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0章:助纣为虐(1万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0章:助纣为虐(1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87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哭得羸弱,语序凌乱的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有两个周身孕的事情,也顾不上其他,心里充满了对白伊颂的抱歉。  厉祎铭看舒蔓哭得像个泪人,无力的叹息。  从舒蔓乱了章法的话语里,他大致了解到了事情差不多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他坚信这个性格大大咧咧的疯丫头,不可能有害人的心!  “好了蔓蔓,别哭了,我知道事情不怪你,别哭了!”  厉祎铭手扣住舒蔓的后脑,拥着她颤抖的肩头儿,不住的叹息。  白伊颂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会惋惜,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怪谁都没有用,把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调查清查,才是首要处理的问题。  厉祎铭劝自己,舒蔓也放下这个心结。  要不是自己在和白伊颂打电话,让她快点来这边,追着赶着问她到底怎么了,白伊颂也不至于开车和自己打电话,没有顾忌前方的路况。  越想心里越是难受的厉害,以至于她抓紧厉祎铭的前襟,把泪水像是断了段的珠子一样,打在厉祎铭的衬衫上。  厉祎铭想到安慰舒蔓,但是看她哭得这么孱弱,一时间找不到安慰她的话,索性,也就不再吭声,紧紧的拥住她颤抖的双肩……  过了有好一会儿,舒蔓哭累了,抬起头,用一双肿的像是核桃一般的眸,去看厉祎铭。  “……我姨母和大外公他们……怎么样?”  舒蔓的声音嘶哑的不像话,还带着没散去的泪腔。  厉祎铭抿了抿唇,表情凝重。  “她母亲,哭昏过去了三次!”  白伊颂是白家的独生子,是姚菁的掌上明珠,就这么突然的没有了孩子,她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舒蔓听厉祎铭如是说,眼眶又一次干涩起来。  她已经把自己的眼泪快要哭干涸了,但是想到自己给姚家,给白家带去那么大的冲击和重创,她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愧疚。  “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罪人!”  “啪!”  重重的一个耳光甩在了自己的脸上,在静谧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清晰,可见,舒蔓打自己的这一个耳光,真的下了狠手。  厉祎铭见舒蔓自己折磨自己,心疼的抓住她的手。  “蔓蔓,你这是干什么?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需要折磨自责!”  “不……不是这样的!”  舒蔓摇头,泪水,又一次决堤般的滚落而下。  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爱哭鼻子的人,但是白伊颂的死,自己有不可抹灭的责任,她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儿。  见舒蔓这般自责,还自己折磨自己,尤其是她苍白到不着一丝血色的脸,看得厉祎铭直蹙眉。  “蔓蔓,你别再继续折磨你自己了,你……怀孕了!”  舒蔓:“……”  怀孕了三个字传到舒蔓的耳朵里,让她原本懊悔的神情一怔。  用一双死水般空洞的眸去看厉祎铭,她眼底有差异。  “我……怀孕了?”  她蹙眉质问,口吻是难以置信。  “嗯!”  厉祎铭点头,“已经两周了!”  舒蔓听厉祎铭告诉自己,心弦蓦地一松。  老天爷能不能不要和她这么开玩笑?  她前脚刚害死白伊颂,后脚,厉祎铭就告诉自己怀孕了,这未免也太过残忍了!  好像,一命抵一命,白伊颂的命,被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给抵了过去。  用双手抱住脸,舒蔓没有因为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有丝毫的高兴可言。  泪水顺着她的指尖往下流淌,她抿紧着唇,让自己的悲伤情绪,尽数宣泄而出。  她是一个罪人,老天爷这会儿竟然还要开玩笑的让她怀孕,一定要让她认清楚自己的罪孽有多深重吗?  