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7章:教训(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7章:教训(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母亲是无辜的,她就算是对我再怎么有意见,针对我就好,不应该扯上我母亲。”  这些年来,自己母亲经历的事情足够多了,现在,她还要被一个做晚辈的算计,她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许秋听得出舒蔓话语里的意思,无奈的皱眉。  自己生了这样不懂事的女儿,她也无可奈何。  “蔓蔓,这件事儿,我这个做母亲的有很大的责任,我会好好教育芊芊的,给你和你母亲带去麻烦,我这个做舅妈的真的很抱歉。”  许秋的话,字字珠玑,能看得出来给舒蔓带去困扰,她是诚信实意在和她道歉。  舒蔓不觉得自己应该责备许秋,姚芊芊已经成年,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再者,许秋是长辈,舒蔓真的无法把这件事儿的责任,归咎到她的身上。  “舅妈,你也别自责,只要我母亲没有事儿,这件事儿,我不会过多的去计较。”  许秋没有再过多的说什么,反正教育孩子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应该上心,这和舒蔓追不追究没有多大的联系。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抢救室这边的警示灯熄灭。  厉祎铭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看到脸色泛白的舒蔓,他走上前,握住她冰凉的小手。  “阿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出意外,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早上就能醒过来。”  听厉祎铭这么说,舒蔓悬浮状态的心,总算是安稳了下来。  但没有抑制住自己现在还心有余悸,她揪紧厉祎铭的白大褂,搂紧他的腰。  小脑袋蹭过他的肩胛处,闷着声音。  “谢谢你!”  要是没有厉祎铭,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她真的很庆幸、很庆幸自己身边能有厉祎铭这样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的男人陪伴自己,不至于让自己碰到这么多的事情,没有一个可以让自己依靠的臂膀。  姚文莉被推去加护病房那里,姚家人逐渐散去。  舒蔓守在加护病房外面,除了去看舒泽两趟,她一直都守在这里,连厉祎铭买回来饭,她都只是吃了一点儿。  姚文莉的心跳处在一个平衡点,到了晚上十一点了,她还没有醒过来,厉祎铭让她去自己公寓那边休息。  “阿姨估计今天晚上不能醒过来了,你明天早上再过来。”  舒蔓想留下,不过她这会儿确实是累了。  点了点头儿,临走之前,她再三嘱咐护工,只要自己母亲醒过来,不管什么时间都要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得到护工的答应,舒蔓随厉祎铭回去了公寓那边。  舒蔓确实是累了,到厉祎铭公寓那边,简单洗了个澡,就倒进chuang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舒蔓再醒过来的时候,厉祎铭已经不在了,她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上午十点钟了,她没有再赖chuang,起来穿衣洗漱。  舒蔓出了洗漱间,去厨房时,发现了锅里有煮着南瓜粥,这会儿还热乎着。  盛了一些粥给自己,她快要吃完早饭时,手机里进来了厉祎铭打来的电话。  “醒了?”  “嗯,在喝粥。”  “那喝完粥,过来医院这边。”  “嗯,我喝完粥,洗了碗就过去。”  “碗先放着,喝完粥就过来吧。”  不解厉祎铭这会儿怎么这么似乎急,又似乎不急的让自己去医院,她漫不经心的舀着粥的同时,问——  “到底怎么了?是我妈醒过来了吗?”  “嗯,阿姨刚醒过来,情况很好,护工在喂她喝粥。”  一听这话,舒蔓立刻放下手里的调羹,退开椅子,“我马上去医院。”  十五分钟后,舒蔓到了医院住院部这边。  