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8章:怎么,还想再甩我耳光?(6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28章:怎么,还想再甩我耳光?(6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没去看许秋是什么表情,她明知道自己下手太重,但是也没有丝毫的悔意,也不觉得她做错了什么,她不过是做了她最想做的事情,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用最直接的办法替自己母亲讨回来公道。  回头,瞧见自己母亲哭了,舒蔓心里划过一丝不忍,走过去安慰。  “妈,您放心,以后……”  “啪!”  不等舒蔓把话说完,姚文莉狠厉的一耳光,直接落在舒蔓的脸上。  格外响脆的耳光声,似布帛裂开般,刺耳且尖锐在空气中浮动开……惊得许秋和姚芊芊都诧异的瞪大了眼。  姚文莉……竟然打了舒蔓一耳光!  舒蔓因为迎面受了一耳光,立刻有五个殷红的手指印,似魔鬼狰狞的烙印般浮现在她白-皙的脸上。  被自己母亲落下的耳光打的脸颊发麻,连带着脑袋都“嗡嗡嗡”的作响,舒蔓一时间头脑不清明  可见,姚文莉真的下了狠手。  “姐,你这是干什么啊?”  许秋被姚文莉的举动吓到了,赶忙上前。  虽然说舒蔓下手去打姚芊芊,做法儿狠了些,但是她不过是凭借着人性的本能,做了本能会做出来的事情。  姚文莉的手指都在剧烈颤抖,想到自己不断和舒蔓说不要去打姚芊芊,她偏偏不听的去打姚芊芊,呼吸急促而凌乱,可见,舒蔓的举措,真的激怒了她。  “小秋,你别管我!”  姚文莉就像是不解恨似的,拨开许秋的手,身子往前探,去扯舒蔓的手腕。  舒蔓被姚文莉打的脸腮作痛,整个人的大脑空白一片。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下手打了自己,出手还这么狠,好像自己替她出气,做错了一样。  心,一瞬间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手腕被自己母亲手腕上的力道狠狠的一扯,舒蔓蹙眉,被迫转过身。  “怎么,还想再甩我耳光?”  舒蔓闷着声音问,去看姚文莉的目光,充满了委屈和失望……  这是自己的母亲,是让自己最想保护的人,到头来,因为自己对她的保护,吃了她的一耳光。  心里,已经不是痛能形容的了,舒蔓觉得她的呼吸伴随着胸膜的起伏,都疼得像是要裂开了一般。  眼眶变得干涩起来,她这一刻想哭,像是没有了家的孩子一样,撕心裂肺的大哭。  可是,她纵然再怎样哭泣,不过是给姚芊芊和许秋母女看笑话,想了想,她骄傲的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不争气的泪水滚落而下。  姚文莉因为舒蔓的话和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注意到舒蔓脸上浮现五个殷红的手指印,下意识的握紧放下被子上面的手。  蠕动了几下喉咙,姚文莉尽力让自己情绪平静。  不管怎样说,在自己这里,舒蔓才是自己的孩子,至于姚芊芊那个亲生女儿,已经不是自己名义上的女儿了。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要冲动?”  姚文莉尽力组织语言,不让舒蔓因为自己的一耳光有任何的委屈可言,也不让自己找不到一个为自己开脱的借口。  舒蔓不吭声,固执的把头扭过去。  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替她讨回公道有什么错。  姚文莉见舒蔓对自己不予理睬,暗自叹气。  她也知道自己下手甩她耳光冲动了些,但是许秋在这里,她不得不做出来点样子,不能让许秋觉得自己教女无方。  “你别不说话,转过身过来看我,回答我刚刚问你的话。”  姚文莉去扯舒蔓的身体,但是舒蔓,就是不肯去看她,连句话都不稀罕和她说。  姚文莉被舒蔓的一声不吭弄得格外挫败,不得不伸出两个手一起去握舒蔓的手,试图缓解舒蔓心里的委屈。  “蔓蔓……”  她哑着有些嘶哑的声音唤着舒蔓,喉咙因为和舒蔓突然的陌生感而缓慢滑动。  “蔓蔓,打你是妈妈的不对,但是芊芊是你的姐姐,你怎么能……怎么能那么冲动的去打她?”  姚文莉自始至终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因为私心才对甩舒蔓的耳光,一直都认为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让许秋心理平衡。  “呵呵……”  不再像之前那样对姚文莉不予理睬,舒蔓冷笑着,声音无比空洞,就像是一个已经没有了心的行尸走肉。  再侧过眸去看姚文莉,舒蔓字字句句戳心——  “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  姚文莉:“……”  舒蔓的话,让姚文莉的心弦“咯噔”一颤。  “我可以一次一次的对你失望又重燃希望,完全因为你是我母亲,是我认为最值得我信赖、依赖的人,但是这不代表,我真的不会对你彻底失望。”  “……”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让我对你失望,我对你的宽容和敬爱,仅限于此!”  舒蔓觉得自己的眼眶变得愈发的干涩起来,一种眼泪要夺眶而出的感觉蛊惑着她的神经,让她在眼泪要掉下来的前一秒,甩开自己母亲的手,步子凌乱又发虚的往外面跑去……  ————————————————————————————————————————————————————  舒蔓跑出了病房,无视身后自己母亲和许秋那个表舅妈的呼唤,凭着直接,加快脚下的步子。  舒蔓不知道自己跑去了哪里,她这会儿只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兀自去舔舐自己的伤口,让自己不至于把最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  身子拐进一个拐角处,没有感受到周遭嘈杂的声音,舒蔓兀自用手捂着嘴巴,颓废的倚在墙壁上,悲恸的大哭起来。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母亲让自己失望多数次了,她原因一次又一次的原谅自己的母亲,完全觉得她这一辈子过得太不容易了,可是哪知道,她现在竟然因为姚芊芊,一个对她百般羞辱的女人而下手打自己。  她不是想不到她可能是碍于自己那个表舅妈在场,才不得不下手打自己,但是她完全责备自己的口吻,根本就是偏帮姚芊芊,而不是自己。  舒蔓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和姚芊芊到底谁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舒蔓哭的气若游丝,身子骨都在发颤。  她已然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受了,如果可以,她真的断绝和姚文莉的母女之情,哪怕别人怎么说她无情都好,她真的是太累了,完全没有再继续叫她一声“妈”的力气。  舒蔓陷入到自我的世界里,哭的无措,以至于眼前什么时候一双男士黑色的皮鞋,都没有察觉。  厉祎铭黑眸低垂,看舒蔓双臂抱着自己,捂着自己的嘴巴哭,他驽黑的剑眉,下意识的紧蹙在一起。  他刚刚忙完手上问诊的工作,准备去姚文莉的病房那里去找舒蔓,哪曾想,还不等自己走到门口,就看到舒蔓捂着嘴巴,从病房里跑了出来。  尤其是听到病房里传来姚文莉和许秋的呼唤声,他凭直觉,知道大事不好。  舒蔓还陷在自我的世界里,直到自己颤抖的肩头,被一双干热的手,以温柔的姿态揽入怀中,她才有了些许的意识。  厉祎铭将下颌抵在舒蔓的头顶,拥着她颤抖的身躯,无力的叹息由脑顶传来。  舒蔓拉回意识,意识到拥住自己的男人是厉祎铭,她两个孱弱的小手,死死的攥紧他腰部的衬衫,像是飘摇的浮萍找到了让自己支撑的救命稻草,以至于把整个人都格外放心的埋进厉祎铭的怀中。  被舒蔓抓紧,厉祎铭更加无奈起来。  除了用自己有利的臂膀紧紧的抱住这个外表很坚强、内心很脆弱的小女人以外,真的别无他法。  ————————————————————————————————————————————————————  厉祎铭在医院这边的休息室里,舒蔓颓废的将双手架在鼻翼处,哪怕有了厉祎铭对自己的安抚,她心里依旧不好受的厉害。  