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六百七十四章 罪有应得

第六百七十四章 罪有应得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075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17
   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开始得很是迅捷,结束得更是迅捷。  黑衣修者被林暮一拳打飞出去,倒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  这样结果,紫衣修者完全没有料到。  在他看来,林暮既然敢跟黑衣修者叫板,就必定是有所依仗,身上有什么绝世法宝之类。  他完全没有想到,林暮竟然跟黑衣修者硬拼体魄,靠着拳头,将黑衣修者一拳打飞。  元婴期修者,连跨两阶,战斗返虚期修者,硬拼体魄之下,他同伴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紫衣修者望向林暮目光,隐隐有了一丝畏惧。  这人是有多逆天?  逆阶战斗,绝非一件容易事情,若是在金丹期之前,靠着法宝丹药符篆之类,逆阶战斗取胜,很是正常,但是金丹期之后,修者间实力差距就越来越大。  不同境界修者,实力相差,简直是天壤之别。  元婴期之后,逆阶战斗更是变得艰难无比。  至于元婴想要逆阶战斗凝神,不是不可能,但能做到这样奇迹的修者,无一不是绝顶天才,惊采绝艳,冠绝整界,前途无量。  凝神期若是想逆阶战斗返虚期修者,难度更大,希望极其渺茫。  至于元婴期修者就逆阶战斗返虚期修者,他以前想都未想过。  谁能想到,一个元婴期修者,能连跨两阶,和返虚期修者战斗?  紫衣修者震撼莫名。  林暮不单是和返虚期修者战斗了,而且还战胜了,并非是想象中的落在下风,或者是打成平手。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胜利,完胜!  如此惊天战力,璀璨耀眼至极,令他不敢直视。  黑衣修者犹如一滩烂泥一般,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彻骨疼痛,不停向他袭来,他感觉自己元婴似乎都已经和身体分离,肉身都快支离破碎一样。  “很遗憾,这个赌约你输了。”林暮走上前去,俯视着黑衣修者,笑道,“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黑衣修者趴在地上,没有言语。  林暮冷笑一声:“耍赖可是?”  这时,黑衣修者方渐渐缓了过来,身形蠕动了几下,但仍旧是爬不起来。  紫衣修者忙走向前去,将他扶了起来。  “按照之前赌约,你要跪下磕十个响头,喊他十声爷爷,动作麻利点,我们都等不及了。”无法无天和青牛赶来这里,弄清事情来龙去脉后,无法迫不及待催促道。  “你赶紧跪下磕头。”无天跟着催促道,面上还带着一抹意犹未尽的遗憾。  他来晚一步,不然的话,这么大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会落到林暮身上。  木婉青和木南天遭到黑衣修者和紫衣修者威胁,本来很是无助,他若是在这时候挺身而出,来个英雄救美,风头哪里还轮得到林暮。  黑衣修者渐渐恢复行动能力,但每一个动作,都变得迟缓很多。  青牛也是在旁催促道:“我都看不下去了,男子汉说话算话,你还是一个返虚期修者,打赌输了就兑现诺言,你这样以后怎么还有脸出去见人?”  黑衣修者心中翻江倒海,恨意翻涌,但却是发作不起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世威风,今天竟然会栽在林暮这个元婴期修者手里。  还是一败涂地,一击就倒,毫无反抗之力。  这若是被人知道,他颜面就荡然无存。  更丢人是,他在比试之前,还信誓旦旦,胸有成竹和林暮打赌,他认为自己必胜无疑,没想到竟会输得这么惨。  若是败给了一位返虚期修者,他可以当做是对方隐藏实力,底牌强大,哪怕兑现诺言,也不算什么,别人只会说他气量大。  但败给林暮,这算什么,输给一个元婴期修者,再向他下跪低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绝不可以!  林暮盯着黑衣修者,面色陡然冷峻下来。  “你平日欺男霸女,靠着这样手段,不知玩弄了多少美貌女修,可曾想到,自己今日会有这样结局?”林暮怒道,“既然赌约是你自己答应的,现在就请你立即兑现,不然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  黑衣修者面色血红,犹如猪肝一样,但却是无从反驳,憋屈至极,不敢说话。  