厉祎铭见舒蔓又哭,无力的叹息。  他也知道这会儿小家伙来得多不是时候,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两件事发生的赶巧,碰在了一起,他也无可奈何。  安安静静的陪舒蔓待着,过了有好一会儿,她抬头——  “我要去见见她,见她最后一面!她还有没有在太平间那边?”  舒蔓说得她,指的是白伊颂!  对白伊颂心存愧疚,她洗不清自己的罪孽,只想再去见她最后一面。  厉祎铭没有吭声,兀自陷入沉思,半晌,嘴角轻动。  “你身体太虚弱,还贫血,你状态这么不好,这会儿过去,对你和腹中的胎儿都不好。”  身为医生,他要是连自己女人的身体都不呵护好,这个医生做的也是够差劲儿。  舒蔓低下头,将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她再怎么觉得肚子里的小家伙来得不是时候,也得接受这个小生命的出现。  很多时候就是命,或许老天爷也是想考验自己。  “那你替我去看看她,顺便……看一下我大外公、外婆和姨娘!”  既然自己双身体不方便过去,只好找厉祎铭代劳。  厉祎铭没有推诿,点头。  “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先吃点东西,等你吃完东西,我再过去。”  “我吃不下!”  见厉祎铭拿出手机叫订餐,她伸手拉住他,拒绝了他的好意。  “你现在过去吧,不用管我!”  她这会儿真的是没有胃口吃饭,发生白伊颂出车祸死亡这件事儿,她精神状况濒临崩溃,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厉祎铭伸手去扶她的双肩,“产检显示你严重营养不良,你现在不是自己个一个人的身体,就算是再怎么不想吃东西,也要考虑一下你肚子里的小家伙,不是吗?”  听厉祎铭耐着心思,对自己循循善诱,舒蔓抿了抿唇,把自己的手,落在自己的小腹上。  “我一会儿自己订就行!”  “你确定我不替你订餐,你自己一会儿能订?”  舒蔓:“……”  “或者说,就算是订餐,你确定你能吃?”  被厉祎铭连续反问两次,舒蔓没有做声。  确实,厉祎铭不在这里盯着她,她真的不大可能吃饭。  见舒蔓没有吭声,默许了自己的话,厉祎铭重新在手机里找订外卖的软件。  “我给你订粥,你少喝点粥,就当养胃了!”  径直在手机软件里搜索出来粥,他点了一份养胃粥。  怕舒蔓喝粥味如嚼蜡,他又点了一碟的拌菜。  待订好餐,他走到chuang边,拥着舒蔓。  “我订好了东西,等你吃完,我再过去那边!”  舒蔓没有再拒绝,点了头。  ——————————————————————————————————————————————————  “芊芊,你这是干什么呢?”  姚文莉出了咖啡厅的门,正好看到神色慌张的姚芊芊,把扳子和一些叮叮咚咚的东西收入到手提兜里。  姚芊芊见姚文莉盯着自己看,就像是被突然抓住了小尾巴似的,她脸色一白,然后急忙往自己的手提兜里放扳子。  她这一慌张不要紧,手里拿着的修理工具,一下子就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姚文莉诧异的看着姚芊芊的行为,待手提兜里的东西都掉落出来,她恍惚明白了姚芊芊在干什么。  惊恐的瞪大眼,“芊芊,你在干什么?”  她走上前,一把就扯住了姚芊芊的手腕。  “芊芊,你这是要干什么?你怎么能……”  “放开我!”  见自己办事儿不利被姚文莉给抓住小尾巴,她冷下脸,一把甩开她的手。  “别管我的事儿!”  姚芊芊恶狠狠的说话,然后半蹲下身体,把掉落在地的工具重新收到手提兜里。  姚文莉见姚芊芊貌似给她身边的车,松动了轮胎的油箱亦或者是车胎,她不顾及姚芊芊对自己的厌恶,又一次握住了她的手。  “芊芊,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么?”  对姚芊芊质问的同时,姚文莉把目光落在一旁的红色丰田凯美瑞车体上。  待看清楚车牌号,她大惊。  这不是白伊颂的车牌号?  姚芊芊在给白伊颂的车使坏?  姚文莉如是想的,然后目光赶忙往四下扫去。  目光没有看到白伊颂的存在,但是白伊颂的车在这里,想来也知道白伊颂就在附近。  “芊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你表姐?”  她冷下了脸,不再是对姚芊芊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儿,而是拿出了长辈的姿态,质问她。  没有见过对自己神情这么冷的姚文莉,姚芊芊抿紧唇,扔开她的手。  “我的事儿不用你管,你管好你的破事儿就行了!”  姚芊芊本就嫌弃姚文莉,这会儿她对自己长辈姿态的询问,听得她格外不舒服。  见姚芊芊收拾好东西要走,姚文莉追上她,扯住她的手腕。  “那是伊颂的车,她是你表姐,你为什么要对她的车使坏?”  