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3章:有你在我身边就足够了(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3章:有你在我身边就足够了(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67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是不是知道你表姐的事情,害怕了?”  舒蔓在抽泣,没有回答姚文莉的话,但是把她搂的更紧了。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那会儿在开车,我不该和她通电话,不该催着她来找我的!”  想到因为自己的无知造成了白伊颂的死亡,她心头就像是堵塞了糟糠一样,难以喘息。  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让她那么恨她自己。  姚文莉怔愣于舒蔓的话,蹙了下眉头。  “……蔓蔓,你……说什么?”  舒蔓在哭,声线虚弱。  “是我害了她,我要是不在她开车的时候和她通话,分散她的注意力,她根本就不会出车祸,更不会……”  最后的话,她没有说出来,只要想到白伊颂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她的心头就异常难受。  姚文莉听了舒蔓的话,大惊。  “蔓蔓,你……你说你表姐的死……”  舒蔓说不出来一个字,尤其是触及“死”这个字,她抱住脸,又一次陷入到忧郁的悲恸之中。  姚文莉长大嘴,因为太难以置信舒蔓的话,拥着她肩膀的手,都松懈下来了力道。  “蔓蔓,这……”  她凌乱了,事实的真相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姚芊芊对白伊颂的车动了手脚,但是舒蔓途中又给白伊颂打过电话。  把这一切联系在一起以后,她没有再过多的去想白伊颂的死到底是谁造成的,而是……白伊颂和舒蔓通电话,到底说了些什么。  “……你、也算得上是你表姐最后说话的人了,她……有没有和你说些什么?”  舒蔓没有听出来自己母亲话语里对自己的 质问,她摇头。  “她刚想和我说就发生了车祸,事情真的发生的太突然了!”  舒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苍白无力过,无边的痛楚,充溢在她的胸腔里,像是积了水一般要把她淹没。  姚文莉还在担心白伊颂会把自己和姚芊芊聊天的内容告诉舒蔓,这会儿,知道白伊颂并没有能够把话说出去,她心里存有了一丝侥幸。  或许,白伊颂的死,是注定的,是老天爷注定让她不能把这些话说出去。  “妈,我真的好痛苦!”  舒蔓又一次倒在姚文莉的怀中,哭得羸弱。  “如果我知道她在开车,我和她通话会分散她的注意力,我一定不会那么无知。”  姚文莉皱眉,说到底,这样的阴差阳错,还是自己的原因。  要是自己没有找姚芊芊出来,白伊颂也不会因为知道了她们两个人的小秘密而受到姚芊芊的伤害。  “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什么都挽回不了了。”  “……”  “妈知道你心里委屈,也知道你不是事情发生的主要原因,但是……终究得有人对这件事儿负责任。”  姚文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姨母和你姨夫就伊颂一个孩子,她去了,白家和姚家都伤心,所以蔓蔓,妈妈想偏袒你,但是……也希望你做一个能承担起责任的人。”  悲痛状况下的舒蔓,听自己母亲这么说,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就闷声点头儿。  “我会对这件事儿负责!”  ——————————————————————————————————————————————————————  厉祎铭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舒蔓在穿外衣的场景。  看得出来舒蔓想出门,他拧眉。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舒蔓在系自己外衣的纽扣,“我表姐的事情,总得有人对这件事儿负责,我是事件发生的主因,我要去找我姨母她们,对她们道歉。”  这会儿的舒蔓,有自己的小固执,尤其是自己母亲都那么说了,她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去找姚文莉的决心。  厉祎铭一听这话,走上前握住她的手腕。  “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没有搞清楚,你这么着急去找她们做什么?”  “事情没有什么再需要调查下去的必要了,我就是事件的罪魁祸首,事情是我引起来的,应该由我对这件事儿负责。”  抓过手机,她穿好鞋子就往外面走。  厉祎铭横在她的面前,“你就算是要对这件事负责,和你姨母她们说对不起,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  姚菁他们现在正处在神经敏-感的时期,她要是去找她们,还道歉,承认白伊颂的死,是她一手造成的,姚菁他们就算是再怎么理智,再怎么顾念彼此间的亲情,也不可能迁就舒蔓。  保不齐,姚菁要是因为爱女心切,还可能动手打舒蔓。  他不要这样的事情发生,尤其是舒蔓这会儿还怀着孕,她要是去找姚菁他们,就是在往枪口上撞。  见厉祎铭拦住自己,舒蔓抬头看他,瞧见男人湛黑的瞳仁里是对自己热忱的关心,她抿着唇。  “华佗,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怕我受了欺负,但是不管是什么结果,都是我应得的,我害她年纪轻轻就离开了,我过不了我心里那道坎儿。而且……你知道我的性格,一旦做了什么决定,根本就不是你们谁劝我,就能劝住我的。”  厉祎铭当然知道这个疯丫头是什么性格,就是因为知道她的性格太过刚烈,做事情凭着一股蛮力,一条道跑到黑,所以他才要劝她不要莽撞。  “蔓蔓,我不想劝你,我只是不想你一时冲动,做出你被伤害的事情!”  他讲双手搭在舒蔓的肩头上,舔了舔唇,语调冷静——  “厉烁有联系交通队那边,那边说白伊颂的车祸发生的很奇怪,具体原因,需要他们调监控录像,再采集行车记录仪里的记录信息后做出一个界定。”  舒蔓:“……”  “你可以坦诚你和这件事儿有一定的联系,但是蔓蔓,伊颂只是和你通电话!一个正常行驶的人通电话,我没有听说过发生车祸死亡的事件,很显然,这件事儿的主因不在你,你一定要为了凸显你的责任心,对这件事儿负责任,我请你先了解情况,再决定你要不要对这件事儿负责。否则,你就成了别人的替罪羊!“  厉祎铭字字中肯,虽然语调一如既往的温润,但是有理有据,每一个字都碎片一样扎到舒蔓的脑神经里。  抿了抿唇,就厉祎铭的话,她思量着。  半晌,她苍白的嘴角轻动:“我和我妈说了这件事儿,她也觉得事情不管和我有没有关系,我都应该向我姨母和姨夫他们,郑重的道歉,毕竟,他们只有白伊颂这一个女儿!”  知晓舒蔓被姚文莉洗脑,灌输这样要认错道歉的狗p思想,厉祎铭有丝切齿的意味。  质检那边还没有出来关于舒蔓和舒泽的DNA对比,要是让他知道姚文莉真的不是舒蔓的母亲,还对舒蔓怀有不良居心,他才不管她是舒蔓的什么人,一定不会对她客气。  “我没有说你不能对你姨母她们道歉,我是让你弄清楚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再道歉!”  “……”  “一个人就算是有错,也要认清楚到底错在哪里,不是吗?”  被厉祎铭一再灌输思想,尤其是厉祎铭比自己母亲更加让自己觉得中肯的话,让她听了以后,重重的点头。  “那就等交通队和警方那边,把时间调查的结果拿出来,我……再和姨母、姨夫他们道歉!”  厉祎铭淡淡颔首,“你这会儿怀着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放宽心,我不想因为任何一件事,伤害到你和肚子里的孩子!”  说着话,他把自己干热的掌心,放在了舒蔓尚且平坦的小腹上。  “这里孕育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你不能自私的因为个人情绪,就伤害到这条小生命的成长!”  想到自己肚子里存在的小家伙,舒蔓眼眶变得干涩起来。  她总觉得这个小家伙来得太不是时候,却又觉得自己的肚子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是上天的恩赐。  心头儿因为自己一时间的冲动,险些让肚子里的小家伙跟着自己遭罪,她这会儿心怀愧疚,下一秒就抱住了厉祎铭的腰身。  把自己的小脑袋埋首到厉祎铭的颈窝里,她闷着声音——  “对不起,我不会再因为我的个人情绪,让你为我担心,让肚子里的小家伙受罪!”  厉祎铭无奈的叹息一声,把她抱紧。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你活得那么累,我却不能分担你一丝一毫的伤痛。”  “有你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  厉祎铭没有让舒蔓留在医院这边,一再考虑,还是决定送她回去公寓那边休息。  在这之前,舒蔓问了一些关于白伊颂尸体如何处理的问题,还有白家和姚家两家人的情况。  厉祎铭不大想让舒蔓知道白家人和姚家人情绪不好一事儿,就随意应付,忽略掉了姚菁哭昏了好几次的事情。  至于白伊颂的尸体,暂且留在太平间那里,等法医那边接到上级指令有没有做尸检的必要,如果没有做尸检的必要,会在两天后下葬。  知道这些消息,舒蔓的情绪又一次低落,但是考虑到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和刚刚答应了厉祎铭的话,她还是让自己把这些痛埋藏于心里,不流于表现。  出了病房,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厉祎铭替舒蔓拿着她的东西,碍于舒蔓怀孕的关系,他临时让值班的医护人员去附近的夜市买了一双平底鞋。  厉祎铭合上病房门带着舒蔓往电梯那里走,要到电梯门口的时候,碰到了红着眼眶的许秋和姚文莉,还有依旧一副趾高气扬状态的姚芊芊。  两拨人突然不期而遇,尤其是对方有舒蔓和姚芊芊两个死对头儿,姚文莉蹙了蹙眉心。  就这两个女儿,她一直都处理不好自己在她们两个人面前的身份。  她想鱼和熊掌兼得,但是每每有姚芊芊在场,她总是会有所偏袒。  “蔓蔓,你怎么样了?”  率先开口说话的人是许秋,虽然上次在姚文莉的病房里,自己的女儿和舒蔓发生了不愉快,但是她完全怨不起来舒蔓,相反,倒是觉得这个为了替她母亲打抱不平,反而被她亲生母亲甩了耳光的小女孩觉得委屈。  舒蔓知道自己昏倒都是这个舅妈在替自己跑科室,带自己做检查,对她弯了弯嘴角。  “我还好,舅妈,谢谢您的关系。”  “说这些话做什么?你叫我一声舅妈,我就应该对你好,照顾你,不是吗?”  姚文莉在一旁看舒蔓和许秋的对话,本就蹙起的眉头,拧的更紧。  说来,血缘这种东西,真的就改变不了,就像许秋和舒蔓之间,纵然她们两个人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自己至亲的人,但是偏偏因为血缘这种奇妙的东西存在,让两个人不自觉的就会亲近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