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 生生合合

第一百九十七章 生生合合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293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0:13
   正文]第一百九十七章生生合合  鲜血顺着玄龟盾流下,猩红刺目.  锭金剑深深刺入玄龟盾中,插在林暮心口。  殷红血液从金色剑身上,汩汩流出,湿透衣襟。  林暮面如金纸,身体微晃,摇摇欲坠。  石头奔到林暮跟前,扶住林暮:师傅,怎么会这样?  林暮面色一阵苍白,虚弱对石头笑:是我大意了,以为锭金剑无法破开玄龟盾防御,便没有闪躲。却不成想,一个疏忽,差点令我丧命。  石头望着插在林暮心口锭金剑,急声:眼下该如何办,你伤口一直在流血!  林暮面色惨白,对石头:我身上无力,你帮我将锭金剑拔出,我赶紧止血。  石头带着哭腔:我不敢啊。再说,也没止血药啊。  石头一阵慌乱,不知如何是好,之前杀死敌人冷漠全都被抛之脑后。  望着林暮心口飞剑,他竟不敢动手拔出,生怕林暮因此死去。  让我来吧。一年轻声音在身后悠悠响起,正是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面色凝重,走上前来,仔细查看一番林暮伤势。  锭金剑深入体内,距离心脏仅有半寸,你差点就死了。白衣少年望着林暮,满脸后怕,随即又笑:不过正是这半寸距离,让你免于一死。飞剑刺入体内,只不过是外伤,你五脏六腑全都完好无损。只需调养半月,便能恢复如初。  林暮自然知晓自己体内情况,只是他如今失血过多,浑身乏力,根本无法自己动手拔剑。  林暮虚弱笑:在下伤重,还请阁下帮忙。  白衣少年:你这是哪里话。你二人出手,救我一命,便是我救命恩人。大恩无以为报,这点小忙,我自然不会推脱。只是你失血过多,贸然拔剑,怕又加重伤势。  白衣少年沉吟一番,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两个小瓶,一个红色,一个绿色。  这两瓶丹药刚一取出,林暮和石头便都觉眼前一亮。  两人在炼丹上都有很高造诣,这两瓶丹药药香浓郁,沁人肺腑,仅是闻着药香,便感全身清凉,舒服异常。  这两瓶丹药绝不简单!  白衣少年从红色小瓶中倒出一枚暗红色丹药,笑:这是生生造血丹,高达三品,我也仅有这一瓶。不论多么严重伤势,流失多少鲜血,服下这枚丹药,不说生死人,肉白骨,至少可以保证体内鲜血充足,不至于流血而亡。  他一抬手,就喂林暮服下。  石头却突然伸手拦住他:且慢。你这丹药说得如此好听,却不知真假。万一若是毒药,喂我师傅服下,岂不是害了我师傅。  白衣少年闻言,并不恼怒,面色平静如初,笑:你有此想法,也在情理之中。我只能说,我这枚丹药绝不会有假,定是生生造血丹无疑,是否让你师傅服用,你自己决定。但我奉劝一句,你师傅若不服用这枚生生造血丹,等下拔剑,鲜血还会喷洒出不少,到时极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即便生命无虞,伤势也会加重许多,甚至会落下隐症。  石头望着林暮不停流血伤口,心中天人交战,犹疑不决。  他很希望白衣少年所言为真,这生生造血丹也为真。  但人心难测,若白衣少年真有歹毒之意,师傅便万劫不复了。  白衣少年见石头犹疑不决,出言提醒:你可以慢慢考虑,是否相信我所言,但你师傅伤势伤重,流血不止,却是无法拖延太久。若你师傅因此殒命,想必你也不会好受。是否服用,你倒是尽快做个决定。  石头望着林暮心口汩汩流出鲜血,心知确不能久拖,但他还是无法作出决定。  林暮靠在他身上,由于失血过多,面色苍白,几昏迷过去。  石头一咬牙,抬头对白衣少年:不若我先服下一枚,替我师傅验证一番。若真无毒,再让我师傅服用。  白衣少年将红色小瓶递给石头,:你真以为生生造血丹很平常么?这丹药珍稀异常,炼制不易,这已是最后一枚。  石头接过红色一瓶,只见瓶中空荡荡,再也没有多余丹药了。  他面上冷汗直冒,更觉艰难。  