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醒转

第一百五十四章 醒转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2962更新时间:2018-01-02 07:10:02
   正文]第一百五十四章醒转  单行身死,三人心中皆是一松。  啪!  青霜剑从半空坠落,尘土微扬。  林母顾不得其他,忙向林暮奔去,林父和石头亦紧随其后。  林暮躺在地上,仰面向天,早已昏迷过去。双手紧紧抱住头部,面部扭曲,显然是痛苦至极。一身青袍也被鲜血浸透,他身上并未受到损伤,这鲜血全是无又剑门弟子所流。  地上鲜血如河,殷红刺目,空气中弥漫着浓烈血腥味,令人作呕。  林母来到林暮跟前,抓住林暮手,用灵力试探一番,面色稍缓。  林父在旁问道:如何?  林母面带忧色:体内并无大碍,灵力尚还平稳,只是神识很是微弱,已是受到重创。  石头问道:也不知师傅何时才能醒来,眼下该如何办?  林父道:别不管,人命最是要紧。一把抱起林暮,向最左右面一间木屋走去,回头对林母道:你去打些清水。  这场战斗极其惨烈,地上深坑密布,焦黑一片。鲜血和黑土,混杂交织,看上去触目惊心。  十六亩灵田,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灵田中灵草全都被焚烧殆尽,一切都毁于一旦。四间木屋也受到波及,右面三间全都坍塌,只有左面一间房屋,只是屋角受损一点,并无大碍。  林父将林暮被鲜血浸透青袍脱了下来,换身干净月白长衫,放在草席之上。  林母已将清水打来,将手帕浸湿之后拧干,敷在林暮额头。  林暮额头一片滚烫,手帕上水分很快被蒸干。  林母随即再次将手帕浸湿,拧干之后敷在林暮额头。  一天之后。  林暮仍是昏迷不醒,躺在草席上,浑身滚烫,林母眼角通红,一遍遍不停换着手帕。  林父和石头蹲在一旁,默然不语。  天明时分,林暮仍旧没有醒来。  林父双眼布满血丝,再也蹲不住,走向屋外,石头也默默跟随而出。  林母仍旧在一遍遍为林暮换着手帕,眼角微泪。  来到外面,林父一言不,将地上飞剑一件件捡起,石头跟在一旁,将一个个储物袋收起。  两人将所有飞剑和储物袋收集到一处,望着这片充斥着血腥战场,眼中皆是闪过一抹悲色。  杀人对两人来说,皆是头一遭。  两人在打斗之时,也并未多想。人要杀,必会杀人。  但在打斗之后,两人望着这血腥残酷场面,心中都是一阵悲戚。  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两人都在内心拷问自己。  如果是好人,两人杀死这么多人,早已两手布满血腥,算不得好人!  如果是坏人,这群人想要杀死自己,难道就不反抗,任凭他们胡作非为么?亦算不得坏人!  两人皆在世俗中生活,平日也甚少和其他修真者打交道,此刻骤然面对修真界残酷,内心皆是一阵悸动。  这残酷,由不得人,是最本质争夺,无法避免,亦无法逃避。  沉默半晌,林父转身望着林暮昏睡小屋,似是若有所悟。  灵力一催,一个淡白色火球从手中飞出,向那些尸飞去。  三品钟笋火!  钟笋火威力,强大无匹。地上之物,遇之则焚,一具尸很快变成虚无,连灰烬也不曾留下半点。  林父手上不停,不停向外抛出火球,火球飞向某处,某处就化成虚无。  石头也加入林父行列,《火球术》施展而出,一个个硕大淡白色火球飞出,威力比之林父火球还要强上不少。  他心中并未想那么多,虽然也有淡淡悲伤,但这一切他并未太过放在心上。  他最在意,是何时才能报仇。  这些人,阻住了自己报仇去路,都该死!  他在这方面,反而要比林父豁达许多,更能看得开。  火球翻飞,火势如海,所有东西都在火焰之下化为虚无,包括**,包括鲜血,包括  地上焦黑一片,再也没有红色,入目皆是一片黑土。  两人将飞剑和储物袋收好,默默回到小屋。  林暮昏迷在地,仍旧未曾醒来。  林母从林暮额头拿下手帕,放入盆中,才猛然觉,盆中水已用干。  林母一阵恍然,整整一盆清水,全都用尽。  林暮丝毫没有好转,额头愈滚烫。  