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九十六章 惊天阴谋

第九十六章 惊天阴谋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87更新时间:2018-01-02 07:09:50
   正文]第九十六章惊天阴谋  御灵宗,灵兽堂。  任梁一脸阴沉,咬牙切齿。  在付出一件上品法器的代价后,他终于从一位断剑门的弟子口中查探出消息,自己的亲孙任虹却是死在一位千羽剑门的弟子手中。  连尸身都被那位弟子用火焚烧殆尽,灰都不剩。  这位万剑宗的弟子清楚地记得千羽剑门的弟子的容貌,并且还给任梁画下一幅那位弟子的画像。  任梁拿着画像,悄悄打听之后,知道这位弟子,确实是千羽剑门中人。  此人名为林暮,是一位五行灵根修者。  五行灵根修者,这是任梁很难接受的一个事实。  自己的亲孙,在自己的大力栽培下,不论是心法,剑诀,灵兽,全都人一等,竟然会被一位五行灵根的炼气期弟子杀死,这实在令他心中恶气难平。  “千羽剑门!”任梁恨恨道。  任梁猛一回身,对身后的七位长老道:“我要攻打千羽剑门,为任虹报仇。”  七位长老顿时一惊,七人互视一眼后,一位头花白的老者上前劝道:“掌门要三思啊,千万不能不仇恨蒙蔽了心智。任虹的死,我们一样很悲痛,他是我们看着长大,如今突然死去,谁都难受。但若是一心想为他报仇,和千羽剑门为敌,虽然以我们的实力,能够敌得过千羽剑门,但损伤定然不小,死伤弟子何止数千,在我们元气大伤之际,定会有人趁机偷袭,渔翁得利。”  任梁冷静下来,但声音仍旧带有怒气:“那你说怎么办?”  老者道:“掌门无非是想为任虹报仇,这报仇的方法许多,不一定要和千羽剑门开战,我们可以先和千羽剑门打好关系。”  任梁顿时怒不可遏:“真是笑话,我对千羽剑门恨之入骨,还要和他打好关系,时未寒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老者不疾不徐道:“杀死任虹的是林暮,我们只需让千羽剑门将林暮交出即可。他一位炼气期弟子,落到我们手上,还不是任凭我们蹂躏,生死皆在我们掌控之中。”  任梁怒道:“我定让他生不如死。”  老者面带笑意:“如此一来,我们既不必与千羽剑门为敌,也不会损伤元气,又能报仇,一石三鸟。”  任梁道:“那如何才能让时未寒乖乖交出林暮,以他的性格,定不会如此做,他不是吃软怕硬之人。”  老者笑道:“时未寒虽然不是这样的人,但他却一定是另外一种人。这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信奉利益至上,泯灭感情。”  任梁面上露出笑意道:“利益。什么样的利益,才能让他交出林暮呢?一件上品法器如何?那小子只是一位五行灵根修者,一条命也不过值这个价。”  老者缓缓摇头:“或许之前不值得,但他杀死任虹,定不是简单之辈,我么你若是前去向时未寒讨要,他定会狮子大开口,狠狠宰我们一把。”  任梁索性侧耳倾听:“那该当如何,还请师兄一一道来。”  老者道:“我素知时未寒的性格,只要利益足够,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我们必当拿出足够利益,一下击中其要害,令其自愿将林暮交出。我记得门中还剩下一件法宝,流云剑,就送给千羽剑门吧,以此宝换取一位炼气期弟子,时未寒必定同意。”  “流云剑?”任梁和几位长老都是一惊,任梁忙道:“这件流云剑若是送给时未寒,他门中必能因此多出一位金丹期修者,到时我们就麻烦了。”  老者笑道:“我们无意与千羽剑门交恶,我们的目的是林暮,这就够了。”  任梁沉吟片刻,想到孙子的惨死,咬牙道:“那就便宜千羽剑门了,还请师兄和我走一趟。”  老者面带微笑,欣然领命:“我愿意和掌门一同前往。”  任梁带上流云剑,两人驾起遁光向千羽剑门飞去。  十日后。  千羽剑门,云霞峰,时未寒洞府。  千羽剑门五位金丹齐齐在座,任梁和师兄申仁坐在对面。  任梁笑望着时未寒,道:“不知时掌门意下如何?”  时未寒沉吟片刻,方缓缓道:“一件法宝换我千羽剑门一位天才弟子的性命,这桩交易,也不知是亏是赚。现在看来,是我赚了,但从长远来看,以林暮的心性和炼丹天赋,成为金丹巨头也未可知,若真是如此,我岂不是亏大了。”  任梁听后,冷笑一声:“时掌门别不知足,金丹期是那么容易成就的么,你我都是过来人,其中的艰难,不必我再叙述。