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二百八十五章 暗潮澎湃

第二百八十五章 暗潮澎湃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70更新时间:2018-01-02 07:10:27
   场中一片静谧。  林暮静静望着站在前面二十位弟子,神色平和,露出一抹微笑。  二十人皆是齐齐低下头,不敢直视林暮。  石头站在一旁,早已怒火如炽,但在林暮示意下,却是无法发作。  云梦静若处子,无声无息立在林暮身后,面纱遮住面容,看不出喜怒。  这时,一阵爽朗笑声飘荡在整个广场。  时未寒望着二十位弟子,豪气笑道:“即日起,我便破格收你们做真传弟子,今后你们便在四品洞天福地云海峰修炼。门中每年都会发放充足资源,助你们早日突破灵寂。”  二十位弟子顿时笑容满面,忙齐齐跪下行礼。  时未寒面带笑意,随手一挥,便将二十位弟子扶起。  石头和后面三十位筑基期弟子皆是低头沉默,不发一言。  林暮面上带着淡淡笑意,静静望着一切。  四位长老神色淡然,似是对一切都不在意,漠不关心。  时未寒望着下面数万弟子,笑道:“我也不多说什么,下面,便开始大比!”  奇峰不需时未寒提醒,立即带着一群执法堂弟子,张罗大比事宜。  时未寒转身对林暮笑道:“你无事时,可到我云霞峰洞府小坐。”  林暮笑着点头:“弟子定当前往。”  时未寒微笑点头,随即起身飘然离去。  梁正长老和慧文长老也跟着起身,对林暮笑笑,便告辞离去。  林暮忙跟着行礼,目送两人离去。  寒冰仙子面色如冰,淡淡看林暮和云梦一眼,什么也没说,便悠然离去。  林暮望着寒冰仙子离去背影,若有所思。  这时,骆言长老起身笑道:“大比少说也要半月,这段时日,不若你就去我洞府小住。我见你弟子们,有不少都已用上品法器,不知是否是你亲自炼制,趁此间隙,我来检验一番你炼器水平。”  林暮自是不会拒绝,笑着点头。  奇峰面带笑容走上前来,已是和石头说说笑笑,相谈甚欢。  林暮和奇峰微笑点头,奇峰便带着石头和二十九位筑基期弟子离去,前往凌霄峰。  大殿前,只剩下林暮和云梦、骆言长老三人。  “不知云梦师妹居住在何处?”林暮在离去时,不由问骆言长老。  时未寒离去时,只安排那二十位弟子住处,至于林暮和一干弟子,什么也未安排,便将他们晾在一旁,自行离去。  骆言长老望一眼云梦,略一沉吟,便笑道:“这好办。东峰她的小院无人动,如今只在门派呆十余天,便暂时委屈她了。”  “师妹意下如何?”林暮转身笑望云梦。  云梦没有任何迟疑,笑着点头同意。  骆言在旁对云梦道:“你离开门派多年,门中有许多人都很想念你,你也该去看望一番。修者在世,沉浮不定,说不好哪天就死于非命,切莫留下遗憾。”  骆言长老说得意味深长,林暮有些莫名其妙。  云梦却是身子一震,随即轻轻点头,和林暮、骆言告辞,便自行向东峰飞去。  林暮望着云梦身影,不由有些出神。  骆言和云梦所说,似是有所指,具体什么,他也是猜不出。  难道是慕青?  在整个千羽剑门,和云梦关系匪浅之人,也就只有慕青了。  慕青现在如何了?  当初慕青和张若虚联手密谋暗杀他,幸好被他识破,靠着旋月佩,侥幸捡回一条命,之后虽然他修为迅速飙升,已经远超张若虚和慕青,但却并未杀掉两人。  一方面是张若虚老谋深算,人老成精,林暮一直没有机会;还有一方面,是林暮杀慕青之心,并不如何坚定。慕青和云梦关系匪浅,林暮也有顾虑。  所幸张若虚和慕青洞若观火,没有不自量力,强行惹事,不然,也不会安然活到现在。  现在骆言长老所说,是否和慕青有关?  想到张若虚和慕青心机之深沉,林暮也担心两人会拿云梦要挟自己。  他心中一凛,忙祭出极品踏云靴,和骆言招呼一声,直追云梦。  遁光一闪,转瞬之间,林暮已是追上云梦。  云梦心事重重,遁速奇慢,似是在想着什么。  林暮飞至云梦身前,传音道:“师妹行事小心,莫要轻信他人。尤其是慕青,当初她曾想要杀我,我担心她会对你不利,你自己要小心。”  云梦身形一震,面上浮现一抹惊色,难以置信,但她并未多说什么,轻轻点头。  林暮取出几张《传音符》,递给云梦:“有事情召唤我,我会立即出现。”  云梦接过《传音符》便告辞离去了,有些魂不守舍。  林暮愣在原地,片刻后,方摇摇头,飞回大殿前。  骆言已经等候多时,两人当即离开广场,前往紫炎峰。  来至骆言洞府,骆言随手打开禁制,便带着林暮直奔炼器室。  林暮现在炼器水平已是达到能够炼制上品法器水准,在整个天霄界,如此炼器水平,都排得上名号,当然,金丹期修者要除外。  