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二百九十八章 离门

第二百九十八章 离门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2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0:29
   ?天地沉寂!  剑意弥漫,直入人心。《》www  所有人都呆立原地,没有动手念头。  隐心剑意,威力竟强大到如此地步。  不战而屈人之兵!  林暮站在隐心身侧,体会尤为清晰强烈,这种沉寂剑意,让他似乎看透一切,天下之事,一切皆空,所有荣辱,所有悲欢离合,所有爱恨情仇,到头来,都是一场空,剩下的唯有枯寂,死寂,无声无息的寂!  时未寒也被这种剑意镇住,几乎无法自拔。  若非他心志坚毅,这一下,既要弃剑投降。  剑意无影无形,直攻人心,威力之强大,当真高深莫测。  剑意愈弥漫愈深远,整座望云峰,都被这种强大剑意覆盖住。  时未寒面sè惨然,咬牙催动千羽剑。  锵!  一阵清越剑鸣震荡,千羽剑虹光万丈,光芒璀璨。  哗!  这声剑鸣,一下将隐心剑意打破。  所有人都从剑意中醒来,骇然无比。  刚刚他们都无动手念头,若是隐心出手,以金丹后期强大修为,他们早已灭亡无数次。  “师兄剑意之强,令人胆寒。”时未寒望着隐心,平静道:“若你要战,我也不畏惧,现在便战!”  他做掌门百年,所积累资源无法估量,一身秘密底牌,都未施展而出。虽然隐心剑意无比强大,但若他不顾一切全力爆发,隐心想胜他,也要付出惨重代价!  “你我同门一场,恩恩怨怨,皆是往事。”隐心望着时未寒,淡然道:“今rì,我顾念同门之情,不与你计较。但今rì之后,你我恩断义绝。以后,不死不休。”  隐心语气轻描淡写,仿佛所说之言是再普通不过之事。  之前深仇大恨,此刻竟然放下。  这如何可以!  林暮心急如焚,忙在旁低声道:“前辈!”  他现在真有些佩服时未寒,仅凭几句话,竟然打动隐心。最令他不可思议是,隐心现在占据绝对上风,竟然没有击杀时未寒,反而要止戈平息。  竟然和时未寒讲同门之情!  真是迂腐!不可理喻!  隐心面sè淡然,并未望林暮,直视时未寒:“千羽剑门暂时便归于你,时机适合时,我便会回来,拿回我失去的东西。”  他和时未寒知根知底,无需客套,所说皆是直指本心。  时未寒心下略安,道:“既然师兄如此说,便如你所愿,你现在便可离去,我绝不阻拦。但若你再回来,我也不会与你客气,整个千羽剑门,都将与你为敌。”  隐心淡然一笑,不再说什么,带着林暮和云梦,转身向外飞去。  骆言目光冰寒,回身望一眼时未寒,随即跟随隐心而去。  寒冰仙子看也未看时未寒,身形飘渺,直接离去。  时未寒望着几人背影,面sè平静,心中却肉痛无比。  千羽剑门在他手中,急速发展,如今加上隐心,已是足足有七位金丹!  这和排行天霄界第二的御灵宗,都能一较高下。  但如今,整个千羽剑门,却一下分裂,门中金丹损失三位!  门中仅剩下四位金丹期高手,门派实力和之前相比,不增反降!  骆言和寒冰仙子离去,他们两人所收真传弟子,也皆会带走。  千羽剑门实力,这下,几乎损失一半!  如无意外,之前几个虎视眈眈门派,这下也极有可能落井下石,发动大战!  隐心虽未夺回千羽剑门,看似念及往rì同门情谊,但又何尝不是将这个窘境推给他呢?若隐心击杀他,同样会面对如此困境,此刻止息,反倒能置身事外。  时未寒望着隐心远远离去身影,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隐心看似对一切都不在意,但每一步,却都饱含深意,即便是他,都无法全然猜出。  和百余年前相比,隐心更加内敛,锋芒尽皆隐去,却也更加可怕,令人不寒而栗。  林暮和云梦紧随隐心,骆言和寒冰仙子在后掩护。  时未寒并未反击,虽然在千羽剑门中,有隐心在,他就不敢动手。  一行人直飞骆言紫炎峰,进入骆言洞府。  几人进入洞府,骆言随手一挥,便将洞府禁制全都开启。  “无需如此麻烦。”隐心回身对骆言笑道:“时未寒不敢前来探察。”  骆言微微笑道:“小心总是没错。”  几人刚一坐定,林暮便忍不住问道:“前辈行事诡异,为何不直接将时未寒击杀?”  “为何要击杀?”隐心微笑望着他,反问道。  “他对你所作所为,人神共愤,你们早就不共戴天,为何还要讲同门之情?”林暮不解道:“如此大好形势,直接将他灭杀,千羽剑门便能归你所有!”  “同门之情?”