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胖槐的坚持

第一百零七章 胖槐的坚持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48更新时间:2018-01-02 07:09:52
   正文]第一百零七章胖槐的坚持  林暮枯坐在旋月空间之中,丝丝缕缕的灵力从全身百脉涌入他的体内。  自从改修《五行心法》之后,林暮觉自己体内的灵力又增益不少,灵力要比之前更加浓郁,丹田处的灵力气团已有半雾化的迹象。  这甚至让林暮产生一种错觉,不服用筑基丹也能筑基成功。  当然,这只是错觉。  自行筑基的人,在天霄界异常少见,无一不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这样的好事,林暮并不抱有任何希望。  林暮继续修炼,打算再等三日,就服用筑基丹,冲击筑基。  正在这时,一阵孩童的哭声从旋月空间外面传来。  哭声悲切,似有极大地伤心之事。  是石头!  林暮一下听出这哭声就是石头的声音。  林暮虽在旋月空间之中,但神识已经比从前更胜几分,只要生在旋月空间三丈之内的事情,林暮都能轻易查探到。石头洪亮的哭声,更是一下传入林暮耳中。  生什么事了?林暮心中一阵疑问。  望一眼无知无觉,仍在小屋里面苦修的父母,林暮身形一动,从旋月空间退出。  身形刚在房中出现,林暮就听到院中石头的哭声。  这次,林暮比在旋月空间听得还要清晰,的确是石头没错。  林暮忙从屋中走出,来到院中,对石头道:“石头,别哭,生什么事了?”  石头看见林暮,哭声更加响亮,一下扑到林暮怀中,啜泣道:“叔叔快去救救我爹吧,我爹和人打架了,松子的爹被人杀死了,哇,哇。”  石头说完,又放声大哭。  林暮顿时心中一凛,心下焦急,踏云靴瞬间出现在脚上,他忙抱着石头,向外面飞去。  村头的空地上,站着一群人。  地上一位青年早已死去,林暮一眼认出,这人正是松子的爹。  林暮心中一阵愧疚,自己躲在旋月空间苦修,以为万无一失,却没想到祸水殃及池鱼,村中逢此大变,原因全在于自己。  在青年不远处,躺着一位炼气期弟子,林暮一下看出,这位弟子只是昏迷过去,并未死去。  村中有人可以打倒炼气期弟子!  林暮顿时一惊,心中也略微安慰一些,只要有人能够抗衡,伤亡就不会太大。  但当他一眼看到场中的两人时,林暮心里顿时一沉,再也无法保持乐观。  胖槐正双手死死地抱住一位胖胖的弟子的大腿,地上一滩血迹。  胖弟子想要努力挣脱胖槐的怀抱,拼命用拳捶打着胖槐的背部,每一拳打下去,胖槐就会吐出一口鲜血。  胖槐整个人因失血过多,面色早已变得惨白,整个人几要昏迷过去。  但强大的意志支撑着他,不能倒下,千万不能倒下。  哪怕死,也不能倒下。  因为一倒下,所有人都会死,包括自己的媳妇,还有石头。  他死死坚持着,两眼已经冒出金星,周围天旋地转,一切都变得模糊。  但他努力睁大双眼,不敢让自己就此睡去。  他头向下耸拉着,入眼全都是红色,斑驳的血迹在地上都快凝固。  这满目的血红,全都是他一人流出。  胖槐拼命地支撑着,落在他背上的拳头,一下比一下重,但他已经失去知觉,感觉不到疼痛,背部早已麻木,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胖槐已经完全麻木,他拼命积蓄力气,准备再迎接对方的一拳,但他猛然现,拳头并未如想象中那般,砸在他的背上。  胖槐努力抬起头来,看见一只胳膊从半空掉落,胖弟子出一声惨叫,向后倒去。  远处,林暮从天空迅飞来,怀里抱着石头。  胖槐拼命站起身来,挺直脊梁,全身摇摇晃晃,他望着飞来的林暮,露出一个笑容。他嘴角的血迹,看上去有些刺眼。  胖槐却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灿烂的的一个笑容。  胖槐腰杆挺得笔直,深深望一眼石头,再扭过头来,望着自己的媳妇,脸上的笑意更浓,如同莲花绽放。  “石头,爹去了,爹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们娘俩,但爹会拼命,爹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哪怕是死,爹做到了。”这是胖槐心中的最后一个想法,他张开口,想要说出一句话,但千言万语如鲠在喉,喉头再次冒出一股鲜血,他一句话也未说出,直直向后倒去。  砰!  一阵尘烟激起,胖槐重重倒在地上,脸上带着灿烂笑容。  “爹!”石头出一声凄厉叫声,两行泪珠滚滚流下。  “槐子!”胖槐的媳妇出一声长呼,挣扎着向胖槐爬去。  林暮身形如同惊虹,迅落下地来。  脚刚落地,石头便从林暮怀中,直直向胖槐身上扑去。  母子二人伏在胖槐身上,痛哭失声。  林暮眼中一阵湿润,他忙上前查看。  