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六百四十五章 刀山火海

第六百四十五章 刀山火海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3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13
   退缩就是退缩,珍惜性命,不愿冒险,这也实属正常,  贪生怕死,还说得如此大义凛然,还好意思谴责别人,  木婉青都是掩嘴偷笑,  无法大怒:“木姑娘都沒说走,你急着走干嘛,自己胆小怕事,还拉上木姑娘做挡箭牌,空口无凭,你要真有勇气,前面哪怕是刀山火海,你也去闯一下,让我们看看。”  无天嬉笑道:“刀山火海适合你去,我去不太适合。”  两人你來我往,相互激将,无人敢说主动前往,都是相互推脱,  林暮和木婉青都看不下去,林暮强行忍住笑,示意木婉青,  木婉青心领神会,盈盈笑道:“青莲古寺,至关重要,在來之前,我就清楚这其中的凶险,但我做了决定就不会退缩,你们若是怕了,就先回去吧。”  此话一出,顿时终结了无法无天的争论,  “区区刀山火海,我还不放在眼里,绝不退缩。”无天瞬间气势非凡,威猛道,  “任它凶险之地,只要勇往直前,定能闯过去。”无法挥舞着手臂手臂道,  林暮灿然笑道:“你们要是早点热血沸腾,哪有之前的争论。”  无法无天面皮其厚无比,沒有任何尴尬,无法主动问道:“你來跟我们说说,这刀山火海到底是什么情况。”  两人想法转变如此之快,倒是有些出乎林暮预料,  刚刚还互相推脱,想要退缩,现在又开始一本正经,考虑如何才能度过了,  这跳跃也太大了,  两人想法果真是另类奇葩,  林暮恢复正色,分析道:“刀山火海绝境,和我们平时想象样子并不相同,我们接下來必经之地,是一座长长石桥,石桥两旁,都是一望无际深渊,深渊之中,地心之火蔓延无边,一旦失足掉下,定会将你棼为灰烬。”  无天一下看出问題所在,不由笑道:“掉下石桥,才会被深渊中地心之火焚为灰烬,我们只要小心,不从石桥上掉下去就好了。”  木婉青微蹙眉头:“恐怕这石桥也并非简单的石桥。”  林暮点头:“这石桥比火海还要厉害。”  “你是说,这石桥就是刀山。”无法奇怪问道,  “还有这样的刀山。”无天也是一脸惊奇,  “石桥之上,看上去沒有任何阻拦,畅通无比,宛若一座普通石桥,但是当你走上去之后,就会感觉到如山压力,侵袭而來。”林暮凛然道,“这石桥之上,被人下了上古禁制,只要走上去,就会有如山压力降下。”  “然后呢。”无天一脸紧张,  “石桥上压力,并非是看修为,任何修者上去,都是如此,重压之下,连站都站不起來,想要抵达石桥对面,就只能趴在石桥上面,匍匐前进,一点点爬过去。”林暮如实道,  “这个重压,倒是匪夷所思。”无法啧啧称奇,  木婉青疑惑道:“若是如此,重压之下,修者动弹都不容易,想必掉下深渊风险就小了很多,为何很难通过,只要顶住压力,一点点挪动,抵达石桥对面,希望也是很大。”  “绝境岂能是如此简单,我还沒说完。”林暮开口道,  “你能不能一次说完。”无法怒道,“你这样一点点的蚕食掉我们心中的希望,你是想折磨我们,故意打击报复我们么。”  “绝境之所以是绝境,是因为它让人感到绝望。”林暮望一眼无法无天,笑道,“你们师傅在玉简这样说过。”  “到底怎么绝望。”无天都是不耐烦了,“你总是这样说半截,本來不是很可怕的东西,都被你说得无比可怕,简直是再无希望生还一样。”  “我是为了描绘得更清晰具体,让你们有所遐想,心里有所准备。”林暮笑道,  “你不要再吊人胃口了,正经点,说重点。”无法彻底忍耐不能,  林暮收敛笑意,正色道:“刀山火海,火海你们已经知道了,就是深渊中无尽火海,而刀山,就是这座石桥。”  “石桥为何是刀山。”无天紧张问道,  “因为在这石桥之上,会不时出现九柄飞刀。”林暮道:“这九柄飞刀,都是犀利无匹,迅捷无比,修者在重压之下,本就是艰难在挪动,飞刀再迅捷攻击而下,很难躲过,就是侥幸翻身躲过,一不小心就会掉入石桥两边的深渊之中,在上古禁制之下,修者根本飞不起來,掉入深渊,就意味着要被焚为灰烬。”  “竟然如此惊心动魄。”无法惊骇道,“这简直就是要人命。”  “上去是必死无疑,九柄飞刀,來回盘旋,犀利无比,速度迅捷,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躲过,要么被飞刀砍死,要么就掉入深渊被地心之火烧死。”无天一语中的,  木婉青面上带着浓浓担忧,紧皱眉头,  “你们以为这就算完了么。”林暮望着无法无天两人,“最凶险的,我还沒说。”  此言一出,无法无天都是差点惊坐在地,木婉青也是花容失色,  这么凶险之地,说了这么多凶险之处,一个不慎,就是必死之局,说到现在,最凶险的还沒说出,  那最凶险的是什么,  这个绝境,究竟有多绝,  “最凶险是什么。”无法惊颤问道,“难道会有绝世魔修,站在桥头索命。”  “比这还要凶险。”林暮正色道,“绝世魔修,也终归是修者,正面迎敌,我们不一定就惧他。”  他曾经成为真正的魔,杀戮之重,远胜那些魔修之人,  区区魔修,他还不放在眼里,他之前已经是纯粹的魔,只知道杀人了,  无天心都是提到嗓子眼,小心问道:“究竟是什么,竟然凶险到这种程度。”  简直就是无法抗衡了,  “之前我们所说九柄飞刀,都是绝世飞到,犀利无匹,返虚期修者若是被飞刀击中,都极有可能会殒命,重伤是再所难免。”林暮凛然道,“但是这九柄飞刀毕竟还是有预兆,只要躲避及时,或者防御惊人,还是能够避开或者扛过,但是这九柄飞刀,只不过是一柄惊天宝刀的附庸。”  “附庸。”无法惊讶问道,  “什么意思。”无天满脸困惑,  “意思就是,这柄惊天宝刀才是真正的主攻,这九柄绝世飞刀,都不过是它的附庸。”林暮缓缓道,  “惊天宝刀,究竟为何惊天。”无法问道,  “难道就无法应对。”无天跟着道,  两人都是被林暮所说震住了,  这简直太匪夷所思,强得不可思议,  什么样的一柄刀,竟然会强到这等地步,  “这柄惊天宝刀,是一柄无影刀,攻击之时,无影无形,但威力远比其他九柄绝世飞刀强大,返虚修者,都是无法探察出这柄惊天宝刀的存在。”林暮道,“很多人都是不知不觉中,就命丧在这柄惊天宝刀之下。”  无法无天都是听得毛骨悚然,  这惊天宝刀,连返虚期修者都是难以察觉,攻击力又强横离谱,修者还是趴在石桥之上,重压之下,挪动都很是艰难,  若是被惊天宝刀击中,是必死无疑,  连躲都沒机会躲,  这就是绝境么,  简直是沒有任何生机,  任何人來了都要死,  “我们师傅來了,恐怕都无法幸存。”无法忽然开口道,“难怪他不敢來了,让我们前來,这样地方,简直是來多少死多少,绝无幸免。”  “师傅一直都是这样。”无天道,“他做事,我们总是事到临头时,才知道他的阴险,之前见他都是笑眯眯的,以为我们捡了便宜,到最后肯定是我们吃亏。”  “这次吃亏,就真的是亏死了,死定了。”无法跺脚道,  林暮深以为然点头,  一笑大师的真正想法,他反正是捉摸不透,无从猜测,  但从他做的事來看,这肯定不是一个好人,坑人本领不知胜过无法无天多少倍,骗了人,还能让人对他感激万分,感恩戴德,真可谓是老谋深算了,滴水不漏,  “你们师傅的阴险,是我生平仅见,不知不觉被他卖了,我们都还被蒙在鼓里,还在高兴地替他数钱。”林暮分析道,“你们师傅熟知这里险地和绝境,说他來过吧,但他为何现在不愿來了呢,说他沒來过吧,他对这里又了如指掌,还让我们前來,这简直就跟送死无异。”  “什么无异,这就是送死。”无法气愤道,  “他和青莲古寺方丈是同一时代之人,还是至交好友,青莲古寺都消失了,他还好好活着,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狡猾了,怎么都死不了,别人无论如何算计,都是算计不到他头上去。”无天气哼哼道,  “现在说这些,都为时已晚。”木婉青柔声道,“我们要想应对之策。”  无法无奈道:“这要如何应对。”  “这就是必死之局。”无天唉声叹气,  “其实你们师傅虽然阴险,但他所说,倒也都是真的,无一例外,全都应验。”林暮道,“他曾说过,哪怕是绝境,凡人运气好了,也是能安然度过。”  “你是说我们有希望安然度过。”木婉青惊喜道,  林暮郑重点头:“如果在我们匍匐前进过程中,九柄绝世飞刀和惊天宝刀都是不攻击我们,我们定然能安然抵达石桥对面。”  “这种事情发生几率太小了,几乎不可能。”无法连连摇头,  “我做梦都梦不到这么好的事情。”无天跟着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