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6章:有我在,不用担心(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6章:有我在,不用担心(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8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那得什么时候啊?你上次就说了把你女朋友领回来给我和你爸看,还不是一直诳我们,这次你又想拿你姑奶奶的事情诳我,你以为我傻啊?”  之前有几次厉祎铭就糊弄厉老太太,这次,厉老太太学聪明了,不再信厉祎铭的话。  反正他要是不把他的女朋友拿出来给自己看,她算是誓不罢休。  “我不管,反正你今天必须把你女朋友找过来让我和你爸见了面,不然,我就算是把这盐城翻个底朝天,我也得把你的女朋友找出来。”  厉老太太来势汹汹,大有一副不达目的绝对不罢手的姿势,弄的厉祎铭有一种骑虎难下,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感觉。  他也想把舒蔓领回来给两位老人看,不过这种这种事情急不得,他还准备多给舒蔓一些时间,免得舒蔓不适应,哪曾想,自己的母亲赶鸭子上架一样,根本就不留任何转圜的余地。  厉祎铭头皮发麻的厉害,到最后在自己母亲一再胁迫下,拨了舒蔓的电话过去。  ————————————————————————————————————————————————————  舒蔓从医院落荒而逃以后,觉得经历了一场惊悚事件似的回去了家里面。  没想到自己会碰到厉老太太,她始料未及,这样尴尬的情况让她至今都觉得脸颊发烫。  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她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让自己觉得这件事儿没有必要让自己这般七上八下。  用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平复自己的思绪,她拿了换洗的衣物,去洗漱间洗漱。  只是,她的脚还不等迈进浴室里,放在茶几上面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舒蔓顿住脚下的步子,转身,去茶几那里拿过手机。  看到电话是厉祎铭打来的,她没做多想,以为厉祎铭是问自己在哪里,就接了电话。  待厉祎铭说明情况,让她现在来医院这边,她有些忸怩。  “……我都已经回来了。”  她还没有做好去见厉祎铭父母亲的打算,刚刚突兀的碰见,还是在那样尴尬的情况下,她觉得自己的耳根子发烫。  厉祎铭猜的出来舒蔓还没有见自己父母亲的准备,他刚想说“没关系。”,手机却被厉老太太一把给夺了过去。  “喂,姑娘啊,我是老二的母亲,你叫我慧姨就行。”  厉老太太自来熟的和舒蔓介绍自己,弄得舒蔓根本就躲不开老太太的一番好意。  “您好,阿姨!”  不似之前没有和厉老太太碰面,她已经和厉老太太打了个碰面,根本就做不到像上次那样镇定自若的打招呼寒暄。  再加上那样不期而遇的尴尬场景,现如今和厉老太太对话,她只得硬着头皮说话。  “嗳嗳嗳。”  厉老太太激动的连连应声,客套的说了几句问舒蔓情况的话。  没有过多的就关于个人基本信息介绍多说些什么,厉老太太觉得自己和舒蔓谈的已经很熟悉了,直接切中话题的重点。  “那个什么啊姑娘,我这刚刚来老二休息室这边,你怎么走了啊?没等等我这个老太太啊?”  舒蔓知道厉老太太的话是什么意思,就岔开话题,给自己找了一个离开的借口。  “不好意思阿姨,我这边临时有点事儿要办,就没有和您提前知会一声。”  “你是去办事儿啊?没事没事,那现在办完了么?”  舒蔓:“……”  舒蔓没有料到厉老太太这么精明,神情挺不自然的。  “……还没有,还有一点儿。”  “那我让老二去接你吧,姑娘,你现在在哪里啊?”  