手刚一搭在胖槐身上,林暮便流出两行泪来。  胖槐的心肺内脏之类,早已碎成数十块,已然气绝身亡。  “他死了。”林暮哽咽道。  胖槐的媳妇哭声顿止,披头散,向御灵宗的胖弟子扑去,状如疯婆,厉声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胖弟子被林暮一剑断去一臂,此刻正在地上满地打滚。  胖槐媳妇伸手往胖弟子脸上抓去,胖弟子脸上顿时出现几道深深血痕。只是这些伤势,并不致命。  胖槐媳妇如同疯魔般,狠抓半天,但仍然未曾杀死胖弟子。  林暮心中一阵难过,看不下去,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飞剑,递给胖槐媳妇。  胖弟子顿时大惊,刚刚他之所以没有反抗,任凭胖槐媳妇抓挠,主要是因为林暮再次,他不敢还手,还有就是,她的抓挠并不致命。  但她此刻若是用飞剑刺他,他定然无法承受。  飞剑的锋利要胜过凡人刀剑太多,只需一剑,他便会人头落地。眼见胖槐媳妇拿剑刺来,他立即向旁边躲去。  林暮冷哼一声,《神识刺》猛然动,胖弟子顿时如遭雷击,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胖槐媳妇拿剑拼命往他身上刺去,一个个血洞出现,胖弟子身上顿时血如泉涌。  三剑过后,胖弟子便丧命身亡。  但胖槐媳妇人就没有停手,拼命往他身上刺去。  胖弟子身上很快变得千疮百孔,如同一堆肉泥,再也看不出本来面目。  胖槐媳妇本是贤惠之人,此刻却状如疯癫,直到再也没有力气,方停下来,眼中泪痕早已哭干。  望一眼林暮,又深深望一眼石头,她和胖槐一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即猛然挥剑向脖间抹去。  林暮大惊,忙伸手阻拦。  但是手尚未伸到,剑却已从她脖间划过,一抹细细的血痕出现。  她笑着向后倒去,和胖槐倒在一起。  林暮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却茫然若失,什么也未抓到。  石头伏在爹娘身上,悲声痛哭,声音凄惨,令人闻之欲泣。  一日之间,爹娘惨死,对一位七岁的孩童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石头哭到最后,泪水已经哭干,眼睛哭出血来。  周围村中的人,都默不作声,福伯更是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  林暮望一眼众人,拿起飞剑,直接向御灵宗那位昏迷弟子走去。  林暮正待一剑了结此人性命,石头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  “叔叔,让我来吧。”稚嫩的童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充满坚定。  林暮定定望着石头,心中无法拒绝,只得递过飞剑。  石头接过飞剑,刷刷三剑,刺在那人脖间,那人登时毙命死去。  石头将飞剑丢在地上,看也不看自己杀死之人,倒头向林暮拜去。  “我要拜你为师,我要报仇,我要杀光这些人。”石头坚定道。  林暮点点头,扶起石头:“我和你一样,不会放过这些人。”  林暮望一眼村民,福伯的表现落在他的眼中,之前的事情他也已猜到几分,但他一句话未说,这些人为了保命,即便透露出自己,也无可厚非。这场灾难本就因自己而起,林暮一点也不怪他们。  林暮抱起石头,向远处飞去。  来到一个无人处,林暮落下身形,身影一闪,和石头齐齐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旋月空间之中。  林父林母二人已从入定中醒来,见到林暮将石头也带进旋月空间,正要开口询问,却一眼看到石头身上的血迹。  这些血迹有些是胖槐身上的,有些是石头杀死的那位御灵宗弟子身上的,有些是自己哭出来的血泪。  林暮语气悲痛,向父母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当说到胖槐夫妻全都死去时,林暮再次流下泪来。  林母更是哭得不行,紧紧抱住石头,泪流满面,林父面上也是难掩悲色,眼角流出两行浊泪。  事已至此,林暮无法再对父母隐瞒自己在门中的遭遇。  他将自己被时未寒出卖,被御灵宗追杀之事,一五一十,全盘说出。  林父林母二人听后,心头一阵沉重,默然不语。  良久之后,林父打破沉默:“胖槐不能白死,当初他救过我的命。我们要好好将石头带大,为胖槐报仇。”  林暮点点头,眼中露出一抹精光:“血债血偿,御灵宗弟子,我不会放过他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