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三百零九章 初窥剑技

第三百零九章 初窥剑技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420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0:30
   霞光闪烁,光怪陆离.  嗡鸣潺潺,如同山泉流水,沁人心脾。  洞府中,一柄金sè飞剑悬空而立,威压重重。  林暮眸中淡然,双手不停打出法诀。  玄金剑顿时金光大盛,清鸣层叠,经久不息。  这柄玄金剑,林暮已经炼制两月,如今只差最后一步。  玄金剑身为极品飞剑,品质极佳,远胜一般飞剑。林暮现在神识,已能直追金丹期修者,但他全力施为之下,也需炼制两月时间,方能成功。  叮!咚!  如清泉悦耳,流水潺潺,一阵耀目金光猛然大盛,璀璨夺目。  林暮双手不停打出法诀,眸中猛然闪过一抹喜意。  随手一招,玄金剑听话至极,猛然变为巴掌大小,飞回掌中。  玄金剑,祭炼成功!  飞剑如同游鱼,在身周浮动,金光闪闪,煞是好看。  玄金剑刚一祭炼成功,林暮便能随意cāo控,随心所yù,游刃有余。  叮!  一阵清音鸣过,林暮随后一招,飞剑便猛然从他面前消失,已是被他收入储物袋中。  略一沉吟,林暮便从**上站起,行至洞府前,随手打出几道法诀,洞府前迷蒙白雾顿时翻涌不休,自动向两旁散开,一条小径显露而出,直通洞府外。  林暮直飞洞外,打出几道法诀,合上洞府,辨认一下方向,立即向火霖峰飞去。  之前骆言长老说,距离天霄界大比,只有三月时间,如今已是过去两月。时间紧迫,若想在大比前领悟剑技,林暮自知,以自己单纯苦修,怕是难以如愿。唯今之计,请教骆言和隐心指导,方为上策。  修者不论是修剑还是修术法,亦或者炼丹、炼器,皆不容易。  境界较低时,领悟力不错修者,能够靠着玉简,自行学习,一般情况下,反复练习,只要持之以恒努力,成就都不会太差。但是,也仅限于此。  若想成为最顶尖之人,单靠自己领悟,几乎无望。  绝世天才是有,但也几乎绝世。  几乎所有修者,若想进阶到更高深境界,亦或者更快进阶到更高深境界,皆是需要一位名师指点。这也是门派盛行,散修势弱原因。许多高深剑技,高深术法,独门秘术,皆是掌握在金丹期修者手中,如非至亲或者亲传弟子,根本无望习之。  名师,此时便不可或缺。  骆言修为已是金丹后期,一身剑技出神入化,几乎已是到大成境界,寻常金丹期修者,他都能轻易击杀,实力强悍无匹。有他指点剑技,林暮相信,自己或许真有希望在一月中领悟出剑技真谛。  毕竟,他现在剑道水准,已是不逊于一般高手,能将四品《玄金剑诀》领悟透彻,也并非易事。剑技,极难领悟,只有一些极少数天资卓绝弟子,或者拥有莫大机缘之人,方有望领悟剑技。一旦领悟剑技,实力都能和金丹期修者抗衡。当然,这样天才,屈指可数,万中无一。  寻常修者,苦修两百年,都难以将剑诀领悟透彻,剑招威力都难发挥到最大地步。  是以,有些剑修,没有名师指点,便投机取巧,一心苦修三品剑诀,期望能够领悟三品剑诀剑技,但成功者,依然是十不足一。即便成功,剑技所能发挥出威力,也是有限,仅比寻常四品顶级剑招强大少许。而且,限于剑诀品阶,三品剑诀领悟出剑技,没有任何潜力,所能发挥出威力,也是在一开始便被固定在一个狭小范围内。  普通修者,想要出头,实在太难。  不论是资源,剑诀,心法,资质,名师,皆是不如他人,若心xìng毅力稍差,略不努力,便会被人甩开很远,实力差距极大。当然,即便天才弟子,恃才而骄,荒废资质,最终同样是一事无成。相反,资质略差者,若是能一直努力,数百年苦修累积下来,实力也不见得会差到哪去。  