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7章:大结局(下,4千字)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167章:大结局(下,4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412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5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微型摄像头被砸了一个粉碎,众人看姚芊芊的眸色,一片震惊。  “芊芊你……”  许秋就没有想到过自己女儿这么放肆,竟然在警察的面前,也有这么大的脾气,实在是目中无人!  许是有想到姚芊芊会做出来反击的动作,厉祎铭嘴角勾起一抹笑。  末了,他站起来身,把手里把玩的微型摄像头举高,看向姚芊芊。  “我就有想过你会毁灭证据,所以,这个才是真正记录了小泽被投毒的全部记录!”  说着,他按下播放键,意欲让众人看里面记录下的视频。  姚芊芊见自己中了调虎离山计,眸色变得凶狠,恨不得撕裂厉祎铭。  再她又一次准备抢微型摄像头的时候,厉祎铭把手里的摄像头拿起。  “在录播这段视频之前,我又拷贝十份在不同的U盘里,你以为你你毁了一个,毁了两个,能毁了全部吗?”  “……”  姚芊芊没有话反驳,她就没有碰到过比厉祎铭还难缠的对手,自己在他的面前,就是班门弄斧。  厉祎铭漫不经心掀动眼皮,睨了姚芊芊一眼后,开了微型摄像头的播放键。  伴随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画面镜头出现了剪辑的画面。  画面是从姚文莉出门开始记录的,一直到姚芊芊转身离开病房。  一直以来,厉祎铭都觉得舒泽可能会被有心之人陷害,权当他多此一举也好,想多了也罢,他就是觉得当初姚文莉突然告诉舒蔓并不是先天性智障,要为舒泽做手术一事儿开始,他就觉得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他就特意在床头那里安装了微型摄像头,而这个,他没有和任何人说。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真的就不是自己多想了,而是真的有人对舒泽下黑手。  前不久的微型摄像头里记录下来了姚芊芊趁着护工不在,进了舒泽病房一事儿。  有了那件事儿以后,他就有了防范之心,生怕姚芊芊那个恶毒的女人,真的对舒泽下手。  只是千防万防,他还是没有防住她!  待众人看完了这段视频以后,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去看姚芊芊。  众人的眼神儿过于惊恐,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姚芊芊竟然是这么恶毒的女孩子。  最震惊的莫过于许秋和姚柏昌夫妇。  他们一直都觉得对姚芊芊教育的很好,不过没有想到,她竟然能下手去杀人。  白伊颂、舒泽……这些都是她的表姐、表弟啊……  他们身为她的亲人,完全想不到她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态下的手,更不知道她在杀人的时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姚文莉盯着微型摄像头里的画面,缓缓站起来了身体。  虽然摄像头里的人穿着护--士服,也戴了口罩,让人根本就无法看清楚她的脸。  但是那体型,那眼神儿……就包括记录下来的声音,都是姚芊芊的,这点儿改变不了!  姚芊芊收到自己亲人看自己的目光,是难以掩饰的震惊,她不住的摇头。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你们……你们不要信那个摄像头,不要信!”  如果可以,他们也不想信那个摄像头里记录下来的东西,只是……事实真相就摆在那里,根本就不是他们不想信,就能作数的。  姚文莉呼吸变重,她整个人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  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似乎全部的甲片扎进自己的神经里,撕碎自己……  “你……真的向小泽投毒了?”  姚文莉看着姚芊芊,这一刻,她的眼神儿是陌生的,是失望的,是无助的,是痛心的……  她不止一次告诉姚芊芊不要针对舒泽,自己也愿意放下之前的不痛快,对姚芊芊释怀,希望看到她和舒泽真心实意的好。  