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1章:你才是我的女儿(5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1章:你才是我的女儿(5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46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祎铭哥哥,我……我不敢!”  舒泽搓着手掌心,他是真的不敢下手去打姚芊芊,眼里写出的恐惧,已经出卖了他胆怯的心理。  厉祎铭看舒泽的样子,无力的叹息一声。  这个世界上最需要得到关爱的就是他这种人了,偏偏上天不会给他关怀不说,还要让人接受世人的羞辱,厉祎铭着实心疼舒泽。  姚芊芊受的一耳光,是舒泽借力厉祎铭,以至于力道大的她脸腮发麻,整个人的头,感觉都跟着大了起来。  她再去看厉祎铭和舒泽时,目光恶狠狠的瞪着厉祎铭看。  她知道这个男人和舒蔓两个人已经到了谁也拆散不了他们两个人地步,但是她绝对不会让他们两个人如愿的。  厉祎铭有所感应,看到姚芊芊看自己时流露出来的凶狠目光,他撇了撇嘴角——  “再发生类似于今天的事儿,就不会小泽动手打你这么简单的了,我会让你知道,惹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他本不是一个会威胁人的人,但是对于姚芊芊,他既然威胁了,就会说到做到。  姚文莉回来找舒泽,看到舒泽,姚芊芊和厉祎铭都在,大惊。  “小泽!”  她惊心唤了一句,从十米开外的地方,快步走来。  听到姚文莉的声音,姚芊芊抬眼看去,瞧见姚文莉折回来,目光变得更沉,更阴狠。  手握着发麻的脸腮,她一个劲儿抿唇,一个字也说不上来,到最后,似乎酝酿很久,从嘴唇里,咬牙切齿的挤出五个字——  “你给我等着!”  说完话,她跑开了。  姚文莉看到姚芊芊脸色不正常的跑开,怔了一下,视线寻着她跑开的位置瞥去。  但很快,就收回视线,克制心里的异样,走上前去。  一走近,瞧见舒泽的脸上有被扇打过的痕迹,立刻心疼的把他护着怀里。  “小泽,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我离开这一会儿,你就出事儿了啊?”  “妈妈……”  舒泽一看是自己的母亲,一下子就扑到了她的怀中。  他很委屈,真的很委屈,他不懂为什么自己看了一眼姚芊芊这个漂亮的姐姐,就要被打耳光,还不准许自己哭。  姚文莉抱着舒泽颤抖的身体,着实心疼。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姚芊芊刚刚那恶毒的眼神儿,想也知道事情和她脱不了关系。  着实无奈,舒泽和姚芊芊都是自己的孩子,现在两个孩子对峙,她被横在中间,真的难为情。  厉祎铭冷眼看姚文莉护着舒泽的样子,抿起了嘴角。  “阿姨,您下次有事儿,麻烦带小泽一起去,您丢下他一个人没有关系,但要是碰上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您不是得不偿失吗?”  厉祎铭虽然语气上温润,但是教育姚文莉的意思不言而喻。  姚文莉面露囧色,点了点头儿。  “这次是我疏忽了,我没想到留小泽一人在这里会出事儿!”  厉祎铭没有吭声,看向舒泽。  “小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特别是头!”  舒泽生性单纯,厉祎铭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点头。  “头不舒服,昏沉沉的,难受!”  舒泽毕竟词穷,不太会形容自己头这会儿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头很难受。  厉祎铭一听这话,薄唇抿的更紧。  “我带你去医院!”  从姚文莉的手里接过舒泽,厉祎铭拉着他的手,往墓园外走去。  没有和其他人坐车回去,厉祎铭带着舒泽坐上自己的车,直奔医院那边。  用最快的时间给舒泽做了CT检查,待检查结果出来,厉祎铭气得赤红了眼眶。  脑震荡!  好不容易好了脚上的舒泽,竟然又患了脑震荡,可见姚芊芊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下手有多狠。  姚文莉知道舒泽患了脑震荡,赶忙赶来医院这边。  她之前被姚芊芊推到,就患了脑震荡,那时的她,陷入极度昏迷状态中,根本就醒不来。  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儿子的身上,于她而言,就是如法炮制。  