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1章:等你生产那天,我亲自接产(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1章:等你生产那天,我亲自接产(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08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让乔慕晚帮忙照看自己的母亲,她迎上去,等医生逐一从里面出来。  手术进行的还算顺利,出来的医生,脸色都有挂着如释重负后的欣慰。  舒蔓看他们没有手术失败时的颓废和无力,稍稍松了一口气。  没有拦出来的医生询问舒泽的情况,她等厉祎铭从里面出来。  差不多了一分钟,医生都出来的差不多了,厉祎铭才从里面出来。  舒蔓瞧见厉祎铭出来,这次没有再循规蹈矩,而是迎了上去——  “小泽怎么样?”  她想要冷静下来询问厉祎铭情况,偏偏手心里直冒汗,根本就冷静不下来。  她太想知道舒泽的情况了,哪怕之前出来的医生都脸上松懈下来,她也想知道舒泽的情况到底怎样。  厉祎铭脸上还戴着口罩,不等他摘下口罩回答舒蔓,姚文莉也迎了上来。  “祎铭啊,小泽的情况怎么样啊?”  厉祎铭被舒蔓母女询问着,看到她们渴望的目光,稍稍平复下紧绷的思绪,摘下了口罩。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小泽已经被推送到加护病房,如果小泽身体允许,我们会在三天后,为他进行第二次手术!”  一听这话,舒蔓和姚文莉松了一口气,跟着默默地流下来了泪水。  最激动的莫过于姚文莉了。  她害苦了舒泽,十五年的时间,总算可以让她弥补,不至于让她抱憾终身!  攒动的人群逐渐散去,舒蔓去了厉祎铭的办公室。  一进门,舒蔓都顾不上关门,就一把搂住了厉祎铭,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肢。  她埋首在他的怀中哭,一时间激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厉祎铭见舒蔓都没有关门,就把自己抱了一个满怀,笑了笑。  “很担心吧?”  舒蔓闷闷的点头。  “华佗,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  舒泽的手术能这么顺利的进行,一切都依赖于这个男人,要是没有这个男人,小泽这一辈子恐怕都好不了了。  尤其是这段时间厉祎铭为了舒泽的事情,不辞辛苦,舒蔓心头更是说不出的感动。  两个人在一起抱了有一会儿,而后厉祎铭将门关上。  待舒蔓情绪平复下来,他握紧她的手。  “好了,别哭了,小泽这不是没有事儿嘛!”  舒蔓并不是想哭,只是太激动了,忍不住喜极而泣。  “小泽这几天应该都会在加护病房,等他醒了,你就可以去看他了!”  “嗯嗯!”  舒蔓点头,“华佗,小泽手术成功的几率大吗?”  “不好说,暂时完成的这个手术是风险最小的,如果小泽的身体情况允许,三天后为他安排的那个手术,是风险系数最高的,至于第三次手术,就是一些后期的修复!”  一听这话,舒蔓暗自握紧了手。  “那三天后的手术,你觉得成功的几率多大?”  照厉祎铭的话来说,如果三天后,舒泽的第二次手术能成功进行,就等同于说,他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问到这个问题,厉祎铭神情凝重了下。  “不好说,成功率应该徘徊在百分之三十左右,我查了国内外有史以来的成功案例,很少,国内的成功案例更是少之又少,如果小泽的手术进行的成功,就是医学界的一个范本!”  舒蔓对于自己弟弟的情况,真的很担心,但是百分之三十的概率,对她来说已经很高了。  厉祎铭一向说话严谨,他应该是和自己说了最保守的预计,不出意外,成功率应该能高于这个百分之三十。  “我相信你!”  舒蔓抬起头看厉祎铭,少了刚刚的神情凝重,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华佗,我相信你能治好小泽,你这么棒,那些老专家都望尘莫及,你一定可以的!”  被舒蔓夸赞,厉祎铭无奈的笑了笑。  抬手去揉舒蔓脑顶的发丝时,语调轻松。  “不光光是脑科,其实我在其他方面也很有造诣,比方说……妇产科,等你生产那天,我预备亲自接产!”  厉祎铭的话说得舒蔓脸颊发热,睫毛忍不住颤抖了几下,末了,挑起眉梢,向他撇嘴角。  “都要做爸爸了,你怎么还这么没正型?”  说这话,舒蔓抡起粉拳,明媚而娇嗔打了厉祎铭一拳。  厉祎铭伸出手握住舒蔓抡过来的小拳头,握在手心里,顺势一带,把她按在了怀中。  “你还不是一样,都要做妈妈了,还动不动就脸红?”  厉祎铭这么说,舒蔓脸颊红的更甚。  “你怎么这么烦人?”  咕哝着嘴角,她不自觉的埋首,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直往他的怀里钻。  看和自己撒娇的小女人,厉祎铭嘴角的笑意更是明朗。  把舒蔓抱紧,舒蔓也反手抱住厉祎铭的腰,两个人紧抱,淡淡的甜蜜气息,美好而旖旎,层层萦绕……  ————————————  姚文莉知道舒泽的第一次手术如此顺利的进行,喜极而泣,整个人高兴的没有言语能形容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  在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姚芊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她。  舒泽手术,姚芊芊没有去,理由是,她不方便去,生怕自己情绪表现的太过激动,被外人发现端倪。  姚芊芊这么说,姚文莉也就没有勉强,让她等自己的消息。  得到舒泽手术进行很顺利的消息,姚芊芊悲喜难辨,差不多过了有五秒钟,她抿了抿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  顺利……  很好!  能得到手术顺利这个消息,就代表她的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理所当然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范围之内,接下来,她只需要进行下一步计划就好。  挂断了姚文莉的电话,姚芊芊嘴角挽着笑,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待那边电话被接通,她沉下了眸色:“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  舒泽的身体如有神助,恢复的极快,好到出乎人的意料,连护工都欣慰。  舒泽醒了过来以后,待身体情况允许探视,舒蔓和姚文莉两个人进了病房。  吃了营养师配的营养餐以后,母子三人闲聊着。  现在事情已经差不多都定了下来,只要舒泽的病被彻底治愈,再加上白伊颂的事情被翻过去,姚文莉真的再也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可言了。  舒蔓又把舒泽的情况和姚文莉大致说一下,说厉祎铭那边,会在三天后给舒泽安排手术,如果这次的手术成功,舒泽将会恢复正常人的状态。  舒泽不太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病,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妈妈和姐姐不会害自己,她们让自己接受治疗,一定是为了自己好。  和舒泽差不多聊到了晚上七点半,不想打扰他休息,舒蔓和姚文莉母女二人离开了病房。  对护工再三叮嘱要照顾好舒泽,她们两个人离开病房。  “妈,我一会儿和祎铭送你去外公那边吧!”  这段时间,姚文莉一直住在姚顺昌那边,虽然舒蔓有让她去自己在城西的暖心阁住,不过被她婉拒了。  见天色还早,姚文莉本不想麻烦厉祎铭送自己回去,但是在舒蔓的一再说服下,她想了想,就没有再推脱,点了头答应下来。  坐在厉祎铭的车上,舒蔓没有选择坐副驾驶,而是随姚文莉坐在了后车座那里。  有之前的事情影响,姚文莉对厉祎铭,终究熟络不起来,哪怕她尽可能忽视他之前找自己问关于白伊颂出车祸死亡那天的事情,她心里还是发憷。  不同于姚文莉的局促,厉祎铭淡然,将手撑在方向盘上,神色如常和她打招呼。  “嗳!”  姚文莉不自然的笑,单还是尽可能表现出来自己放松的状态。  舒蔓不知道自己母亲和厉祎铭之间的事情,一上车就和两个人找话题聊。  姚文莉被迫不得不和厉祎铭说话,只得插话进去,但是多数的情况下,她都是保持沉默的状态。  舒蔓对自己母亲寡言的样儿没做多想,只当是担心舒泽接下来的手术。  这边厉祎铭开车送姚文莉回去姚顺昌那边,医院那边也不消停。  姚芊芊一再确定姚文莉和舒蔓她们离开,趁着护工去洗餐盒的空档,轻手轻脚的进了舒泽的病房。  