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9章:舒蔓不是姚文莉的女儿(3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49章:舒蔓不是姚文莉的女儿(3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74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没……”  她艰涩的蠕动唇,摇晃着头,极力否定——  “没有,蔓蔓……她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孩子!”  姚芊芊有一瞬的讶异,但是随即继续笑。  “是你抱养来的孩子,对不对?”  姚文莉面对姚芊芊的质问,绷紧的心弦快要塌陷了,尤其是她问得恰到好处,能戳自己的心窝子,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回答。  “别和我说不是,不会有哪个妈能像你这么做,唯一能解释清楚的,就是你压根就不是舒蔓的母亲!“  姚芊芊的话格外有针对性,以至于姚文莉被逼的用手抱头。  “别说了,我求你别再说了,真的别再说了!”  姚芊芊不听,看姚文莉的样子,骨子里被激发出让她变得格外兴奋的因子。  “我真的很心疼那个可悲的女人,她就算是能嫁入厉家又怎样,连她至亲的人都伤害她,她就是一个失败者!”  重新站直了身体,姚芊芊没有再继续逼问下去,眉目间泛着不羁的看向姚文莉。  “你放心,只要你替我保守白伊颂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把舒蔓不是你亲生女儿的事情说出去!”  “……”  “我们之间是互信互利的关系,你待我不薄,你不惹到我,我是不会出卖你的!”  她笑着,张扬而邪肆,似乎因为自己手握姚文莉的把柄儿,她不再担心白伊颂一事儿,自己会被姚文莉给卖了。  姚文莉的双肩还在颤抖,关于舒蔓的身世,她埋藏了二十六年都不曾被人发现破绽,现如今自己被姚芊芊抓住了把柄儿,她不可能不担心。  最重要的是,一旦舒蔓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一事儿被曝光,那么……姚芊芊才是自己亲生孩子一事儿,被挖掘出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不过……”姚文莉忽的抬头看姚芊芊。  “我祈求你……祈求你别再做坏事儿,伊颂已经因为你去了,你别再继续伤害其他人了,其他人谁也没有伤害过你,你没必要对她们有她们有敌意!”  姚文莉没有点名道姓,但是她这话,明摆指的是舒蔓。  关于舒蔓和姚芊芊之间不和的事情,她亲身经历,自然不希望上次在医院两个人动手打架一事儿再经历一次。  姚芊芊了然姚文莉说自己要针对的人是谁,冷笑了起来——  “都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还知道护着她,看来,你还没有到神经错乱的地步!”  一直以来,姚文莉明里暗里帮着自己,让姚芊芊一度认为她的脑子有问题,不过事实证明,她并不是脑子有问题,至少,她还知道为舒蔓着想。  姚文莉没有说话,把白伊颂的死归咎到舒蔓的头上,对舒蔓来说,已经很不公平了,她不希望自己再做出来什么不公平的事情让舒蔓伤心。  姚芊芊看姚文莉又拿出来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莫名觉得烦。  扬了扬下巴,她娇纵道——  “这样,你要是能把舒蔓和厉祎铭拆散,我绝对不找舒蔓的麻烦,你看怎么样?”  舒蔓现在怀着孕呢,要是姚文莉能听自己的话把他们两个人拆开,不用多想,也能想得到舒蔓要面对的是怎么一副天崩地裂的画面。  不说别的,没有了厉祎铭的庇护,她舒蔓什么都不是。  想到姚文莉要是肯帮助自己,制造厉祎铭和舒蔓分手,到时候舒蔓流产,或者她和孩子成了没有人要的可悲母子,她就觉得那样的画面,格外美好。  姚文莉眸色震荡的抬起头看姚芊芊。  “你不能让我这么做,蔓蔓怀孕了!”  要是之前舒蔓没有怀孕,她可能是为了姚芊芊,自私的把她和厉祎铭拆散。  但是现在舒蔓怀孕了,她要是赶在这个时候拆散舒蔓和厉祎铭,那她不是作孽呢吗?  