进到姚文莉的病房,她看到了自己母亲正穿着蓝白色条纹相间的病号服,安安静静的坐在chuang铺里喝粥。  虽然她气色不好,但是能醒过来,对于舒蔓来讲,已经算是万幸了。  姚文莉看见舒蔓,顿住喝粥的动作,用干巴巴的嗓音,艰涩的唤着她。  “蔓蔓。”  听自己的母亲唤自己,舒蔓的眼眶异常干涩。  她竭力隐忍,不让自己不争气的泪水滚落而下,只是,抱住自己母亲那一刻,她的眼泪,还是没有控制住的流了下来。  ——————————————————————————————————————————————————————  舒蔓陪姚文莉用完早餐,她没有急着离开,打了电话给公司的秘书小孙,让她把工作暂时交给手下的副总处理,如果急需处理的棘手文件,打电话给她。  舒蔓安安静静的陪着姚文莉,担心舒泽知道姚文莉的情况会哭,她没有找舒泽上来。  舒蔓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姚文莉聊着,许秋带姚芊芊来病房这边的时候,母女二人正商量着中午吃什么。  “你干什么啊?”  被自己母亲拉扯,姚芊芊极度不情愿的咕哝着。  她也知道自己昨天下手去推姚文莉,手下得很重,不过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错误。  对于姚文莉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她就是应该下狠手,不然,这样的女人不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她不长记性。  姚文莉和舒蔓没有料想到这会儿许秋会带着姚芊芊过来这边,神情有些微的诧异。  昨天许秋回家,狠狠的教训了姚芊芊一顿,今天早上更是早早的起chuang,在门口把意欲躲开的姚芊芊给堵住,为的就是让她今天来医院这边给姚文莉道歉。  姚文莉和舒蔓知道许秋带姚芊芊过来这边的来意,姚文莉一个劲儿的摆手,说自己没有事儿。  之前姚芊芊已经被许秋甩了两个耳光,姚文莉心疼的不行,她不想姚芊芊再受到许秋的打骂,就替姚芊芊开脱。  舒蔓不吱声,在一旁默默的看许秋如何教育姚芊芊。  她做不到像自己母亲那么大度,所以,她很希望能看到姚芊芊给自己母亲道歉的场景。  许秋又一次严厉要求姚芊芊,姚芊芊不同意,一把丢开了她拉扯自己的手。  “我说了我不会道歉,你今天把我拉来也没有用。”  在姚文莉的问题上,她坚定自己的立场,这样的女人,她就是不要道歉,谁来制-裁自己都没有用。  姚芊芊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让许秋看得干着急,但是她还做不到在外人的面前狠狠的教训自己的女儿。  “我再说一遍,给你姑母道歉。”  “那我也再说一遍,也是最后一遍,我不会给她道歉,要道歉,你自己道歉,我没觉得我做错什么事儿。”  “你……”  许秋气的整个人的手指都在颤抖,倒是姚文莉,真的见不得许秋为难姚芊芊,她直蹙眉。  “好了,小秋,我这不是没有事儿嘛,你也就别再为难芊芊了,这孩子心肠不坏,她做什么事儿也不是有意为之。”  姚文莉替姚芊芊说好话,可是姚芊芊一如既往的不买账。  昨天她替自己说话,她就不买账,不可能过了一晚上,她就会念着她的好。  “不用你给我说情,我有没有和你说,你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就拿刀砍你,都已经被我伤了两次,你还不长记性吗?”  姚芊芊说话刻薄,也顾不上去隐瞒之前姚文莉出事儿也是自己做的,当着舒蔓的面儿,大大方方承认在卓展洗手间里,姚文莉会伤了额头,也是自己的杰作。  舒蔓一听这话,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知道姚芊芊这个女人狠毒,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自己母亲,实在是无法忍受。  许秋一听说姚文莉之前受伤也是自己女儿做的,气的伸出手去推她。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丧心病狂?我看真是我和你爸把你惯得无法无天了。”  许秋真的生气,她从不知道自己女儿这般跋扈,竟然能做出来下手去伤害她姑母的事情,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  舒蔓暗自把手捏紧,想到姚芊芊对自己母亲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眼仁都变了色。  