近来一段时间厉祎铭都让舒泽好好休息,舒泽乖乖照做,还没有入深夜,他也就已经乖乖的躺在床上,入睡了。  病房里只开着一盏壁灯,没有很明亮的光线洒下。  姚芊芊进了病房,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为了避免弄出来声音,她还特意把脚下的鞋子脱掉,赤着个脚,往床边移去。  走到床边,借着昏暗不明的光线,她看到了舒泽一张苍白面色的脸,映在灯光下。  说来,舒泽长得真的很好看,尤其是他笑的时候,会有两个小虎牙,像是天使般无邪,好像这个世界所有肮脏的事情,都不曾染指他!  姚芊芊盯着舒泽的脸看,丝毫没有因为他是自己的亲弟弟,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浮动。  说她冷漠也好,说她无情也罢,对舒泽,她真的就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甚至,因为自己有这样一个智障的弟弟,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嫌弃。  蠕动了几下嘴角,看着眼前少年少不经事的嘴脸,冷嗤一声——  “没想到我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弟弟!”  她对舒泽的嫌弃,溢于言表,冷冷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不过既然你是我的弟弟,是不是应该对我这个姐姐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才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弟弟,嗯?”  她散漫的挽着嘴角,如女魔头般。  伴随她盯着舒泽,变得越来越阴沉的笑,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来了一个细针管。  “既然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弟弟,我这个做姐姐,怎么说也得送给你点礼物是不是?”  “……”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其所!”  细针管的金属微芒在姚芊芊的眼底划过,映出她扬起嘴角冷冰冰的笑意。  “三天后,我会让一切都回归到原点,一切的一切都回归到原点!”  ————————  三天后——  有了之前一次成功的手术,这一次,哪怕风险更大,成功的概率更低,舒蔓都抱有信心。  还有四十分钟要进手术室,舒蔓和厉祎铭,还有姚文莉都围着在病床前,和舒泽说话。  和上次的情况差不多,无外乎就是告诉他别害怕,要加油之类的话。  “阿姨,蔓蔓,你们放心吧,小泽真的很坚强,他一定能好的!”  虽然姚文莉和舒蔓两个人都说不担心,一个劲儿的给舒泽打气,但是他知道,她们两个女性怎么可能不担心。  听厉祎铭这么说,舒蔓用异样温柔的眼光去看他。  这个男人真的不需要做出来什么给你足够保护感的动作或者行为,只需要他的一句话,哪怕是一个眼神儿,都能让你浮动不已的心脏,平稳下来。  对厉祎铭莞尔,难言的感激,于她的眼底倾泻而出。  厉祎铭静静的回望舒蔓,眼底也含着温润的笑意。  见时间不早了,他得出去准备手术,就和舒蔓、姚文莉简单告别了一下,出了病房。  厉祎铭离开房间没多久,姚文莉就接到了姚芊芊打来的电话。  姚芊芊打电话来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说自己来医院这边看舒泽,怕自己的出现会惹舒蔓不高兴,想让她来接自己一下,免得自己处境尴尬。  姚文莉没做多想,直接答应了下来,再怎样说,姚芊芊都是她的亲生女儿,虽然她不能够以舒泽亲生姐姐的身份过来医院这边,但是至少,她还是他的表姐。  考虑到舒蔓之前和姚芊芊之间发生的不愉快,姚文莉也觉得自己去接姚芊芊妥当一些。  姚文莉离开以后,舒蔓在病房那里,静静地陪着舒泽。  她还是和舒泽畅想舒泽的情况好转以后,带他去世界各地游玩,带他去日-本参加漫展什么……  舒泽听自己姐姐对自己的许诺,笑得开怀。  “姐姐,小泽一定会好好治病的,然后等你带我去世界各地玩!”  长这么大,舒泽还没有离开盐城这边,一听说自己的姐姐要带自己坐飞机,全世界飞,他甜甜的笑,无邪而美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