据我所知,林暮只是一位五行灵根修者,在天霄界,我从未听过有五行灵根修者结成金丹成功,时掌门这番话未免太过可笑。”  时未寒不置可否,淡淡道:“流云剑虽好,但若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门派的弟子惨死,心中实在不忍。”  任梁顿时有些急躁,若时未寒不答应,长老们又不愿意和千羽剑门开战,那任虹岂不是白死了,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受。  老者申仁倒是不慌不忙,用眼神示意任梁不必急躁,他笑着对时未寒道:“不知时未寒还有什么要求,只要我御灵宗能够满足,必定应允。”  时未寒笑道:“这件事,答应御灵宗也不是难事。”  旁边的骆言长老顿时心中一紧,他对林暮可是非常看重,有意收为弟子,好好培养。但如今看掌门的意思,恐怕是要将林暮卖给御灵宗了。  骆言长老出声道:“掌门不能如此啊,此举必定令门下弟子寒心,长久来看,对门派不利。”  时未寒点点头:“我也这样觉得。”他转过身来,对任梁道:“这流云剑虽好,但我也不愿门下弟子陷入必死之局,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愿意将林暮交出去。”  任梁大喜,忙道:“什么要求,只要我能满足,就答应与你。”  时未寒静静道:“我和你交易这件事,不得再让其他人知道,更不能让我门下弟子知道。过几日,我就打林暮离开门派,他离开门派之后,我不会再过问他的事,你们只管将他捉去,生死任凭你们处置。”  任梁拱手道:“那可要多谢时掌门了。”  骆言长老听后,无力向后坐倒,他虽极力争取,但千羽剑门终究是时未寒做主。  “但是,我要说明一点。”时未寒望向满脸失望地骆言长老,转脸对任梁道:“我让林暮离开门派,但你御灵宗金丹期修者不得出手,只能让门下弟子出手。以御灵宗的实力,这个要求想必也能满足。我只是不想立即看到林暮惨死,这样做,也算是能让他多活几日,我心里稍稍安慰些。”  任梁连忙答应:“这个好说,我和几位长老不出手就是。”  时未寒正色道:“我相信任掌门,但你们几位若是出手,言而无信,休怪我千羽剑门和御灵宗翻脸,拼死也要和贵宗血拼一番。”  申仁长老忙道:“千万使不得,我保证,我们几位绝不出手,即便是掌门想要出手,我也会拦着他。”  这话说得一点不假,他和几位长老已经达成共识,一定不能和千羽剑门开战。大门派的斗争太过惨烈,所要付出的代价,谁也承受不起。  只能让门下弟子出手,以御灵宗的实力,派出几十位筑基期弟子,足以将林暮活捉回宗门,任凭掌门处置。  任梁长老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和申仁长老就先回去了,需要准备一番,派遣门下弟子,前来捉拿林暮。”  时未寒起身相送,笑道:“恕不远送。”  骆言和寒冰仙子坐在原处,动也未动,任梁脸上一阵尴尬。  倒是梁正长老和慧文长老稍稍欠起身子,做做样子。  任梁和申仁微笑点头,驾起遁光远去。  两人离开之后,洞府之中陷入一片沉寂。  良久之后,骆言长老方开口道:“掌门如此做,实在令人寒心,林暮好歹为门派做出贡献,火龙谷采药出生入死,差点丧命其中。这番遭遇,实在令人同情。”  时未寒幽幽一叹:“我何尝想这样,但这柄流云剑,对我千羽剑门同样重要,门中实力一直不如其他几个大门派,主要原因就在于金丹期修者太少,没有法宝,即便是成为金丹,实力也差得很远。有了这柄流云剑,我们就可以全力让罗通冲击金丹。到时,我们实力大振,再为林暮报仇不迟。”  骆言长老怒道:“人命在你眼中,竟如此廉价,我实在不敢苟同。”  说罢,拂袖而去。  寒冰仙子也默默站起,一言不,跟在骆言长老后面离去。  时未寒苦笑一声,对梁正长老和慧文长老道:“我早知骆言师兄会如此,但这件流云剑,的确很重要,我不得不答应任梁的要求。”  梁正和慧文面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容,梁正长老道:“一切以门派为重,掌门如此做,我们也能理解。”  时未寒道:“罢了,骆言师兄既然生气,那就让他生气去吧,过一段时日,自然会好起来。”  说罢,时未寒拿出一张紫色符纸,在上面写下几句话,贴在一柄蓝色飞剑上。  飞剑带着符纸,向林暮的小院飞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