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仙玉尘缘>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应对之策

第六百三十一章 应对之策

小说:仙玉尘缘作者:顽木字数:3131更新时间:2018-01-02 07:11:22
   林暮神情黯然.  他知道此行必将万分凶险,但心底终归还是有一些把握,不然也不会随便前来冒险。  但这里凶险,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超出太多太多。  不过是在第一个险地,就接连遭遇两起这样事情,所幸无法命大,加之体魄惊人,侥幸躲过一劫,无天这次被剑气击中,已是没了踪影。  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几人站在原地,焦急等待,仿佛是过了一年之久,林暮忽然察觉到一阵风声从天而降。  没有犹疑,他当即身形一闪,向空中飞去,凭着风声,他一把接住下落的无天。  巨大的冲击力,差点将他冲击在地。  稳稳接住无天,林暮落下身来。  刚一落地,几人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林暮身上全是血迹,在他怀中的无天,更是浑身浴血,几乎成了一个血人。伤势之惨烈,触目惊心,木婉青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  莫说是被剑气击中,就是流了这么多血,也是性命难保了。  她以为无天都已死了。  林暮却还是能感觉到无天的心口,还有微弱跳动,他忙欣喜喊道:“还活着,快点救人!”  木婉青忙从储物袋中,取出止血丹药,递给林暮。  在这片刻功夫里,林暮已是查看了无天身上的伤势,不由略微松了一口气。  无天浑身浴血,他还以为伤得是多么严重,五脏六腑都遭遇重伤,没想到,竟然全都是皮外伤!  他不过是浑身各处,都是被剑气侵入,但伤的只是身体表面,连骨头都没伤到,所以看上去流血很多,但都不致命,只要及时止血,就能救过来。  林暮忙将止血丹药喂无天服下,丹药入口即化,顺着他喉咙,流入腹中,一连喂下三枚止血丹药,无天身上流血情况好转许多,木婉青镇定心神,忙在无天身上施展出一个《冰云术》。  《冰云术》,只不过是个简单水系术法,在木婉青这样的元婴期高手施展之下,控制极为精妙,恰好将无天身体表层全都包裹冰冻住,鲜血顿时不再往外流。  这样术法,威力薄弱,对无天也没有什么伤害,止血效果却是立竿见影,尤其是像无天这种全身浴血,冰冻之下,效果更是显而易见。  林暮一拍储物袋,取出之前无法无天两人采摘的数袋千年灵果,对无法和木婉青道:“你们快点找出一些能迅速补充气血的千年灵果出来,他现在失血过多,不能耽搁,不然对以后前途极为不利。”  无法和木婉青忙开始在几个布袋中翻找起来,找到能补充气血的灵果,就递给林暮。  林暮小心在灵果上开一个小口,将灵果汁液挤入无天口中,一连如此,挤了五六枚灵果,全都是补气益血珍稀之物。  焦急等了许久之后,无天徐徐睁开双眸,见到林暮几人,他眸中顿时有了一些喜意:“你们都还活着?”  林暮和木婉青几人,忙连连点头。  “我们都没事,就你自己受伤了。”无法此时还不忘嘲讽道,“你速度那么快,竟然连一道剑气都躲不过,真是没用。”  “剑气来得太急,我根本反应不过来。”无天虚弱道,“待我施展出底牌,就已经渐渐开始昏迷,也不知有没有躲过。现在还活着,想来是躲过去了。”  “你别说话了。”木婉青见无天说话都吃力,忙道。  林暮若有所思:“之前那道剑气,无比犀利迅猛,依你的体魄,肯定是硬扛不住,下场很可能就是被剑气贯穿身体而亡,但你现在体内却是没有受伤,只是外面一层受伤了,想来是你底牌有了效果,捡回了一命。”  无法似是想起来什么,忙道:“他底牌和我差不多,也是身体不停旋转,只是他比我更快,化解攻击也更强,但可惜,他的身体没有我强,加之攻击他的这道剑气比我的那道还要强大,所以我没事,他受了伤。”  “你们底牌为何都是这种心法?”林暮诧异问道,“是你们师傅传授的么?”  无法点头道:“正是我们师傅传授。他说万物都是轮回,轮回之中有生死,他参悟轮回,领悟了许多,于是就将自己领悟传给了我们,但我们没有慧根,领悟不多,现在底牌,看似强大,其实都没有领悟到师傅的皮毛。”  “现在总算是谦虚了一回。”