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3章:要他的血(3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53章:要他的血(3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267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不被允许出门,厉祎铭去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送去自己母亲那边。  有自己母亲盯着她,她坚信她不能再吵着见姚菁。  厉祎铭去医院上班,入院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李医生,把自己昨天存留下来带着舒蔓血渍的纸巾交到他的手上。  没有走到李医生办公室那里,他从住院部这边过去采集那边,正巧看到姚芊芊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舒泽的病房门口。  他对姚芊芊没有好感,但是看她徘徊在舒泽的病房门口,还推门进去,想到昨天的事情,他不做多想,迈开步,走向舒泽的病房。  姚芊芊进了舒泽的病房,没有护工在,她直了直身板,走去chuang边。  舒泽正玩着厉祎铭买给他的变形金刚,隐约察觉到有人进来,他抬头去看。  一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是昨天打自己的女人,他吓得赶紧把身体缩成了一小团。  “你……你要干嘛?”  舒泽怕姚芊芊,真的很怕他,尤其是想到昨天她打自己,他到现在觉得自己的头都在疼。  “王阿姨,王阿姨,你在哪里啊?”  他在喊护工,只是护工不在,他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可以救自己的人。  姚芊芊冷眼看畏畏缩缩的舒泽,眉目间尽是嫌弃。  她真的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弱智的弟弟,有姚文莉那样差劲儿的母亲。  “喊什么喊?欠打了是不是?”  对舒泽,姚芊芊真就拿不出来一个好的态度,尤其是想到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她非但没有因为多了一个弟弟给感到庆幸,相反,倒是多了发自骨子里憎恶。  她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偏偏因为姚文莉这个女人的出现,搞得自己现在的生活,乱糟糟的一团。  如果可以,她真想让姚文莉带着她的孩子,离自己远远的。  舒泽害怕姚芊芊,她一威胁,他就缩着身体,不敢再吭声。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用颤抖的声音质问,盯着姚芊芊的目光里充满了警惕。  “我不想干什么,借你的血一用!”  说来,姚芊芊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和姚文莉之间是母女的关系,以至于她现在要采集舒泽的血,去做DNA来鉴定自己和舒泽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虽然姚文莉把话说得信誓旦旦,但是权当她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好了。  万一姚文莉丧心病狂的欺骗自己,自己要是上了当,那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要我的血?你……你要我的血做什么?”  一想到血,舒泽直觉觉得很疼。  “不做什么,证明我和你之前到底有没有关系!”  姚芊芊从自己的拎包里拿出来刀片,眯着眼,走近舒泽。  舒泽看到明晃晃的刀片,吓得直缩脖。  “你别伤害我,我错了……求你别伤害我,别伤害我!”  舒泽想要逃,这会儿脚偏偏不听使唤,整个人的脑子也混浆浆的,一点自我防备的意识都没有。  “我求你了,求你别伤害我……”  舒泽吓得从chuang上起身,不断的给姚芊芊作揖,生怕她真的会伤害自己。  “如果不是为了采集你的血样,你觉得我愿意碰你吗?”  姚芊芊冷笑,“你和你妈那种人,真的让我觉得很恶心,你们根本就不应该出现!”  她声音森冷,因为他们毁了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的生活圈变得一团糟,她的眼神就变得狰狞。  