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五百三十三章 诸方震动

第五百三十三章 诸方震动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2308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00
   樊安面颊,高高肿起。  在林暮连续巴掌之下,他毫无招架之力。  所有人都是被钉在原地,无法动弹,呆呆望着林暮,满脸惊骇。  剑意圆转!  谁都没有想到,修为只有金丹期的林暮,剑道造诣竟然达到剑意圆转层次!  白河愣在当场,他身形还能缓慢移动,但他无力阻止。  林暮实在太强大了!  冰冷杀意,令他不敢有任何异动。  刚刚,他还在担忧,樊安和林暮战斗,是否会损毁售府阁,而现在,他已是明白,他顾虑都是多余。  如果林暮愿意,现在就能轻易斩杀樊安!  “林府主,住手!”白河顾不上颜面,忙连连喊道。  他想要让林暮住手,不然这样打下去,场面真无法收拾。  此事若是传扬出去,二府主一脉脸面何存?  现在,他不得不请求林暮,请他停手。  之前,在他眼中,林暮不过是一位小小执事,他看都懒得看一眼,而现在,林暮在他眼中,变得伟岸无比,他请求林暮,都担心林暮不给他面子。  所幸,在他极度忐忑中,林暮还是停了手。  转头再看樊安,已是被打得不成人样,整个脸都肿成猪头。  气怒攻心,加之林暮下手不留情面,他一下昏迷过去。  周围围观售府阁一众金丹期修者,没有一人敢上前去扶。  “白府主要求,林某自然要停手。”林暮转头望着白河,不卑不亢道:“只希望白府主以后教导手下,要多用点心思。今日幸好是遇到我了,留了很大情面,若是遇到其他势力高手,恐怕就要招惹出什么祸乱来!”  白河忙连连点头:“我回去定当严加管教。”  周围围观金丹期修者,见此情形,心中都是震动极大。  这林暮修为只有金丹期,说话口气,俨然就是和府主一样,甚至,都还要凌驾在白河之上!  平日在府中地位极高的白河,在他面前,都要点头哈腰。  林暮所说话语,虽然听起来一本正经,但还是令一众修者心中暗暗偷笑。  狠狠打了樊阁主,转过头来,又教训白府主。  这还不算,打了人之后,还说今天幸好是碰到他了,不然一定会惹出大祸来。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樊安在售府阁,位高权重,在千方城,都是赫赫有名人物,谁敢打他?  打了他,就是在打售府阁的脸,和售府阁为敌!  林暮当着众人之面,狠狠打樊安的脸,还有比这乱子更大的祸乱么?  今日之后,售府阁必将暗潮涌动,整个千方城,甚至是千方界,都可能由此改变形势!  林暮悍然出手,当着白河面,狠狠打樊安的脸,苏娴和宁弘都是没有出声阻止。  如今,林暮剑道造诣极强,堪称是千方界最厉害几人之一,他们剑道造诣都不如林暮,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更何况,林暮这次回来,就遇到父母双亲无缘无故消失,换成谁,心中都会愤怒,会憋屈。  这种憋屈积压在心底,对心境极为不好。  他们都看出来,林暮需要发泄。  要怪也只能怪樊安自己,惹谁不好,非要惹林暮,惹林暮也就罢了,何时惹林暮不好,非要在这时候。  被打脸也只能是活该!  有白河在场,林暮还打了樊安的脸,二府主一脉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按照之前二府主一脉做法,前去找大府主私下告状,是再正常不过事情。  大府主威严盖世,都会秉公处理,从不偏袒。  但这次,宁弘却是没有半分担忧。  和二府主竞争,他一直被压在下风,如今他自身修为晋升至凝神后期,剑道造诣也达到剑意通融水准,已是不逊二府主!  自身实力不输二府主,宁弘也不担心林暮。  林暮如今是千方界万年不遇天才,大府主极力拉拢都来不及,肯定不会处罚他。  他觉得,大府主不仅不会处罚林暮,还会大力嘉奖!  这样想法,若是被白河和二府主知晓,定然会说他痴心妄想,但他却很笃定,大府主一定会嘉奖林暮。  林暮功劳实在太高!  单是在摩云山脉,他们陷入凌霄剑门陷阱之中,若非林暮实力一路飙升,连杀通奇和左浩,恐怕他和苏娴、雷诺,早就陨落!  如今他们不仅平安归来,还将通奇和左浩都击杀,化解了售府阁危机,还极大削弱了凌霄剑门实力,立了一件大功!  这份功劳,主要都是归于林暮。  哪怕没有这份功劳,宁弘相信大府主也不会处罚林暮,还是会安抚嘉奖。  林暮出去拓荒,为售府阁是拿性命在拼,而他父母在售府阁六品洞天福地中,却是莫名消失,这是售府阁失职。  若是寻常人父母,消失了也就消失了,只是林暮不同,大府主想要拉拢他,却没有照看好他的父母,这实在是一大疏忽。  唯今之计,大府主必定会想办法弥补林暮。  莫说林暮现在打了樊安,就是杀了他,大府主都不会说半个不字,可能还会说:“杀得好!”  苏娴和宁弘是同样想法,相比宁弘,她更多了一分畅快。  在售府阁中,她修为最低,地位也最低,成为二府主一脉重点打压对象,尽管有三府主照拂,暗中也是吃了很多苦,受了不少气,冷暖只有自己知道,谁能体会?  而现在,林暮当着众人之面,狠狠替她出了一口气!  反击时候到了!她不由这样想到。  哗!  金光一闪,林暮心念一动,已是将凌金剑收回体内。  弥漫杀意,渐渐散去。  一众围观修者,仍然是一脸小心,都不敢大口喘气,生怕惹恼林暮。  林暮连樊安的脸都敢打,还是当着白河之面,傻子都看出来,这是要立威!  他们都不是樊安,地位在售府阁和樊安完全没法比,林暮都敢狠狠打樊安,若是他们惹了林暮,那就死定了!  “今日之事,是我冲动了,还望白府主和诸位见谅!”林暮对着白河和众人略微施礼,面带笑容道。  根本就没有一点请人原谅样子,浑然就是做做样子。  一众金丹期修者,都是受宠若惊,忙都慌忙深深施礼,口中连道:“不敢,不敢。”  白河心中气得吐血,却也不得不还礼回去:“是樊安的错,他出言不逊,你打他都是应该,都是他的错!”  林暮淡淡一笑,没再回话。  宁弘和白河寒暄一番,便告辞道:“我们一路奔波回来,皆是疲惫不堪,这就告辞,回去休整一番,改日再见!”  几人走出售府阁,白河还带着一众金丹期修者,送出老远,随后方面色阴沉返回阁中。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在林暮几人离开之后,他和樊安发生冲突详细过程,就在千方城传开。  除了他打樊安的脸,被人津津乐道之外,被人议论最多的,还是他的剑道造诣。  剑意圆转!  这一消息,震惊整个千方城。  诸方大势力,都为之震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