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39章:有孕(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39章:有孕(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68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知道她所说的补偿,会不会是拆散厉祎铭和舒蔓,然后……让厉祎铭和自己好!  “补偿我?好啊,那你把舒蔓和厉祎铭搅黄了吧,让厉祎铭和我,如果你能做到,你之前对我做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其实不用姚芊芊多说,姚文莉刚刚已经暗自敲定了心思,准备让舒蔓被厉祎铭,归还给姚芊芊!  “芊芊,我不想欠你欠的更多,只要你说,我……我一定尽可能满足你!”  “好啊,那你就把舒蔓和厉祎铭拆散了给我看,我看看你到底是真有这个本事儿,还是说谎诳我!”  又过了差不多五分钟以后,姚芊芊率先站起身,拿过自己的拎包,把墨镜挂在脸上的同时,离开了咖啡厅。  姚文莉颓废的坐在座椅那里有近二十分钟,而后,才神情恍惚的站起来了身体,往门口那里走去。  姚文莉和姚芊芊逐一离开,不过她们两个人的对话,被白伊颂全部都听了去……  ————————————————————————————————————————————————  白伊颂难以置信的走出咖啡厅。  她现在越发的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一开始姚文莉从姚芊芊的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东西哭,再到后来提及到姚芊芊也喜欢厉祎铭的话,以及后来姚文莉出手打舒蔓,还有现在姚文莉要拆散舒蔓和厉祎铭,成全姚芊芊和厉祎铭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她觉得越发匪夷所思起来。  按理说,姚芊芊只是一个侄女,舒蔓才是正真的女儿,这姚文莉到底在想些什么,她越发的搞不懂了!  不过她想不明白姚文莉归想明白姚文莉,她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把姚文莉要拆散舒蔓和厉祎铭的事情告诉他们两个当事人,不然,到时候事情就会变得糟糕起来。  白伊颂没有过多的再继续在咖啡厅这里逗留,快步离开了咖啡厅。  白伊颂出了咖啡馆,一坐上车,就打电话给厉祎铭,不过厉祎铭的电话没有打通。  打不通厉祎铭的手机,白伊颂立刻转为打电话给舒蔓。  不同于厉祎铭没有接自己的电话,舒蔓很快就接了自己的电话。  觉得自己和舒蔓在电话里,把话说不明白,她就说自己要去她公司那边。  “到底怎么了啊?”  听白伊颂慌慌张张,少了以往她严谨、认真的作风,舒蔓抱有怀疑的态度,询问她。  “电话里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还是见面和你说吧!”  白伊颂要是在电话里和舒蔓透个底还好,但是偏偏白伊颂说要见面说,这让舒蔓这个急性子的人,一时半会儿有些受不了。  “你先在电话里和我说一个大概!”  “你让我说一个大概,我也不知道如何说起,不过事情是关于你、祎铭和你母亲的,你先做一个心理准备吧!”  “关于我,祎铭还有我妈?”  这三者被联系在一起,舒蔓越发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姐,你快点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啊?你不是这样性子吞吞吐吐的人啊?你先和我说一个大致,等我们见了面再细说!”  打从舒蔓意识到白伊颂的好以后,她再也不以敌对的态度对她,两个人渐渐的有什么话都说,连带着之前因为厉祎铭的事情争得头破血流的事情,也告一段落。  “那我和你说了,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嗯嗯!”  舒蔓重重的点头儿,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就是……我刚刚看到你母亲去见姚芊芊,她们两个人见了面以后,说了一些有针对性的话!话题的中心点是围绕你和厉祎铭,不过……我也不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想的,她竟然答应了姚芊芊,说是会拆散……”  白伊颂的话不等说完,前方一辆没有刹住车的大货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伴随着让人眼球瞪大的惊悚声,车体碰撞时,发出的轰然爆炸声,“砰!”的一下子剧烈响起……  ——————————————————————————————————————————————————————  姚菁等人赶去医院那边的时候,得到的消息是白伊颂经过抢救,医治无效而死亡的消息,瞬间感觉晴天霹雳,嚎啕大哭的声音,响彻整个长廊。  舒蔓得知白伊颂在和自己打电话的过程中,发生车祸死亡,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  白伊颂是为了自己而死的,竟然是为了自己才发生车祸,然后死亡……  就像是被死亡之手狠狠的扼制住了喉咙,舒蔓的变得难以喘息。  眼角处格外干涩,让她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已然说不出自己心里的滋味,这一刻,舒蔓好想死去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白伊颂,而是自己!  心头说不清楚的感觉,刺激着舒蔓的每一根神经,让她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抢救室外面的长廊里,白家人和姚家人的哭声,穿透力格外强的传来,却根本就改变了白伊颂已经去了的事实!  