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六百三十四章 悬壶剑胆

第六百三十四章 悬壶剑胆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57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11
   迷茫之外,木婉青和无法无天都是满脸担忧,  木婉青更是想要折身返回迷茫之中,被无法无天连忙拦下,  “这地剑山脉,强横无比,我们在这里面,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之力,你进去对他沒有任何帮助,只会成为他的拖累,令他分心。”无法连忙劝道,  “他福大命大,实力也很强大,这次很有希望化险为夷的。”无天也跟着道,  “刚刚迷茫之中,连剑域都是出现了。”木婉青担忧不减,“若是剑域也有很多种,他再强也是难以抵挡。”  “现在能救他之人,只有他自己了。”无法道,“我们进去就是死。”  无天更是道:“他拼死将我们送了出來,他能出來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出不來了,我们再贸然就死了,实在太对不起他的良苦用心了。”  “我们就只能在这里看着。”木婉青急得在原地团团打转,  “等是现在最好的办法,我们只能相信他,相信他可以出來。”无法道,  “他一定能出來。”木婉青紧紧抓着衣角,望着迷茫,一脸坚定道,  迷茫之中,早已看不真切,入眼皆是迷茫,  冰封剑域蔓延而上,林暮整个人都是深陷在冰寒之中,四周都是泥潭一般,行动缓慢无比,  令他诧异的是,在这剑域之中,再沒有剑气出现了,  意外之喜是,冰冷寒意将他伤口都是冰冻住,暂时伤势也不会恶化,  眼下无需担忧木婉青和无法无天,他只需要考虑自己如何才能逃出去便可,  所幸,这出现的冰封剑域,虽然极其强大,但剑域威力并不如他的无边杀域,在他剑域相抗之下,他还是能够缓缓挪动,  当即,他挣扎着,缓缓迈动脚步,向前移动而去,  仿佛全身都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一样,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向前挪动了一寸远,  前进距离,虽然极其微小,但至少,他看到了希望,  极力催动着剑域,他拼命向前走去,  一炷香后,他向前走了一尺远,  但此时,已是有无尽疲惫向林暮汹涌而來,剑域是向他全身施压,他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着巨大压力,按照现在的前进速度,他想脱离这片地域,少说也要三天三夜,  他深知自己现在情形,元婴被封,他根本不可能将剑域维持三天三夜,  而且他有走火入魔风险,更是无法持久,  一旦他剑域消失,毫无疑问,他就会被冰封在这迷茫之中,成为一个雕塑,再无生还希望,  唯今之计,他只有极力催动无边杀域,抗拒这冰封剑域,假若他行动能快一些,很快就能离开这里,  回想之前情形,他已是明白,这背后定是有什么在故意如此,  之前的时候,迷茫并不是很浓郁,剑气也是很稀少,威力也稀薄,进入这片迷茫最浓郁区域,剑气才开始增多起來,后來甚至是有了剑意,现在连剑域都出來了,  他有了两种猜测,  一种是之前背后的存在故意少释放剑气,令他放松警惕,向里深入,然后再将他困在这里,  另一种则是,这背后的存在,实力虽然极其强大,但终归也是有一个限度,只能在这片迷茫最盛区域施展出自己强大实力,再远地方,就鞭长莫及,施展不开了,  两种猜测,若是第一种的话,他就必死无疑了,  假若是第二种,他还有一线生还希望,  他决定赌一次,拼一把,  不成功便成仁,  如果这背后存在,真的是实力有限,现在的冰封剑域,就是他最强实力的话,林暮倒是想跟他好好一战,  都是爆发剑域,真拼起來,他的无边杀域显然是更纯粹,更犀利,更能占据上风,  届时谁生谁死还不一定,  现在,他要竭尽全力,尝试将背后的存在找出來,  当即,他放下心中所有牵绊和顾虑,疯狂地,不顾一切地开始施展无边杀域,管他入魔不入魔,全都被他抛在脑后,  无边杀域,开始有一丝泛红,  林暮依旧保持着清醒,望着淡淡红色,他知道自己有走火入魔征兆了,但他沒有停下,此刻停下就是死,  他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这背后的存在,  