可是她得到了什么?是自己女儿对自己儿子的陷害!  心痛的已经说不出来话!  从白伊颂被陷害致死那一刻起,她就不应该再继续纵容她。  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亏欠她太多了,想补偿她,所以她做什么,惹出来多大的麻烦,她都想尽办法包容她,替她抗下这一切。  但是她下手针对她的亲弟弟,姚文莉真的无法再忍受了。  姚芊芊没有见过姚文莉那样痛心的眼神,自己的心脏也变得难受起来。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不是……”  她否认,目光惊悚,因为承受不住那么多人看自己时,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  只是她的否认,现在已经成了笑话,没有任何人会信!  “这么多证据摆在你面前……”姚文莉声音异常紧涩,但还是心碎的质问道:“芊芊……我的女儿,你还要否认吗?”  “……”  姚文莉一句“芊芊……我的女儿!”,令众人屏息!  姚芊芊是姚文莉的女儿?  已经被震惊到无话可说。  前有白伊颂的死被公之于众,后有苏泽被投毒的事儿,震撼他们每一个人。  现在,又有姚文莉叫姚芊芊女儿一事儿,这一切……根本就让他们在场的人,难以相信。  姚芊芊没有想到姚文莉竟然报个了自己是她女儿的身份,目光震惊,眼睛瞪大到眼球近乎要弹出来。  “你……”  她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觉得姚文莉不会责备自己,甚至会毫无保留的包容自己,可是……她终究还是卖了自己。  姚芊芊头疼的厉害,似乎要炸开了一样。  自己全部的秘密,和做的坏事儿都被公之于众,就像是一个跳梁的小丑被大家看着。  姚文莉这会儿痛心到说不出来话,她没有管别人这会儿看自己是什么表情。  一个人如果心死如灰的话,是不会计后果的。  自己的女儿这么恶毒,自己的儿子也已经不在了,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舒蔓知道姚芊芊才是自己母亲的女儿,惊得伸出手掩唇。  她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可是姚芊芊怎么会是自己母亲的孩子?  如果姚芊芊真的是自己母亲的孩子,那么自己有是谁?自己的父母亲又是谁?  她还来不及消化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姚文莉蠕动嘴角,缓缓的把这一切事实都道出来。  “芊芊,你……太让人寒心了,我……不能再继续纵容你了,任由你再错下去了!”  把白伊颂的死是怎么一回事儿都说了出来,并且她承认了自己是帮凶,也说了自己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自己对不起死去的白伊颂,更对不起姚菁和白志强夫妇。  说完这话,她又把满含愧疚的目光,落在自己父母亲的脸上,看着他们斑白的鬓角,泪水流的汹涌。  “爸、妈,对不起,女儿不孝,当时为了芊芊能活下来,一直都没有回来这边。”  当初她为了保护姚芊芊,不让外人发现姚芊芊其实不是姚军和许秋的孩子,而是自己的孩子,她情愿近三十年都没有回来,只为姚芊芊能好好的长大成人。  她为姚芊芊真的做了太多太多的错事,终究今天得到了报应,以自己儿子的生命为代价,付出了天大的报应。  她对不起的人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想到自己死去的丈夫,呼吸连带着胸膜的起伏,都疼得窒息。  把目光最后定格在舒蔓的脸上,她哭得羸弱……  “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蔓蔓,就是你了!”  自己当初换了两个孩子,使得两个孩子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  甚至后来,为了保护姚芊芊,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不惜伤害舒蔓,让她对自己一次接着一次的失望到绝望。  舒蔓还处在震惊中,自己唤了二十六年的母亲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如此玩笑,于她而言,震惊到心弦发颤。  “蔓蔓,是我的私心太重,从来没有注意过你的感受,才造成了今天的悲剧,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儿,对不起我的父母,也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小泽!”  姚文莉不知道除了“对不起”这三个字还能再说些什么,似乎自己说点什么,都无法改变她造下的孽。  在场的众人谁也没有说话,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每一件都如此震惊,他们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活在小说中,而不是现实生活中。  最后,还是姚芊芊咆哮的声音,嘶吼般的传来,才惹得众人缓过神儿。  “啊……”  姚芊芊抱头大叫,想到自己现在孑然一身,身败名裂,活像是一匹凶猛的兽,失去了理智。  “我没有……我不是坏人,我不是,我不是……”  她歇斯底里,在休息室里,疯了一样的往墙角缩去。  似乎整个休息室里的人都是她的敌人,让她想要逃。  因为姚芊芊突然变得疯狂,众人大惊。  瞧见这个样子的姚芊芊,许秋和姚文莉有意要上前去查看她的情况,只是,他们还不等有所动作,就被姚芊芊癫狂的声音制止住。  “不要过来,你们谁也不要过来,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捏过来,别靠近我,别过来!”  她胡乱的后退着自己的身体,把自己抵在墙角那里,再也没有了逃开的可能。  “芊芊……”  姚文莉见姚芊芊失去了理智,走上前,意欲去唤醒她。  “芊芊……”  只是,她越是逼近,越是惹得姚芊芊惊悚的厉害。  她害怕的瞪大眼,整个人的眼珠,像是要溢裂出眼眶,魔鬼一般狰狞。  “别过来,别过来,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伴随她惊悚的说着每一个字,转身,用自己的头,往墙壁上猛烈的撞击。  “芊芊……”  姚文莉一见姚芊芊在自残,吓得上前去搀扶她。  姚芊芊甩开姚文莉的手,整个人理智塌陷,崩溃的往墙上继续撞着自己的头。  “芊芊,你这是干什么啊?”  姚文莉再怎么恨姚芊芊,恨她的所作所为,但她终究是自己的女儿,她现在折磨自己,她的心,异常难受,好像被无垠的海水给淹没,让她难以喘息。  “芊芊……芊芊,你这是干什么啊?”  姚文莉急的掉下来了眼泪,她伸出手去拉姚芊芊的手,试图制止住她疯狂的举动。  被姚芊芊一再的甩开手,最后,还是姚芊芊撞得自己的头似乎要炸裂开一样的疼,她才软下了身体,倒在了地板上。  “芊芊!”  姚文莉惊恐的上前。  “芊芊,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啊?你怎么能这么伤害你自己,不爱惜你的身体呢?”  她在询问姚芊芊的情况,看着她的额头上尽是血,颤抖着手指去抚摸她的脸,任由血液顺着她的指尖往下流淌……  姚芊芊躺在姚文莉的怀抱中,呼吸变得粗重。  “我……这半辈子,罪孽深重,我不会去住监狱的,我……我就算是死,也不住监狱!”  她还在执拗,她自知自己现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再正常生活了,但就是这样,她也不希望自己糟糕的人生,以死在监狱里终结,所以,她情愿就这么一死百了,让曾经那些恩恩怨怨,自此两消。  姚芊芊还在大喘气,短促而粗重。  忽的,她抬起变得婆娑的泪眼,看姚文莉这一刻无比苍老的脸,眼底浮动从未有过的心疼。  “我从来不是你的骄傲,只会成为你的累赘……现在,我只想死,用我的血……去偿还他们,来洗刷我的罪孽。不要因为我的死而伤心,也不要流泪,这一切的罪孽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和你无关,你……要好好活着,替我好好的活着……”  都说自己任性,目无尊长,这一刻,她才意识到,有些东西弥足珍贵。  姚文莉听姚芊芊这么说,心痛的更甚……  “芊芊啊,我的女儿!”  她拥着姚芊芊,情感涌上头,忘了叫医生,就那样拥着她。  “不要哭,抱紧我……”  姚芊芊用虚弱的声音,对姚文莉说着话,  姚文莉一听这话,把姚芊芊更紧的揽住自己的怀中。  身为她的母亲,二十六年以来,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抱着她。  姚芊芊也尽可能的去回抱姚文莉,只是,她的手伸过,还不等回抱住姚文莉,就顺势滑落……  跟着,她头一歪,缓缓地合上了眼皮。  有一滴清泪,随着她闭眼的动作,滑落下眼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