厉老太太现在是不见到自己就不会罢休的架势溢于言表,舒蔓无措的发紧。  说来,厉老太太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老人,她根本就厌烦不起来。  厉老太太见舒蔓还有意推诿,干脆也顾不上什么叫脸,直接说自己一会儿跟厉祎铭过去找她。  舒蔓真的是被厉老太太搞怕了,到最后,没有承受的住厉老太太的软磨硬泡,答应了下来。  “您别特意过来,我现在打车去医院那边。”  “嗳,别啊,老二这有车,让他去接你就好,别打车过来了。”  厉老太太都这么说了,舒蔓没有不同意。  再者说了,厉祎铭来接自己,自己就要见厉老太太这件事儿,还能有个准备,自己也能和厉祎铭商量商量对策。  得到舒蔓的应允,厉老太太笑的更欢。  “那好姑娘,我让老二去接你。”  ——————————————————————————————————————————————————————  厉祎铭到舒蔓所在的暖心阁这边,已经是五十分钟以后。  看到厉祎铭,舒蔓一下子就垮下来了脸。  “华佗,我真的以为只要我走了,你母亲就不能再揪着我不放,哪曾想……”  舒蔓无奈的叹息,“我居然连一个上了年纪的长辈都搞不定,还真就是我人生的一大败笔。”  对于舒蔓的话,厉祎铭不容置喙。  自己的母亲,别说是舒蔓,估计除了自己那个一锥子下去扎不出来血的大哥之外,谁都制-服不了。  “也不是你的原因,连我都算计不过我妈,何况你了?”  舒蔓认同厉祎铭的话,不过自己真的还没有做好去见厉祎铭长辈的打算,心里多多少少还有些抵触情绪。  “华佗,我真的还没有做好去见你母亲的打算啊,早知道去医院找你能碰到你母亲,我打死也不会过去找你。”  厉祎铭没有安抚舒蔓的情绪,只是淡淡道——  “早晚都会见面的,也不差这一时,再者说了,你自己都说了会去见她。”  一说到自己没有坚定自己的立场,被厉老太太三言两语就给骗去了见她,舒蔓到现在都还在扼腕。  又搅着手指别扭了有一会儿,到最后,舒蔓直接拿出来上断头台的架势,一副豁出去的样儿,拉着厉祎铭就往外面走。  “走吧,反正都是要面对的,我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倒还不如坦坦荡荡的去面对。”  厉祎铭被舒蔓牵着手腕,想到舒蔓刚刚一副犹犹豫豫、扭扭捏捏,这会儿却是豁出去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下了楼,舒蔓坐在副驾驶舱,拉上安全带的同时,等着厉祎铭启动引擎往医院那边开去。  只是,厉祎铭开着车,路程刚驶过一半,舒蔓接到了自己二外婆范淑华打来的电话。  ————————————————————————————————————————————————————  舒蔓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了守在CT室外面的姚家人。  舒蔓不知道自己母亲带着自己弟弟去了姚柏昌家的事情,她接到范淑华电话说自己母亲住院了,被吓到的同时,也惊异于自己母亲现在离开医院去自己二外公家都不知道告诉自己了。  舒蔓固然生气自己母亲对自己隐瞒行踪,却还不得不关心她的情况如何。  因为情况紧急,范淑华和许秋没有送姚文莉去市中心医院,只是在区医院这边进行检查。  舒蔓从范淑华的话里得知自己母亲伤了脑袋,医生说是脑震荡,要做CT,再确定自己母亲的情况倒地怎样。  厉祎铭见舒蔓捏着手指抵在唇上,神情担忧的不行,上前揽住她的肩头。  “阿姨情况要是紧急的话,我就安排市中心医院那边,让阿姨转院到那边。”  舒蔓看了厉祎铭一眼,默默点头,而后抓住了他的手。  “我妈之前已经发生过轻微脑震荡,我怕我妈这次的情况会更加糟糕。”  舒蔓担心的不行,上次自己母亲在卓展清洁间那里就伤了头,这一次又伤了头,她真的好怕雪上加霜。  范淑华不太清楚姚文莉会倒下的具体原因,不过她是追着自己孙女出去的,她就算是不做多想,也大致猜得到是自己孙女-干-的搞事儿。  不同于范淑华的怀疑,许秋已经确定姚文莉的跌倒就是自己女儿做的事情。  