厉祎铭买了营养餐过来,他至始至终都没有问舒蔓发生了什么,只是让她进食,别把身体耽误了。  舒蔓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用筷子挑了两口米饭以后就把手里的餐盒放下。  厉祎铭见舒蔓没有胃口,他抬头看她。  收到厉祎铭看自己的关切目光,舒蔓抿了抿唇,用嘶哑的嗓音,尽可能自然的开腔——  “……我不是很饿。”  “不饿也吃点,你最近太瘦了。”  厉祎铭夹了虾仁到舒蔓的餐盒里。  舒蔓垂眸看餐盒里的虾仁,眼眶又有些发胀起来。  贝齿紧咬了几下唇瓣,她把自己的委屈和难受尽数憋回去。  “华佗……谢谢你!”  舒蔓很庆幸在自己最无依无靠的时候,还有这个男人陪在自己的身边,让自己不至于孤独到一个人舔-舐自己的伤口。  厉祎铭笑,抬手揉了揉她蓬松的头发。  “傻丫头,别多想,吃饭吧,吃完饭,我送你去公司。”  这一次,舒蔓没有再说自己吃不下去饭,或许,自己去公司那边工作,让自己忙的不可开交,于自己而言,不至于再去想这里这么多的感伤和委屈。  吃过了午饭,舒蔓没有去看姚文莉的心思,任凭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逐一挂断。  厉祎铭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舒蔓挂电话的动作,没有多说一句话。  这个小女人的固执,不是自己的三言两语能说得通的,与其这样,倒不如让她自己想明白。  车厢里放着轻柔的音乐,舒蔓无力的把身体靠在座椅上,任由耳边走过潺潺如流水般的声音。  姚文莉又一次打电话过来,舒蔓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里难受,索性直接把手机关了机,阻断这样心烦的振动,扰乱自己的思绪。  厉祎铭把车开到公司楼下时,舒蔓已经从闭目休憩状态,转成睁眼状态。  厉祎铭在办公楼前泊好车,侧目去看舒蔓。  “下车吧。”  忙,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厉祎铭不知道自己除了陪着她还能做什么,所以让她去工作,被忙忙碌碌的工作叨扰,不至于再想那些伤心事儿。  舒蔓默默的点头,伸出手去拉车门。  只是刚把腿迈出去一只,她又突然转过头。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和我妈到底怎么了吗?”  这话,她是对厉祎铭说的,虽然这个男人一向也不过问自己的私事儿,但是自己这次情绪来的这边激动,她不相信这个男人没有想要一探究竟的心思。  “上去吧。”  厉祎铭没有顺着舒蔓的话说下去,只是让她上去。  舒蔓都这么说了,厉祎铭也没有想要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心思,她难免心里失落。  说来,她还打算和这个男人诉苦,让他安慰自己一番,只是他话都这么说了,自己自然是没有再和他说下去的必要。  “我下班,你过来接我。”  厉祎铭淡淡的颔首。  舒蔓见厉祎铭没有一丝一毫询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的意思,心里有些挫败,到最后拉开车门下车,说了句“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舒蔓进了办公楼,厉祎铭没有急着离开,他拉开储物格,从里面拿出来许久都不曾碰过的香烟。  从事医疗方面的关系,厉祎铭很少抽烟,当初会选择抽烟,不过是因为自己手上有一个医疗器械制造、输出的公司,免不了一些交际应酬,就学会了抽烟。  但是一般情况下,他不会碰烟,除非,碰到了某些让自己烦心的事情。  将香烟在指间点燃,厉祎铭没有抽,任由香烟浮动开青白色的烟雾,弥漫在自己的感官世界里。  一再思量关于舒蔓和她母亲之间有什么事情,他手撑住在额头上,到最后,拿过工作台上面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  厉祎铭再回到医院的时候,没有急着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姚文莉所在的病房那里。  