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如磐石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如磐石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81更新时间:2018-01-02 07:09:58
   正文]第一百三十四章心如磐石  怀春望着平静的白雾,焦急道:“师兄,快点将大阵打开。**”  白雾依然平静,没有任何反应。  夏无风躲过这最后一波符篆,现怀春早已不在远处,心里怒火更炽。  一位门下弟子忙指着大阵边缘处提醒道:“他们在那里。”  夏无风面色阴沉,对身后的长老和一二百位筑基期弟子道:“追,为死去的同门报仇。”  说罢,带头向林暮三人飞来。  林暮望着飞来的二百余位修者,心中也是一阵憷。  “掌门师兄,快点让我们进去,不然就来不及了。”林暮焦急喊道。  白雾仍然平静,没有任何动静。  宁叶冷笑一声:“别喊了,我们中计了。千符子不会放我们进去的,我早已猜出他的心思,但没想到,他一点也不顾同门之情,真的要置我于死地。只是可惜了你们两个,将要和我一同死去。”  林暮忙问道:“这是为何?”  “我们一下杀死那么多人,他应该快点将我们接进去,一同对抗蓝海剑门啊。”林暮道。  怀春恨恨道:“掌门为何要让你死?”  宁叶冷笑一声,并未回答,望着越来越近的蓝海剑门之人道:“我们分头逃吧,能活一个是一个。”  说罢,当先御剑向前飞去。  二百多位修者,围成一个扇形,将三人围在其中。  林暮和怀春对望一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抹凄凉。  怀春破口大骂道:“干他娘的,这世上就没有好人,连老子也敢耍。”  嘴上虽然骂骂咧咧,但他手上却是不停,一伸手再次取出一张符篆,握在手中,灵力一催,身上一道土黄色光芒闪过。  “我先走了,兄弟,你保重。”怀春对林暮急急说出这句,便一下钻入土中,立即不见踪影。  林暮也如法炮制,取出一张《遁地符》,一下钻入土中。  夏无风面色一阵阴寒,见三人中的两人都施展土遁逃跑。剩下的一人,御剑飞行,度奇快,想要从侧面冲破重围离去。  夏无风冷哼一声:“想跑?没那么容易!”  “将他们给我从地下轰出来!”夏无风命令道。  十几位灵寂期修者和二百位筑基期修者,早已严阵以待,听到掌门号令,齐齐祭出飞剑,剑气,华光闪烁。  嗤!嗤!哧!  数百柄飞剑一下深深刺入地底,尘烟漫起,一片狼藉。  地上全是一个个剑洞,一些剑洞深达五丈有余。  怀春突然从地中钻出,背上插着一柄下品飞剑,浑身鲜血淋漓。  立即有五十多位筑基期修者,上前将他围住。  夏无风带领三位灵寂期长老,也拦住宁叶的去路,将他团团围在中间。  剩余的九位灵寂期长老和一百多位筑基期修者,仍旧在搜寻林暮的下落,飞剑在地上刺个不停,想要将他逼出。  但令这些人觉得奇怪的是,他们每人都已刺下三剑有余,却并未刺到林暮,也未曾将他逼出。  要知道,在地下闪转腾挪毕竟不如空中,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头顶飞剑,一剑穿心。  几位灵寂期长老,面色都有些焦急。  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林暮逃掉,如何向掌门和死去的弟子交代?  几人忙放出神识,向地下探去。  《天岩阵》中。  六位长老齐齐望着千符子。  刚刚林暮和怀春呼救时,他们本想立即打开大阵,让三人进来。  三人在外面血拼,对蓝海剑门造成了极大创伤,几位长老和一百多位筑基期弟子皆是兴奋异常,欢欣鼓舞。  就当几人向阵中输入灵力,想要让三人进来时。  他们却猛然现,控制主阵的千符子无动于衷。  衡乐长老忙道:“师兄,快点啊。”  千符子面色如水,望着阵外的三人,一言不。  场面一时有些静谧,沉寂得可怕。  衡乐长老心中一惊,千符子对他的话根本没有理会。  他这是想要干嘛?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同门被人杀死?  衡乐长老觉得大惑不解,千符子平日做事,合情合理,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再次叫道:“师兄,快点啊。”  千符子这次终于有了回应,望了他一眼,给他的却是一个冰寒彻骨的眼神。  仍旧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驱动阵法。只是静静立在那里,平静地望着阵外景象。  衡乐心中一寒,心中一阵惊惧,他觉得千符子突然变得如此可怕。  衡乐害怕的不是那个冰冷的眼神,而是千符子的心机和算计。  阵外的三人,怀春和林暮都未得罪过千符子,虽然怀春大大咧咧,但一向对门派忠心耿耿;林暮更是千符子花费大代价请来的客卿长老。  这两人,千符子没有任何理由让他们死。  衡乐一下想到宁叶,这位门中的天才剑修。  灵符门中,宁叶虽然不是符修。但论起资质,宁叶绝对是屈一指。  