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三百九十九章 心魔之誓

第三百九十九章 心魔之誓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49更新时间:2018-01-02 07:10:41
   林暮面色一变,震惊莫名。  “时未寒也参与当日之事?”林暮面带愤恨,咬牙切齿,旋即他又明白过来,不解道:“你之前不是说,他不会参与此事么?”  隐心镇定自若:“时未寒没有,也不会参与此事,但并无法说明,他不知晓此事!”  “难道说,他和御灵宗沆瀣一气,与我们为敌?”林暮猜测道。  “以时未寒眼光,他不会做这样事情。”隐心微微笑道:“如今局势还是掌握在我和无双真人手里。若虚真人实力绝强,但不到必要时候,他绝不会出手。铲除御灵宗,就是铲除天霄界隐患,这点时未寒不会看不出。他若站错队,葬送的就不止是他一人,还有整个千羽剑门。”  “那他如何知晓?”林暮大惑不解。  隐心淡然一笑:“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华锦?”  “华锦?”林暮眉头一皱,略一回想,便道:“当然记得。此女心性毅力甚至不逊于我,当初她进入门中,硬是拖着虚弱身体,血淋淋爬到峰顶,极为震撼人心,随后被寒冰长老收入门中。不知前辈为何莫名说起她?”  “这就对了。”隐心道:“此事和她关系重大,能否查出你父母下落,全看她是否活着。这是至关重要一个人。”  一句话,让林暮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这都是哪跟哪?  “愿闻其详。”林暮索性耐着性子,静等隐心下文。  隐心淡然道:“当初我们和时未寒摊牌,离开千羽剑门,当时我身负重伤,曾在一座山峰下驻足,随后你返回雾之湖带出你那帮弟子,我们方又继续赶路,前往弄焰门,你是否都还记得?”  往事一幕幕浮现,林暮略一回想,回道:“都记得。”  “这些都是你知道的,我就跟你说一些你不知道的事吧。”隐心陷入回忆,徐徐道:“我身负重伤,虽然瞒过时未寒,但他过后立即发现破绽,心中起疑,于是前来追赶,但幸好被我提前一步察觉,我们趁早离开,方逃过一劫。”  “这其中难道有猫腻?”林暮不由问道:“来龙去脉是什么?”  隐心娓娓道来:“这其中猫腻就是,时未寒在我们随行一人身上留下神念,他能靠着这道神念,来探察窥视我们行踪。当时我就发觉此事,只是并未声张,暗中留了一手,没想到还真有用到这一步棋时候。世事无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林暮恍然大悟:“时未寒神念,难道就是留在华锦身上?”  隐心微笑点头:“正是!华锦是寒冰师妹弟子,为人低调,不喜言语,极少会有人注意她。时未寒这一步棋下得极好,甚至,都能救他一命!”  骆言面带笑容:“师兄意思是,时未寒在华锦身上留下神念,能够探察我们,也定是能探察到当日弄焰门灭门之事?”  隐心微微点头:“即便他错过当日情形,只要华锦还活着,他现在定是能探查出华锦下落。我们顺藤摸瓜,找到林暮父母也不过是早晚之事。”  原来如此!  林暮面上浮现一抹喜意,现在,他总算不再是一头雾水,父母和石头下落,都将水落石出!  骆言却是皱眉道:“即便时未寒知晓,只怕他也是不会来告诉我们。”  隐心深深望一眼林暮道:“时未寒唯利益至上,没有好处,他的确是不大可能告知我们。但是,这同时也是他极大缺点!只要我们能拿出令他满意条件,不愁他不说,反倒会主动来帮我们。”  “什么条件?”林暮忙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只要能救出我爹娘。”  “主动权如今掌握在我们手里。”隐心望着面带紧**暮,微微笑道:“他想要什么条件,还是要看我们意愿。”  “此话如何说?”林暮大惑不解。  骆言望一眼隐心,随即道:“如今时未寒处在劣势,只要我们愿意,随时都能夺去他掌门位置,将他击杀。以他现在处境,自保就是最重要。我们想满足他需求,就得保证他安全,至少,我们不能对他动手,这就是条件!”  林暮骤然愣在原地,面色变幻不定。  时未寒这一步走得当真妙绝,就这样就能轻描淡写抹去过往一切。  想起过往种种不公待遇和欺压,林暮怒气翻涌,极难平静。如果可能,他恨不得亲手杀了时未寒。  但想起父母现在境遇,一盆冷水浇在他心头,所有怒火,都不得不熄灭。  父母性命和个人仇恨,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  只是,即便他能放下仇恨,不去找时未寒麻烦,但隐心呢?  