舒蔓和姚文莉大闹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这会儿许秋已经带着闯了祸的姚芊芊,包扎完头上的伤口回了家。  厉祎铭进去病房的时候,姚文莉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她刚刚联系不上舒蔓,就找医护人员要厉祎铭的手机号,寻思通过厉祎铭来联系舒蔓,哪知,医院这边不肯提供厉祎铭的手机号码给自己,哪怕自己说是厉祎铭女朋友的母亲,他们都不予理睬。  没有办法,她准备去找白伊颂,只不过不等自己去找白伊颂在,这厉祎铭自己个就来了病房这边。  “祎铭,你知道蔓蔓在哪里吗?”  姚文莉说不担心舒蔓是不可能的,怎么说,母女二人也在一起生活了整整二十六年,就像是没有真正的直系血缘在里面,也有情分在里面。  被询问关于舒蔓的情况,厉祎铭不动声色的掀了掀眼皮。  而后,用磁性的嗓音淡淡道——  “去公司上班了。”  姚文莉原本悬浮状态的心,因为厉祎铭的话,沉稳了下来。  “这孩子啊,真的是让我担心死了。”  她真的怕舒蔓出点什么事儿,不然,姚家这边要怎么看自己。  厉祎铭见姚文莉原本担忧神情,因为自己的话,逐渐舒展开,动了动放在裤兜里的手指。  沉寂了有几秒,姚文莉准备和厉祎铭说说话,缓解一下尴尬,厉祎铭先她一步,掀动嘴角,开了口——  “阿姨,如果您不打算善待蔓蔓,就趁早断了和蔓蔓的母女关系。”  这话说得虽然重了些,但是不可否认,他是打从心底里说这话。  刚刚他打了电话给原本姚文莉赌博时惹得那些债主。  之前他替姚文莉还那些欠债主的钱的时候,对方有说是姚文莉把舒蔓卖给他们的,所以才有了自己阴差阳错之下救下舒蔓的事情。  当时他没信,还觉得这些人无比无耻,放了高-利-贷不说,还要霸占舒蔓。  现在想来,觉得有些蹊跷,他就找人问了那些债主当时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一打听不要紧,对方说姚文莉根本就不是人,要不是厉祎铭把欠款提前送到,姚文莉准备和那些债主签署合约,把舒蔓抵给他们。  听那边给自己的消息,厉祎铭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舒蔓是姚文莉的女儿啊,她再怎么想要还债款,也不能把自己的把女儿给卖了啊?  这不是旧-社会,她的做法儿,根本就不能为人所接受。  厉祎铭思量这里面的关系的同时,他派去打听情况的人的一句话,点醒了他。  “这哪里会是亲生母女啊,我看啊,这嫂子根本就不是她妈的亲生孩子!”  这句话就像是触碰到了厉祎铭的某一根心弦似的,他陷入到了自我世界的沉思了。  想到自己朋友的话或许没有道理,他就翻出来关于舒蔓和舒泽的血检报告。  对比了一下上面的相关涉及,发现舒蔓和舒泽的血型根本就不同,厉祎铭拧了下眉头。  正常说来,人与人之间血型不同不能代表什么,但是身为同姐弟,竟然会血型不同,不排除这里大有文章。  厉祎铭不是一个喜欢抱有怀疑的人,也知道血型不能证明什么,但是他真的担心自己一旦种下怀疑的种子,事情就会因为自己的猜测得到印证!  医院那边有舒泽的血检报告,但是舒蔓那边,除了有她的基本信息之外,再无其他,自己要是想要证明两个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还得做DNA鉴定。  做DNA鉴定很麻烦,不像是做普普通通的检查那么简单,所以厉祎铭一再思量,准备来病房这边探探姚文莉的口风,看一下自己的说辞,会让姚文莉产生怎样的反应。  姚文莉因为厉祎铭的话,神情一愣。  她不知道厉祎铭发现了什么,还是知道了些什么,但是他的话说得太有针对性,让自己不得不怀疑。  兀自陷入到猜想的世界里,以至于自己不自觉蹙眉,变了脸色的神情都被厉祎铭一眼不差的瞧了进去。  把姚文莉眼底一闪而过的闪烁纳入眼底,厉祎铭抿了抿嘴角。  姚文莉在厉祎铭深沉目光的注视下,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干笑了两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