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5章:嫁祸(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5章:嫁祸(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11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他的声音很细微,轻不可闻。  舒泽中毒这件事儿,对于他们任何人来说,都太过难以置信,但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舒泽在他们为他做手术之前,就已经中了毒。  听厉祎铭和自己说对不起,舒蔓绷紧的心弦在那一刻,塌陷了……  身体一下子瘫软,她眨动睫毛,层层水雾弥漫,盖过她的眼帘。  厉祎铭捞住舒蔓的腰肢,避免身体软下去。  舒蔓倒在厉祎铭的怀中,还无法消化关于舒泽已经去了一事儿,她揪紧她前襟,颤抖着声音,撕心裂肺。  “不……小泽……小泽他还说要和我一起看世界,他不会骗我的,怎么能就这么没有了呢?”  她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真相,如果说没有为舒泽安排手术,再不济他也是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就这样没有了生命迹象。  能看得出来舒蔓的痛苦,厉祎铭的心也疼得厉害。  只是……手术本就有风险性,再加上舒泽之前中毒,而且是剧毒氰化物,根本就无力回天!  舒蔓哭的无力,姚文莉哭的悲恸,一时间走廊里,尽是姚家人撕心裂肺的声音。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小泽……你不是说没有事儿的吗?而且小泽的身体检查都正常,小泽怎么会……”  舒蔓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样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定了定神,用嘶哑的嗓音,询问他。  厉祎铭对视上舒蔓的目光,抿了抿嘴角,半晌,缓缓道出真相——  “小泽……在进手术室之前,被人投毒了!”  投毒?  姚文莉本来还在痛哭流涕,因为厉祎铭的话,她晃过神儿,上前一把抓住厉祎铭的手腕。  “怎么回事儿?小泽好端端的怎么会被人投毒?我和蔓蔓一直都有陪着他,再不济还有护工在,他怎么能被人投毒?还有,谁能这么丧心病狂的给小泽投毒?”  姚文莉觉得这一切太不可能了,她不曾树敌,舒泽的存在,对她们任何人来说,都没有杀伤力,根本就不存在被人报复的可能。  厉祎铭的脸色也很难看,舒泽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是意料之外。  “是氰化钾中毒,这种化学品进入人的肠道,发作效率快,见血封喉,救不过来的!”  刚刚的一个半小时,他们这些医生在手术室里手忙脚乱的抢救舒泽,但是根本就无力回天,很明显,投毒的人,就是照着要置舒泽于死地来得。  姚文莉瞪大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了。  僵硬了自己的脸部表情好一会儿,嚎啕大哭起来。  “小泽啊……”  她哭得撕心裂肺,近乎歇斯底里。  舒蔓虽然没有姚文莉表现的这般情绪激动,但是脸色神态也不好的厉害。  嘴角无力的蠕动,她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嗓子干涩的根本就说不出来任何一个字。  脸色逐渐苍白,神情也异常呆滞。  把舒泽进手术室之前和自己说得话回想了一遍,她眉头拧的更紧了。  好像上天有意要和她开玩笑一样,事情明明都已经出现了转机,偏偏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弄出来让她心死如灰的事情。  眼皮变得越来越沉,到最后,她嘴角轻喃:“小泽,对不起!”几个字以后,闭上了眼……  ——————————  舒蔓再醒来的时候,正值下午五点。  窗外,成片的火烧云染红了半边天,万缕金丝顺着云层铺洒各处。  还陷入在自我的悲伤世界里。  在经历了白伊颂的死,自己弟弟的离去,舒蔓已然麻木。  厉祎铭说舒泽是被人投毒,她想了有一会儿,意识到是自己出门找厉祎铭,所以才被有心之人投毒给自己的弟弟。  