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九十八章 寒心

第九十八章 寒心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15更新时间:2018-01-02 07:09:50
   正文]第九十八章寒心  进入藏经阁后,林暮对坐在阁门后面的老者行礼一番,便向阁中走去。  如今林暮即将踏入筑基期,不论是心法,还是术法,都跟不上修为的进度。  《九方心法》只是一部二品心法,只能修炼到筑基期,筑基之后若再继续修炼《九方心法》,会事倍功半,付出和收获完全不成正比。术法也是如此,《基础五行术法》只是低阶术法,筑基之后,就可修炼中阶术法,但林暮至今未曾在藏经阁中找到中阶术法类的玉简,千羽剑门是个剑修门派,对术法的排斥可见一斑。  但自从见过别人使用飞剑后,林暮也非常羡慕一剑破万法的英姿,心中对修剑也心生向往,自己本身也拥有飞剑,但五行环的存在,实在令林暮无法舍弃术法。五行环对术法的增幅,远许多飞剑。经过五行环使用出来的《庚金诀》,威力可以和上品法器抗衡。  若是林暮拥有中阶术法,经过五行环使用出来后,威力会达到何种程度?林暮拭目以待。  至于修剑之类,林暮的储物袋中已经拥有一柄水系上品飞剑青霜剑,剑诀方面,《青霜剑诀》高达四品,可以供林暮修炼到金丹期。  林暮今天最主要的目的是购买一部高阶心法。  其实林暮的储物袋中,也有一部很不错的心法,《幻灵心法》,高达四品,只是这种心法更适合御灵宗之人,要求苛刻,需要一开始就学习,林暮已经学过《九方心法》,若想修炼《幻灵心法》,就需散去修为,重新来过。  这个代价太大,林暮自然不愿如此,他如今的身家,完全可以购买一部其他种类的高阶心法。  林暮在一排排木架上不断寻觅,不时抓起一枚飘在空中的玉简查看一番,现不满意,摇摇头,又放回原处。  一连十几次,林暮都未找到一枚适合自己的玉简,别说心法,就连术法,林暮也未找到中阶术法。  倒是现几个不错的低阶术法,林暮比较满意,都买了下来。  比如《缩骨术》,这是一个可以改变人的面貌的术法,若是练到高深处,全身任何一处地方都可改变,甚至连声音都能生变化,在林暮看来,这倒是个不错的术法。  想起当日张若虚偷袭自己时,改变了外貌,应该也是学过这种术法,只是他怕被林暮认出,一直不肯出声,想来是在《缩骨术》方面,还未练到高深处。  还有其他一些低阶类术法,比如《神行术》,《敛息术》之类,林暮看着不错,仗着自己灵石丰厚,全都买了下来。  林林总总,买了七八枚玉简,也不过用去三百块灵石。  如今看来,这低阶术法实在是廉价得很。  心法之类,林暮只找到几种三品心法,可以修炼到灵寂期,这令林暮不是很满意。  心法是修者修炼的重中之重,修为全在于心法。若是换来换去,必定影响修行的度。  若是能得到一部高阶心法,不仅可以加快修炼度,还能一劳永逸,不必频繁更换心法,对修为也是大有裨益。  只是这藏经阁一楼早已被林暮找遍,也没找到合适的心法。  林暮有心想去藏经阁二楼看看,但二楼是筑基期弟子才能前往的地方。  林暮如今虽是炼气十层巅峰,但毕竟未曾筑基,按照门规,不能踏入二楼半步。而且在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上,也设下不少禁制,凡是修为不足筑基期修者,若要强行闯入,都会被打下楼来。  林暮一时束手无策,但又不甘心离去。  正在这时,藏经阁大门轰然关闭。  偌大的藏经阁中,只留下林暮一人,孤零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看守藏经阁的老者离开自己从来不曾离开的位置,缓缓向林暮走来。  林暮顿时心惊,心中生出一阵警惕,下意识暗中运转灵力,以备不测。  林暮站在原地,大门紧闭,不好后退,也不敢上前迎去,只能呆呆等着老者前来。  这时,林暮不忘用《天眼术》观察老者的修为,但是林暮很快颓然地现,他根本看不透老者修为深浅。林暮已是炼气十层巅峰,在《天眼术》的观测下,至少可以看出筑基后期修者的修为。  《天眼术》未曾凑效,千羽剑门至今只有五位金丹,林暮立即猜出,这位老者至少是灵寂期修为。  