她不是一个惹事儿的人,但是也不是一个会怕事儿的人,姚芊芊这么欺负人,都已经骑到自己母亲的头上了,自己要是再不好好教训她,以后,她指不定会做出来什么样更加过分的事情。  腾地一下子站起身,舒蔓意欲往姚芊芊那里走去。  姚文莉发觉到了舒蔓的情绪变化,在她迈开步的瞬间,握住了她的手腕。  “蔓蔓,你干什么?”  姚文莉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睚眦必报,最见不惯自己受到侮辱、挑衅,从她站起身,她就料想到了她要去找姚芊芊理论,甚至是教训姚芊芊。  舒蔓没有吭声,在姚文莉的掌心里,转动了几下自己的手腕。  她想挣脱开自己母亲的桎梏,偏偏自己母亲气色不好,这会儿握着自己手腕的力道,格外的大,让她竟然一时间难以挣脱开。  “您放开我。”  舒蔓敲定了要去教训姚芊芊的想法儿,自然不会因为自己母亲的拉扯就卸下心妨。  “蔓蔓,你别冲动。”  自己的这个女儿上来脾气,可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性子,她要是真去教训姚芊芊,姚芊芊铁定是要吃亏的。  她不能看到自己的这个女儿把自己的亲生女儿给伤了,只能更加用力的握住她。  姚文莉和舒蔓在拉扯,这边,姚芊芊被许秋推到一旁,眼仁也转变冷漠。  说来,姚芊芊活了二十六年,自己的母亲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自己。  昨天被甩了耳光不说,今天她还推自己,不问青红皂白的让自己给姚文莉道歉,她想想就觉得无比恶心。  抬头往舒蔓那边看去,看到姚文莉和舒蔓正拉拉扯扯,姚文莉还一副规劝舒蔓的样子,她冷冷的抽-动嘴角。  “你们母女两个人这个双簧唱的可以啊,要是不颁发一个什么表演奖给你们母女俩,真就是对不起你们母女二人精湛的演技。”  她讥诮着,话里话外都透着对舒蔓和姚文莉不屑。  舒蔓一听姚芊芊这话,气的抿起了绯色的嘴角。  “你还真就是欠教训。”  虽然她答应过厉祎铭,说自己不会再打架,也三令五申的说了自己不会冲动。  但是姚芊芊的话,就是有让她想要打架的冲动。  听舒蔓说要教训自己的话,姚芊芊笑的更加张狂。  “教训我?呵……你以为你傍上厉祎铭,你舒蔓就是盐城的女王了么?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的样子,非得山--鸡装凤凰。”  姚芊芊呸呸做声,把对舒蔓的不屑,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还未完,说完舒蔓,她又把针对的矛头指向姚文莉。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够恶心的,我都伤了你两次,还犯jian的帮我,你脑子有毛病吧?还是说,你天生就是受虐的命,喜欢别人这样对你?”  “芊芊,你说话太过分了!”  许秋被姚芊芊的话气的脸色大变。  哪曾想,姚芊芊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没有教养的说难听的话,就包括舒泽都没有能幸免于难。  舒蔓实在是受不了姚芊芊这样的话,气的直发指,奈何自己的母亲就是这么唯唯诺诺,根本就拉住自己不放。  “舒蔓,你要是想教训我,最好现在就教训我,不然等一天我把你妈给砍死,你想找机会教训我,都迟了!”  姚芊芊把这话说出去以后,舒蔓终究没有忍受住,牟足劲儿,一把甩开自己母亲的桎梏。  “蔓蔓!”  手里没有了舒蔓的手腕,姚文莉大叫一声,却丝毫改变不了舒蔓要教训姚芊芊的事实。  “啪。”  响脆的一耳光,似布帛破裂开一般,尖锐的划破静谧的病房。  舒蔓狠狠的甩了姚芊芊一个耳光,这还未完,抡起手,又用另一只手,在姚芊芊的另一侧脸颊上,落下狠厉的一个打耳光。  舒蔓真的是被气到了,她要是对自己有意见,对自己宣泄不满就好,凭什么要把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弟弟都一并拉上来冷嘲热讽?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女人嘴巴这么狠毒的说这样的话,甩她耳光,给她深刻的教训,是她当下最想做的事情。  姚芊芊被舒蔓的耳光甩的脸颊发麻,连带着耳朵里,都是“嗡嗡嗡”的声音。  她回应过来味儿,用恶毒的目光去看舒蔓,刚刚支起自己的脸颊,舒蔓又狠狠的甩了她两个打耳光。  “jian嘴巴的女人,就应该甩她耳光。”  舒蔓这会在气头上,力气大的很,以至于姚芊芊尝到了自己嘴巴里的血腥味儿。  她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刚把口腔里的咸涩咽下去,舒蔓突然一把扯住了她的头发,跟着拉扯她的头发,往姚文莉的病chuang前拉。  “给我妈道歉,不然,我打烂你的嘴。”  舒蔓从小就是喜欢打抱不平的性格,她之前没有帮乔慕晚,也没有收拾欺负自己弟弟的小男生,这会儿自己的母亲受了委屈,她强势的替自己的母亲讨回公道。  姚芊芊被舒蔓狠狠的扯着头发,只感觉自己的脑皮都要被扯下去了一大块。  姚芊芊虽然处于弱势,但是她丝毫没有要承认自己错误的意思。  “要我道歉,呸,没门。”  姚芊芊还在嘴硬,被舒蔓牵着鼻子走,自然也不甘示弱,不断的伸出脚去踢舒蔓。  不过舒蔓向来都是打架的好手儿,姚芊芊的行为根本就伤不到她,再加上姚芊芊穿着高跟鞋,整个挣扎的过程中,她完全处于弱势。  许秋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舒蔓狠狠的教训,整个人心惊胆战。  自己养的孩子,自己怎么收拾教育都好,但是看见自己的女儿被外人教训,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里不好受的厉害。  但是姚文莉在这,两家人还是亲戚关系,她除了拉架,别无他法。  舒蔓不听许秋的规劝,扯着姚芊芊头发的力道,越来越大。  姚文莉看得心脏也疼,舒蔓教训的可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  “蔓蔓,你快点儿放开芊芊,你这是干什么啊?”  她劝慰舒蔓,但是显然不奏效。  许秋也上来拉架,都捍卫不了舒蔓这会儿的铁石心肠。  “给我妈道歉。”  舒蔓又一次郑重其事道,颇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但是姚芊芊也是犟性子的人,不肯听舒蔓的威胁,死活不低头。  舒蔓看姚芊芊算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扯过她的头发,用她的脑门,对着病chuang的铁边沿,狠狠的磕去。  “啊……”  姚芊芊撕心裂肺的一声想,响彻整个病房,她觉得自己的脑门都磕出来了一个大坑。  “给我妈道歉。”  舒蔓手上的动作不停,这会儿有些发疯,行为都不受自己的理智控制。  姚芊芊被撞的嚎嚎大哭,到最后,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姚文莉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最后整个人心死如灰。  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受了这么大的教训,自己却无能为力,她恨死了自己想现如今这样的感觉。  舒蔓又狠撞了姚芊芊的头几下,再放开她时,发现她的脑门上,全是血。  不出意外,她这会儿也已经脑震荡了。  想到自己母亲被她推的脑震荡,她这会儿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觉得心情无比畅快。  “这是最后一次我看到你欺凌我母亲,再有下一次,我先砍死你。”  舒蔓说这话不是威胁,也不是意气用事,依照她的个性,自己的亲人被欺负,她真的能做出来拿刀砍了姚芊芊的事情。  许秋看得眼眶都红了,但是还无法做到找舒蔓理论,事情本就是自己的女儿错了,这次,她受到舒蔓的打骂,也是她罪有应得,她除了心疼之外,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儿来表述。  不同于许秋,姚文莉是真的哭了。  姚芊芊是她的亲生女儿,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她这会儿额头上都是血,整个人那么狼狈,她觉得被打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姚芊芊,而是自己。  舒蔓没看许秋是什么表情,她明知道自己下手太重,但是也没有丝毫的悔意,她不过是做了她最想做的事情。  回头,瞧见自己母亲哭了,她走过去安慰。  “妈,您放心,以后……”  “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