难以纾解因为自己疏忽造成对舒泽的死,舒蔓苍白到不着一丝血色的脸色,又流下来了簌簌的眼泪。  她的眼眶已经很红了,偏偏越演越烈……  直到沉寂的病房外面,有人的争吵声,她才微微顿住飞脱的思绪。  走廊上的声音很大,也很吵,可辨度比较低,但是舒蔓还听出来了那声音……是自己母亲的声音。  舒蔓在经历舒泽死亡一事儿昏倒后,姚文莉也昏厥了过去。  不过不同于舒蔓的是,她醒了之后就开始闹,说要找厉祎铭问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说自己儿子被人投毒,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儿子进去手术室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能进了手术室之后被发现下毒了?  虽然有慢性中毒,但是毒发的时间赶在正好是手术时间,她不得不多想。  近乎到了一种神经敏感的状态,姚文莉不接受自己儿子已经去了的消息,总想找一些外部因素,让自己心里能找寻到一些平衡。  厉祎铭为了方便照顾舒蔓,把她安置在了自己办公室旁边的一间病房这里。  舒蔓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以愈演愈烈的趋势闹得更大,她拢了拢蓬松的头发,下床。  出了门,她果然看到了自己的母亲,除了自己母亲在,她还看到了姚芊芊!  万万没有料及这个有好久没有露面的姚芊芊会出现在这里,还是陪自己母亲在厉祎铭的门口大喊大叫,她惊讶的的同时,走上前。  “妈,您这是干什么?”  她能顾及自己母亲一时间无法接受舒泽去了的消息,但是她就这么不成样子的在厉祎铭的办公室门口闹,实在是不妥。  “蔓蔓,你别管我,我要祎铭把话问清楚,一定要找他把话问清楚!”  自己母亲一副要找厉祎铭理论的架势,让舒蔓蹙起了眉头。  “妈,您找他问什么啊?这里是医院,他在办公!”  “我问他什么?问小泽的事情,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啊!”  “……”  “蔓蔓,你不知道,他最近研究的药理就有氰化物,我们普通人哪里会弄到那种化学试剂,除了他们做医生的,还是专业研究化学的人,普通人根本就得不到那种东西,更别说下毒了!”  舒蔓听自己母亲这么一说,一愣。  近乎可是说是发懵状况,如果她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自己母亲的意思是……厉祎铭给小泽投毒?  这个想法在舒蔓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直接就否决了。  厉祎铭对小泽有多好,她这个做姐姐的都要自愧不如了,怎么可能是他给小泽投毒?  “我都不知道他最近在研究氰化物,妈,您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  姚文莉被舒蔓询问,眼底有些微的停滞,末了,还是肯定的回答——  “芊芊有朋友在医院这边工作,是她朋友说的医院这边在研究氰化物。”  一听这话,舒蔓把目光落到姚芊芊的脸上。  对姚芊芊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就连现在递过去一个眼神儿给她都觉得自己够大度。  姚芊芊收到舒蔓递过来的目光,有些心虚,以至于眼底有不安的微芒闪烁。  白伊颂的死,她有嫁祸到舒蔓的身上,现在舒泽出了事儿,她又想陷害厉祎铭,让他们两个人鱼死网破,然后她再坐收渔翁之利。  “原来你还有朋友在医院工作,看来,你的交际圈还是挺广的嘛!”  舒蔓冷冷的说着话,觉得姚芊芊的存在来幸灾乐祸。  尤其是听说她在医院这边有当值的朋友,更是感确定她对医院这边的事情了如指掌。  姚芊芊能听得出舒蔓话语里的冷嘲热讽,直了直脊梁骨。  “我交际圈广不广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今天心情好才告诉你一声,否则,你以为我想管你们家的破事儿吗?”  这会儿,她又把自己与舒家拉开了关系,根本就不是刚刚她对姚文莉说话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为舒泽着想的样子。  舒蔓冷笑。  “你很喜欢挑拨离间是不是?”  