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六百四十二章 再悟神通

第六百四十二章 再悟神通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283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12
   每一种妙音,都似乎是在心底想起,唤醒内心深处,对美好的向往,对过往的怀念,生离死别的悲伤,扬眉吐气的欣喜,  每一种妙音,都是直达本质,醍醐灌顶,震撼心神,  林暮和木婉青,无法无天四人,都是沉迷其中,逐渐丧失自我,  小胆静静飘在空中,通体黯淡无光,看上去似乎受了重伤一样,  叮,  一声清脆剑鸣,忽然如同一汪清泉,倏然出现,  林暮紧紧守着心中最后一丝清明,清脆剑鸣响起,瞬间将他唤醒,  刚一醒來,他就看到小胆发出的绝强剑气,直冲云霄,  顾不得多想,他忙唤醒身旁木婉青,摇晃木婉青几下,她就从沉迷中悠悠醒來,神情看上去还是有些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看清林暮面容,她方彻底清醒,  想起之前深深入迷,她不由心有余悸,  刚刚若是有杀伐之音出现,极有可能,她就万劫不复了,  “快将无法无天唤醒。”林暮顾不得多说,上前去喊无法,木婉青连忙点头,去呼唤无天,  只是,林暮接连呼唤数声,无法都是沒有任何反应,木婉青声音轻柔,无天更是双眸紧闭,一脸沉醉样子,显然是入迷很深,  林暮大急,当即猛拍无法身子,连连摇晃,但任他如何猛烈摇晃,无法都是不醒,  林暮气急,甩手给了无法几个巴掌,啪啪几声过后,无法依旧是毫无反应,  打脸都打不醒,林暮顿时慌了,  这是入迷太深的征兆,现在只要有杀伐之音出现,无法就有可能殒命,  木婉青努力呼唤,同样是难以唤醒无天,  林暮当机立断,对木婉青道:“用剑刺。”  木婉青立即祭出飞剑,咬牙催动飞剑,唰唰两剑刺向无天,顿时之间,无天身上就有鲜血涌出,所幸她留有余力,伤口并不深,只是皮肉伤,  剧痛之下,无天一下就醒了过來,身形接连打颤,随即跳了起來,大吼道:“谁砍我。”  见无天醒來,林暮不由一喜,忙示意木婉青去刺无法,对无天道:“不要大惊小怪,你深深沉醉于妙音之中,已经无法自拔,我让木姑娘用剑刺了你,若是还不醒,就真的砍了。”  无天这时方反应过來,大惊道:“真有那么严重,我入迷那么深。”  “简直就是深不见底。”林暮指着无法脸颊,道:“你看无法的脸,我狠狠打了两巴掌,结果愣是沒有任何反应,这要是在平时,肯定要跟我拼命,现在就跟木头一样,沒有任何反应。”  无天深以为然点头:“现在要是有杀伐之音出现,他铁定死翘翘了。”  正说话间,无法在木婉青全力刺击下,身上总算是出现了一道细微伤口,剑气入体,疼痛异常,一个激灵,无法睁开眼睛,醒了过來,  美梦被惊,正要发怒,见站在身旁是木婉青,所有怒火一瞬之间,都是全都消失,展颜笑道:“砍得好。”  这时,他感觉脸上也有一阵火辣辣疼痛,不由摸摸脸颊,望一眼木婉青,心底油然升起一股幸福感,  见此情形,林暮不由暗自感叹,同样是打脸,若是无法知道是他打的,绝对不会是现在这副享受模样,肯定会跟他拼命,  人和人之间,差距其实挺大的,  无法无天全都醒來,林暮不由松了口气,  耳边剑鸣不断,妙音不绝,又是展开角逐,  小胆毕竟是悬壶剑胆,最精通的还是剑道,音攻一道,不过是他闲來无事,消遣打发时间,胡乱摸索而悟,跟普通人比,确实是高出几个境界,但跟这妙音峡谷中的妙音相比,还是弱了许多,  比拼妙音,他肯定是拼不过,  此刻以剑鸣扰乱妙音,小胆做得很是不错,  趁此机会,林暮忙招呼木婉青和无法无天,向前跑去,行程已然大半,只要小胆再和妙音抗衡片刻,他们很快就能出谷了,  几人极速前行,耳中妙音不绝,剑鸣不止,但很快,妙音就忽然变得丰满起來,  一连数阵妙音,和小胆剑鸣周旋,更多妙音却是齐齐涌向林暮几人,  无法无天连忙唱歌抵挡,但只唱了两句,两人吼声就被妙音淹沒,任凭他们喊得撕心裂肺,声嘶力竭,都是无济于事,妙音如潮,**袭來,不绝于耳,  为保神智清明,林暮只好和木婉青,无法无天四人,相互依赖,开始相互攻击,在妙音侵袭下,徐徐前行,  林暮见无法有沉迷征兆,愤然就是一拳狠狠打了过去,他体魄惊人,巨力无比,一拳就将无法打醒,  他刚将无法打醒,无天这边就出了问題,已经开始双眸微闭,一脸沉醉样子,木婉青催动飞剑,青光一闪,就是一抹血光闪过,无天登时恢复清醒,  很快,连木婉青都是着了道,神情开始恍惚,危难关头,林暮只好收起怜香惜玉之心,一掌打在木婉青后背上,顿时将她打醒,  木婉青刚刚醒來,他忽然就感觉周身一阵轻飘飘,有飞仙错觉,惊觉之下,他忙极力抗拒这种感觉,从恍惚中醒來,  刚一清醒,他就是感到浑身一阵剧痛,  睁眼一看,却是发现无法无天两人联手,正在对他拳打脚踢,出手毫无分寸,  显然是借机报仇,  林暮瞪大眼睛,直直望着无法,道:“我明明是清醒的,你还打我。”  “你刚刚明明开始微闭双眸了,有入迷征兆。”无法嘿嘿一笑,收回了奋力踢出的右腿,  “那我清醒之后,为何还不停手。”林暮气道,  “打顺了,沒收住手。”无法讪笑道,  林暮转头望着无天,无天忙辩解道:“这纯粹是惯性使然,加上我拳速太快,沒控制好。”  林暮无奈,只好摆手道:“在这妙音峡谷,我不跟你们计较,只要打不死我就行,接下來若是我入迷了,你们尽管出手,将我打醒,但是我不保证,在我打你们的时候,也能打得恰到好处。”  “你绝对是伺机报复。”无法愤然道,  “阴险卑鄙。”无天跟着道,  三人全情投入到骂战之中,妙音的影响,都是骤然削弱许多,  林暮忽然有所明悟,若是他们将全部心思放在其他事情上,妙音就很难干扰到他们,只是这说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难,此刻他们都是想尽快离开此地,哪有心思钻研其他事情,  倒是一边赶路,一边和无法无天骂战,能分散他很多注意力,妙音的影响大为减弱,  就在他想将木婉青也拉进來的时候,扭头却是发现,木婉青忽然停下不动了,双眸紧闭,面容恬静,美得惊心动魄,  此时此刻,林暮顾不上什么,只得辣手催花,连续打出几掌,方将木婉青打醒,  他出手一掌比一掌重,木婉青刚一醒來,喉头一甜,就是吐出一口鲜血,  无法无天见状,顿时大怒,无法怒斥道:“你也太沒品了吧,对木姑娘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你良心何在。”  “下手有沒有分寸。”无天同样面带怒火,  眼见他们发怒,林暮心中却是暗自一喜,此刻他们怒火难抑,全情投入,入迷风险就降低许多,  一边抵御着妙音,他忙扶着木婉青,向前走去,  留下无法无天站在原地,见林暮不搭理他们,无法无天忙追了上來,痛骂不止,  林暮感觉自己也是有恍惚征兆,忙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回身怒道:“现在妙音越來越强,杀伐之音极有可能就会出现,我若是不将她及时唤醒,很容易就会出事,她入迷已经很深了,我一掌比一掌重,也是打了数掌,才将她打醒。”  吼了两句,他顿时觉得神智清醒许多,  无天依旧喋喋不休:“那你下手也不能这么狠。”  无法却是沒了声音,林暮一看,发现他已经昏昏欲睡了,显然又是被妙音迷住,  “你将他弄醒。”林暮对无天道,  转过身來,他忙将又要进入恍惚状态的木婉青拍醒,  无天拳打脚踢,全力出拳,方将无法打醒,  见无法悠然醒來,无天顿时理解了林暮,  现在妙音威力强横无比,一个轻轻的低吟,就能令人欲罢不能,沉沦其中,一旦入迷,不奋力击打,很难将其打醒,  几人抵御着妙音,缓缓前行,  小胆剑鸣犹如雪山崩塌,壮阔至极,但却是被几缕轻柔妙音缠住,只能自保,无法再救援林暮几人,  前行沒几步,无天又入迷,  无法拉开架势,左右开弓,奋力打了数拳,才将无天打醒,无天刚一醒來,嘴角就溢出一丝鲜血,但他望一眼无法,却是沒说什么,  妙音越來越强,林暮很快也迷醉其中,  无法无天和木婉青同时出手,方将他打醒过來,  一路蹒跚前行,前后不过行了百步,四人就是入迷了好几次,每个人都是被打得口吐鲜血,  越是向前行,四人身上伤势就越惨重,脚步都开始变得踉跄起來,  林暮望一眼面色苍白,衣衫上都是血迹的木婉青,心中不由一阵悲凉,  他们沒有被妙音杀死,迟早也会被同伴打死,  每一次入迷,都是要承受狠狠击打,方能醒來,醒來之后,身上伤势就变得更加惨重,  林暮望一眼在妙音中苦苦挣扎的小胆,浑身浴血的无法无天,虚弱无比的木婉青,心中悲凉愈來愈深,  在悲凉之中,他入迷数次,都是被无法无天和木婉青用尽全力打醒,口吐鲜血数次,犹不自知,  就在无法无天很是绝望,眼睁睁看着一里外的谷口,却是发现,再沒希望走出去的时候,  一直僵硬如木,麻木行走,满脸悲怆的林暮,却是突然发声,  声音低沉悲怆,听不清是在说什么,  无法无天和木婉青都是惊喜发现,林暮声音出现后,妙音的威力,竟然开始渐渐变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