显怀,她也应该腹部隆高一些啊,可是这些怀孕的迹象,她压根就没有!  “不是,我看着也不像是怀孕啊!”  厉老太太抱有怀疑的态度,但是自己儿子说的这样信誓旦旦,她又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厉老太太思来想去,都想亲自去证实一下事情的真伪,索性从沙发中站起来身体,迈开笨拙的步子,往门口那里走。  “你们父子两个人在这里聊,我去看看那个姑娘!”  说着,厉老太太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  姚文莉出门去追姚芊芊,在姚芊芊要出门之前,拦住了她。  姚芊芊看到姚文莉气喘吁吁的横在自己面前,更是恼怒的火焰蹭蹭蹭的往上冒!  “你这个女人还想干什么?我已经被我妈甩了两个耳光,这下子,你满意了?”  姚芊芊怒意未消,伸出手就去推姚文莉。  姚文莉因为住院,再加上平日里的饮食不良,身体孱弱的不行,被姚芊芊用力一推,脚下发虚,就趔趄了下。  姚芊芊因为姚文莉险些要倒下的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相反,她还觉得这是姚文莉罪有应得。  “离我远点儿,你这种女人打从心底里让我觉得恶心!”  有些人对有些人的厌恶真的就是与生俱来的,就像是姚芊芊膈应姚文莉,就是那种不需要理由,见了第一眼就不会喜欢的女人。  姚文莉心底凄凉一片,眼前这个女孩子,可是自己的女儿啊,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们两个人之间把距离拉的这么大,甚至是自己在她那里变得那般不堪,被她那样不喜欢?  姚文莉找寻不到原因,心里除了无穷无尽的苦涩之感外,再也说不出来其他的话。  姚芊芊扭头又要走,姚文莉再度横在了她的面前。  “芊芊,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就说出来,发泄出来,别憋在心里,也别让你自己难受!”  她拉着姚芊芊的手,语重心长道,碍于自己对这个亲生女儿的亏欠,她语调都低声下气起来。  姚芊芊本就不喜欢姚文莉,姚文莉在自己面前卖乖,她觉得恶心极了。  “你给我滚,你给我滚的远远的,我就不会难受了!”  她手指着门口那里,眼神儿尖锐。  姚文莉被姚芊芊的话说得心里钝钝的疼。  “芊芊,你别这样,你怎样对我都好,但是请你不要让我离开,我想看着你快快乐乐的过每一天,我不想我的存在,是你负担,让你生厌。”  姚文莉变得越发的卑微起来,对姚芊芊心存愧疚,她真的恨不得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只是她的任何做法儿,都得不到姚芊芊一丝一毫的感化。  “滚!”  被姚文莉拉扯着,姚芊芊再度来了脾气。  伴随着她嫌弃的怒骂语气,伸出手,再度猛地向姚文莉推去……  ————————————————————————————————————————————————————  一听说舒蔓有了自家老二的孩子,厉老太太根本就坐不住凳子,出了房间,就直奔舒蔓所在的休息室那里。  老太太实在是太想求证事情的真相如何了,以至于她不断加快脚下的步子。  只是,厉老太太到休息室的时候,惊异的发现舒蔓根本就没有在这里。  本来,她打算把自己的儿子找过去谈,问问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  毕竟女孩子脸皮都薄,她担心问了些不该问的会让女孩子不好意思,就找了自己的儿子过去,哪曾想,这自己的儿媳妇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舒蔓刚刚还在休息室这里的,不过她思来想去,总觉得自己要是不离开,一会儿厉老太太来找自己,自己有嘴难以说得清楚,索性,拿着自己的手机和拎包,离开了休息室。  从厉老太太追出来,厉祎铭也跟着过来了。  他倒不是怕自己母亲来找舒蔓,他担心舒蔓会受了委屈,所以凭借本能,就追了过来。  没有看到舒蔓在休息室这里,厉祎铭暗自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真的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担心的必要,舒蔓是那种懂眼色的人,她怎么可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等自己母亲找上门来呢?  “你媳妇呢?”  厉老太太没有看到舒蔓在,就问厉祎铭。  厉祎铭抬起手,不自然的刮了刮自己的鼻翼。  “可能是有事情,先走了!”  “哎呀这孩子,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  厉老太太现在倒是不去多了解自己孩子交往了什么样的女孩子,反正自己的孩子喜欢对方就好。  她和自己的老伴儿呢,就等着抱孙子,再无其他。  “快点儿,你快点给你女朋友打电话,我这还有话要和她说呢?”  厉老太太反应过来,催促着厉祎铭打电话给舒蔓。  这舒蔓逃开了自己母亲追着赶着的询问,厉祎铭自然是不会再把她找回了。  “打电话就不必了,等姑奶奶的情况稳定了,我带她回家,到时候,您和爸想问什么,想知道些什么,都随了你们的愿!”  “那得什么时候啊?你上次就说了把你女朋友领回来给我和你爸看,还不是一直诳我们,这次你又想拿你姑奶奶的事情诳我,你以为我傻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