舒蔓目光死死的盯着已经灭了灯的抢救室,她没有能做到像其他人那样,随白伊颂被推出来的担架车一直走去太平间那里,她已经没有了站起来了力气,就那样听着车轮轱辘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自己的听力范围内,越走越远……  悠长的走廊里再度恢复静谧的时候,还有少数的几个人在无声的啜泣。  白伊颂才三十岁,一个仅仅才三十岁的年轻生命,连婚都没有结,男朋友都没有交往,就那样活生生的去了,这样的结果,谁都难以接受!  和白伊颂在一起工作的医护人员,知道她因为车祸已经离开了的消息,都默默地流下来了眼泪。  白伊颂带人虽然刻薄严厉了些,但是她不是一个坏人,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她为人很亲善,谁有问题,她都会出手帮忙。  从她知道舒泽是自己姨母姚文莉的孩子,她时不时就去看舒泽一事儿就可以看得出来,白伊颂真的是一个外表刀子嘴,实际内心是一个格外柔软的人!  舒蔓哭的泣不成声,嗓子嘶哑的厉害。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一刻,她深刻明白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伊颂于自己的生命而言,曾经是情敌,却也是自己的表姐,一个真心实意待自己好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泪水已经流感枯竭的关系,舒蔓哭到最后,除了无声的张开嘴巴,脸色苍白到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对……对不……”  不等她用虚弱的声音,把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眼前突然一黑,跟着下一秒,瘫软的身体,直接倒在了地上……  ————————————————————————————————————————————————  “我说你们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位小姐怀孕两周,你们竟然还丢下她一个人在走廊里!”  “啊?”  听了这话的许秋,惊异的瞪大了眼。  舒蔓怀孕了?  刚刚白伊颂从抢救室里被推出来送去太平间那边,所有人忙得慌手慌脚,关注的重点都放在白伊颂的身上,谁也没有关舒蔓这边,以至于根本就不清楚舒蔓到底是怎么昏倒在了医院的走廊里。  舒蔓昏倒以后,还是一旁的医护人员给她送去了急诊室那边,后来再联系上姚家人的。  医生一听许秋张嘴惊讶,冷下来了一张脸。  “别说你不知道你女儿已经怀了孕的事情?”  “不是医生,她不是……”  许秋意欲解释,说舒蔓并不是自己的女儿,却被医生给的打断。  “我刚刚给你女儿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她严重贫血,这次昏倒就是贫血造成的昏厥,再加上你女儿情绪不稳定,伤心过度,在胎盘还稳定的情况下,她继续这样情绪不受控制,很容易就会把孩子流掉!“  一听这话,许秋也不敢怠慢了。  姚文莉那边本身就脑震荡,还不知道舒蔓昏厥的事情,身为舒蔓的舅妈,她这会儿只得把事情拦下。  “医生,没有关心我孩子是我的不对,但是请你一定要保住孩子啊!”  舒蔓的男朋友是厉祎铭,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厉家的种。  这厉家的孙子,她哪里敢有任何差池?  舒蔓被推去病房里休息吊水,许秋又赶去了白伊颂那边。  今天这一天,晴天霹雳的消息,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姚家人接受。  在姚家的几个孩子里,白伊颂是最优秀的一个,也是被觊觎厚望的一个,现如今发生车祸死亡这件事儿,姚菁和白家人,还有姚文昌夫妇都哭断了肠,姚菁有几次没有承受住这样沉重的打击,哭昏了过去,再醒来,再哭昏了过去。  厉祎铭忙完一个大型手术,刚出手术室,就被告知白伊颂因为车祸死亡,和舒蔓怀有两周身孕的消息,脸色大变。  厉祎铭本是性格沉稳的人,但是不可否认,这两个消息被自己知晓,恍惚有两个极端一样的冰火对峙感,充溢在他的思绪里。  他做不出来因为舒蔓怀孕而喜出望外的表情,因为白伊颂发生车祸死亡这样冷冰冰的字眼,他锋朗的眉头,紧蹙到了一起。  ——————————————————————————————————————————————  厉祎铭再折回病房那里的时候,他看到了默默流着泪的舒蔓,脸色苍白的像是随时都会凋零的花瓣一样,抱着双膝坐在chuang铺里,眼神儿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他刚刚从太平间那边回来,姚家人和白家人的情绪都不好,让他们接受白伊颂年纪轻轻的生命就这样去了的消息,确实太过残忍。  迈着步子走上前,厉祎铭坐在chuang边。  舒蔓双眼通红,像是没有生气的布娃娃一样,不知道在思索着些什么。  厉祎铭看舒蔓眼神儿空洞如死水般流着眼泪,心头自是针扎一样的疼。  伸出手,他用自己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去擦拭她无声流下的泪水……  他指腹刚触及到舒蔓的眼帘,舒蔓伸出双手,一下子就搂住了他的脖颈。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事情来得那么突然,如果我知道她在开车,绝对不会和她通电话,更不会催着她马上来我这边,华佗,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突然,我对不起她,真的对不起她……”  舒蔓哭得羸弱,语序凌乱的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有两个周身孕的事情,也顾不上其他,心里充满了对白伊颂的抱歉。  厉祎铭看舒蔓哭得像个泪人,无力的叹息。  从舒蔓乱了章法的话语里,他大致了解到了事情差不多是怎么一回事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