之前关于自己好闺蜜乔慕晚和藤雪,还有邵昕然的事情,她听说了一些,虽然她没有掺和进去她们几个人和厉祁深之间的四角恋,但是她可是没少挑拨离间,出一些馊主意。  这次也是一样,她告诉自己母亲厉祎铭在研究氰化物,很明显就是来挑拨离间。  “你……”  姚芊芊被呛得没有话说,瞪着舒蔓看。  “啪!”  舒蔓不管现如今的情势如何,就单单从她图谋不轨告诉自己母亲说厉祎铭在研究氰化物,意欲把舒泽的死归咎到厉祎铭的头上,她姚芊芊就应该受她这一耳光。  “祎铭研究氰化物又怎么样?他身为医生,接触这些试剂有问题吗?倒是你,说一些含沙射影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祎铭性情温润,就容得你随便嫁祸,嗯?”  被舒蔓呛得脸色大变,成了菜叶色,姚芊芊隐忍脸上的痛,更加恶狠狠的瞪着舒蔓看。  倒是姚文莉,眼见着姚芊芊挨打,一把推开舒蔓。  “蔓蔓,你这是干什么啊?芊芊也是好心告诉我们这件事儿,你怎么能下手打她?”  姚文莉现在已经处在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状态了,自己的儿子没有了,就剩下这个女儿可以让自己依靠,以至于她现在完全依赖姚芊芊。  舒蔓见自己母亲又一次不分黑白对错的偏袒姚芊芊,眸色转冷。  “她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  “是你想多了,芊芊哪里有你想得那么坏?你一定要这么看其他人吗?”  舒蔓真的觉得自己母亲糊涂了,亦或者说因为小泽没了,整个人变魔怔了,已经好歹不分,是非不辨了。  被气得不知道拿自己母亲怎么办才好了,尤其还是在厉祎铭的办公室这儿。  稳定了一下思绪,她缓缓出声:“妈,您先回去,这件事儿,我会向祎铭问清楚的!”  她压根就不信是厉祎铭投毒给小泽这样荒谬的言论,她肯妥协,无外乎就是不想和自己母亲撕破脸。  姚文莉见舒蔓让自己回去,而不是让自己和厉祎铭当面对质,她尖锐的叫了一声。  “蔓蔓,你是喝了迷魂汤吗?他投毒给你的弟弟,他就算是你的男朋友,是你的未婚夫,他这么做也是不对的,你不能偏袒他!”  舒蔓想反问一句“被灌了迷魂汤的人是您才对吧?”,但是她这话没有说出口。  考虑到刚刚失去自己的孩子,她可能会情感脆弱,就尽可能迁就他。  “我不会偏袒任何人,但是祎铭没有害小泽的理由,而且我坚信他是清白的!”  “你这孩子现在怎么这么拧啊?”  姚文莉气得不轻,怼了舒蔓一拳。  “那是你弟弟,你死去的弟弟,你怎么能这么执迷不悟啊?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他觉得无法完成对小泽的第二次手术,手术失败了,那是他的责任,他会觉得对不起你,但是如果他说小泽是被人投毒死亡,他就可以摆脱责任,你这个孩子,怎么就拎不清楚关系呢?”  舒蔓真心觉得自己母亲的话格外荒谬,她一个字也听不见去。  姚文莉还在一如既往的给舒蔓灌输就是厉祎铭给舒泽投毒的思想,舒蔓多数情况下都在听她说,只有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才会插一两句话,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文莉,你这是干什么啊?”  郑香兰他们赶过来这边,瞧见自己女儿失了分寸的大闹,赶忙上前阻止。  他们有经历姚菁因为白伊颂的死给大闹的场景,对比来看,格外相似。  范淑华夫妇也在,许秋随自己的公公婆婆上前查看情况,看到姚芊芊在,愣了一下——  “芊芊,你怎么会在这里?”  姚芊芊被自己的母亲和爷爷奶奶撞见,一时间面露囧色,但还是颤抖了几下睫毛,故作淡然的道——  “我听说姑妈这边出事儿了,就过来看看!”  她直接忽略了和姚文莉说是厉祎铭投毒的事情,很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发现端倪。  许秋一听这话,蹙眉。  之前,她如何让她来医院看舒泽,她都不肯来,现在舒泽没了,她倒是愿意来了。  走廊里,依旧是一锅粥的乱七八糟状况。  姚文莉坚持要见厉祎铭要一个说法儿,舒蔓百方劝阻。  “妈,我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小泽被推去手术室的时候,那会儿脸色已经很苍白了,不出意外,小泽会中毒就是在进手术室之前被人投毒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