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六百一十八章 回头是岸

第六百一十八章 回头是岸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5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10
   “你们两个蠢货,肯定是误会木姑娘了。【】”林暮收拾情绪,笑着道,“木姑娘都已和我约定终生,答应会一直等我回來。”  “吹牛。”无法鄙夷望一眼林暮,不屑道,“真若答应你,她为何不给你送行,为何要在你之前就离开木府,这中间肯定有很多猫腻,你真当我们两个是傻子,这么戏弄我们,枉费了我们对你的信任。”  “淡定,平和,沉静,來,深呼吸,再呼气。”林暮笑着安抚无法,“你就相信我这次,她临时离开,可能是有紧急事情,连我都沒告诉,我这就去问问她到底何事,顺便将她拦回來。”  “当真。”无法闻言大喜,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林暮无奈摇头,“做人太厚道,太老实,真不是一件好事,总是屡屡被人误会。”  “姑且相信你这一次。”无法笑道,“我们这就去,快点走吧。”  无法催促道,  “你自己慢慢走吧,不急,我先走一步了。”林暮笑着留下一句,身形一闪,飞上高空,迅捷离去,  “等等我。”无法撒腿飞奔,挥舞手臂,焦急喊道,  林暮奋力飞行,顾不得浑身疲惫,一路紧追,  在一片荒野之中,他忽然看到一株大树之下,坐着一个光头和尚,  正是无天,  林暮忙落下身形,  “你怎么坐在这里,看到木姑娘了么。”林暮忙问道,  “看到了,我就是在这里追上她的。”无天沮丧道,  林暮气急败坏,怒道:“你都追上她了,为何不将她拦下來,你脑袋是木头做的啊。”  “我拦了,沒拦住。”无天一脸无辜,委屈无比,  “你怎么拦的。”林暮平息下情绪,忍住怒火问道,  无天安安稳稳坐在树下,如实道:“我追上木姑娘,问她前往何处,要不要我帮忙,她什么都不说,后來我见一路紧跟,摆脱不掉,就说让我回去。”  “然后你就回去了。”林暮怒火又是升腾而已,  “哪能啊。”无天道:“我又不傻,我一看她眼睛通红,就像是刚哭过的样子,肯定是有事,于是我就反复追问。”  “后來呢。”林暮焦急问道,  “她一直不肯说,后來不知为何,她笑着跟我说,让我在这里停留一天,然后再去追她,如果能追得上,她就告诉我一切。”无天说到此处,不由眉飞色舞,“她还说。”  “她还说了什么。”林暮忙问道,  无天腼腆道:“她说如果我能追上她,她就跟我在一起。”  “你真是蠢到家了。”林暮指着无天,无奈道,“她分明是想摆脱你,这你都看不出來,还在这里跟木桩一样,坐在这里停留一天,等你再去追时,她不知就前往哪里去了。”  “那现在怎么办。”无天忙问道,  “追。”林暮斩钉截铁道,“你速度快,比我飞行还快,我们快点追上去。”  “好。”无天答应下來,随即又猛然摇头,“不行,我不能去。”  林暮前飞身体,顿时停住,回过身來,望着坐在原地的无天,简直就要抓狂,  “又有何事。”林暮问道,  “木姑娘说,我要是沒在这里停留一天,就去追她,今后她都不会再理我,见我一次打我一次,恨我一辈子。”无天满脸担忧道,  “你怕她恨你一辈子么。”林暮问道,  “怕。”无天很是诚实,  “那你愿意跟我一起去追她么。”林暮又问道,  “愿意。”无天干脆回道,  “那就跟我一起走。”林暮当即道,  无法面色犹豫:“不行,她会恨我的,不如,我们再考虑下。”  “你自己在这慢慢考虑吧。”林暮怒火攻心,转身就走,向前飞去,  做事如此优柔寡断,如何能成事,  若是今天他沒有來追,以无法无天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风格,木婉青肯定就掉入火坑了,  “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无天站在树下,望着林暮远去身影,高声问道,  林暮竭力飞行,他现在踏虚飞行,依靠的并非是体内灵力,而是体魄,这一路飞奔,几乎沒有什么停歇,饶是他,也是累得不轻,体魄飞行,在速度上,难以和修者御剑飞行相比,和瞬移更是沒法比,为了尽快追上木婉青,他已是用了最大努力,速度已是最快,体力消耗也是惊人无比,  取出几颗千年火元果吃下,略略恢复一点体力,他就又向前面追去,  直到傍晚时分,他终于看到远处夕阳红色余晕中,一位身姿曼妙少女,正御剑极速前行,  林暮忙加快速度,向前飞去,眼看就要追上木婉青,他不由兴奋喊道:“等等我。”  