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5章:别哭了,乖(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5章:别哭了,乖(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36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不要……不要,不……啊!”  舒蔓猛地从噩梦中惊醒,手抚着胸口,从檀口间,不住的惊喘。  梦到了白伊颂,梦到了她车祸现场,以及她死不瞑目的神情,舒蔓颓废的用双手抱住脸。  白伊颂的死,成了她的梦魇,自己只要想到白伊颂去了这件事儿,整个人就像是走过一趟鬼门关一样,让她接受身心上,最无情的鞭挞和凌迟……  兀自陷入到这样一个悲鸣的漩涡中难以自拔,还在大口大口喘息的她,眼泪就那样又一次簌簌的流下来了。  顾不上身上的睡衣已经被冷汗打湿,她双手环住双膝,抱着自己的身体,像是个手上的小孩子一样,颤抖着整个身体。  厉祎铭听到卧室里传来舒蔓的惊叫声,他立刻放下手里的病例,从书房这边,快步折回卧室。  推开门,看到晕黄灯光下,舒蔓缩成一小团,他大步走上前,坐在chuang边。  “蔓蔓……”  他轻声唤着她,胸口微微起伏,可想而知,知道舒蔓受到惊吓,他过来这边的速度有多快。  舒蔓哭得无助又无措,听到厉祎铭温润的声音,一把就抱住他了。  “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我梦到了她,梦到了她的车祸现场……华佗,你知道吗?我的心,真的好难受啊!我好想死的那个人是我自己,这样……我就不会造成那么多人的痛苦了!”  舒蔓颤抖的声音,格外嘶哑,听得厉祎铭无力的叹息。  用湛清的下颌抵在她的头顶上,舒蔓如此饱受折磨,他也难受。  和这个女人决定在一起,就注定了要休戚以共!  安抚了舒蔓好一会儿,厉祎铭也没有了办公的心情,就拉过她的手。  “别想那么多,在警方那边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你不能给你自己施压,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华佗,我过不了我心里的那一关,我是一个罪人,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我自己!”  舒蔓痛苦,无溢于言表。  垂眸看怀中小女人通红的眼眶,已经红肿不堪,他心头搅的难受。  “别想了,乖!”  厉祎铭把自己的吻落在舒蔓的睫毛上,一点儿、一点儿的亲吻她的眼周。  这个小女人看似坚强,但是实际上,如此脆弱不堪,尤其是碰到一些和她扯上关系的事情,就会陷入到那个大泥沼里,难以自拔!  舒蔓的双肩还在颤抖,但是已经不在流泪了。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还真就是不假,流了这么多眼泪。”  又过了有一会儿,舒蔓才好下来情绪。  “好了,时候不早了,睡觉吧!”  没有再去办公,厉祎铭拉过她的双肩,找了新的睡衣给她,而后,手臂拥着她,睡了过去。  ——————————————————————————————————————————————————————  舒蔓这边睡得不安稳,姚芊芊那边更甚。  她不断做着噩梦,梦中,白伊颂找她来索命,让她把命还给自己,到最后,她竟然还梦到白伊颂双手抓住自己,眼神儿狰狞如血,样子恨不得吃了自己……  “啊……”  姚芊芊猛然从噩梦中醒来,她睡觉忘了把窗帘拉严实的关系,有婆娑斑驳的树影,通过窗帘的缝隙,落在洁白的墙壁上。  尤其是有晚风吹拂而过的关系,树影晃荡着,就好像人的影子一样,深深地刺激着姚芊芊的眸子。  “不……”  她瞪大眼,看着变得越发形象的树影,觉得那是白伊颂没有散的阴魂,以至于她嗷嗷大叫。  “别过来,别过来……我没想害死你,是你命该如此,不怪我的,不怪我的,要怪,就怪你太自以为是,非得要和我对着干!”  她在半空中摆动着自己的双手,那样子,格外忌惮白伊颂的鬼魂会来找自己。  “不要,不要过来……别来找我索命!”  姚芊芊还是怕的不行,到后来,干脆把被子蒙在自己的头上,任由自己在被子里喘不过来气,也不肯把被子拿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一个人的惊声尖叫,因为急促响起的手机铃声被打断。  “啊……”  姚芊芊被恫吓的不行,再加上静谧的房间里,除了她的声音,还有手机铃声,就好像索命的电话来要她的命一样。  电话接连响了好几个,到最后,在她自己个吓自己个的惊骇中,微微敛住了躁动的情绪。  惊喘着,她伸出手,“啪嗒”一声,打开了灯的开关。  没有顾得上去接电话,她趿着双拖鞋下chuang,把她个人公寓里全部的灯都给打开了,尤其是洗手间的灯,不仅仅开着,她连移门都拉开,生怕自己公寓里有一处隐蔽空间,让自己陷入窒息感的紧涩中。  待她确定房间里的灯全部都开了,才跌坐到chuang上,然后躺在枕头上,手搭着头,无力的喘息。  “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反正这一切,不是我造成的!”  她还处在自我催眠状态中,一再植入这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儿后,心里头的忌惮和恐惧,才松散了一些。  