姚芊芊抽-动了一下嘴角,“我知道是她的车,我就是要对她的车做手脚!”  她对白伊颂早就看不顺眼了,同身为姚家的孩子,因为白伊颂样样比自己优秀,她没少受到姚家长辈的喜欢和赞许。  而她则不同,她打小学习就不好,这还不算,因为家里娇惯自己的关系,她性格被培养的心高气傲,一般人,她都以鄙夷的眼神儿对视。  就这样,在家人,朋友的面前,自己被他们看成自己一无是处,处处都不如白伊颂,以至于她动不动就对白伊颂使暗箭。  白伊颂也不傻,她看得出来姚芊芊对自己的敌意,不过她毕竟是姐姐,懒得和姚芊芊这个做表妹的计较。  就这样,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好,很多时候哪怕面对面,都像是对手似的,分外眼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姚芊芊大方承认,姚文莉气得一把就推开了她。  说到底,姚文莉是失望的。  再怎样说,眼前这个女孩也是自己的女儿,她这般心肠毒辣,她做母亲,真心愧疚。  她深知,自己不存在于她成长的这些年,是她的不对,但是她不觉得,姚芊芊就此应该对别人下狠手,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姚芊芊脚下穿着高跟鞋,被姚文莉这么一推,脚下一个趔趄,脚踝有丝丝疼痛感沿着神经末梢传来。  待她站稳,无视姚文莉眼底泛出痛心的涟漪,冲她喊——  “你干什么啊?神经病一个!”  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完话,她愤愤不平的瞪了姚文莉一眼,而后转身。  “你别走!”  见姚芊芊要走,姚文莉走上前,有一次握住她的手腕。“  “你别走,你去把你刚才做得手脚修复好!”  她虽然不清楚姚芊芊到底对白伊颂的车做了什么手脚。  但是既然她手里拿着修理的工具,不出意外,就是拆下来了她的车上面的某个零件。  她不懂一个车被做了手脚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总觉得一辆车被做了手脚,白伊颂要是开车,可能会出事。  “你有病吧?”  姚芊芊来了脾气,“你一定要我膈应你,每次看到你都像是看到过街老鼠一样吗?”  姚文莉:“……”  姚芊芊的话过于犀利,直戳姚文莉的心,让她本就痛心的神情,变得更加黯然。  见姚文莉不说话,耷拉着头,重拾一副畏手畏脚的样儿,她莫名的觉得心头儿更恶心。  “你最好让你的嘴巴放严实点儿,有时候当个瞎子,比当个嘴欠的人要聪明!”  带着警告意味的说完话,她转身,抬脚欲走。  只是转身的瞬间,她眼角的余光发现姚文莉拿出手机,她猛地回头儿。  “你要干什么?”  她走上前一把就夺过来姚文莉的手机。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和姚文莉把话说明白了,她不至于再惹恼自己,哪曾想,她还是这么没有脑子,竟然要打电话给白伊颂。  盯着手机屏幕上,白伊颂的手机号,她冷着脸举起手机。  “怎么,就这么想给你的好外甥女打电话啊?”  她冷笑着,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神情格外狰狞,尤其是眼底,泛出血丝。  “既然你不肯把车重新修好,我只好打电话给她!”  “你做梦!”  姚芊芊大喊一声,捏着手机,力道狠厉的往水泥堆砌的台阶上,重重的一摔……  “啪!”  手机被摔个粉碎的声音传来,让姚文莉一下子瞪大了眼。  “你干什么?你居然……你居然这么……”  姚文莉呼吸因为姚芊芊疯狂的举动而凌乱,连带着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明白了。  “是你惹我的!”  不再是之前冷笑的样子,姚芊芊的神情格外阴狠,尤其是一双眸子,猩红的可怕,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姚文莉因为姚芊芊咬牙切齿的话,和格外狰狞的神情,心弦狠狠的震撼着。  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儿!  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姚文莉也不例外,她觉得姚芊芊不应该是这样一个心怀毒辣的女孩子,应该是一个积极向上,乐观开朗的人,只是……她真的想不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是这样一个让自己痛心的孩子。  “你马上给我离开!”  姚芊芊双手抱臂,冷着脸命令。  她刚刚和姚文莉在咖啡厅谈话的时候,看到了躲躲藏藏的白伊颂跟踪过来。  她不知道白伊颂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她第六感坚信,她一定听到了自己和姚文莉的对话。  