冰封剑域如此强大,背后存在定然是在这剑域之中,他全力爆发之下,或许能将其逼出來,  冰封剑域能极大程度上,冰封他,限制他行动,  他的无边杀域,岂是那么好欺负,  无孔不入凌厉杀气,侵蚀开來,威力比这冰封剑域还要强大,  无边杀域,渐渐弥漫一层淡淡红色,蔓延开來,  林暮神已经有了一丝恍惚,但他依旧极力保持着清醒,冰封剑域在与他针锋相对,威力也在缓缓增强,双方斗争,看似沒有任何动静,实则暗潮汹涌,步步杀机,  红色弥漫越來越深,对抗越來越激烈,  林暮眸中泛红,神智渐渐开始恍惚,他知道现在的危急,猛然咬破舌尖,鲜血涌出,神智顿时又清醒一分,  双方拉锯一直在持续,背后存在同样是耐力惊人,  就在林暮以为背后存在强大无比,哪怕入魔都无法将其逼出來之时,令他惊讶的一幕,忽然出现了,  迷茫之中,忽然光芒大作,通天澄明,  一个巨大的璀璨法阵,从地下徐徐飞出,法阵古朴至极,每一道纹络,都是带着强大无匹威压,  在法阵最中心处,有着一个更是璀璨万丈的光团,光团中是何景象,林暮看不真切,  但是他清晰感受到,强大的冰封剑域,就是璀璨光团施展出來,  这是什么存在,  林暮惊讶万分,  “我能和你说几句话么。”  一道孩童般的清脆声音,忽然响起,  林暮一惊,忙望向璀璨光团:“是你在与我说话。”  他万万沒有想到,这地剑山脉中的隐藏得强大存在,竟然会主动与他说话,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光团到底能有什么花样,  “是我。”光团一闪一闪,  “你说。”林暮全神戒备,不敢掉以轻心,  “你能救我出去么。”光团发话道,  “救你出去。”林暮闻言,顿时愕然,  这光团到底是什么來历,  现在还跟他性命相拼,他之前差点就死在他手里,现在竟然让他救他,  脑袋有问題吧,  更何况,这光团实力惊人之极,有入魔风险在,连他都是感到力不从心,  这光团嚣张至极,哪里有半分落难迹象,  骗人,让人放松警惕,用这种方法,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我被封住了,在这禁行古阵之中,我根本就出不去,只能永远呆在这里。”璀璨光团一闪一闪,在阵中挣扎蠕动,但都是动弹不了,  林暮看到这情形,不由一喜,  这光团看起來很强大,果然是有弱点,他根本离不开这片区域,  只要能逃离这里,他就生还了,  “想要我救你,这并不难,我答应你便是。”林暮一口答应下來,随即道,“现在请你收起你的冰封剑域。”  他同样是想欺骗这璀璨光团,只要冰封剑域撤去,他立即就逃离出去,  “这禁行古阵,至少要同时有两种强大剑域催发,才有希望从地底出來。”光团闪闪道,“我收起冰封剑域,我就又会随着古阵沉下去了。”  林暮渐渐感到难以支撑,他眸中红色更深,不由道:“你所说是真是假,我不清楚,但既然是你有求于我,就拿出你的诚意,将剑域威力降低一些,这总可以吧。”  “沒问題。”光团当即道,  冰封剑域威力,瞬间下降许多,  林暮也忙收敛无边杀域无力,顿感浑身一阵轻松,剑域和眸中红色,都是开始渐渐变淡,  见璀璨光团信守承诺,林暮心中略微松口气,  事情好歹有了转机,  刚刚他曾想过,直接趁着璀璨光团减弱冰封剑域威力,一举冲出去,  但想到,哪怕剑域威力减弱,他速度还是很慢,一下也是很难冲出去,一旦失败,双方就彻底闹僵,无法收拾,再无回旋余地,  他倒是想静观其变,  尤其是他能感受到这禁行古阵的威力,显然璀璨光团沒有说谎,有这禁行古阵在,他确实无法离开此地,  “你本体是什么。”林暮主动问道,“为何会被困在这里,沧桑界之前为何会莫名其妙消亡,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辛。”  他一连串问了数个问題,  这些问題,都是困扰很多人的问題,答案或许都已经湮沒在历史的波涛中,只不过能见到地剑山脉这处险地的始作俑者,他还是决心试探一番,  他沒想到是,璀璨光团沒有回绝,直接就回答了他,  “我是悬壶剑胆。”璀璨光团如实道,“数万年前,我就被困在这里了,整个沧桑界也都灭亡了,至于这背后的秘辛,我也不知道,当初发生得突然了,一夜之间,所有一切都变了,这里变成了荒芜废墟,所有剑修都陨落了。”  数万年前,沧桑界无缘无故灭亡,一个大界,就此消失,  是谁所为,  什么人,能拥有毁灭一个大界的实力,  林暮震撼莫名,  随即,他反应过來,望着眼前璀璨光团,疑惑道:“悬壶剑胆是什么东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