他若是不喊,或许就已追上,但这一出声,顿时惊动木婉青,  木婉青回头见是他追來,骤然发力,脚下飞剑青光闪烁,飞行速度陡然提高一截,  林暮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但他此刻无暇顾及太多,只得狠命向前飞去,体力在急剧消耗,  在他拼命发狠之下,他和木婉青的距离,越來越近,  可就在他即将追上的时候,木婉青陡然來几个瞬移,瞬间又将他甩在后面了,  体力消耗甚巨,加之一路飞行,几乎沒有停歇,林暮很快就感到体力不支,  望一眼越飞越远的木婉青,他眼看就追不上了,  猛一咬牙,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把万年火元果,囫囵吞枣般咽了下去,随即拼命向前飞去,  一路极速飞行,林暮连续吃了小半袋万年火元果,但木婉青就如同在戏弄他一般,每次在他就快追上來时,猛然施展瞬移,瞬间就拉开差距,令他有心无力,  万年火元果,恢复体力有绝佳奇效,但终归是有限,  林暮身体上的疲劳,积聚越來越多,在飞行很久之后,他再也支撑不住,从天空坠落,一头栽在茫茫荒野之中,  回头沒见到林暮,木婉青陡然一惊,随即她就发现,林暮直挺挺躺在荒野之中,  她忙向后飞了回來,  “你还好么。”落下身形,木婉青就抓着林暮,焦急问道,  林暮面色惨白,缓缓坐起來,望着木婉青道:“你先别走,我有话对你说,说完之后,你自己做决定,我绝不再拦你。”  木婉青连连点头,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青色小瓶,倒出两枚深青色灵丹,喂林暮服下,拍着林暮背部,安抚道:“不急,你慢慢说。”  两枚灵丹入口即化,效果非凡,林暮面上很快就恢复血色,感觉体力恢复许多,  望着温婉贤淑的木婉青,林暮不由笑了,  他一路竭力追赶,累到脱力,都是无法追上木婉青,在他浑身乏力,再也沒有希望追上的时候,木婉青竟然自己飞了回來,还关切给他灵丹,让他迅速恢复,  女人心思,真是无法捉摸,  “我听你府中丫鬟说了,你此去前往小灵山灵善寺,是想遁入空门,还是拜在高僧普善座下。”林暮略微恢复后,就紧跟着问道,  “我只是想找一处地方清修,忘掉痛苦。”木婉青面色一红,羞涩道,  “那你也不能去修欢喜禅啊。”林暮急声道,  “欢喜禅能得欢喜,为何不能修。”木婉青奇怪问道,  林暮面色一红,随即厚着脸皮道:“你是剑修,对佛修了解,只是皮毛,我如今已然修佛,据我所追,这欢喜禅,是一门双修功法,要两人灵与肉结合,进入空灵升华境界,求得大欢喜,大自在。”  木婉青当即面色大变,吃惊道:“欢喜禅真是这样,你莫不是在骗我。”  旋即她面色微红,低下头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既然有要事去做,为何又來这里。”  “我是不想眼睁睁看你跳入火坑。”林暮大义凛然,随即声细若蚊,低声道,“再说,此事是因我而起,你若真如此做了,我必定于心难安,后悔万分。”  “你现在倒是冒充好人了,之前欺骗我时,也沒见你如此正气凛然。”木婉青嗔怪道,“你告别时,又是那么冷酷无情,连头都未回。”  林暮顿时窘迫不堪,  沉默片刻,他只好开口道:“之前的事,是我莽撞了,但你也不能就直接遁入空门了吧,还要去修欢喜禅,还是跟普善那个魔头。”  “普善是高僧,莫说我之前对你有意,就是我孤身一人,拜在普善座下,以后前途也很光明,你怎可骂他是魔头。”木婉青怪道,  “普善人面兽心,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林暮忙道,“你千万不要去灵善寺,更是要离普善远远地。”  “为何。”木婉青大惑不解,“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暮忙不迭点头:“我之前去过赤焰云海,随后安然归來,看似平静无奇,实在杀机暗涌,你知道的,赤焰云海是一个绝境,前往的大能修者,哪怕是返虚期修者,全都沒有回來,这一切,都是普善所为,那些人,都是死在普善手中。”  木婉青大惊失色:“你从哪听说的。”  “我带回來的那只小火云貂欢喜,他的母亲就是一位返虚期巅峰的大能存在。”林暮道,“普善和火云貂大战数次,就是为了探索一个绝世秘辛,火云貂临死之前,告诉了我这一切,并给了我普善想要知道的那个绝世秘辛的线索。”  木婉青听后,面色惊魂不定,一阵后怕,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林暮正色劝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