虽然她和姚文莉之间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但是她要是把自己让姚文莉拆散舒蔓和厉祎铭的事情告诉舒蔓,舒蔓一定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里,她一时间就生了要教训白伊颂的念头儿。  所以她刚刚出门的时候,看到她停放在咖啡厅那里的车,就去了咖啡厅旁边的修理厂那里,借了修理工具。  “我不!”  对姚芊芊实在是太过失望,所以这次姚芊芊要求自己离开,姚文莉死活不依。  自己的手机已经被砸碎,她要是想告诉白伊颂,不让她开车,只能在这里等她。  “我要等伊颂回来,我不能让她开这辆车回去!”  姚芊芊意识到姚文莉要破坏自己的好事儿,眼白溢裂出血丝,突兀的眼球,好像要从眼眶里弹出来一样的瞪着姚文莉。  “啪!”  响脆的一耳光在姚文莉的耳边,突兀的响起来,在浮躁的白天,都显得格外清晰,可见,姚芊芊真的是下了死手。  姚文莉被姚芊芊落下的耳光打的耳膜发胀,连带着头都“嗡嗡嗡”的作响,隐约间,唇齿间,还以弥漫开的血腥味儿……  “你一定要和我对着干是不是?”  姚芊芊尖细的声音质问姚文莉,“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你知不知道,没有你的存在,我过得很开心,很快乐,但是就是因为你的出现,我觉得我的生活一团乱!”  她嗓音带着控诉,没有姚文莉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虽然自己样样不如白伊颂,但是至少,自己的母亲不会下手打自己。  但是因为这个姚文莉的出现,她受了自己母亲的耳光不说,她还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自己的存在也越发的不被重视。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习惯了自己被家里人惯着,chong着,让她因为姚文莉的出现,突然变了生活方式,她不同意!  听着姚芊芊对自己冷声的质问,姚文莉情绪变得格外不好,眼眶变得发胀起来,一种要流泪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她的泪腺……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存在你的生活里?”  姚文莉用很细的声音,艰涩的从嗓子眼里发出声音。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没有出现,这样,我才不会这么伤心!”  与其让她知道姚芊芊是这样的姚芊芊,她情愿自己没有出现,这样,自己就不至于不断的伤心,不断的痛心、由失望再到绝望……  姚芊芊听姚文莉的话,一怔。  但随即,觉得好笑的动了下嘴角。  “你伤什么心?你知不知道,你在我眼里连个东西都算不上!”  听着姚芊芊如此数落自己这个亲生母亲,姚文莉一时间竟然萌生出来了,自己当初要是没有偷换孩子该有多好。  这样,不管她是生是死,亦或者是如何,都服从天意,而不是像自己这样作孽!  掀动了几下嘴角,姚文莉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姚芊芊眼尖的发现了白伊颂从咖啡厅出来。  看到在旋转门那里的身影,她一个心惊。  瞪大着眼,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扯着姚文莉的手腕,就往巷子里走去。  姚文莉突然被握住了手腕,待她反应过来,面对的正是姚芊芊扯住自己的手腕。  “你干什么?”  “闭嘴,马上和我走!”  听姚芊芊如是说,姚文莉抬头,看到了白伊颂的身影。  “你放开我!”  她要告诉白伊颂不要碰这个车,否者可能会出事儿。  见姚文莉挣扎,姚芊芊的脸色更是难看。  “别逼我!”  她在姚文莉的耳边,恶狠狠的威胁着,只是姚文莉不听她的威胁。  她已经作孽了,不能再将自己一手造出来的罪孽继续延续下去,所以,自己找上白伊颂,让她不要去碰这个车,是最好的选择!  “伊……”  “你疯了!”  姚文莉刚开腔,姚文莉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再挑衅我的底限!”  姚文莉在挣扎,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伊颂出事儿不管,所以她必须要挣脱开姚芊芊。  只是,姚芊芊这会儿也是在用十足的力道抗衡!  “你确定你要帮她?你知不知道,她刚刚一直在跟踪你和我,我和你的谈话,她都听了过去!”  姚文莉本来在挣扎,因为姚芊芊的话,她顿住了挣扎的动作,抬起头,目光惊异的盯着姚芊芊看。  看到姚文莉看自己的难以置信表情,她就知道她什么也不知道。  “你就这么想让你的宝贝女儿知道你的胳臂肘往外拐,向着我这个做侄女的?”  