不过舒蔓在场,再加上两家人是亲属关系,自然是不能把事情挑明,不然就会伤了两家人的和气。  待CT的监测报告出来,医生很准确的告诉舒蔓,姚文莉是重度脑震荡,现在正处在昏迷状况,需要转院去大医院接受调查,如果情况不容客观的话,还需要进行手术。  舒蔓听到这些字眼,身体直发颤。  她清楚的知道医生说得昏迷状态是什么概念,搞不好,自己的母亲后续的日子,就会以植物人的状态活下去。  厉祎铭没有料想到姚文莉的情况这般危急,没有耽误时间,赶紧联系市中心医院那边,让医院那边脑科的人准备对姚文莉进行治疗。  厉祎铭看舒蔓这个没有经历过事情的疯丫头这会儿急的眼眶中有眼泪瓣在打旋,双手扣住她的双肩。  “有我在,别担心。”  厉祎铭念大学那会儿是医学双学位,妇科在行的同时,对心脑血管科也在行。  舒蔓知道厉祎铭在脑科上有所造诣,直点头儿。  “你一定要让我母亲醒过来,小泽已经这个样子了,我只有我妈这一个亲人了。”  厉祎铭能理解舒蔓的担心,中肯的点头儿。  “放心吧,阿姨不会有事儿的。”  ————————————————————————————————————————————————————  市中心医院那边安排姚文莉的抢救,舒蔓全程都心惊胆战的在抢救室外面守着。  本就没有厉祎铭在,舒蔓这会儿像是没有了主心骨一样,根本就坐不住凳子。  范淑华和许秋清楚事情大致是怎么个情况,也是急的不行,但是眼下的情况,她们婆媳两个人只得安抚舒蔓,让舒蔓不要因为这件事儿就受了严重的打击。  “蔓蔓,你别担心,你妈妈不会有事儿的。”  范淑华对舒蔓这个旁系的外孙女格外的亲切,以至于上前揽过舒蔓的肩头儿,安抚着她。  “是啊蔓蔓,你别担心,你要是因为你妈妈的事情闹得心不在焉,你让你弟弟怎么办啊?”  许秋对舒蔓也有说不清楚的感情,她很心疼这个孩子,才二十几岁,就要接受父亲离世,弟弟残障,母亲接二连三进手术室的事情。  面对现如今这样的情况,舒蔓也知道她应该坚强起来,不然自己的弟弟更是没有人能照顾。  反手握住范淑华的手,舒蔓冰凉的指尖微微用力,与她掌心相对,而后吸了吸鼻子。  “二外婆,表舅妈,让你们担心我了,我会振作起来的。”  舒蔓暗自给自己打气,她要相信厉祎铭,相信厉祎铭的医术一定可以让自己母亲清醒过来的。  带着这样的信念,舒蔓的心里渐渐的燃起希望。  “嗯,蔓蔓,你这样再好不过了。”  范淑华把舒蔓交给许秋,自己要去看看舒泽,照顾一下舒泽的情况,她就去病房那边找舒泽了。  安静的长廊里没有了范淑华的存在,塑料座椅上,只剩下许秋和舒蔓两个人。  就姚芊芊任性的行为,许秋一直都想和舒蔓说一句抱歉,只是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启齿,似乎自己怎么说都不妥。  一再寻找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话题点和舒蔓说关于姚文莉昏倒一事儿,后来干脆岔开了话题,寻思找寻其他的话题,把话题由引申,联系到姚文莉昏倒一事儿上。  “蔓蔓,说来,我见你第一眼,就对你感觉格外亲切,好像冥冥之中注定了什么似的,让我对你格外的有好感。”  许秋握着舒蔓的手,以一个长辈该有的姿态,认真又chong溺的对待一个晚辈。  “说来,你这个孩子的命还真就是苦,这些年真就是苦了你!”  舒蔓颤抖了几下睫毛,静静地听许秋的话,没有搭话。  许秋长叹了一口气,“说来,你经历这么多事儿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至少能让你成长,不像我家芊芊,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分寸。”  许秋提到姚芊芊,舒蔓没做过多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虽然自己和姚芊芊、和白伊颂一样都是表姐妹,但是对白伊颂,哪怕白伊颂是自己的情敌,是自己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她都觉得自己和白伊颂的关系来的比姚芊芊亲切。  