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血溅五步

第一百零六章 血溅五步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54更新时间:2018-01-02 07:09:52
   正文]第一百零六章血溅五步  两位家主面面相觑。  千羽剑门的反应令两人始料未及。  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但两人谁也没有心思去查探,这样的事情,是门派金丹巨头决定,他们根本无力去改变,也不想改变。  两人都活了一百多岁,自然知道该如何做。  两位家主都迅吩咐下去,让家族内的后辈子弟,这段时间全都躲在族中苦修,不得出门。  御灵宗之事,更是不要插手过问。  这个时候,明哲保身方为上策。  在两个修仙家族的默许下,来到烟满城的御灵宗弟子变得肆无忌惮。  烟满城的每一寸土地,都在御灵宗弟子的监视下,连一只蚊虫都无法躲过。  许多户人家,都被御灵宗弟子搜过查过,城中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这些御灵宗弟子,不仅在白天会以拜访的名义,上门查探。晚上更是不会放过,在别人熟睡之际,悄悄溜进别人家中。  这些弟子在白天时,个个谦逊有礼,对人礼貌有加。但到了晚上,真实面目开始显露出来,变得肆无忌惮。  许多人家的家传财宝无故丢失,私藏之物,全被翻过一遍。  这些丢失的只是外物,还算是轻的。若是家中有年轻貌美的女眷,更是无一幸免,全都遭到御灵宗弟子的亵渎。许多年轻女子无故**,彻夜流泪,痛不欲生。只有一些长相丑陋的女子,方幸免于难,没有遭到荼毒。  整个烟满城都陷入一阵黑暗之中,不见天日。  原本,各大门派都有约定,不得对其他门派辖下的凡人动手。  只是这个约定,在一件法宝的诱惑下,变得千疮百孔。  烟满城的所有人,不过是时未寒利益的牺牲品。  两个修仙家族更是对此不闻不问,闷头在族中苦修。  但是御灵宗的弟子在搜寻过后,悲哀地现,依然没有找到林暮的身影。  城中见过林暮的几个商贩,全都被御灵宗弟子审讯一遍,几个商贩只知道林暮在此买过东西,但无人知道林暮的去向。  众位御灵宗弟子都变得束手无策,飞剑传书向门派求援。  御灵宗掌门任梁接到飞剑传书,暴跳如雷,破口大骂:“废物,一群废物。”  只是在付出这么多之后,任梁如何肯甘心放弃?  在长老申仁的陪同下,任梁再次来到千羽剑门,向时未寒询问林暮的下落。  时未寒听到御灵宗至今尚未找到林暮的踪影,心底暗暗偷笑,但面上一本正经:“任掌门,我们可是说好,我只负责将林暮送出门派,至于能否抓住他,那就看你自己门派的本事了。如今你们抓不到林暮,除了说明你门下弟子无能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理由。你且回吧,我不会告诉你的。”  任梁面色顿时红如猪肝,恨恨看时未寒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转身离去。  时未寒望着任梁远去的身影,面上露出一抹冷笑。  任梁怒气冲冲回到门派,立即对门下弟子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林暮。”  如今,他真的是对林暮恨之入骨。  御灵宗弟子得到消息,开始向烟满城的村庄搜去。  每一个村庄都有两三名弟子前往,这次御灵宗的弟子彻底撕下脸皮,即便是白天,也是面露凶容,厉声逼问,有时甚至不惜杀害几人,以儆效尤。  林暮所在的村子,虽然只有五六户人家,但依然有两位炼气期弟子前来盘查。  两位御灵宗弟子,很快将五六户人家的子弟全都集结起来,逼问林暮下落。  对这两人来说,这不过是例行公事,本不抱有希望。  但偏偏在两人无故杀死一位村民后,许多村民面露惊容,一位村庄的老人,战战兢兢道:“我知道他的下落。”  两人顿时大喜,忙问道:“他如今在何处,只要消息属实,我保你一世荣华富贵,若有欺瞒,你全村人口都将死于非命,一个不留。”  老人心里更是害怕,刚刚惨死之人正是他的大儿子,他不愿再看到身后的儿孙有人再死去。他颤抖着,两手抖得尤为厉害,正要说话,一个声音打断他。  “福伯,不可如此。”说话之人,正是胖槐。  胖槐一脸焦急,深怕福伯说出林暮的下落。  一位胖胖的御灵宗弟子立即狠狠瞪一眼胖槐,抓过福伯身后的一个半大孩童,厉声道:“你若不实话实说,这个孩子立即就会死去。”  福伯忙道:“别,别,我说,我说。您一定要高抬贵手,留我孙儿一条性命。”  胖胖的弟子笑道:“你孙子的性命就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他能否活命,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福伯无奈地看一眼胖槐,回过头来,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他的具体下落,只知道在四个月前,他曾回到村中一次,他回来之后,在村中停留几日,就带着自己的父母离去了。”  