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6章:大结局(上,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6章:大结局(上,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06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舒蔓不说这话还好,她一提这话,姚文莉更是来了火。  “你还说呢,我问你,是谁说找你,让你离开病房的?是不是他,你说,是不是他?”  舒蔓:“……”  关于舒泽手术之前自己被厉祎铭找出去的事儿,她无从辩解,自己确确实实是被厉祎铭给找去,而且自己被耍了一圈,根本就没有见到他。  但就是这样,她也坚信事情就是和厉祎铭没有关系。  “妈,如果祎铭真的想投毒给小泽,他会让医护找我来,说是他找我吗?这很明显事实声东击西,有人想恶意陷害他。”  舒蔓没有提及想要陷害厉祎铭的人的人名,但是话已经被她说到了这个份上,不用多想,也知道她在影射谁。  “小泽马上要手术了,蔓蔓,如果是其他人找你,你可能出去吗?只有他……只有他找你,你才能不做多想的出去!”  “是,我承认在那个节骨眼上,除了他找我之外,任何人找我我都不能出去,但是这也不能证明他就是向小泽投毒的人!”  “……”  “祎铭对小泽的好,大家有目共睹,他要是想投毒给小泽,需要这个时候吗?相反,我倒是觉得某些人,想借此机会,制造一些事端,给别人带去麻烦!”  姚文莉觉得自己说不过舒蔓的大道理,但是事情已经摆在这,真相如何,她心里已经下了定论。  不是她不理智或者怎样,她觉得投毒的人就是厉祎铭。  首先,能得到氰化物就说明不是常人,再者,舒蔓被厉祎铭叫出去以后,整个病房里就舒泽自己一个人在。  自己的儿子虽然傻,但是不代表能被人下了药还不知道防备,很显然,舒泽对投毒的人根本就没有防备。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姚文莉和舒蔓没辙,她继续陈述自己的观点,坚定就是厉祎铭投毒给舒泽,要面见厉祎铭要一个原因。  郑香兰和范淑华见姚文莉变得比姚菁还不辨是非,上前去拉扯她。  “文莉啊,事情应该不是你这么想的,祎铭那孩子,我们大家伙都了解是什么样的人,根本就不是那种能投毒给小泽的人!”  姚文莉这会儿已然到了崩溃的边沿,根本就不信任何人的话。  “给小泽投毒的人就是他,他因为完成不了对小泽的手术,怕对不起蔓蔓,就下了毒手!”  她继续坚持是厉祎铭对舒泽投毒的事儿,任由自己的母亲和婶娘如何拉扯自己,也不肯罢手。  姚芊芊见自己的母亲在,舒蔓在,自己全部的亲人都在,而且姚文莉还闹得这么凶,她有些心虚起来。  本来,她只是想通过姚文莉,激化舒蔓和厉祎铭之间的矛盾,让两个人大吵大闹到分手,然后厉祎铭就此不管舒蔓,更不会去关白伊颂的事情。  哪曾想,姚文莉这么美脑子的一闹,把自己的母亲,还有一众亲人都吵来了。  缓缓放开自己勾着姚文莉的手,她缓缓退后两步,有意趁着大家伙去围拢姚文莉的情绪时,偷偷溜走。  只是,她刚转身走了两步远,手臂就被舒蔓一把给抓住。  “干什么去?”  姚芊芊:“……”  舒蔓从看到姚芊芊和自己母亲在一起,就一直把审读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哪怕对视自己母亲的时候,也不忘把眼角的余光瞥向姚芊芊。  被舒蔓抓住,姚芊芊吓得一惊,身体不自觉的一僵。  她想逃开,也想挣脱舒蔓的拉扯,大声质问她是不是有病。  却因为自己亲人的目光全部都投向自己,莫名的心里没有了底气,而且那种心虚感,由脚底上升、蔓延……一直传递到自己的每一根毛发间。  能察觉到身后的眼睛都在盯着自己看,姚芊芊尽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就在她转过身,准备冷冷的警告舒蔓放开自己时,厉祎铭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就这样,她的目光,与推开门的人的目光,直接交汇在了一起。  