倒不是说自己不想和姚芊芊亲近,只是对姚芊芊,她见了第一眼就莫名的没有好感,根本就没有和她走近的心思。  舒蔓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感觉并不是很奇怪,她坚信姚芊芊对自己也是同样这种感觉。  许秋继续说念着,舒蔓多数情况下都是在聆听,偶尔才会插上一两句话。  “蔓蔓,其实不瞒你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芊芊好像对你母亲挺有意见的,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儿,我今天和你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我想可能是我教女无方,把芊芊给惯坏了,才使得她的脾气异常古怪,对你母亲没大没小。”  舒蔓听许秋的话,下意识的蹙眉。  不知道为何,可能是自己太过敏-感的关系,她总觉得许秋这话是在告诉自己,自己母亲这次出事儿和姚芊芊有拖不了的关系在。  搅了搅自己放在膝盖上面的手指,舒蔓抿了抿唇,半晌,没有按捺住心里的猜测,柔声询问道——  “表舅妈,你是不是知道我母亲这次昏倒的原因?”  许秋知道自己的这个表外甥女聪明,但是她这么冰雪聪明,自己三言两语就了然了事情有情况。  没有再隐瞒的意思,许秋点了点头儿。  “我不清楚事情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我猜的没有错的话,你母亲这次昏倒,和芊芊有一定的关系。”  不觉得舒蔓是个冲动到会去找自己母亲理论的人,许秋就把自己女儿不懂事排斥姚文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舒蔓。  就包括自己有甩了姚芊芊两个耳光的事情,都一并告诉了舒蔓。  听完许秋说得好,舒蔓本就堆起的眉头,拧的更紧。  许秋刚刚对自己说的话,她就有怀疑自己母亲会昏迷和姚芊芊有一定的联系,不想这里面和姚芊芊的关系大了,搞不好,就是姚芊芊推倒了自己的母亲,才使得自己的母亲昏迷了。  下意识的把手指握紧,舒蔓虽然说不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但是她骨子里依旧有改变不了的东西在,比如说冲动!  “蔓蔓,我不确定这件事儿和芊芊有没有关系,我得等她回家向她好好的问清楚,才能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  许秋还算是个慈母,但是该严厉起来的时候,也丝毫不含糊。  对于这样通情达理的表舅妈,舒蔓做不到冷下脸,让她对自己母亲昏迷这件事儿做一个解释,只得默默的点头儿。  沉默了有一会儿,舒蔓突然开腔。  “我想姚芊芊会针对我母亲,可能有我的关系在里面吧。”  舒蔓想到了那次在超市里碰到姚芊芊和藤雪的事情,不难想象,姚芊芊可能是因为恨自己,才把事情迁就到了自己母亲的身上,只是她这也未免太丧心病狂了。  就算是她对自己有意见,针对的人也应该是自己,怎么会是自己的母亲呢?  再者说了,自己母亲还算是她的姑妈,她这个疯女人也能下得去手!  舒蔓对许秋没有隐瞒,把自己和姚芊芊之前在超市那边发生的不愉快告诉了许秋。  许秋一听这话,大致了然了其中的误会。  “那可能就是芊芊本来想针对你,但是对你无从下手,才会跑去选择针对你母亲。”  说到这里,许秋又叹起气来。  “芊芊这个孩子真是太不成熟了,怎么能做出来这样幼稚的事情?”  她自认为自己在教育孩子的事情上没有出现过差错,现如今,她不得不怀疑自己这些年的教育上出现了大的漏洞。  舒蔓能看得出来许秋的自责,不过她说不出来安慰的话。  “我母亲是无辜的,她就算是对我再怎么有意见,针对我就好,不应该扯上我母亲。”  这些年来,自己母亲经历的事情足够多了,现在,她还要被一个做晚辈的算计,她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