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31章:回家(2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31章:回家(2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183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对于随厉祎铭回家见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不过这种事情是早晚的事儿,不是自己紧张,没有准备好,就可以更改的,索性,她也不再忸怩。  让厉祎铭在前方十字路口的水果店那里停车,她下车去买了些水果,放在一个果篮里,然后又让厉祎铭把车拐去营养品专卖店那边,买了一些西洋参、燕窝中老年实用的补品。  厉祎铭一早就通知了厉老太太,说自己今天会带舒蔓去老宅那边,让她和自己父亲准备一下。  也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舒蔓紧张的搅起手指,尤其是车子拐进厉家老宅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悬到了嗓子眼处。  厉祎铭泊好了车,见舒蔓紧张的把手指搅在一起,他伸出手,将手握在她两个合在一起的小手上,语调轻缓的安慰道——  “手怎么这么凉?很紧张?”  舒蔓没有否决,中肯的点了点头儿:“我心跳特别快,我觉得……我一会儿可能心脏弹出来!”  听舒蔓的话,厉祎铭浅笑了下。  “有什么可紧张的,我一直在,没有紧张的必要!”  伸出手臂,他揽住她的肩头到臂弯中,用掌心揉着她有些蓬松的发丝。  “别紧张,深呼吸!”  随着厉祎铭的话,舒蔓深呼吸了几口气,伴随着她长距离的呼吸,暂时舒缓了一下心里的紧绷感。  “怎么样了?有没有松懈一些?”  舒蔓点了点头,“比刚刚好很多!”  辛亏这个男人陪在自己的身边,不然她觉得自己真的会手足无措到不知如何是好。  “和我进去,嗯?”  舒蔓有些难为情,揪了揪厉祎铭的白衬衫。  “在等一会儿,我再捋一捋思绪的。”  厉祎铭笑,抬手继续揉着她软软的头发,“好。”  又过了差不多两分钟,舒蔓觉得自己差不多了,就扯着厉祎铭的袖口,说她好了。  说来,她也不敢耽误太长时间,关于厉老太太是什么性格的人,她有听自己的好闺蜜乔慕晚说过,她可不敢保证自己要是再这么继续磨蹭下去,厉老太太会不会和厉锦弘两个人从里面出来,与其这样显示自己这个做晚辈的没有修养,倒不如自己主动进门。  “真的可以了?”  厉祎铭抱有怀疑的口吻询问道。  “嗯。”舒蔓重重的点头,“我真的已经好了,我们进去吧。”  说着,她扯着厉祎铭的手腕往里面走,只不过刚走开两步路,她顿住脚步,“我差点忘了把买来的东西拿下车!”  说着,舒蔓让厉祎铭开后备箱,把里面的东西逐一拿出来。  虽然舒蔓买的几件老年人保-健-品和精装茶叶不是很名贵,对于厉锦弘和肖百惠这样有身份的老人来说见得多了,但是这也是她的一番心意,礼轻情意重。  厉祎铭看舒蔓如此面面俱到,笑着接过她手里的礼品盒。  两个人进了门,家里的帮佣一说厉祎铭带着女朋友回来,厉老太太当即就解下自己腰上的围裙,出门相迎。  看到舒蔓,又看到舒蔓会来事儿的买了东西过来,厉老太太笑得满脸尽是褶子。  “伯母您好,我叫舒蔓,很抱歉这会儿才来拜访您和伯父。”  不同于乔慕晚面见厉老太太和厉锦弘时毕恭毕敬的唤他们两位老人“厉老先生”、“厉老夫人”,舒蔓很自然的称他们为伯父伯母,一下子就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厉老太太听舒蔓温婉的声音,连连应声。  “嗳嗳嗳,没事儿没事儿,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  “这是我买给您和伯父的一些礼品。”  舒蔓把东西递上去,厉老太太佯装不悦,心里却乐开了花似的让家里的帮佣接下礼品。  “你说你这个孩子干嘛这么见外啊?来就来呗,还没什么礼品!”  “这是蔓蔓的一番心意!”  厉祎铭在一旁应了声,全程都是单手拦着舒蔓肩头的动作,足以见得他对舒蔓的呵护,生怕她会受到什么委屈。  舒蔓因为厉祎铭的话被说得不好意思,不自觉的红了脸。  厉老太太把一对璧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笑得更欢。  “之前怎么没看你这么用心的护着一个人?”  厉老太太这话说得比较有针对性,让舒蔓的耳根子都跟着一起发烫,索性,她又把手里的果篮递上去。  “厉老夫人,这些都是南方今天运来的水果,让家里的佣人洗了以后放冰箱里,晚上您和伯父一起吃。”  看舒蔓如此贴心,厉老太太笑得眼睛都成了一道缝。  “这蔓蔓真是有心了!”说着,厉老太太接过果篮,因为果篮足足有五斤重,老太太又忍不住咕哝一声——  “这都要成一家人了,还买这么多水果,我和我家老头子哪里能吃得过来啊?”  ————————————————————————————————————————————————————  厉锦弘去隔壁找老王头下象棋,这段时间,厉锦弘下棋总输,偏偏老头子上了年纪的关系,越挫越勇,就算是输了也锲而不舍的去找隔壁老王头下象棋,好像自己要是不赢一局,就誓不罢休似的。  厉锦弘又一次输了棋回来,输了棋的他,格外不顺气,一进门就把鞋噼里啪啦的丢在玄关那里,好像是负气的老顽童似的,脾气异常乖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