紫衣修者只好帮忙圆场,连忙笑道:“木姑娘是否前去,此事以后再说。至于这赌约之事,我看就当是个玩笑,大家都莫要太过放在心上。”  “玩笑?”林暮冷笑一声,“你们玩别人时,可是这样宽宏大量?玩不起,就不要出来玩。既然出来玩了,就要做好承受报应的准备,你当所有人都是任你们欺凌的?”  林暮说话没有留任何余地。  他本就是想对付这两人,刚刚赌约,不过是事先挖个坑而已,现在黑衣修者既然跳了下去,他也没有回旋打算,索性就将他埋了。  紫衣修者见林暮没有任何转圜余地,不由望向木南天,冷声道:“我们远来是客,本是好心好意,替普善大师收徒,也是给木姑娘一个绝佳机会,你们不领情也便罢了,竟然还动手打人,恶语相向,如此咄咄逼人,就不怕我们回去告知普善大师么?”  他见林暮太过强硬,也猜不透林暮来历,决定从木南天这里攻破,语气中,暗藏威胁之意。  普善大师,是灵光界有名高僧,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木南天再厉害,也不过是在这里有一定威望,放在整个灵光界,也就是个普通的上层人物,距离顶尖都还有一大段距离。  他相信以木南天为人处世,绝不敢太过得罪普善。  紫衣修者紧紧盯着木南天,这时无法却是指着他大骂道:“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你颠倒黑白本事,真是到了出神入化境界。你们替普善大师收徒,是什么好意?普善祸害无辜少女,早已天怒人怨,你们这是助纣为虐,将人推向火坑,其罪当诛!”  无天跟着道:“动手打你,也是你自己主动答应的,你们再敢猖狂,就不是打你这么简单了。”  “竟然还拿普善来压我。”林暮笑了一声,“普善亲自来了,我都要掌他脸,更何况是你们这两个小喽啰,想借助普善威风,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只能说你太自作聪明了。”  “你到底是谁?”紫衣修者望着林暮,面色大惊。  他现在都开始怀疑,林暮元婴期修为,是否是故意给他们看的一种假象,其实本身修为,早已超越他们很多。  连普善都凛然不惧之人,寻便整个灵光界,怕也没有几人吧?  这人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做了什么事。”林暮笑道,“邪不胜正,你们其实早该想到今日,即便我现在不出手,也终会有人出手。”  紫衣修者听闻林暮如此说,顿时吓破了胆,看林暮这意思,是想替天行道,斩杀他们?  他惊慌莫名,忙连连道:“我想今日可能是一场误会,对,这绝对是一场误会。普善大师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太过着急了,出言不当,更不应该动手,还请你们原谅。”  他处事远比黑衣修者圆滑许多,能屈能伸,老奸巨猾。  “这个误会可是有点深。”林暮微笑着道。  “是我们莽撞了。”紫衣修者连忙向林暮躬身行礼道,“今天是我们莽撞了,改日我们必当备上厚礼,登门致歉!天色不早,我们便不打扰了。”  紫衣修者瞬息之间,就是想要脱身,堂堂返虚期修者,丝毫不顾脸面,向林暮连连行礼,想要告辞离去。  他已是打定主意,今日这番屈辱,来日必定十倍奉还,给整个木府,都送上一份大礼。  “你们真当这里是灵善寺后花园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林暮面色冰冷道,“在赌约没有兑现之前,你们休想离开此地!”  紫衣修者不敢跟林暮动手,忙传音黑衣修者,让他兑现赌约。  黑衣修者不愿受此奇耻大辱,当即传音道:“不若我们跟他拼了,他不过是体魄强悍,真若比拼剑道造诣,我们杀他还不是简单至极。”  “先保住小命要紧,这里可不单单是他一人,还有木南天,那两个小和尚看上去也不是善茬,那头青牛,似乎还是大有来历。”紫衣修者劝说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一个毫无用处的面子,大战一场,很有可能会重伤,甚至是殒命,何必呢?”  黑衣修者无奈点头。  他们本就不是什么正派修者,对这些虚名并不是太过看重。  噗通一声,黑衣修者向着林暮跪下,开始磕头。  无法无天哈哈大笑,兴奋莫名,忙齐齐跑到林暮前面,耀武扬威,享受着黑衣修者叩拜,替黑衣修者数着数。  “你也有今日?”无法讥讽道,“你别一脸不情愿样子,和那些被你们祸害得生不如死之人相比,你跪下磕几个头算什么?”  无天跟着道:“就是,你们这是罪有应得。并非是磕了几个头,就能洗刷你们之前作的恶。”  黑衣修者一言不发,目光冰寒,咬着牙,连磕了十个响头,随后站起身来,拉着紫衣修者,就向院外走去。  “我同意你们离开了么?”林暮悠悠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