白衣少年知石头担忧心切,难免做不出决断,便劝解:我真无恶意。你们二人救我一命,我感激尚且来不及,如何还会加害你们。就算我想害你们,以你们如今状态,根本不是我三招之敌,我又何需大费周章,骗你让你师傅服下丹药。这分明就是多此一举。  石头听他如此轻视自己二人,面色上涌起一阵怒色。  现在你倒会说起风凉话,若不是我和师傅二人救你,你早已死了。  如果师傅不是为救你,也不会受伤。  但正火,转念一想,却也觉白衣少年说得在理。  自己两人现在油尽灯枯,随便一位筑基期修者,都能取下两人性命。  更何况白衣少年这样灵寂期高手,根本无需大费周章。  石头心下已是信了三分,接过暗红色丹药,放在鼻尖一闻,芳香扑鼻,不似有毒。  他拿起丹药,就喂林暮服下。  却见林暮面色苍白如纸,失血过多,已是昏迷过去。  石头一阵暗骂自己愚蠢,忙将生生造血丹塞入林暮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流入腹中。  片刻功夫,林暮身上便冒出阵阵热气,面色变得红润。  唔!林暮体内气血充盈,苏醒过来。  石头一喜,忙:师傅,你醒了。  林暮浑身疼痛,心口更是剧痛无比。  每一次呼吸,空气灌进肺里,血液从心口流过,都似针扎般,疼痛难忍。  石头见林暮满脸痛楚,忙转过身来,对白衣少年:刚才如有冒犯之处,还望莫怪罪,我师傅伤势严重,还望你不吝丹药,救我师傅。  白衣少年笑:你我素不相识,有此顾虑也属正常,我怎会怪你。你师傅已服下生生造血丹,接下来便简单许多了,只需将锭金剑从体内拔出即可。  石头望着林暮心口锭金剑,心中一颤,对白衣少年:我不敢。  白衣少年笑:这自然由我来做,你也做不好。  他随即又从绿色小瓶中倒出一枚翠绿色丹药,碾碎在掌心,变成一堆翠绿色粉末。  这是合合止血丹,功效非凡,可以生肌止血,只需敷在伤口,不论多么严重外伤,都能迅疾好转。白衣少年将合合止血丹碾成粉末后,放在左手手心,对两人解释。  林暮吃力谢:多谢阁下慷慨,待我伤势好转,必有厚报。  你现在有伤,切莫说话。白衣少年忙:你于我有恩,该谢恩应该是我才对。你且忍耐一下,我将剑拔出,这一下会很痛。  白衣少年随即对石头:扶好你师傅,切莫让他跌倒。  石头点头,扶着林暮,挺立如松,一动不动。  白衣少年腾出右手,握住剑柄,猛一力,锭金剑倏然拔出。  哗!  鲜血飞溅,喷洒白衣少年一身。  雪白衣衫,立即变得血迹斑斑。  白衣少年却无暇在乎这些,忙向林暮伤势望去。  林暮心口处,一个血洞正向外流血不止。  林暮面色狰狞扭曲变形,却是咬紧牙关,一声未吭。  心口血洞约有两寸长,几乎深达心脏部位。  如此严重伤势,白衣少年也是倒吸一口冷气,左手迅捷捂在林暮心口。  翠绿色丹药粉末敷在伤口,鲜血渐渐止住。  丹药迅和血液融为一体,凝固在伤口中。  鲜血不再流出,一个时辰左右,伤口便开始慢慢愈合。  合合止血丹生肌止血效果,果然强大!  石头站在一旁,一脸震惊。  林暮伤口以微不可察地度在慢慢愈合,肉眼都能现其中明显变化。  三个时辰后,原先受伤之处皮肤竟已完全愈合!  淡红色疤痕,长达两寸,新生肌肤红嫩,和周围皮肤有明显区别。  白衣少年笑:不出三五天,你便能痊愈,恢复如初。  林暮伤口愈合,虽然心口仍在隐隐作痛,但比之前已是好上许多。  全赖阁下丹药神奇,竟能达到如此效果。林暮忙谢。  白衣少年面带微笑:这丹药确效果惊人,但炼制不易,我也只有这两瓶。如今生生造血丹已是用完,合合止血丹也只剩下一粒。以后行事需万分小心了,若再受伤,怕是只能咬牙承受无边痛苦了。  这次多亏你们二人前来救援,如若不然,恐怕我已身异处,死在在茫茫迷雾林中,也无人知晓。白衣少年谢:你们且随我回到临雾坊中,我好好感谢你们一番。为救我性命,你身受重伤不说,防御法器也是被毁,损失可谓不小,我定补偿与你。  林暮望着地上和锭金剑融为一体玄龟盾,一阵默然。  这面玄龟盾防御常,为他挡下许多犀利攻击。  如今却被锭金剑从中刺破,里面所刻阵法全被摧毁,已是不能再用。  林暮望着玄龟盾,目光中尽是惋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