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惊恐

第一百零九章 惊恐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8-01-02 07:09:53
   正文]第一百零九章惊恐  黎明的曙光划破黑暗,天色微亮。**  林暮来到一僻静角落,身影在一株大树后消失不见。  烟满城。  一座华美高贵的院落内。  “查,给我立即去查。”关平望着身后的一群师弟,气急败坏道。  一夜之间,御灵宗无故失踪十八人。  即便关平如今已是灵寂期的真传弟子,但若是这个消息传回门派,长老和掌门怪罪下来,他也担待不起。  立即有十几人越门而出,去城中四处查探。  这十八人平白无故失踪,无声无息。  许多人心中都已产生不好的猜测,但是由于一直未曾找到这十八人的下落,谁也无法肯定这些人到底是死是活。  一层阴影已经密布在御灵宗弟子心头,众人心中都惴惴不安。  只是筑基期的弟子出去查看一天,一无所获。  谁也不知道,失踪的弟子到了何处,若是被人杀死的话,总归要有个尸体,但是十几个筑基期弟子连尸体都未曾现。  诡异!  烟满城中,谁有这么强的实力?  难道是两个修仙家族所为?  但是关平前往两个修仙家族拜访后,得到的消息却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因为这两个家族之人,今日全都未曾出门。  御灵宗弟子失踪,和他们自然没有半分瓜葛。  那究竟是谁?  这种来自未知的恐惧,让御灵宗弟子心中难安。  夜晚再一次降临。  这一夜,御灵宗弟子收敛许多,许多人都未曾出去。在许多御灵宗弟子看来,和凡尘的而这些宝物相比,自己的性命要更加重要。许多人都闭门不出,静静等待事态的展。期望这只是一次意外,以后还能继续为非作歹。  但也有不少人,胆大妄为,不顾身边朋友的劝阻,继续出去行凶。  这些人久在门派修炼,一入尘世,就迷醉在灯红酒绿之中,美妙女子的吸引力,令他们难以抗拒。  这些人的身影迅消失在夜色中,向一个个女子的阁楼奔去。  与此同时,有十几位筑基期弟子也跟着出去,想要查探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  关平和两位灵寂期师弟,也未曾打坐静修,而是相对默默坐在房中,等待着消息。如今烟满城**有三位灵寂期弟子,这在所有城市中,是数量最多的。  天霄界太大,四十位灵寂期弟子分头出去寻找,这故唐国一下就来了八人。  只是众人心中也并不抱有太大希望。  林暮的身影曾在几个月前出现,时间过去这么久,只怕他早已逃到其他地方。  关平对寻找林暮并不如何上心,对他来说,修炼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可能,他宁愿敷衍过去。别人如何,都与他无关,哪怕是掌门亲孙死亡,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虽然他在掌门的命令下,不得不前来查询,但只要能够结成金丹,他又何必再看掌门任梁的脸色行事?  只是如今骤然失踪十八人,让他心中稍稍不舒服,若是掌门因此怪罪,在丹药方面克扣自己,岂不是无故蒙冤。  他自然不愿如此。  这一夜,他都在等待,等待筑基期师弟带回消息。  天亮时分,十几位筑基期弟子6续归来。  只是这次的结果,让关平更加惊怒。  这一夜的损失,比之前还要惨烈。  共有二十三人无故失踪,未曾现任何痕迹。  但十几位筑基期弟子出去探查一夜,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在半夜时分,他们听到一声惨叫,叫声和门中一位熟悉的弟子很像。同行的三位筑基期弟子互视一眼,立即向惨叫处飞去。  这一次,他们总算有些收获。  他们赶到一处女子居住的阁楼,破窗而入后,只现昏迷在床上的妙龄女子,地上躺着一位本门的师弟。  三位筑基期弟子立即倒吸一口冷气,眼中全是惊骇。  这位师弟名为申兴,乃是申仁长老的一位远房表侄孙,天赋很高,申仁长老对其颇寄厚望,不论是心法、丹药、灵兽,全都是竭尽所能给予。申兴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虽然刚刚炼气九层,但一般的炼气十层高手,根本无法与之匹敌。  只是令三人惊骇的是,这位门中的天才,竟然被人一剑穿心而过,仰面倒在地上,两只眼睛都快要鼓出眼眶之外,眼中全都不解,是难以置信。  