胖弟子身边的另一位瘦高弟子忙问道:“那你可知他往哪里去了?”  福伯摇头道:“我不知道。”  瘦高弟子冷哼一声,一把抓过那半大孩童的脖子,冷笑道:“你说不说,不说我立即掐死他。”  福伯大急,忙跪在地上求道:“高抬贵手,高抬贵手啊。”  说话间,两行老泪哗哗流下。  福伯颤声道:“我不知道林暮的下落,或许他知道。”福伯指着胖槐。  胖槐心中顿时一颤。  “他和林暮走的很近,或许知道林暮的下落。”见两位仙人面露喜色,忙接着道。  胖胖的弟子立即转过脸来,问胖槐道:“他说你知道,你知道么?”  胖槐恨恨瞪一眼福伯,扭头回道:“我也不知,他早已离去,并未告知我他的去向。”  瘦高弟子笑道:“是么,你没说实话啊,看来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了。”  说罢一把放过福伯的孙子,伸手就要来抓石头。  胖槐的媳妇大惊,忙上前拦住,被瘦高弟子一把推开,跌坐在地,张口吐出两口鲜血。  胖槐心中露出恨意,直奔瘦高弟子而去,一拳砸在瘦高弟子脑后。  瘦高弟子推开胖槐媳妇之后,就要来抓石头,他根本没料到胖槐敢向自己出手。  等他反应过来,一个榔头大的拳头,直直砸在他的后脑。  他顿时感觉天旋地转,一下昏迷在地,软软向后倒去。  所有人都是一惊,没想到胖槐竟然能一拳打昏仙人。  旁边的胖弟子也是大惊,眼前这位胖子,力气惊人,令他侧目。  炼气期修者除去体内灵力外,和凡人并无太大区别,身子一样脆弱,被胖槐用铁拳猛然击中后脑,昏迷也并不意外。  胖胖的弟子见师弟被胖槐打昏,忙向胖槐奔来,想要将胖槐置于死地。  只是他修为刚刚炼气六层,不仅未曾学过任何术法,就连灵兽,也未曾豢养。  此刻和胖槐对敌,他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但修者天生对凡人的蔑视,让他鼓起许多勇气。  他忙运出灵力,出拳向胖槐砸去。  胖槐打倒一人之后,对仙人的畏惧减少许多,身后的妻儿,更是让他充满斗志。  胖槐凛然不惧,同样是一拳迎上。  这一次,面对有备而来的炼气期修者,胖槐并未占到优势。  砰!  两拳相撞,胖槐蹬蹬蹬向后退了三步。  胖胖的御灵宗弟子,却仅仅只是退了一步。  两人高下立分。  胖弟子见胖槐无法抵挡自己的拳头,再次催动灵力,出拳向胖槐砸来。  胖槐猛一咬牙,同样出拳对上。  早在几年前,胖槐曾在皇城脚下,给姑妈帮忙搬运粮食,练得一身好体力。  此刻和胖弟子对敌,靠着一身蛮力,虽然无法占得下风,但勉强能支撑片刻。  只是这一拳对撞后,结果却并不如胖槐想象得那么乐观。  胖槐直直向后退了五步,方止住颓势,嘴角露出一丝血迹。  这一拳,已然让他受了轻微内伤。  胖槐咬紧牙,不等胖弟子再次袭来,这次他主动迎上,双目赤红,他面色通红,用尽全力向胖弟子砸去。  面对胖槐来势汹汹的一拳,胖弟子不敢怠慢,猛然催动全身灵力,迎上胖槐的铁拳。  轰!  两拳相撞,一阵劲风刮过。  胖弟子只是向后退了三步,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胖槐却是连连向后退了五步,口中鲜血喷洒一地,五步之后,胖槐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一下跌坐在地。  胖槐的媳妇忙从地上爬过来,流着泪抱住胖槐,石头在旁边也是吓得大哭。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胖槐一脸坚毅,虽然一直在吐血,但望向胖弟子的眼神,恨意更浓。  胖弟子见胖槐无力再反抗,冷笑一声,缓步向三人走去,伸出手,一把就要抓住石头。  胖槐一把推开身边的媳妇和石头,对两人道:“快跑。”  石头忙向远处跑去,胖槐的媳妇却是身受重伤,无法跑开。  胖弟子也一眼看出,石头对两人的重要性,只要抓住石头,不愁这两人不说出林暮的下落。  他撇下胖槐,直直向石头追去。  脚步刚刚迈出,却是无法再度前进。  一只有力的大手,如同钢箍一般,紧紧抱住胖弟子的大腿。  胖弟子大怒,想要一脚踢开胖槐,但是无论他如何抖动,双拳如何捶打,胖槐都死死抱住他的腿,让他无法行动自如。  在胖槐的拼死争取下,石头的身影消失不见。  胖弟子心头更怒,拳头如同雨点般,疯狂向胖槐背上砸去。  每落下一拳,胖槐都要吐出一口鲜血。  即便是铁打之人,在这样的猛击下,也难以活命。  地上的鲜血越来越多,殷红的鲜血渗透进脚下的土地中。  胖槐感觉眼前一阵模糊,周围他的事物离他越来越远,仿佛要就此离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