姚文莉因为姚芊芊的话,目光透着不可相信的看向白伊颂。  说来,白伊颂这会儿是上班时间,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确实不现实!  难道说,她真的……跟踪自己?  姚文莉无从考证自己自己的猜想,她失神儿之际,姚芊芊长臂一伸。  姚文莉近乎被动的被姚芊芊给扯到巷子里。  到最后,她脚下的步子,不再有任何的迟疑,化被动为主动,随姚芊芊往巷子里走去……  ——————————————————————————————————————————————————————  待白伊颂开车离开,姚文莉还是睁着无神儿的眼睛,一副失魂落魄状儿的开腔——  “你到底对伊颂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小小的教训她一下,让她知道知道,跟踪我,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真的只是小小的教训她一下吗?”  姚文莉不信姚芊芊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怎样,她总觉得姚芊芊不是只做了小动作,她总觉得白伊颂要出事儿。  被姚文莉质问,姚芊芊有些心虚。  但不想自己被抓住小尾巴,她还是直了直脊背。  “不然呢?你觉得我会弄死她?”  被姚芊芊反问一句,姚文莉没有了话。  不管是不是出于她是自己孩子的关系,她愿意选择相信她,相信她不会真的对白伊颂下狠手。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待确定白伊颂彻底离开,姚芊芊没有再准备和姚文莉待在一起。  “你最好嘴巴严实点儿,你现在已经和我是一条线上的蚂蚁了,我想,你只要有点儿脑子,都不会做愚蠢的事情!”  这话像是提醒,更像是警告。  睇了一个薄凉的眼神儿到姚文莉的脸上,姚芊芊抬脚,往巷口那里走去。  见姚芊芊趾高气扬的从自己身边走去,姚文莉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盯着她的背影,开腔——  “答应我,以后,再也别做这样的事情了!”  姚芊芊脚下的步子一顿,微微侧过脸,笑——  “为什么?”  她质问着,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散漫。  “我请你和我说话的时候,分清楚一下你自己个的身份,好吗?姚女士!”  姚文莉:“……”  “你并不是我的什么人,没有和我说话的立场,也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  姚芊芊又恢复一惯不近人情的样儿,看得姚文莉心脏泛疼。  “谁说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我……”  姚文莉有一瞬间,想脱口而出自己和姚芊芊的关系,却又立刻止住。  她坚信,自己突然间和姚芊芊说自己是她的亲生母亲,她一定不会信,指不定,还会和自己翻脸大闹一顿。  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她抿唇思量,决定把这件事儿暂且压后!  姚芊芊见姚文莉原本信誓旦旦的准备说她是自己的什么人,最后却顿住了,冷笑——  “你想说什么?说是我的姑母吗?”  姚文莉没有吭声,依照她现在无法和她相认的相处方式,自己只能以是姚芊芊姑母的身份自居。  姚文莉不吭声,敛眸的样儿,看得姚芊芊眼底一片冰冷。  “拎清楚你自己个的身份,摆正你的姿态,否则,像今天甩你耳光的事情,还会有第二次!”  恶狠狠的撂下话,这次,姚芊芊没有再做任何的停留,抬脚,往巷口那里,头也不回的走去……  姚文莉盯着姚芊芊离开的背影,心头一痛,不可消散的悲伤,漫上她的眼眶,让她的眼底,不自觉的流出来了泪水……  —————————————————————————————————————————————————————  姚文莉心情不佳的回去了病房那边。  自己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甩了一个耳光,脸上至今都还是火辣辣的疼,那一耳光,根本就没有打在她的脸上,而是她的心上,让她的心被刮出来了道道斑驳的痕迹。  没有过多的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姚芊芊打自己的事情上,自己和姚芊芊的来往一直在暗中进行,她不可以让别人看出来破绽,所以自己腰伪装好自己的情绪,才是她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  回去了病房那边,已经是下午时分。  姚文莉打听了护工,问有没有人过来这边。  在知道在自己离开这段时间里并没有什么人过来,她暗自松了一口气,而后出门,准备去看看舒泽。  