林父暗叹一声,拿过木盆,又去打了一盆清水。  林母忙将手帕再次浸湿,敷在林暮额头。  三人对神识皆无涉猎,面对此种情形,无能为力,只能在屋中默默等待,希望林暮可以早日醒来。  三人又是枯等一夜,情况依旧,没有任何好转。  林父在屋中呆不下去,又走出屋去。  这样等待,对他来说,是一种煎熬。  望着成片焦土,林父似是下定决心,回来问石头要过地灵锄,开始埋头默默开垦灵田。  地灵锄不停向地下挖去,地下沃土被翻出,焦土被埋在地下,灰色土地一点点增多,黑色焦土一点点减少。  被火球灼烧土地,焦土并不算深,翻垦还算省力。那些被《爆炎符》炸出大坑,焦土深达三尺,翻垦起来极为费力。  林父却毫不在乎这些,锄头一下下翻去,只要不闲着就好。  之前被破坏灵田,一点点恢复,全都被林父慢慢翻垦过来。  石头跟在后面,小心撒下灵草种子。  一连五天,林父都没有休息,昼夜不停,挥舞着锄头,早已麻木。  灵田已由原来十六亩,变成现在二十亩。  焦土已经全都被翻垦过去,整个小岛又焕然一新,之前打斗痕迹彻底被抹去。  白雾也在岛上慢慢恢复,越弥漫,白茫茫一片。  一切都恢复到从前样子,灵田中灵草,也长出了嫩黄幼苗。  只是,一切都变成从前那样,林暮却仍旧未曾醒来。  他已昏迷整整七天!  林母已悄悄哭过数回,双目红肿,一直守在林暮身边,待手帕稍稍变干之后,就立即润湿,再次敷在林暮额头。  七天时间,不知用去多少清水。  若不是林母在旁一直照料,林暮只怕再无醒来机会,要被活活烤死。  三人无法做什么,如今只剩下等待。  第九日。  林父蹲在门口,石头坐在一旁,两人i昂对无言,眼中皆是布满血丝。  整整九天,三人皆是未曾合眼。  尤其是林母,更是寸步不离,一直守在林暮身边,不停换着手帕。  手帕又一次变干,林母拿过手帕,转身再去润湿。  水水一声虚弱呼唤突然从身后传来。  林母忙回过身来,见林暮正张开白双唇,虚弱道:水  林母喜极而泣:醒了,醒了。  林父和石头听到呼唤,早已过来。  林父忙去打了一些清水过来,喂林暮喝下。  林暮饮下一大碗水,神智方慢慢恢复清明。  还活着!这是林暮醒来之后第一个念头。  林暮仍旧觉得头脑昏昏沉沉,像是做了一场大梦,久梦方醒。  林暮忙问母亲道:那人死了没有?  林母眼角含泪,望着林暮,一时忘记回答。  林父在旁道:死了,都死了,一个也没留下。  石头亦在一旁点头:只是可惜了们上品飞剑。  林暮头脑昏沉,神智却已经正常,开口问道:\u2o1x昏迷了多久?  林母这时方回过神来,擦去眼角泪水道:九天,整整睡了九天。  九天!  林暮心中一惊,随即释然,九天时间,对修者来说,也不过是转眼一瞬。  但他看到母亲红肿双眼,憔悴面容,父亲眼中血丝密布,石头亦是满脸疲惫,知道三人在这九天中,担忧甚巨,心下一阵歉然。  世间亲情,莫不如此。  旁人只会一味算计抢夺,只有亲人才会对自己真正关心在乎。  林暮心中不由一暖,忙道:昏迷几日,爹娘皆是面容憔悴,定是未曾睡过,如今已醒来,你们且去睡吧。  林母却道:不忙,你先查看一番,是否已经无碍,莫要留下什么祸根。  林暮闻言,忙施展《内视术》查看体内。  这一下,他顿时一惊。  经脉之中景象,纤毫毕现,清晰无比。  每一丝灵力运转,他都能清晰感受到。  这一切原因,皆在于神识。  他忙进入识海,刚一进入,他便呆住。  整个识海之中,一道银桥横贯虚空。  这次是真银桥!  之前神识只是一道银亮细丝,纤细无比,如今却已是变成一条二指宽银带。  神如丝!  神如带!  这就是神如带!  《星辰炼神诀》林暮修炼多年,之前一直在第一层徘徊,如今竟然在大难之后,突然进阶,修到神如带境界。  这是第二层,《星辰炼神诀》仅仅有第一层神如丝修炼功法,之后全都缺失,这第二层神如带并未过多提及。林暮本以为自己再无机会突破,却没想到机缘巧合,和那人神识对拼之后,不但幸运醒转过来,神识还得以突破。  这实在值得欣喜!  但他却不知道,在他昏迷时,是母亲不停为他敷上润湿手帕,他才得以醒来。  否则,别说神识进阶,就是能否醒转,都是未知之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