隐心认真道:“你真以为我和时未寒在讲同门情谊?我再如何看淡一切,有些东西却绝不会忘!他欠我的,我终会拿回来!”  “但有些事情,并非横冲直撞,就能达成。”隐心望着林暮,静静道:“时未寒实力,高深莫测,虽然他并未领悟剑意,但一身强大剑技,足以在天霄界呼风唤雨,罕有敌手。他掌管门派百年,门中千年积累资源,皆被他继承,他之底牌,我都猜测不出,若他全力爆发,我也难以胜他。”  “他竟然这么强!”林暮不由惊呼。  隐心之强大,他深有体会。  那是一种直达本心的强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隐心微笑望着林暮:“你看我现在还能和你说笑,其实也只是强撑。我现在实力,只不过还余下两成。对上时未寒,胜少输多!”  林暮望着隐心,面带讶sè。  隐心现在,早已恢复正常。  黑发如墨,面如冠玉,看上去宛如翩翩少年。  这和之前奄奄一息老人,天差地别。  修为重回金丹期,他寿元和外貌都又恢复!  现在,林暮无论如何都看不出,隐心竟然受伤!  “前辈掩饰功底,晚辈自叹弗如。”林暮叹服。  隐心淡淡道:“我修为停留在灵寂期百年,经脉都早已萎缩,如今骤然突破,虽然修为在苦修之下,已经达到金丹后期,但经脉却是无法承受。我在恢复时,便发现时未寒前来。刚刚时未寒和骆言长老剑技,便被我用噬灵强行纳为己用,经脉因此又再度受损。现在我经脉已是支离破碎,虽然还能用出剑意,但却无法再用出刚出现时那一招,一剑劈开望云峰。”  “剑意虽然远胜剑技,但依然要靠灵力支撑,没有灵力,再强大剑意,也只是虚有其表,无法发挥出真正威力。”隐心恨道:“不然,我也想一剑劈了时未寒!”  骆言这时在旁道:“师兄所言极是。”随即望着林暮道:“再如何强大剑意,也需要灵力支撑,修为方是一切根本。我和时未寒都已是金丹后期,论起灵力深厚,我们两人都要胜过师兄。但师兄却连续两次,强行吸纳我们剑技,换做旁人,早已经脉寸断,修为尽失!”  原来如此。  林暮轻轻点头:“时未寒老jiān巨猾,不知是否已经看出前辈身受重伤,不若我们现在便离去。”  “莫急。”隐心道:“越是如此时刻,越要镇定,不然,时未寒定然会看出破绽。”  骆言亦道:“时未寒现在处境,也并不乐观。如今我们离开,千羽剑门实力,几乎损失一半,对他是个沉重打击。几个早就觊觎千羽剑门门派,也极有可能发动大战。现在时未寒,即便发现师兄有伤,也是不敢轻举妄动。自损实力。”  林暮一下明白骆言话中之意,笑道:“长老意思是,即便现在咱们占据门派,也不一定能安稳?现在将困境抛给时未寒,咱们明哲保身,暗中积蓄实力,以图以后?”  骆言笑道:“正是如此。”  林暮微笑点头,至此,他方明白骆言和隐心所图。  一切皆出乎他意料之外。  金丹期修者间,竟然如此!  这和他之前直来直往,全心全意达成一个目的全然不同。  金丹期修者间,勾心斗角,实力比拼,实在令人防不胜防。  一旦被人看出破绽,便是灭顶之灾!  骆言和隐心对视一眼,微笑点头。  现今,林暮已能独当一面,现在便告知他金丹期修者间相处之道,以后他和金丹期修者对决,也能有的放矢,不至于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不自知。  云梦一直在旁倾听,没有言语。  寒冰仙子和之前相比,反倒温和许多。虽然依旧面sè冷淡,但弥漫在身周寒意,却淡化许多。  隐心望一眼骆言道:“现下咱们便要立即离去。你且去将一些可靠弟子召集来,一起带走,以免被时未寒灭杀。门中资源,尽你所能,也尽量带走。”  骆言点头,转身离去。  寒冰仙子亦是跟着离去。  她也有真传弟子华锦和诸多炼丹资源,也要一齐带走。  骆言离去半天便匆匆返回,他召集到十位灵寂期弟子,其中,奇峰郝然在列,和林暮相视一笑。  骆言步入洞府,将紫炎炉鼎等一众宝物,全都收走。  寒冰仙子带着华锦也回到这里,她只有这一位真传弟子。  华锦修为,却也令林暮微微一惊。  仅仅十余年过去,华锦竟然已是达到灵寂期!  拜寒冰仙子这样的炼丹宗师为师,修行进度确实不慢。  整顿好一切,一行十六人,在隐心带领下,离开紫炎峰,直飞门外。  护山大阵在时未寒cāo控下,已然大开。  一行人没有任何犹豫,直直飞出。  在十六人离开后,护山大阵再度合拢。  这次,白雾浓郁到极致,远胜从前!  千羽剑门护山大阵,已是全力开启!~看首发无广告请到《》www  请分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