只是,她还不等走到舒泽的病房那里,有医院的工作人员喊自己,说自己母亲打来前台这边的电话。  ——————————  姚文莉的电话被姚芊芊摔了个粉碎,姚顺昌夫妇找不到她,只好打电话给医院这边。  姚文莉接了自己母亲的电话,再被告知白伊颂出了车祸,这会儿被送去抢救室,存活的几率不大时的消息,她手里的电话听筒,一下子顺着她的手掌心滑落……  ————————————————————————————————————————————————————  姚文莉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姚芊芊,问她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记得姚芊芊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说只是小小的教训白伊颂一下,怎么会闹得白伊颂出了车祸,还存活的几率不大?  只是姚芊芊那边根本就不接自己的电话。  姚文莉不是一个想怀疑姚芊芊的人,但是白伊颂发生了车祸,她莫名的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人就是那样,一旦买下怀疑的种子,就会疯狂的生长,以至于一定要找出来一个理由才肯罢休。  此刻的姚文莉就是如此,她要立刻马上找到姚芊芊,问她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和她到底有没有关系!  和护工借了手机,姚文莉也顾不上自己这会儿不能离开医院,而是应该第一时间赶去抢救室,拿着手机下楼,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去找姚芊芊。  在去找姚芊芊的路上,她借的手机里来了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  “文莉……伊颂她……她没了!”  “她没了!”三个字听到姚文莉的耳朵里,她绷紧的心弦,“啪”的一下子就断裂了……  白伊颂没了,出车祸死了?  得到这个消息,她瞪大眼,因为突然的事情,脸色煞白一片,耳边的手机滑落,掉到车座与前车座之间。  情绪变得崩溃,她呼吸变得粗重而急促起来,隐约间,眼眶也变得干涩。  她刚刚就姚芊芊一事儿才哭过,本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干涸了,但是……  因为得知这个晴天霹雳一样可怕的消息,泪水,再度没有任何征兆的落下。  颤抖着声音和自己的母亲又说了几句话,她的情绪格外不好,但是为了向姚芊芊求证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她还是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手里握着手机,她双肩颤抖的想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待想明白事情就是姚芊芊做了手脚,才酿成了白伊颂的悲剧,她恨不得把手里的手机都捏进手掌心里。  这一刻,她只祈求白伊颂的死和姚芊芊没有关系,不然……她不会原谅姚芊芊,更不会原谅她自己!  ————————————————————————————————————————————————————  姚芊芊回到自己的公寓,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准备睡上一个美美的美容觉。  不等她贴上面膜,有剧烈的叩门声,大有一副你要是不开门,我今天就把门给敲坏的架势响起。  格外闷重的叩门声,惹得姚芊芊蹙眉。  这是自己的私人公寓,平时都只有自己在这边住,自己的家人都很少来这边。  她想不到是有哪个神经病砰砰砰的敲门,冷着脸放下手里面膜,裹着个浴袍,气势汹汹的往玄关那里走去。  开了门,她大骂——  “谁啊?神经病……”  “啪!”  不等她怒骂完,迎面,狠狠的一耳光落在了她的脸上。  姚芊芊刚洗完澡,脸颊本就微红,姚文莉落下的这个打耳光,惹得她脸颊瞬间淤血般的红,隐约,还有些红肿的迹象。  姚芊芊被姚文莉的一耳光打的直发懵,下意识的用手去摸脸蛋。  待她反应过味儿,抬眼往姚文莉那里看去——  “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伊颂是你的表姐,你怎么能对她下死手?”  姚文莉推着姚芊芊的身体,一下子把她抵到了鞋柜边沿,然后用嘶吼的嗓音,尖锐的质问着她。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竟然因为白伊颂偷听她们两个人说话,就下了死手,这未免也太狠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