九位灵寂期修者中,宁叶是最有希望结成金丹的那一个。  只要宁叶结成金丹,灵符门离崛起也就不远。  衡乐以前一直为此感到兴奋,但是他今日看到千符子的冰冷目光,心中顿时一寒。  他一直忽略了一点,宁叶结成金丹,对门派是好事,但对千符子来说,却并不如此。  宁叶成为金丹之后,若想将灵符门扬光大,必定会抢去千符子的掌门之位。  一直以来,宁叶对千符子都是冷淡至极,两人也是面和心不合。  只是碍于同门,两人的矛盾并未激,各自隐忍下来。  千符子此举,定然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除去宁叶,以绝后患!  衡乐想到这里,心中更觉得寒冷。  但是他望着千符子,却是一句话也没再说。  和其他五位长老对视一眼,几人皆是默不作声,转头静静望着阵外。  阵外,尘烟弥漫。  一百多柄飞剑不停向地下刺去,一个个剑洞密密麻麻。  但是令几位长老恼怒的是,他们费尽全力,仍旧没有逼出林暮。  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几位长老二十丈远处。  五十位筑基期修者团团将怀春围在中间,数十柄飞剑齐齐向怀春射去。  怀春此刻无暇说话,两手不停向外扔着符篆。  只是他身上的中阶和高阶符篆,早已在困住夏无风和长老们时用尽,此刻剩下的都是低阶符篆。  低阶符篆的威力和低阶术法相差无几,根本无法对筑基期修者造成太大伤害。  尤其是五十位筑基修者,分散开来,怀春身上的符篆很快被耗光。  怀春扔出最后一张《火弹符》,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已用尽全力,身上符篆用光,他再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了。  五十位筑基期修者,有五人丧失战力,被炸得面目全非,其余四十多位修者,见怀春坐倒在地,放弃抵抗,个个面带喜色,嗷嗷叫着控制飞剑,向怀春射来,想要将他射成肉酱。  一个声音突然拦住他们:“留着他的性命。”  数十柄飞剑立即在半空停住,有一柄中品飞剑,甚至已经抵在怀春的心口。  一位蓝海剑门的长老,将怀春控制下来,禁锢住他的修为,让这四十余位修者看住他。  这位长老调转身形,加入到夏无风的行列,五位灵寂期修者一齐围攻宁叶。  宁叶在夏无风和四位长老的围攻下,早已捉襟见肘,此刻不过是在苦苦支撑。  他的金吾剑飞剑威力无匹,杀伤力极大,但奈何架不住蓝海剑门人多,五柄上品飞剑死死缠住他的金吾剑。  金吾剑光芒越来越黯淡,眼看就要被打落在地。  林暮此刻躲在旋月空间中,望着外面的景象,心中又惊又怒。  千符子如此做,分明是要将三人置于死地。  当初他筑基之时,还对千符子心存三分感激。此刻,他的感激荡然无存,早已随着蓝海剑门之人的剑光,随风远去。  林暮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将父母和石头带进旋月空间,而是将他们留在雾隐峰静修。  这个漩涡,水太深。  他错误地相信千符子,若是父母和石头三人,因此有什么闪失,他后悔也来不及。  外面,怀春已被蓝海剑门之人控制住,宁叶也不过是苦苦挣扎,落败只是迟早之事。  林暮极力压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他想出去救下怀春,但又感到一阵无力。  他的实力不足以应付这么多的修者,若是暴露出旋月佩,只怕会更糟。  怀春或许会因此得救,但是外面的景象,千符子在阵中看得清清楚楚。  到时,他若是以父母和石头三人,要挟自己,夺取旋月佩,自己将无能为力。  此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怀春被擒,看着宁叶落败。  一切都已注定,一切都在千符子掌握之中。  一位蓝海剑门长老,带着怀春来到《天岩阵》前,高声喊道:“千符子,你快点打开大阵。不然怀春长老将要死在我的剑下,宁叶长老也不会例外。”  阵中一片沉默,千符子无动于衷,白雾一片平静。  蓝海剑门长老狞笑一声道:“我看你能龟缩到几时,你不打开大阵,我就折磨你门中长老,直到你打开为止。”  怀春被禁锢住全身灵力,此刻和一个凡人无异,任人宰割。  蓝海剑门长老祭出飞剑,一剑斩下怀春左臂。  怀春出一声惨叫,满地打滚,鲜血横流,地上血迹模糊。  白雾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动静。  蓝海剑门长老面露狞笑,又是一剑下去,怀春的右臂也不翼而飞。  白雾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林暮在旋月空间中,双拳紧握,指甲深深陷进肉里,鲜血汩汩流出,也毫无感觉。  他双眼通红,早已泪流满面。  怀春被斩去两臂,痛彻心扉,早已无法忍受,咬牙道:“我恨,恨!恨!恨!”  说罢,一头栽倒在地,一阵鲜血从他口中流出。  他已咬舌自尽。  白雾依然平静如初,没有任何反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