心头发痛,那姚芊芊是自己的女儿,是舒泽的亲生姐姐啊,她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  舒泽一个劲儿的说自己迷糊,头昏,感觉脑袋里有东西,弄得姚文莉的眼泪瓣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厉祎铭看姚文莉哭,没有丝毫的感动,相反,倒是觉得格外反感。  姚文莉在医院待了不一会儿,着实受不了姚芊芊对舒泽下了狠手这件事儿,离开了医院以后,直奔姚芊芊的私人公寓那里。  厉祎铭对姚文莉已经产生怀疑,以至于姚文莉离开医院的时候,他找了人跟上她。  姚文莉打车去了姚芊芊那边,不过姚芊芊不在家,她按了门铃,没有人开门。  按了好一会儿门铃也没有人接,姚文莉拨了她的电话过去。  姚芊芊接了姚文莉打来的电话。  白伊颂今天下葬,可以说事情告一段落了,她心情好,找了朋友吃饭。  接到姚文莉打来的电话,她挺不顺气的,不屑的问她有什么事儿。  “你在哪里?马上回来,马上给我回来,我在你公寓这边等你,你马上给我回来!”  姚文莉这般要求自己,姚芊芊更加不顺气。  “你什么事儿啊?我吃饭呢,没有什么事儿,我吃饭了!”  “姚芊芊!”  不同于舒蔓,舒泽可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姚文莉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姚芊芊散漫的态度,激的她淬然拔高了声音。  “马上给我回来,三十分钟以内,你要是没有回来,你别给我后悔!”  姚文莉本不想威胁姚芊芊,但是现在事情已经闹到了自己儿子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她必须把姚芊芊找来谈谈,不然依照她再这么作下去,舒泽早晚会死在她的手里。  姚芊芊一听这话,怔愣了一下,随即冷下来了脸。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清楚,你要是三十分钟内不回来,我也不在乎和你撕破脸!”  说完这话,姚文莉第一次对姚芊芊有脾气,“啪”的一声挂断了手机。  ————————————————————————————————————————————————————  姚芊芊的朋友见姚芊芊挂断了电话以后,脸色变得煞白,走过来勾她的脖子。  “芊芊你怎么了啊?来,唱歌啊!”  小萱递了一个麦克给她,“想唱什么歌,让阿希给你点啊!”  姚芊芊正失神回味姚文莉的话,她没有见过情绪那样激动的姚文莉,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让她再没有什么心思继续留下唱歌。  “喂,芊芊,怎么了啊?想唱什么歌,我给你点啊!”  “不……不用了!”  姚芊芊抬头看阿希,把手里的麦克递到小萱的手里。  “我才想起来我有点儿事儿,你们先玩,我得回去了!”  说着,姚芊芊就站起身,去一旁的衣架那里拿自己的外衣和拎包。  “嗳,芊芊,你这是怎么了嘛?再玩一会儿啊!”  “我有事儿,真的不能再玩了,你们玩吧,账记在我名头上就行了!”  说完这话,姚芊芊也顾不上朋友们的挽留,出了包房。  以最快的速度回去了公寓那边,在自己公寓门外,她看到了神情颓废的姚文莉,正双手抱着头倚在门上。  姚芊芊看姚文莉这个样子,气得不打一处来。  “你到底什么事儿啊?不知道我在外面玩呢吗?”  姚文莉抬起头,眼底是猩红一片的血丝。  “开门!”  姚文莉的神情很冷,语气也绝然。  “你什么事儿啊你?”  她虽然猜到了姚文莉来找自己是因为舒泽的事情,不过她无所谓。  舒蔓都不是她的亲生孩子,何况那个智障儿了!  “我让你开门!”  姚文莉拔高声音,脸色阴冷,连带着对姚芊芊的态度,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姚芊芊没有见过这样的姚文莉,连带着自己上次害死白伊颂,也没有见过她这般狰狞的表情,以至于吓得她直抿唇。  姚文莉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见姚芊芊犹犹豫豫,不准备开门,她又冲她喊了一声——  “我让你开门,没有听到吗?”  姚芊芊这次没有敢再耽搁,赶忙翻出来门卡,去划卡。  公寓的门被打开,姚文莉拎着她的手臂,一下子就把她丢进房间里。  姚芊芊被姚文莉的力道弄得胳膊生疼,她正想发疯的冲姚文莉喊,问她是不是疯了。  只是不等她开口说话,迎面就迎上一个大耳光。  姚芊芊的身子,被姚文莉的力道,直接甩到了沙发上,可见,她这次是用了十足的力道。  姚芊芊被姚文莉的力道打的脸颊发麻,两个眼睛直冒金星,感官世界觉得整个房间都天旋地转,身体直发软的往沙发里倒。  姚文莉无所谓自己有没有打疼姚芊芊,想到舒泽,她胸腔里就憋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伸出手,她一把扯过姚芊芊的身体,双手把控在她的肩头上,疯狂的摇晃。