她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坏事儿,纵容姚芊芊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她不能再继续纵容姚芊芊,任由她闹出来更加恶劣的事情。  “怀孕的人多了,你可以让她流产啊!”  “你……”  姚芊芊的话,让姚文莉震惊到眼仁大睁。  “我不能那么做,也不可能那么做!”  “那看来你是忘了你曾经答应过的话啊,我的好姑姑!”  姚芊芊刻意强调,要不是她说过她愿意帮助自己拆散舒蔓和厉祎铭,哪里会闹到白伊颂白白送了性命啊!  姚文莉摇头,“我答应你是因为我那会儿不知道蔓蔓已经怀孕了!”  姚芊芊嗤笑,“姑妈啊,姚芊芊都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这么护着她做什么啊?相比较而言,我可是您的亲生侄女啊!”  “……”  “这么和你说吧,我喜欢厉祎铭,我想和她在一起,你觉得与其让她做你冒牌的女婿,让他做的侄女女婿,不好吗?”  姚文莉还想不想答应姚芊芊,毕竟自己要是拆散厉祎铭和舒蔓就是在作孽,舒蔓已经有了孩子,她不能再继续任由姚芊芊胡来,哪怕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哪怕她喜欢厉祎铭。  “蔓蔓和祎铭是真心相爱的,我拆散不了他们!”  “那你就想点办法儿啊,或者,我自己想办法儿好了,毕竟,我觉得我的手腕还算毒辣!”  姚芊芊说这话的同时,转动了几下自己的手腕。  “听说舒蔓才怀孕两周,那孩子因为还和一颗种子一样大,好想等到孩子长成形了,给她推下楼梯,让她流产啊!”  “你不能这么做!”  姚文莉抗议,“芊芊,你不能这么做!”  相比较拆散舒蔓的爱情,姚文莉觉得只要舒蔓没有事儿就行。  只要舒蔓能活着,不受到姚芊芊的迫害,她真的觉得任何可行的办法儿,她都会答应下来。  低着头,一再握着手指。  再三思量后,开口——  “你说的这件事儿,我会认真的考虑,在我还没有给你答复之前,你……不可以伤害蔓蔓!”  “那你可得快点,我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等待!”  姚文莉气得直磨牙,但还没有办法儿。  “我会在最快的时间里,给你答案!”  ——————————————————————————————————————————————————————  检验方没有要法医对白伊颂的尸体进行解剖,医院放下已经对白伊颂的死亡开了死亡证明,上面条条框框,清清楚楚的写着白伊颂受伤的部位,已经死亡时间,没有再继续尸检的必要。  在太平间停放了两天尸体,第三天的时候,警方给出了尸体可以火化的结论。  关于白伊颂发生车祸一事儿,还有待做进一步鉴定,检验方那边就没有给出切合的结果,只是说让白伊颂先入为安。  姚菁和白志强都不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就变成一把灰,但还不得不让白伊颂就那么去了。  都说死者为大,他们做父母的,再怎样不舍得,也不应该让自己的孩子的尸体停在太平间里。  白伊颂尸体火化入殓,并安葬那天,厉祎铭没有把这件事儿告诉她。  他实在是太懂舒蔓那个小女人的烈性,虽然自己一再规劝她不必自责,但是她不可能不乱寻思,与其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倒不如把她安顿好,哪怕她以后会怨自己,也好过她在白伊颂的墓碑前哭喊。  和自己的母亲简单说了一下白伊颂出车祸死亡的事情,厉老太太可怜白伊颂的生命就这么去了的同时,也不忍心让自己未来的儿媳和孙子受到什么委屈,就把舒蔓留在老宅这边,让她陪着自己。  以免舒蔓会无聊,她还把自己的小姑厉敏和三弟妹徐雯华都叫来了家里,几个人闲来无事,搓搓麻将打发时间。  厉祎铭以自己医院还有工作为借口,送了舒蔓到老宅这边以后就离开。  虽然没有舒蔓来参加白伊颂的葬礼,但是姚文莉把身体渐好的舒泽带去了葬礼现场。  葬礼现场,前来吊唁的人不在少数。  白家在盐城这边算不上大户,但是人际方面,走动还是很频繁。  姚菁还是一如既往的陷入悲伤的境地难以自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