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六百三十五章 禁行古阵

第六百三十五章 禁行古阵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6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11
   林暮紧紧盯着璀璨光团,  悬壶剑胆,  他还从沒听说过这种东西,  是法宝,还是妖兽,亦或者是某种灵体,  是何來历,  为何如此强大,  种种疑问,萦绕在他心头,令他很是费解,  璀璨光团气愤声音传來:“你连悬壶剑胆都不知道。”  林暮连连点头,一脸认真道:“根本沒听说过。”  “时光易逝,沧桑变幻,数万年过去,竟然连我悬壶剑胆都沒人记得了。”璀璨光团感叹道,声音中带着一股莫名的伤感,  “你是哪个强大的前辈高人。”林暮见他语气悲伤,不由问道,  “谁跟你说我是人了。”璀璨光团闪烁不停,“我都跟你说了,我是悬壶剑胆。”  “你跟我说说你的來历。”林暮只好道,  他倒是看出,这悬壶剑胆,实力非凡,若是真能收服,在这沧桑界中,也能多出几分把握,但他不敢掉以轻心,万一这悬壶剑胆不是什么好东西,居心叵测,他就是纵虎归山了,为虎作伥,害人害己,  “我是一个灵体,一个很有良知的灵体。”悬壶剑胆道,  “灵体。”林暮恍然,这跟他猜测相差无几,但他随即疑惑道,“有良知。”  这地剑山脉成为一大险地,修者前來,哪怕是返虚期修者,都难以活命,这还叫有良知的灵体,  若是沒有良知,会是什么样,  “你不信。”悬壶剑胆连忙道,“你听沒听过一句话,叫做悬壶济世,剑胆琴心。”  “悬壶济世,剑胆琴心。”林暮恍然大悟,随即奇怪道,“这话说是人极其善良,有慈悲之心,救人于水火,你虽然叫做悬壶剑胆,但是做过什么好事,反倒是杀了许多修者吧。”  “我同样救过很多人啊。”悬壶剑胆道,“你什么都不了解,就别急着下结论好么,我要被你冤枉死了。”  林暮面色一滞,随即平心静气道:“那我洗耳恭听,愿闻其详。”  他倒想看看,这悬壶剑胆有何本事,又是如何善良,  骗人都骗得这么沒有水平,  “你们剑修,讲究的就是纯粹,修剑之时,若是剑气或者剑意驳杂,实力大打折扣,在某些关键时刻,驳杂剑意甚至有可能令人走火入魔。”悬壶剑胆得意道,“而我,恰恰能吸收剑修驳杂剑意,使其剑意变得更纯粹,免去走火入魔风险。”  “你能吸收驳杂剑气,还能免去走火入魔风险。”林暮骤然一惊,  “不止如此。”悬壶剑胆道,“剑修单纯修炼,很容易就有可能会有剑意反噬自身,比如你修的是杀伐剑意,若是剑意反噬自身,你就会被杀意侵袭,走火入魔。”  林暮更是惊得合不拢嘴,忙道:“你能解决这个问題。”  “当然能。”悬壶剑胆道,“你这种情况,不过是自身心境和剑意境界不符,难以掌控这么强大的剑意,但又沒有及时宣泄出去,所以导致剑意慢慢侵袭自身,很容易就会入魔。”  “如果有我在的话,你感到难以掌控剑意的时候,就猛劈我一番,将不受自己掌控的剑意宣泄出來,就不会有剑意侵袭自身了。”悬壶剑胆笑道,  “猛劈你一番。”林暮诧异道,  “我是悬壶剑胆,自然是劈我了嘛。”悬壶剑胆随即反应过來,“差点忘记了,你并不知道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其实是一块石头,刚一开始,就给低阶剑修练剑用,被劈砍数千万此后,渐渐有了一丝灵智,能够吸收驳杂剑气,随着我慢慢成长,后來渐渐又能吸收驳杂剑意,再后來,勉强我融合吸收的各种剑意,自己领悟出了冰封剑域,正当我想要大展宏图之时,忽然之间,沧桑界变天了,我就被封印在了这里。”  “你一块石头都能走到今天。”林暮彻底惊呆了,  他之前觉得自己也算是个绝世天才了,在元婴期就领悟出剑域,是常人想都不敢想事情,  但现在,听了悬壶剑胆的奋斗史,他彻底折服,  一块石头,也能散发耀眼光芒,灿若星辰,  “那我这种已经被杀意侵袭的情况,你有办法解决么。”林暮问道,  “我只是一块石头,只能避免你不入魔,你都入魔了,我肯定救不了。”悬壶剑胆望着林暮,道:“不过你现在还有救。”  林暮看到曙光,忙问道:“该怎么救。”  “从现在起,你就努力提升你的心境,你如今都是领悟出剑域了,想要完美掌控这么强大的杀伐剑域,很是困难。”