当初隐心几乎死在时未寒手中,堪称是生死大仇,两人恩怨极深,岂能说放下就放下?  就在林暮思绪纷乱间,隐心淡淡笑道:“那就答应他就是了。我已是看开,过往一切都如云烟,说到底,我还应该感谢时未寒,若非他,我也不能领悟剑意。要知道,以我现在剑道造诣,假若凝结元婴成功,剑道造诣再有所增进,逆阶灭杀凝神都不是什么难事。”  “那答应他就是了。”淡淡一句话,令林暮心头一震,旋即心暖无比,满室皆春,眼眶微湿。  隐心为了他,已是放弃之前生死大仇。  骆言张口欲言,但是嘴巴张合间,却是没有声音发出,只好闭嘴。他实在不知该如何说,唯有沉默。  隐心起身道:“你父母事情,时未寒可能早已知晓,但他直到现在都未和我们提半个字,目的不言而喻。现在,是我们要去求他帮忙,接下来,主动权就要易主。”  林暮面色不由一黯。  隐心微笑道:“莫要担心。时未寒知道自己斤两,谅他也不敢敲诈太多。”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找他来。”骆言当即道:“我传音召他。”  隐心挥挥手:“不必了,我们现在亲自去拜访。”  三人当即离开洞府,前往时未寒洞府。  林暮跟在隐心和骆言身后,在时未寒洞府前落下身形。  白雾茫茫,洞府前一片宁静。  隐心站在原地,面色平静,随手打出几道法诀,洞口前白雾顿时涌动不休。  过不片刻,白雾便自动散向两旁,显出一条小径,时未寒满面笑容从洞府中走出。  人未至,笑声先至:“师兄前来,为何不提前告知与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说完,像模像样行礼。  他语气豪迈,笑声爽朗,仿佛和隐心是多年亲密师兄弟,情比金坚一样。  隐心微微笑道:“繁文缛节,都免了吧。今日我们来,是有一事请掌门师弟帮忙。”  “何事?”时未寒微微一愣,问道。  从面色看,林暮根本无法看出他说话间有何破绽,仿佛真的对弄焰门灭门之事一无所知。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  林暮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紧张莫名。  “此事唯有师弟知晓。”隐心笑道:“还望莫要推辞才是。”  “愿闻其详。”时未寒转身将三人引入洞府:“我们进洞府详谈。”  四人进入洞府后,时未寒随即打出几道法诀,洞口白雾复又合拢。  “弄焰门举派都被人灭杀,所有弟子,无一生还。”刚一进入洞府,隐心就开门见山道:“当时,林暮父母,还有千羽剑门一干弟子,都在弄焰门,这些人如今生死不明,了无踪迹。不知师弟是否知晓谁是幕后真凶?”  隐心直入主题,令时未寒微微一愣。  “其实,你在华锦身上留下神念,我早已发觉,只是未曾戳破罢了。”隐心单刀直入道:“不知她现在是否活着,当日到底发生何事?”  时未寒在最初愣神后,立即恢复正常。  只是他并未回答隐心问题,反问道:“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两人都卸下所有伪装,言谈间,坦然自若。  林暮面带欣喜,插话道:“你都知道?”  时未寒淡淡一笑,并不答话,笑望隐心。  隐心淡淡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时未寒微微一笑:“都是同门师兄弟,我自然不会狮子大开口。”  “你尽管说。”隐心不动声色道。  时未寒面色一正,认真道:“不管如何,过往恩怨都一笔勾销,从此我们再无瓜葛,千羽剑门是我的,你不得再攻打千羽剑门!”  时未寒转头望着林暮,正色道:“你也一样。之前固然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也有欺瞒我地方。恩怨自此同样一笔勾销!日后不管你是否强大,强大到何种地步,都不得再来寻仇!当然,我也不会再为难你。”  “不知你们能否答应?”时未寒望向林暮和隐心。  隐心轻轻点头:“我答应你。自此之后,我们就是路人,再无恩怨。”  林暮望一眼隐心,随后转头对时未寒道:“我也答应你。以后不管强大与否,都不会找你寻仇。”  说完这句话,林暮心中仿佛放下一个大包袱,立即轻松许多。  时未寒面带微笑,点头道:“这就好。但是我从不轻易相信他人所说之言,说话不过是嘴巴一张一合就能说出,太不靠谱。”  “那你想如何?”林暮不由问道。  时未寒面带笑意,望着林暮和隐心,缓缓开口:“我要你们立下心魔之誓!”  “心魔之誓!”  此言一出,骆言立即倒吸一口冷气。  林暮不明所以,望向隐心,发现隐心面色也是猛然一变,眉头紧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