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7章:我怀疑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3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7章:我怀疑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3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72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乖,你这么骄傲,怎么能轻易掉眼泪呢?”  舒蔓吸了吸鼻子,“华佗,我心里难受……”  她没有说自己是被亲情伤的遍体鳞伤,只是用轻描淡写的话语,说自己心里头难受。  “那也不要轻易掉眼泪!你要是哭了,坏人就会笑!”  厉祎铭没有点明这个坏人是谁,但是他心里,已然有了一个猜测的大概!  又过了好一会儿,舒蔓的情绪才渐渐平复。  厉祎铭依旧以保护的姿态把舒蔓护在怀中。  拥紧舒蔓的肩头,他寡淡的视线,落在姚菁和白志强的脸上。  “伯父伯母,伊颂的离开,我和你们一样心痛,和你们一样惋惜,但是我坚信这件事儿和蔓蔓没有关系!已经有相关部门,对伊颂发生车祸一事儿介入调查,我想,不出太长时间,就会一个公正的评定结果,在这之前,我不希望有谁把我的未婚妻划入凶手的行列!”  厉祎铭字字珠玑,虽然语调平静,但是格外有针对性,那话的意思就好像是在说,谁要是再敢说舒蔓是杀人凶手,就拿出证据,否则,他一定不会对造谣者客气。  白志强知道厉祎铭是怎么一号人,点了点头。  只是姚菁那边,还是有些偏执,她卸不下来舒蔓和自己女儿死有关联的念头儿,用目光,依旧犀利如针的瞪着她看。  “我可以不把你未婚妻划入杀人凶手的行列里,但是你否定不了就是她分散我女儿的注意力,害她发生了车祸!”  厉祎铭轻笑了下,“开车打电话的人大有人在,怎么我没有听说正常行驶的人有发生车祸?”  “你……”  姚菁被厉祎铭的话呛到,脸色变得难看。  “你少给我得意,别以为你们厉家在盐城能够只手遮天,要是事情和这个女人有关系,我绝对和你们没完!”  这一刻,姚文莉有点胡搅蛮缠,还有些不讲理,只认准了一个死理儿,自己的女儿就是舒蔓害死的。  厉祎铭知道自己这么和姚菁对话,对死去的白伊颂不公平,但是眼下情况,他必须想方设法维护舒蔓,不然,所有人都会认为舒蔓有罪。  他不想舒蔓承受非议,哪怕其他人用有色眼镜看自己都好,他也不要舒蔓在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好,既然伯母您这么说了,我也和您把话说清楚,如果事情和蔓蔓有关系,包括我在内,随您处置,但是如果警方的调查结果显示事情和蔓蔓没有关系,我希望你能表现出一个长辈该有的气度,和蔓蔓说道歉!”  姚菁:“……”  厉祎铭的眼神儿格外认真,不尖锐,却直戳人心,看得姚菁嘴角直发颤,却还说不出来任何一个反驳厉祎铭的话。  把舒蔓在自己的臂弯中扣紧,他对白志强,再度中肯道:“伯父,伯母这会儿可能伤心欲绝,我不会在意些什么,要是蔓蔓给您带去麻烦和困扰,我代她和您说一句抱歉,至于后续的事情,警方会给大家一个公道的判决!”  说完这话,他又把目光落在神情格外局促的姚文莉的脸上。  “人在做,天在看,自作孽的人大有人在,趁着还没有遭到报应,应该见好就收,要是不知悔改,一错再错下去,就得自食其果!”  厉祎铭的话听在姚文莉的耳朵里,让她本就绷紧的心弦,都要断裂开。  姚文莉已经不是在怀疑厉祎铭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她这会儿可以很肯定厉祎铭真的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没有再留下的意思,厉祎铭抬手揉了揉舒蔓脑顶的头发。  “我送你回公寓!”  对怀中的小女人柔声说完话,他拥着她的肩膀,往走廊拐角那里走去。  ——————————————————————————————————————————————————————  厉祎铭带着舒蔓离开以后,人群也逐渐散了去。  姚芊芊避开许秋,拉着姚文莉,把她带到了洗手间里。  看了眼洗手间里没有外人在,她给门上了锁,让自己和姚文莉独处在一个私密的独立空间里。  “我问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姚文莉因为厉祎铭警告的话,这会儿还处在神色恍惚的状态,以至于姚芊芊问她话的时候,有短暂的耳鸣。  到后来,还是姚芊芊又重复了一遍话,她才讷讷的点头。  “没怎么一回事儿,就是蔓蔓觉得她心里有愧,想道歉,所以,我就默许了她的行为!”  “可是你知道的,罪魁祸首是我!”  姚芊芊声音透着不解的冲姚文莉低吼。  就算是这个女人脑子有病到对自己好,也不至于到了让她亲生女儿替自己顶罪的地步,想到这其中可能存在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她由脚底往上冒冷汗。  姚文莉被质问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在舒蔓和姚芊芊之间,她已经做不到均衡,早已经把天平,向姚芊芊那边倾斜了。  沉默了有一会儿,她才开口——  “难不成你希望被警方调查处理罪魁祸首是你?”  姚芊芊自然是不希望自己被警方查到是自己对白伊颂的车做了手脚,但是这也不等于是她这个亲生母亲找了她的亲生女儿做了自己的替罪羊,这也太奇怪了。  “所以,你就让你的亲生女儿做我的替罪羊?”  她心头冷笑,因为舒蔓有个这样差劲儿的母亲,一时间竟然心疼起来舒蔓。  姚文莉找不到一个解释的借口,只得胡乱狡辩。  “她肚子里怀着厉家的种,她认罪也不会有什么事儿,厉家是不可能让他们家的儿媳和孙子受到伤害,你却不同,你要是认罪,注定是要坐牢,综合考虑,让她替你认罪,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听姚文莉这么说像是那么一回事儿,姚芊芊嘴角挽着冷笑。  “你知道吗?我真心替舒蔓感到悲哀,竟然有了你这样一个妈!”  姚文莉:“……”  “说真的,要是我有你这样的一个妈,我能斧头砍、了、你!”  姚文莉对自己好不假,但是这个女人这么差劲,越发让她瞧不起。  姚文莉听姚芊芊字字句句,心头一滞。  伴随心头处复杂的感受,她缓缓耷拉下来了脑袋……  —————————————————————————————————————————————————————  舒蔓随厉祎铭回了公寓那边。  一路上,他都紧拥这个小女人的肩膀,生怕她会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其实说到底,厉祎铭对舒蔓还是有所埋怨的。  他和她说了那么多,也劝了她那么久,让她放宽心,让她别去找姚菁他们解释或者是道歉,她倒是好,偏偏不听,哪怕自己都找人看着她,她还是偷溜出去了。  只是,厉祎铭只能在心里埋怨她,终究没有把这些话挂在嘴上。  回去公寓那边的时候,苏阿姨看到舒蔓回来,如释重负的长吁了一口气。  她不过是去卫生间解手的时间,舒蔓就偷溜了出来。  本来,她是抱有侥幸心理,觉得舒蔓一会儿就能回来,就没有打电话通知厉祎铭,生怕自己因为办事不利受到责备,这下可好,自家的二少爷带着人,一起回来了。  厉祎铭没有责备苏阿姨,这个小女人一心都想着跑出去找姚菁,根本就不是有人看着她,她就能断了要出去的念头儿。  嘱咐苏阿姨去泡杯牛奶过来,他抱着舒蔓回去了卧室那边。  因为自己母亲让自己给姚菁下跪一事儿,舒蔓还在黯然神伤。  躺在松软的被子里,舒蔓去握厉祎铭的手。  “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是不是?”  这个男人赶来找自己的时候,穿的是白大褂,可想而知,他是从科室那边赶来。  厉祎铭反握住舒蔓的手,用另一只手,屈指,勾了勾她的小鼻头。  “你要是有一天不麻烦我,我还会觉得不适应!”  舒蔓莞尔了下,而后,又陷入失落中。  “我觉得我不认识我妈了,或者说,我怀疑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