能如林暮这般,幸运被骆言和隐心看中,受到极大器重,更是少数。  极品踏云靴,流光溢彩,遁光如虹,转瞬间,林暮来至火霖峰。  在骆言洞府前,林暮落下身形,随手打出数道法诀,片刻后,洞府前白雾便自动向两旁分开,骆言声音从洞府中传出,飘渺而又悠远。  “进来!”  林暮神sè如常,当即步入洞府。  洞府中,骆言神sè平和,云淡风轻,静静坐在一张**之上,微笑望着林暮。  “玄金剑是否已经祭炼成功?”刚一见面,骆言便笑着问道。  “幸不辱命,历尽千辛万苦,弟子终将玄金剑祭炼成功。”林暮忙行礼道:“多谢长老厚爱,这柄玄金剑,定然是花费一番极大心血。”  骆言摆手笑道:“勿要多礼。如今你即已将玄金剑祭炼成功,便算是迈出一大步。今rì,我便和你说说天霄界大比之事。”  林暮默不作声点头,在旁洗耳恭听。  骆言望一眼林暮,随即道:“你去参加大比,我并不反对。但我却有两点要求。”  林暮忙道:“长老但说无妨便是,弟子谨遵教诲。”  “第一,无论大比如何,你都要活着回来。不管胜负如何,对手实力强大与否,你都要活着回来。这是最重要的!”骆言郑重道:“第二,便无法赢过别人,也无需拼命。你所求不过是冲击金丹资源,这虽然难以获得,但我们三位金丹期修者齐心协力,凑出几份资源,也并非没有希望。”  “记住,你是我们三人最大希望!”骆言告诫道:“不得有任何闪失!”  林暮忙重重点头,答应下来:“弟子明白。”  骆言声音虽然雅安苏,但却饱含深情,他心中也是不由一暖。  见林暮轻易点头同意,骆言随即笑道:“当然,以你现在实力,成为前三,也是大有希望!我最怕就是有人布下惊天大局,将你拖入其中,那便极度麻烦,难以脱身。若是你能领悟剑技,或许情形另有改观。或许,这场大比,便是你崛起契机。”  “此次大比,非同寻常。”骆言亦是一脸期待道:“必将有众多不世出天才,横空而出,一鸣惊人。你若能力压众人,今后天霄界,便是属于你。”骆言不由一阵激动。  林暮也是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但他有自知之明。  自身实力如何,他比谁都清楚。  能成为前三,获得冲击金丹资源,已是足够幸运,若想力压众人,必要有绝强实力,方能于狂澜之中不惊,乘风破lang,水击云天!  他现在实力,远远没到那个境界。  即便是孤云,他都没有任何把握取胜。  能将七级妖兽打得落花流水,无法动弹,这份强悍攻击力,在整个天霄界,怕都难有人可以匹敌。寻常修者遇到孤云,只能拱手认输,没有任何悬念。  至于成为天霄界第一人,林暮也只是在梦中想想而已。  他现在实力,不说能与金丹期修者抗衡,能否在金丹期修者手中逃得xìng命,都是一大难题。  和顶尖修者相比,他实力不堪一击。  最引以为傲五行环,现在根本无法和金丹期修者法宝硬抗。  若想对抗金丹,他唯有领悟剑技!  毕竟,即便是金丹,对剑技领悟也并不深入。有些金丹期修者,也并非刚一凝结金丹,就能领悟剑技,不少人都在修为达到金丹中期以后,修为和神识以及对剑诀领悟,都达到一定高度,才能自如施展剑技。  如孤云那般领悟剑技,并非正道。  那种强大剑技,已经超出他自身承受范围,伤人伤己。  林暮甚至怀疑,这种强大剑技,根本就不属于灵寂期修者。孤云之所以能施展出,或许是靠着某种秘术,或者是无双真人亲自指点,对剑技领悟太深入,深入到自己都无法承受地步。  林暮并不奢望自己能达到那种地步,只要他能够领悟剑技,便能超过绝大部分修者。  而且,他对敌手段丰富多样,变幻多端,不论是术法,法器,剑道水平,都不算差,甚至,每一样,都能排在天霄界前列。若他将所有底牌都施展出,即便是灵寂期绝顶修者,在他面前,也是没有什么优势,想要胜他,并不容易!  “弟子不敢奢望太多。”林暮自谦道:“能成为前三,弟子便心满意足。至于长老所说,一定要活着回来,弟子一定会做到。或许,有人能够胜我,但若想击杀我,根本无望,除非,他是金丹期!”  说话间,林暮身上流露出一股绝强自信,气势逼人。  骆言微笑点头,暗暗赞叹。  “如此甚好。从今rì开始,今后一个月,我便全力教你修剑,至于你能领悟多少,能否施展出剑技,全靠你悟xìng。”骆言微笑道:“这一月,你绝不轻松,但希望你能坚持住,莫要半途而废。”  “吃苦,对弟子来说,已是如家常便饭。”林暮笑道:“长老放心便是。”  骆言微笑点头:“下面,我便详细为你讲解剑技要领,望你仔细体会。”  “剑技,其实并不高深。”骆言道:“无非是将剑诀领悟透彻,便能施展而出。你现在已是将剑诀领悟透彻,却并未施展出剑技,原因便是,你未找到施展剑技窍门。”  “若想施展出剑技,有三大要求。”骆言声音平和道:“其一,是你神识足够强大,能驾驭中那种肆虐奔腾杀气。其二,你身体需足够强大,能承受住那一瞬间剑气满溢而出的强大压迫。其三,便是你速度足够快!”  骆言望一眼林暮,笑道:“你现在神识,已是达到能够施展剑技程度,这点无需再顾虑。现在摆在你面前两个问题,便是强悍的体魄和足够快的速度。”  “强悍的体魄?足够快的速度?”林暮有些疑惑:“还请长老详解。”  “强悍的体魄,对你重要无比。”骆言道:“剑技威力奇大,但那瞬间,剑气从体内满溢而出,压迫极大,身体稍差者,都会因此重伤,若是强行施展,陨落都大有可能。当然,最大可能是,你根本无法施展出剑技。毕竟,你的身体不够强悍,体内能够凝聚剑气也是有限,你是五行剑体,这点要比别人占据许多优势,但你现在体魄,还是远远不够。除非,你会某种秘术,或者,对剑技有着极为高深领悟,才能以极小代价施展出强大剑技。”  “其实你有所不知。天霄界能施展出剑技灵寂期修者,十位中,有九位都是靠自损,来达到施展剑技目的。真正能够施展出剑技之人,整个天霄界,难有两人!”骆言一脸凝重:“你现在差得比他们还要远,因为你连自损剑技,都无法施展而出。当然,你想追上他们,也并不太难。毕竟,他们领悟出剑技,都算不上是真正剑技。”  林暮略有不解道:“剑修,以飞剑攻击,抵敌,只要飞剑足够强大,对剑诀领悟足够深,体魄真的那般重要?我们并非体修,竟也要修炼体魄?”  骆言点头:“万法皆大道,有共通之处。你若想施展出真正强大剑技,便需锻炼体魄。其实,剑修闻名于世,并非只有一柄飞剑,引以为傲的,还有强悍的身体!真正强大的剑修,体魄不弱于炼体高手!”  见林暮似有怀疑,骆言索xìng现身说法:“依我来说,能够将剑技练到大成境界,即便全力施展剑技,对自身也无任何伤害。我的体魄,在金丹期修者中,虽不是最强,但至少能排在前五!”  “你现在便全力催动玄金剑,来攻击我试试。”骆言望着林暮,微微笑道。  “这如何使得?”林暮忙大惊道。  他和剑修对敌太多次,每次只需用五行环困住对方飞剑,轻易便能将对方击杀。  骆言虽是金丹期,体魄虽然要强大不少,但仅凭身体防御,如何能够抵挡金品飞剑?  “你尽管攻击我便是!”骆言轻描淡写道。  言语间,浑不在意。  林暮一咬牙,索xìng祭出玄金剑。  剑光一闪,玄金剑立即从储物袋中飞出。  金光一闪,玄金剑便向骆言身体飞去。  林暮这次仅用出三成灵力,小心是试探。  叮!  一阵清脆金铁交鸣声,猛然传来。  林暮立即收回飞剑,只见骆言肩部被玄金剑击中之处,一片衣衫碎裂,但他身体,却是毫发无损,和原先没有任何区别。玄金剑,竟然连个白印,都未砍出。  “再来!全力出手!”骆言再度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