悬壶剑胆道,“不过你可以慢慢提升,以后每当你感觉无法控制时,剑意躁动时,你就将这多余的杀伐剑意倾泻到我身上,杀意就不会再侵袭你,久而久之,你就能慢慢掌控这种杀伐剑域了。”  原來如此,  林暮恍然大悟,  “之前不知道有多少剑修,在我的帮助下,淬炼自己的剑气,剑意,达到了惊人的水准,有一人甚至领悟出了剑域,名扬四海。”悬壶剑胆骄傲道,“所有剑修,莫不想着能跟我修炼一段时间,我不知道帮了多少人。”  “如此说來,你倒是也算个有良知的灵体。”林暮点头肯定道,  随即,他反应过來,忙道:“既然如此,为何你还要害人。”  悬壶剑胆之前所说,他已是信了几分,但这里毕竟是成为一处险地,不知有多少人命丧此地了,他不能轻信悬壶剑胆所说,  “什么叫做害人。”悬壶剑胆道,“我如今毕竟也是个灵体,被困在这里,沒有修者前來劈我,我吸收不到剑气和剑意,眼看着实力渐渐流失,我不想坐以待毙,所以我只能吸收过往修者的剑气和剑意。”  “其实我本意不是杀人,不过是想比他们动手,释放剑意,他们释放剑意越多,我就能吸收越多,越可能活下去。”悬壶剑胆道,“这里经过修者很少,所以每过來一位,我都很珍惜,努力压榨他们,有些人坚持不住就死了,也有许多人毅力很强,就活下來了。”  “更何况,我也不是对每个经过修者都如此,那些太弱的修者,对付他们,我吸收的剑气还沒有释放的多,得不偿失,根本不值得出手。”悬壶剑胆理所当然道,  林暮一阵沉默,  悬壶剑胆所说,倒也在理,  人妖殊途,悬壶剑胆为了自己性命,吸收过往修者剑气,这沒什么不对,就如同凡人饿了,要吃鸡鸭鱼肉一样,  在悬壶剑胆眼里,这些过往剑修,就是能填饱肚子的鸡鸭鱼肉,  但是,假若他将悬壶剑胆救下來,带着这样一个危险至极存在,他能否应付得过來,  悬壶剑胆实在太强横了,竟然自己都能领悟出剑域,许多天才剑修,都是远远不如他,  这样一块石头,能有今天这样成就,当真是耸人听闻,难以置信,  “你所说,虽然也是实情,但我若是救下你,无异于是为虎作伥,你实力那么强大,若是出去做坏事,我可拦不住。”林暮警惕道,  “你救了我,我还能做什么坏事。”悬壶剑胆道,“只要我能出去,不知有多少人强者要跟我修炼,我也不需自己处心积虑吸收剑气了。”  林暮一想,也确实如此,  这样绝世奇宝,不知会有多少人疯抢,能淬炼剑气和剑意,还能防止走火入魔,悬壶剑胆本身,就拥有强大实力,是一个很强大帮手,  “你如此一说,我倒要好好考虑一下了。”林暮忽然警觉,“我救了你,你到哪里都能混得开,我能有什么好处,依你行事风格,过河拆桥是再正常不过。”  悬壶剑胆能防止走火入魔,本身实力也很强大,他已是动心,  但他救下悬壶剑胆,极有可能是白费功夫,得不到半点好处,  弄不好,悬壶剑胆为了吸收强大剑意,还可能反过來与他为敌,  不能轻举妄动,  悬壶剑胆顿时急了,忙道:“封印我的这禁行古阵,强大无比,以你自己之力,根本就破不开,必须我们里应外合方有希望,我们刚刚认识,并不熟悉,联起手來,也沒有什么默契,我若想出去,只有认你为主,和你定下契约,这样我们才能心灵相通,配合密切,发挥出最强大实力。”  “你愿意认我为主。”林暮望着悬壶剑胆,一阵惊讶,  一块石头都能领悟出剑域,这块石头的傲气,绝对是通天彻地,谁也不服,  如何会甘心任他为主,  “你虽然现在看起來弱了些,但潜力还算是不错。”悬壶剑胆道,“跟着你,以后也不会混得太差。”  林暮摇头道:“你沒有说实话,既然你沒有诚意,那我这就走了。”  “别,别,千万别。”悬壶剑胆连忙道,“你千万不要走,我说就是了,我在这里被封印了数万年,这数万年來,沒有人來跟我说话,我也动弹不了,我就只能在无边的孤寂中,看着时间慢慢流逝,永远沒有尽头,沒有边际,这种感觉,极其绝望,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一块石头,也懂得什么是孤独。”林暮一脸诧异,  “说实话,我向往的是自由,再厉害的人,我也不愿认他为主,更何况你还沒厉害到那种程度。”悬壶剑胆感叹道,“但是这样的日子,我实在不愿再过下去了,只能说你运气好,便宜你了。”  “沒有人能令我臣服。”悬壶剑胆落寞道,“是时间打败了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