灵寂期!  距离金丹也仅仅一步之遥,实力强横无比,若他相对林暮做出什么,林暮也是无法反抗。  林暮这时反倒放松下来,撤去灵力,静静等待老者到来。  老者头花白,但面色红润有光,鹤童颜,修为深不可测。  林暮忙对老者深施一礼,装作平静道:“不知前辈所为何事,竟要关起门来说话。”  老者面带微笑,徐徐开口,声音和缓:“我观你印堂黑,将有一劫,若不及时化解,性命堪忧。”  林暮听到老者的话,差点笑出声来,但又立即强行忍住。  自己最近修为大进,收获众多,法器灵石,远胜同门,又得到梦寐以求的筑基丹,今日又被掌门允许,可以回家探望父母。  一直都是一帆风顺,顺得不能再顺,何来劫难?  这老者的话,和家乡的江湖骗子所说,倒是别无二致。  林暮小时候见过不少这样的骗子,整日游荡在各个村庄,骗取无知村民的钱财。  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观你印堂黑,面色阴沉郁结,最近将有一场劫难,只需付上五枚铜钱,我便能帮你化解。’这老者所说和那骗子的话如出一辙,只是后面索要报酬的内容绝口不提,手段更为高明。  但是林暮的笑意很快敛去,面色变得凝重,他想起这老者的修为,灵寂期修者。  老者根本无需对林暮撒谎,他这样的人,整日忙着修炼,想要结成金丹,再多出一二百年的寿元。  如今肯关上阁门,专门和林暮说这话,自然是听到什么风声。  “有人想要杀你。”老者笑望林暮,缓缓开口。  老者云淡风轻般说出,但在林暮听来,如同石破天惊。  短短六个字,每个字都让林暮心惊肉跳。  林暮稳定一下心神,对老者深施一礼,恭敬道:“愿闻其详,还请前辈指点。”  老者反倒不急,岔开话题,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林暮一阵诧异,心想,怎么说话跳跃如此巨大,到底是谁想要杀我?难道是张若虚?  心里虽然疑虑重重,但林暮仍然如实回答老者问话:“前辈是藏经阁看守之人,想来应该是门中的真传弟子吧,莫不是你是掌门的徒弟?”  “真传弟子?时未寒的弟子?”老者冷笑一声:“你也太抬举时未寒了,他也配么。”  林暮一阵心惊,这人究竟是谁,竟然敢公然辱骂时未寒,来头当真不小,但也不敢说话,对老者的话,既不赞同,也不反对。  老者看了林暮一眼,自顾开口道:“我是时未寒的师兄。”  林暮嘴巴张得老大,面上露出一阵惊色,这老者竟然是掌门的师兄,那他的修为岂不同样是金丹期?  见林暮的惊讶,老者似乎见怪不怪,轻声道:“我当年也是金丹期的修为,但和时未寒竞争掌门之位时,被他阴险暗算,将我从金丹期打落回灵寂期,如今沦落到在此看守藏经阁。”  老者似乎在说着别人的故事,脸上平静如波,竟看不出一点愤怒与仇恨。  林暮心中暗暗一凛,老者的城府之深,远在他之上,喜怒不形于色。  “时未寒的阴毒可怕,不亲身经历,难以体会。”老者继续道:“时未寒已经将你卖给御灵宗了,你这条命,只值一件法宝。御灵宗用一柄流云剑,就换来你的性命。你是不是特别高兴,时未寒答应你的请求,让你回去探望父母?”  不等林暮回答,老者接着道:“这都是时未寒一手策划,只要你离开门派,就会受到御灵宗无穷无尽地追杀。你在时未寒眼中,不过是一枚棋子,还是一枚弃子。”  林暮惊骇欲绝,老者的话句句如刀,一刀刀狠狠刺在林暮心上。  林暮原先对时未寒并不信任,在火龙谷中,独自留下五十株火龙草,便是留下后手。但自从从谷中出来,时未寒对他一直爱护有加,有求必应。就连收山门下的凡人做弟子这样的请求,时未寒都一口答应。  这让林暮以为,时未寒对自己的看法生转变,和对待罗云一样,也将自己看成门派的未来。  是以杀死任虹之后,林暮并没有多少担忧,因为有门派的庇佑,他不必害怕。  但老者今日如此和他一说,如何能不令他心惊,更多的却是胆寒。  时未寒此举,未免太过忘恩负义,歹毒无比,一件法宝,就将自己出卖,人命在他眼中,和冷冰冰的灵石没有两样。  这样的事情,让林暮彻底寒心,寒彻心扉。  林暮如坠冰窟,呆立原地,半晌无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