骆言炼器水准,都达到能够炼制法宝地步,指点林暮,是绰绰有余。  而且,两人所学皆是来自《炼器总纲》,同出一脉,骆言所教,正是适合林暮。  “炼器最重要,其实并非材料,也非成形,也非淬炼,而是阵法!”骆言刚一进入静室,便开门见山道:“若想提高炼器水准,首要便是提高阵法水准。”  林暮沉心静气,放下诸多杂念,开始静静聆听。  炼器一门,博大精深,无比重要。  法器对修者来说,堪称重中之重,尤其是剑修,飞剑绝对不可或缺。  若是灵石充足,低阶法器,自然能够花费灵石购买。  但等到修为高深,所用法器也是品阶高超,随便一件极品法器,或者法宝,动辄便要数十万块下品灵石,甚至上百万块下品灵石,即便身家丰厚,也经不起如此折腾。  而且,赚取灵石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容易。  初期,赚取灵石迅速,但身家积累到一定地步,便很难有进境。  天霄界只有那么多,无论如何发展,所赚灵石也不过超过一个限度。  不然,以无双剑门实力,早已垄断一切。  但事实却是,现在一些大门派,都敢肆无忌惮暗杀孤云,而且不止一次!  是以,长远考虑,学习炼器用处极大。  尤其是,林暮培养弟子,以后需要法器更多,若不学习炼器,靠着百宝阁,根本无法满足所需,更别提积累资源,冲击金丹了。  “阵法是炼器核心!”骆言正色道:“下面一段时日,我便详细为你讲解阵法,一些三品阵法,四品阵法,我皆会讲解,能领悟多少,皆看你悟性了。”  林暮面带微笑,忙连连点头。  四品阵法!  要知道,一般极品法器,也只是用三品阵法,一些普通法宝,所用也不过是四品阵法。林暮现在只能刻划出三品阵法,这已是他极限。四品阵法他也钻研过,但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窥得门径,无从下手。  眼下如此良机,林暮自然不会错过,听课不由更加专心致志。  “阵法一道,浩瀚繁复,千变万化,推演重要无比……”  接下来一段时日,林暮便都在紫炎峰,跟着骆言长老学习炼器。  和紫炎峰安静平和不同,数里之外,望云峰却是一片凄凄惨惨戚戚。  望云峰,一座小型洞府内。  一张古旧床榻上,躺着一位形容枯槁老人。  老人枯瘦如柴,眼窝深陷,眸中光芒黯淡,行将就木,已是奄奄一息。  此人正是隐心。  床榻旁,趴着一位年轻女子,貌若天仙,倾国倾城。  此刻,女子却是泪流满面,梨花带雨,哭得撕心裂肺。  若是林暮在此,定会大吃一惊。  这人不是别人,却是云梦!  “莫哭。”隐心声音沙哑,劝道,他伸伸手,想要摸一下云梦头发,但手刚抬到一半,便又无力落下。他现在整个人已是油尽灯枯,气若游丝。  云梦哭声愈发悲戚,扑在隐心身旁,不能自已,泪眼朦胧道:“爹!”  隐心平静面容旋即一滞,身形一震,随即满面皱纹舒展,笑容绽放,喜极而泣,两行浑浊泪水,顺着他枯燥面容留下。  父女两人,抱头痛哭。  ……  紫炎峰,骆言洞府内。  “我能教你,便只有这些。”骆言微笑道:“今后,按照此法,你便可慢慢推演学习其他四品阵法。阵法虽然繁复,但只要肯花时间,大成并不难,难的是甚少有人能耐住推演中所面临的寂寞与枯燥。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问题。以你资质,学习炼器正是合适,只要你能成功凝结金丹,炼制法宝也并非没有可能。”  林暮忙深深施礼道谢:“多谢长老全力栽培,弟子没齿难忘。”  骆言忙扶起林暮:“你我之间,切莫如此多礼。如今在这千羽剑门中,我能信任之人极少,你若如此,便是和我生分了。”  林暮面带微笑,连忙起身。  “门中现在情势如何?”林暮略微沉吟,便开口问道。  “不容乐观。”骆言面上闪过一抹悲色,缓缓摇头道:“时未寒已是暗中开始准备,说不准哪天便会向我动手。他几位真传弟子,罗通,冷山,罗辰,徐海,都已闭生死观,全力冲击金丹。若这四人全都凝结金丹成功,千羽剑门便不需要我,届时,便是你我大难临头之时。”  骆言略微停顿,声音更为低沉:“隐心之疾,也已病入膏肓,眼看便要撒手人寰。若他身死,凭你我二人,是没有任何机会和时未寒抗衡。他执掌门派已有上百年,现在实力深不可测,我都不是他对手。”  “难道没有任何转圜余地了么?”林暮也觉压力重重,心中犹如放着一座大山。  “有!”骆言斩钉截铁道:“只要隐心能够恢复正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