舒泽还是一如既往的求饶,姚芊芊却充耳不闻,一把拉过舒泽的手腕,作势就要用刀片划破他的手指。  只是舒泽再者挣扎,根本就不配合姚芊芊,搞得姚芊芊冷着脸,眼神如刀子。  “你再动,我就割破你喉咙!”  她恶狠狠的威胁着,举着刀片的手,作势在舒泽脖颈上划过一下,惹得舒泽瞪大眼,惊悚的看着她。  很满意舒泽对自己流露出来的惧怕,姚芊芊狡黠一笑,随即把刀片至于舒泽的手指处。  感受冰冷的铁片靠近自己的肌肤,舒泽的眼睛变得惊骇盯着离近自己的刀片,连带着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不要!”  他大喊一声,本能的缩手反应,让姚芊芊落下的刀片落空。  “你……”  姚芊芊狠毒了目光,恶狠狠的瞪着舒泽,搞得捂着手的舒泽,像是个翻了错误的小孩子。  “你别伤害我,别伤害我,好不好?”  舒泽泫然欲泣的声音,搞得姚芊芊眼神更冷。  “快点把你的手伸出来,不然,我不敢保证我割你哪里!”  舒泽还不想依,姚芊芊直接动粗。  她扯过舒泽的手腕,也顾不上自己会划到舒泽哪里,直接在他的身上乱划。  舒泽在挣扎,姚芊芊一心顾着划伤他的肌肤取血样。  “唔……”  舒泽感觉到自己脸颊一痛,有鲜血从他的左脸侧哪里,缓缓溢了出来。  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触及到血,他含糊的咕哝——  “血……有血……我要死了吗?血啊……”  姚芊芊看着挂着血的刀片,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错手伤了舒泽的脸颊,一时间皱眉。  她正失神,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  厉祎铭冲进病房,看到舒泽在哭,脸颊流出来了血,他快步走上前,一把扣住姚芊芊的脖颈,直接抵在墙壁。  “你在干什么?”  这一刻,厉祎铭是不理智。  他一惯冷静自持,不会做出来什么乱了分寸的事情,但是因为舒泽被刮伤了脸,他没了理智。  顾不上去管舒泽怎么样,用遒劲力道的手,阴狠的掐着姚芊芊的脖颈。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别再找小泽的麻烦,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厉祎铭赤红双眼,阴戾的眸子,一团寒气,冷得近乎能冰封人。  “咳咳咳……放开我……放开!”  被扼住脖子,姚芊芊难以喘息,以至于她身体力道被逐渐抽空的同时,手里握着的刀片,也掉落在了地上。  刀片与地面碰撞时发出的细微声音,在静谧的病房里,显得很清脆,以至于厉祎铭的视线,一下子就被掉落在地的刀片给吸引住了。  看着挂着血的刀片,他眼神有些飘忽。  如果说姚芊芊是要来伤害舒泽的话,她不至于拿个刀片啊,毕竟刀片实在是太没有杀伤力。  眸子转向姚芊芊,阴戾神色。  “你拿个刀片做什么?”  姚芊芊自然是不能告诉厉祎铭自己拿刀片是为了采集舒泽的血样,不然自己和姚文莉之间有关系的事情就会被厉祎铭发现。  带着这样的念想,她抿着唇。  “你不瞎,应该看得出来,我要杀了他啊!嗯……”  她的话刚说出口,厉祎铭猛地就加重了扣紧她脖颈的力道。  “想杀了小泽是吗?那好,在你杀了他之前,我先杀了你!”  厉祎铭这一刻,全部的行为不受理智控制,他扼紧姚芊芊的脖子,根本就不怕自己太过用力会掐死她。  “嗯……”  姚芊芊的脸色变得涨红,她盯着厉祎铭变得狰狞的脸,心生害怕。  她一直都觉得厉祎铭是个温润的男人,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他,彻骨的恐惧,由脚底而生……  “祎铭哥哥……我疼……”  厉祎铭一心都想掐死姚芊芊,嘴角紧抿成了一道削薄的弧线,最后还是舒泽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  猛地一把甩开姚芊芊的身体,把她从墙壁上,直接甩到了地上。  懒得管姚芊芊是什么德行,他快步走去舒泽那里,看舒泽的情况。  看着舒泽的伤口还在流血,心寻思他一定是吓坏了,赶忙抱起他的身体,带他去急诊室那边。  —————————————————————————————————————————————————————-—  给舒泽包扎了伤口,厉祎铭在这期间,责备了护工一番。  辛亏他今天撞见了姚芊芊去病房里找舒泽,如果不是被他撞见,他真的难以想象后果如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