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是厉烁和两个警员。  厉烁与姚芊芊的目光对视上,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是修理厂口里说得那个小姐。  厉祎铭随厉烁从里面出来,注意到他僵硬身躯站在门口,问他——  “杵着干什么呢?走啊!”  目光往外面看去,厉祎铭一眼就扫到了门口站着的众人。  除了姚芊芊、姚文莉和一众姚家人之外……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舒蔓!  舒蔓因为姚芊芊怔愣的表情,也回过身去。  瞧见从里面出来的厉祎铭,抿了抿嘴角。  厉祎铭还不清楚自己门口围了这么多人是怎么一回事儿,姚文莉质问的声音,亢奋的传来——  “你来告诉我,小泽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我听说你最近在研究氰化物,你说,给小泽投毒的人是不是你?”  姚文莉也顾不上什么叫迂回,直截了当的质问,丝毫不拖泥带水。  厉祎铭被姚文莉的话问的一怔,但一秒钟后,他将手抄袋,一派从容姿态,抬起头,目光黑亮的对视她。  嘴角掀动,缓缓道——  “既然大家都在,那么,我们今天就把全部的恩恩怨怨都好好的算一算!”  “……”  ——————————  让医院的医护人员找了一间休息室。  没有让厉烁走,厉祎铭把厉烁和另外两个警员都留下。  姚芊芊也被舒蔓胁迫去了休息室。  面对对面的警察,还有知道自己事情的厉祎铭,她局促极了,就包括自己坐在沙发上,都如坐针毡。  她想要起身离开,偏偏舒蔓在一旁看着自己,自己一要动,她就伸出手过来按住自己,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她的桎梏。  厉祎铭没有先开腔说话,而是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厉烁。  不止一次被自己的哥哥坑,厉烁无奈,但是谁让他是人民警察,身负为人民利益着想的职责。  “等姚菁女士和她丈夫过来这边,我们警方就会把这段时间就白伊颂车祸一事儿,还有舒泽投毒案,做一个系统的说明!”  一听这话,姚芊芊当即就瞪大了眼。  不同于大家伙的唏嘘,姚芊芊的表情格外夸张。  姚芊芊如此,姚文莉的神色也不好的厉害,并不是舒泽投毒案的事情,而是白伊颂车祸一事儿已经有了定论,让她的心脏,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带着姚芊芊,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离开,但是警察在,自己的父母亲在,她根本就做不到伸出手拉着姚芊芊离开。  手掌心里开始冒着冷汗,姚芊芊觉得自己身体上的冷汗,像是蛰伏的虫子一样,顺着身体往下流,让她连呼吸都变得不匀起来。  姚菁和白志强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警方说了是白伊颂出车祸一事儿有了定论,也就不敢有任何的耽误,在最快的时间里过来了医院这边。  而且过来医院这边的不仅有姚菁夫妇,还有姚文昌夫妇。  待全部应该到场的人都到齐了,厉烁目光扫了一眼姚芊芊,而后视线定格在厉祎铭的脸上。  厉祎铭已经脱去了外面的白大褂,少了一层白大褂包裹,他一派尊贵气质的坐在沙发里。  与厉祎铭有了一个眼神儿交汇,见厉祎铭冲自己点头,厉烁酝酿了一下情绪,清了清嗓子,道——  “就前段时间白伊颂小姐发生车祸一事儿,我们警方已经有了定论,白伊颂小姐的车祸死亡时间并非偶然,也就是说不是车祸造成的,而是一起谋杀事件!”  姚菁虽然对这件事有了一个了解,知道自己女儿的死是他人谋杀造成,但是听厉烁把事实陈述出来,还是不免会痛心。  在众人难以相信的唏嘘声中,厉烁把前前后后事情的经过,如同当时身临现场一般复述了一遍。  待结束后,他目光沉寂如海,看向姚芊芊——  “请问姚芊芊小姐,白伊颂小姐发生车祸时,你在做什么?”  