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小泽?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就是在作孽?”  姚文莉真的气疯了,想到姚芊芊打舒泽,她的心就在滴血。  自己生的孩子,竟然闹得伤害对方的地步,这实在是难以让人饶恕。  “你干什么?”  姚芊芊激烈的反击姚文莉,用一双猩红的眸,瞪姚文莉。  “我打他怎么了?他也不是你的孩子吧,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啊?”  “……”  “我今天还就这么告诉你好了,我就打他了,怎么的吧?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怎么没有打死他,不然,他怎么能有力气把是我打他的事情告诉你!”  “你……”  姚文莉被气得身体不断颤抖。  “啪!”  姚文莉实在是太气了,以至于又一个耳光,狠狠的落在她的脸上。  姚芊芊又一次被打的脸颊发麻。  好像布帛裂开的声音传来,刺耳而尖锐……  “你居然说出来怎样的话?你怎么能说出来这样的话?”  姚文莉痛心的质问姚芊芊,抓住她身体的力道,又在加重。  “知不知道?他是你的弟弟,是你的亲生弟弟,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对待你的亲弟弟?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姚芊芊:“……”  ——————————————————————————————————————————————————————  厉祎铭没有把舒泽出事儿这件事儿告诉舒蔓,生怕那个怀孕的小女人会动了气,就兀自在医院这边陪着舒泽。  舒泽的情况稍稍好了一些,就躺在病chuang上,问厉祎铭最近怎么没有看到白衣似,还问他,为什么要把伊颂姐姐的照片贴在石碑上。  厉祎铭对于舒泽提出来的这些问题,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不想欺骗舒泽,但是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编白衣似已经不在了的事情。  心头情绪有些复杂,他虽然不喜欢白白伊颂,但是这么多年的校友情谊在,他不免会对白伊颂的死,表现出来可惜。  厉祎铭正处在一种思绪放空的状态,接到了厉烁打来的电话。  一看是厉烁打来的电话,厉祎铭,自然是不能当着舒泽的面儿接。  “小泽先自己待一会儿,我去接个电话,一会儿再回来陪你!”  舒泽虽然说是一个先天性弱智,但是格外善解人意,这一点不知道继承了谁。  “祎铭哥哥去接电话吧,不用担心小泽。”  厉祎铭点了点头,出门去接电话。  厉烁那边有了最近进展和调查结果,想的第一时间就是告诉厉祎铭,以至于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以后,就打了电话过来。  厉祎铭知道事情大致是关于什么,问了句“事情有结果了?”  “嗯……”  厉烁在电话另一端点头,“哥,不出你所料,白伊颂的死,确实有疑点,我们警方和交通队那边已经对车祸现场进行了视频调控,也模拟了实验,我们发现,白伊颂所驾驶的车辆,轮胎有被动过,包括油箱,都被人动过手脚,说白了就是……白伊颂的死,是一起谋杀案件,而非简单的车祸!”  ——————————————————————————————————————————————————————  “什么?”  姚芊芊发懵,目光难以置信的看着姚文莉。  舒泽是自己的弟弟,这未免也太荒谬了些!  她虽然被姚文莉打的耳根子发麻,但还不至于耳鸣,听错了她的话。  姚文莉痛心的神色难以言表,一屁-股跌坐到一旁的沙发的上,用双手抱脸。  “怪我,这一切都怪我,我就是在作孽,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姚文莉痛心的同时,用手扇自己的脸,末了,又用手抱住自己的脸,痛哭流涕着……  “舒蔓确实不是我的女儿,因为……我真正的女儿是你……是你姚芊芊!”  姚芊芊:“……”  姚芊芊完全难以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以至于她把手搭在唇上,神情诧异极了。  “我看你是神经病了吧?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呢?”  她对姚文莉说的话表示抗议,自己是许秋和姚军的孩子,怎么平白无故就成了她姚文莉的孩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