林暮笑道,“现在好了,无天还活着,我们这里还有足够灵果,足够他恢复的,接下来你带着他,我们再次前进。”  此地不宜久留,无天伤势略微恢复,四人就再度前行。  亲眼目睹两次剑气突袭之后,木婉青虽然毫发无损,但心里已是有了畏惧和担忧,她不由道:“剑气太神出鬼没,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想个应对之法。”  林暮点头:“剑气是从地上冒出,我们若是飞行的话,飞在半空,在剑气冒出的那一瞬间,有一点缓冲时间,但也是极其短暂,效果微乎其微。”  “那就没有办法了么?”木婉青泫然欲泣。  这种随时都可能死去的巨大阴影,在她心中潜伏盘旋,愈演愈烈。  “办法倒是有。”林暮道,“一个是我们体魄足够强大,或者有强**宝护体,这样就能不惧剑气突袭。或者我们运气逆天,一路行过,再没有剑气出现。”  “我们四人,只有我和你体魄,勉强能抵挡这里剑气。”无法开口道,“法宝之类,我和无天都是不用法宝,你元婴都被封印了,自然也是没有,木姑娘修为只是元婴期,这里剑气攻击,连凝神期修者都能击毙,即便有法宝,肯定也是抵挡不住。”  在这危机关头,无法也开始慢慢转变了,再没有了之前的嘻嘻哈哈,严肃起来。  连他都是收起了最后一丝玩乐之心,几人都是小心翼翼。  此刻,他更是和木婉青一样,想要找到能应对眼前这危局之法。  “现在危险,之所以可怕,不是因为剑气多么无敌,而在于剑气出现的时机,完全无法预料。”林暮道,“这样一来,我们就极其被动,提心吊胆,时刻都是神经紧绷,一刻都不敢放松。”  无法和木婉青都是连连点头。  林暮沉吟一番,思考对策,随即道:“我倒是想到一个愚笨办法。我们之中,我体魄最强,正面相抗,我或许有望直接将一道剑气打压下去,所以接下来由我来当做盾牌,保护你们周全。”  “这怎么行?”木婉青立即否决道,“你连瞬移都不会,这里剑气,我们也只见过两道,或许还有更强大的,连你都承受不住的,你如此做,无异于将你自己推入火坑,此举不行。”  无法却是问道:“你如何来当盾牌?”  林暮望一眼无法,道:“剑气是从地下出现,所以接下来我就在地上行走,你们飞行,在我头顶跟着我一起,一旦剑气出现,有我挡着,你们立即逃开。”  木婉青连连摇头,不肯答应。  “我觉得此法可行。”无法郑重点头。  他是金刚不坏之体,但境界太低,如果施展底牌,能抵挡强大剑气,但猝不及防之下,以他的体魄,还是难以挡住。林暮体魄已是进入返虚期,强悍无比,由他来当盾牌,是再合适不过。  林暮望一眼木婉青,笑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就莫要耽搁时间,你快祭出飞剑,带着无法无天两人,还有欢喜,飞在我头顶上空,我们速速离去。”  说话间,林暮将欢喜交到木婉青怀里。  “可是。”木婉青接过欢喜,依旧是眉头紧蹙,担忧莫名。  林暮面带笑容,宽慰道:“莫要担心。我们在这里行走,看的就是运气,若是没有剑气袭来,我们自然就顺利通过。若是有剑气袭来的话,我们都在地上行走,终归是有一人要面对剑气,猝不及防之下,就可能会发生惨剧。”  “既然如此,我们之中,我体魄最强,不如我时刻保持警惕,让我来应对突然出现的剑气,这样还省心许多,你们也不用提心吊胆。”林暮面带微笑,“以我的剑道造诣,对付这区区剑气,还是不成问题。”  再无良策,木婉青只好点头答应,祭出飞剑,带上无法无天和欢喜,飞在林暮头顶上空。  如此一来,林暮反倒轻松许多,他不必再为木婉青几人担忧,他只需为自己考虑便可。  如何能对付强大的剑气,如果是自己面对,该如何化解?  这个问题抛给林暮,反倒难不住他。  如果他施展无边杀域,剑域爆发开来,剑气在他剑气之中,还没有他呼出的一口气威力大,自然轻而易举就能化解。  只是有了上次差点走火入魔经历,他已是不敢再轻易施展剑域。  不过,林暮很快就灵光一闪,找到对策。  他难以控制住无边杀域,但是,他还可以施展剑意。如果他只是催动剑意的话,想来走火入魔风险会大大降低,以他剑意大乘巅峰水准,能在很大程度上,削弱剑气的威力。  甚至,能直接让剑气覆灭都有可能!  再不济,遇到强悍无比剑气,他的剑意,总归是能略微阻挡片刻。  这片刻功夫,足够他迅速闪开了。  打定主意,林暮心念一动,当即催动剑意。  霎时间,迷茫之中,杀意弥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