厉烁都没有把姚芊芊叫去警察局那边做笔录,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厉祎铭的安排。  厉祎铭说没有走那些程序的必要,在姚家人的面前,质问她就好。  果然,姚芊芊被厉烁抛出来的这个问题问的脸色大变,连带思绪都凝滞。  见姚芊芊没有痛痛快快的回答出来,而是一副吞吞吐吐的状态,众人看向她。  本就心虚的厉害,这会儿被众人看着自己,她更是本能性的低下头,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只是,她越是表现的局促,越是会泄露她心里所忌惮的不安感。  厉烁在众人对姚芊芊的目光注视下,又一次重复刚才的话。  “请问姚芊芊小姐,白伊颂小姐发生车祸时,你在做什么?”  又一次被问及刚刚的问题,姚芊芊死死的扣紧掌心,任由自己的手指甲,在自己的掌心里,留下一道道斑驳的红痕。  着实承受不住这样巨大的压力,尤其是范淑华说“芊芊你怎么不说话啊?”,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要被撕扯成碎片一样的无助。  这要她怎么回答,是坦诚还是不坦诚?  警察现在都这么直接的问自己,很显然已经把自己锁定为了犯罪嫌疑人,或者准确的说就是犯罪人。  实在是承受不了这样身心的折磨,她抬起眼,红着眸子质问:“你问我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是怀疑我是害她发生车祸的嫌疑人吗?”  姚芊芊一说这话,舒蔓在一旁冷笑出声。  “厉烁还没有说些什么,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凶手吗?”  姚芊芊:“你……”  厉烁见姚芊芊情绪这么亢奋,无奈的摇头。  身为警察,见过不少否认,或者表现出来一无所知的犯罪嫌疑人,如果自己连这点小问题都搞定不来,他还怎么做这个队长。  沉寂了一下思绪,他把定论报告推送到姚菁那里。  “白先生,姚女士,这是我们警方得到的结论报告!”  说完这话,他把目光重新落在浑身都在轻颤的姚芊芊的脸上。  “姚芊芊小姐,根据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与追进,我们发现你有制造白伊颂小姐发生车祸一事儿的嫌疑!”  说着这话,厉烁把姚芊芊和姚文莉出现在咖啡馆的事情,还有她花钱去修理厂买了汽修工具的事情一一道出。  在场的众人,听完这话,全部都懵了。  所以警方的意思是……姚芊芊制造了白伊颂的车祸案?  姚芊芊脸色白的像鬼,没有一丝的血色可言,瞪大的眼睛,通红一片,眼底是惊慌失措。  姚芊芊的神色不好,姚文莉的脸色也差到了极点。  她已经尽力帮姚芊芊瞒着关于白伊颂车祸一事儿,不想,还是被警方查到了源头……  抿了抿唇,不想让姚芊芊出事儿,她已经失去了舒泽,她不能再失去姚芊芊。  反正警方有说自己和她在一起喝咖啡,既然这样,她就把责任给揽过来好了。  只是不等她开口说话,厉烁又把另一份报告递到她的面前。  “姚文莉女士,这是舒泽的身体检测报告,显示是氰化钾中毒!”  又把一个微型摄像头递到茶几上。  “这是安置在舒泽病房里的微型摄像头,上面有记录您和舒蔓嫂子不在时,发生的一切!”  “……”  一听舒泽的病房里有安装微型摄像头,舒蔓和姚文莉大惊,姚芊芊更是震惊到无话可说。  舒蔓从来不知道舒泽的病房里安装摄像头,着实费解的看向厉烁。  还是厉烁睇了一个眼神到厉祎铭的身上,舒蔓才了然是厉祎铭安排的。  收到舒蔓递过来的目光,厉祎铭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因为看到她,嘴角微微一动。  姚文莉拿过那个微型摄像头,因为摄像头里能看到投毒给自己儿子的人,她的身体都发颤了起来。  只是,就在她准备按下摄像头播放键的时候,微型摄像头被姚芊芊一把就给夺了过去。  “这都是些什么,谁会信你们警察这些胡编乱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