申兴师弟旁边,一只花虎被一剑斩成两截,和主人一同死去。  除此之外,两人再未现其他线索。  关平听完两人的叙述,面上平静道:“你们带我前去看看。”  随着三人来到那女子阁楼,关平一下感受到强烈的金系灵力波动。  来到申兴尸身旁边,关平查看一番,肯定道:“申兴师弟和这只灵兽,皆是被金力杀死。若我猜测不错,来人所用应该是金系术法《庚金诀》。”  “只是这《庚金诀》只是低阶金系术法,威力一般,如何能够伤害到申兴师弟?但据我观测,这强烈的金系灵力波动,至少是《庚金诀》的数十倍,《庚金诀》只是低阶术法,即便是我亲自来施展《庚金诀》,也达不到如此效果。”关平一脸疑惑。  旁边几人一时默然。  关平师兄都无法探查出究竟,反而更加疑惑,也让这件事情更加扑朔迷离,无从下手。  关平吩咐一声,立即有人将昨夜昏迷的女子带来。  女子不过二十上下,面容姣好,昨夜似是哭过,双目通红。  关平和颜悦色问道:“请问姑娘芳名,昨天你可曾看到什么,这人如何死亡,你可知晓?”  女子听闻关平如此说,似是想起昨夜之事,自己差点因此**,不由一阵难过,泪水再次涌出,梨花带雨。  关平眉头一皱,这女子真是麻烦,哭哭啼啼,但他仍旧强忍着笑问:“你且如实回答,我必保你安全,以后也不会有人再来伤害与你。”  女子哭声渐渐止住,啜泣道:“小女子名为莺莺,昨夜睡梦中,突然现有人闯入房中,正要开口呼救,却被那人一掌打昏,此后的事情一概不知,等醒来过后,却现那人已被旁人杀死。这三位神仙站在小女子房中,和你一样,询问我昨夜之事。”女子指着那三位筑基期弟子道。  关平望向三位筑基期师弟,三人忙连连点头,一位弟子上前道:“不错,昨夜她的确如此说,未曾看见其他人的踪影。”  关平一阵气苦,若是那十八位弟子失踪,他还能推卸责任,自圆其说。只是申兴是被申仁长老看中之人,如今他也死去,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推脱责任了。  关平一阵暗骂,这申兴死了也不亏,自己动手将女子打昏,以致女子没有看出来人面目,被人杀了也找不到仇人是谁,活该如此。  关平出言安慰一番莺莺,命三位师弟带着申兴和花虎的尸身离去。  几人走后,莺莺一下坐倒在地,后心全是冷汗。  刚刚她并未实话实说,昨夜的事,她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她正在睡梦中,被申兴弄醒,申兴想要轻薄与她,她努力挣扎,但都无法躲过。  在最紧要关头,一位中年人猛然从门后出现,两道金色剑光过后,申兴和那只花虎皆被杀死,她因此幸免于难。  她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差点昏厥过去。  中年人出言安慰道:“姑娘别怕,我已将此人杀死,你且离开这座烟满城,到别处去吧。”  话音刚落,中年人似是听到什么,身形一动,就要破窗离去,但又想起什么,突然回身,一掌将她打昏。  醒来之后,她就现中年人已经不知去向,三个年轻弟子站在房中,询问她事情的原委。  中年人救了她,她自然不会说出他的面貌,她推说自己昏迷过去,什么也不知道。  或许她看上去娇柔懦弱,三人竟然不疑有他,全都相信她所说之话。  今日又被人带来询问,她仍旧如此说。  那位中年人将她从水火之中解救出来,她自然希望他能平安无事。  烟满城如今人心惶惶,她准备明日就和父母离开此地,到外地躲避一段时间。  关平带着师弟回到原先的院落,弟子们看到申兴的尸身,全都是一阵惊骇。  当听说申兴是在行凶时,被人所杀,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  许多以前作恶之人,心中颤抖,深怕也会和申兴一样,被人杀死。  申兴的实力如何,众人心知肚明。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死他,并在筑基期师兄赶到之前,安然离开,杀死申兴之人,实力可见一斑。  两日时间,共有四十一人无故失踪,一人死亡。  失踪之人全都是炼气期修者,实力比申兴还要不如,申兴都被杀死,这些失踪之人的下场也就不言而喻。  一阵恐慌的情绪开始在御灵宗弟子之中蔓延,许多炼气期弟子都心中惴惴,终日无法安心。  夜晚再次降临。  这次再也无人敢轻易出门,和享受相比,这些炼气期弟子更加看重性命。  谁也无法保证,出去之后,是否还能活着回来。  众人心中皆被惊恐占据。  ps:今日第二更,晚上还有一章,求鲜花,求收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