又是一阵手机响铃声传来,姚芊芊有所意识才想起来有人打了电话过来。  想不到会是谁打电话给自己,害得她更害怕了,她拿起手机,想也没有想,就对着电话咆哮。  “干什么一个劲儿的打电话,催命啊?”  姚芊芊不友善的声音传来,听在姚文莉的耳朵里,心头儿微微刺痛。  但片刻以后,还是敛住了情绪,轻声问:“芊芊,你……还好吧?”  其实不然,姚文莉过去了自己父母那边,没有睡好觉,被噩梦扰醒,心头就像是有一个大窟窿似的,让她想要打电话过来,询问姚芊芊这边怎么样了!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意识到打电话过来的人是姚文莉,姚芊芊又拿出来一惯冷然的姿态。  “怎么会不好啊?”  她反问一句,显然没有因为白伊颂的死,表现出来任何自责的意思。  倒不是她真的不自责,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和这件事儿没有关系,故作淡然,如果她自己个内疚,其他的所有人都会把事情的责任都归咎到她的身上。  姚文莉听姚芊芊这么说,抿了抿唇。  “那好吧,你没有不好就行!”  她也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此一举了。  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姚芊芊突然开腔——  “等一下!”  姚文莉顿住,想要问姚芊芊还有什么事儿,姚芊芊自己别别扭扭的开口——  “那个……你有事儿吗?你要是没有事儿……过来我这边吧!”  ——————————————————————————————————————————————————————  有厉祎铭在,舒蔓一整晚睡得很舒坦,没有再度从噩梦中醒来。  有一丝暖绒的光线,顺着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间投射进来,打在chuang铺上,映在脸色依旧苍白的小女人的脸上。  舒蔓用手挡了挡刺眼的日光,辗转从睡梦中悠悠醒来。  待完全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昨晚陪自己睡觉的男人。  不过,陷进去一块的chuang铺显示昨晚那个男人有陪自己睡觉,隐约间,还有他的气息,缠绕在自己的呼吸间。  扶着依旧有些酸痛的额下chuang,她走去卧室外面,看到了家里新过来的家政阿姨,有些诧异。  新来的家政阿姨苏阿姨看到舒蔓,笑:“你醒了?我正好做了粥,过来喝吧!”  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她有些发懵。  “请问您是……”  苏阿姨笑着,“忘了和你说啊,是老夫人让我来这边的,今天早上二少爷给家里那边打电话,说工作忙的关系,不方便照顾你,让老夫人那边派个帮佣过来照顾你,然后老夫人就让我过来了。”  舒蔓了然情况,对苏阿姨淡淡的笑了下。  去了餐桌那边,看着桌上摆着营养粥和一些养胃的早餐,心头浮动暖意。  没有发现枕头,她看向苏阿姨。  “对了阿姨,枕头呢?”  “枕头今早被二少爷送去老宅那边了,你现在怀孕,家里不适宜养chong物。”  昨晚厉祎铭就有说要把枕头送去老宅那边,就没有多说些什么。  舒蔓吃完了早餐,她要帮着苏阿姨一起收拾碗筷,却被她给拒绝了。  “一会儿老夫人要来这边,你去收拾收拾!”  舒蔓:“……”  没有料想到一会儿厉老夫人要过来这边,舒蔓微微瞪大了眼。  苏阿姨笑,“知道你怀有身孕,老太太早早就想过来看你,不过二少爷说你在睡觉,让她晚点再过来,老太太才作罢!”  ——————————————————————————————————————————————————————  舒蔓想回姚家看看关于白伊颂的情况如何,不过厉老夫人有打电话给苏阿姨,说她过会儿过来这边,她就没有离开,留下来等厉老太太过来这边。  下午的时候,厉老太太让家里那边的佣人,拎着大包小裹的过来这边。  除了一些日常常见的蔬菜外,老太太还带来了滋补的雪蛤、燕窝、阿胶之类的东西,还有一筐乡下的笨鸡蛋。  不做多想也知道这些东西是拿来给自己吃的。  厉老太太还不知道舒蔓这边出了事儿,一进门,就笑嘻嘻的握住了她的手,牵着她往客厅那里走去。  “蔓蔓啊,老二今早给我打电话,说你这会儿怀孕,他工作忙,顾不上照顾你,让我过来陪你!”  自己身为晚辈,还让长辈过来这边,舒蔓挺不好意思的。  “伯母,真是麻烦您了。”  “嗳,你这孩子和我说什么见外的话啊!”  老太太佯装生气,“你这肚子里都怀了我的宝贝孙子,我老太太过来陪你,不是应该的吗?行了,你现在是双身子,也不=别想着工作了,老二把所有的事儿都和我说了,既然公司是咱们厉家的,让他大哥那边派人管理就行了。”  说来,厉祎铭和厉老太太、厉锦弘坦诚舒蔓没有怀孕的时候,老太太和厉锦弘两个人险些气炸了肺,不过后来他说舒蔓这回儿是真的怀孕了,两位老人再怎么和这个瞒天过海的儿子生气,看在舒蔓肚子里的孩子的份儿上,也就那么算了。  舒蔓随厉老太太坐到了沙发里,老太太想着现在舒蔓也有了厉家的孩子,就问了她关于和她母亲会亲的事儿。  “蔓蔓啊,上次和你母亲在医院那边匆匆见了一面,也没有订会亲的时间,你母亲现在情况好些了吗?能不能出来吃个饭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